柳可探出了小腦袋,說「答應她作甚,難道你喜歡上了那個騷狐狸么?」

我噗嗤一笑,這丫頭竟說李芳是騷狐狸,真不知道她是如何想的。

離發車還有一些時間,我帶著柳可去縣城裡找了一家古董店,我的羅盤壞了,我要去買一個新的。

「兩位看點兒什麼!!」店老闆給我拿了根煙說著。

「你這裡有沒有上好的羅盤,給我拿兩個我看看,價錢不是問題,只要東西看好。」我抽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店老闆是個老男人,走路一瘸一拐的,給我和柳可拿了壺茶,示意讓我們先等著。

「你看見牆上掛著的那把黑劍沒有,去把它買下,是一個好東西,對你抓鬼有著大用。」這時,玄機子凝重的說著。

我站起身來,看了四周的牆壁,倒還真有一把黑色的長劍,懸挂在牆上,我走了過去,第一眼看見這劍的時候,就給我帶來一種莫名的感覺。

劍長2尺1寸,劍身玄鐵而鑄及薄,透著淡淡的寒光,劍柄為一條金色龍雕之案,顯得無比威嚴,劍刃鋒利無比,刃如秋霜。

「我左手的這個羅盤的材質是用紅木做的,右手上這個材質好一些,是檀木做成的,價錢都不一樣。」

「這個是350,這個是890,你要便宜的還是貴的。」

店老闆拖著兩個羅盤走了出來,放在我面前說著。

「老闆能給我講講你這把古劍的來歷么?」我指著牆上的古劍說著。

店老闆笑眯眯的說著「年輕人真有眼光,我這把劍叫做觀世正宗,是我祖上傳下來的。」

「不瞞你說,我祖上是唐朝天師府的人,天師府你可聽說過啊!」

天師府我自然知道,學過歷史的都知道,天師府是張天師的府邸,是武則天為張天師修建的。

說到這了,我就給大家講個古經,相傳唐朝有兩個十分有名的風水師,一個叫做李淳風,一個叫做袁天罡。

這李淳風和袁天罡都是武則天在位時被武則天御賜為大國師,算命看風水,那準的當真是分毫不差。

在修建乾陵的時候,武則天讓李淳風和袁天罡去看一塊地,他們兩個拿著羅盤銅錢就上山了。

二人堪輿了足足一個月,都找到了一處風水寶地,武則天問話的時候,讓他們都說說各自找的地方的位置。

誰曾想,二人找的地方都處一個位置,看的還是一模一樣。

天師府的張天師是武則天駕鶴西去之後又出現的一個風水大師,他不僅僅是一個風水大師,還是一個道士,對道法和畫符那是沒得說的。

有些人認為道士的祖師爺是張天師,有的認為是神話中的太上老君,各說紛紜。

名門佳媳 在這裡糾正一個錯誤,張天師並不是唐朝的,而是東漢末期的,他原名叫做張凌,對後來的道士這項職業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年輕人,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把它取下來讓你看看,事先與你說好啊!我是不會賣給你的。」店老闆把長劍取了下來,雙手遞給了我。

此劍喚作:觀世正宗,劍名頗為不錯。

抽開劍刃,我看見這把劍是沒有開封的,劍身上刻畫著一道道雷電符文,和圖案,以甲骨文的形式刻畫著,我是一個字都看不懂。

我還沒說買他就給我打了預防針,玄機子說這把劍是好東西,自然是不會有假的。

「老人家,你當真不賣??」我問了一句。

店老闆隨之一笑,搖了搖頭「不賣,這兩個羅盤,你看上了那個。」

我拿了1000塊錢放在了桌子上,說著「就這個檀木的吧!剩下的錢就不要找了。」

「老人家,我是真的喜歡這把劍,您看……」

我有些不死心,不想就這樣一走了之,黃土都埋上脖子的人了,這把劍掛在這裡無非就是一個裝飾品,對他並沒有什麼價值。

店老闆,深深的嘆了口氣,深邃的瞳孔之中流露出一抹抑鬱。

「你執意如此,老朽又不好博了你的愛慕之意。」

「觀世正宗流傳下來的時候,老朽的爺爺說過,這把劍本身具有靈氣,遇見有緣之人,會有強烈的反應。」

「你把手指咬破,血液塗抹在劍鋒上,若是真有什麼異象的話,那這把劍老朽就無償的送與你。」

我沒有聽錯吧!無償的送給我??

挽起袖子,我讓他給我拿了一根針,我在右手食指上扎了一下,按照他說的,把血液抹在了劍鋒上。

抹一下倒是不打緊,可接下來發生了令我吃驚的的一幕。

只見,血液從劍鋒分成了好幾支,順著往下流。整個劍身突然散發著血紅色的光芒,格外的刺眼。

「天意,天意啊!」

「年輕人,這把劍你拿去吧!」店老闆感嘆了一聲,把劍柄拿給我了。

我去我只是試上一試,沒有想到竟真有異象出現。

「不錯,與老夫所料想的一般,剛才發出的紅色光芒,是裡面的劍靈認可你了,讓你做這把劍的主人。」玄機子欣慰的笑著。

老頭兒給我拿了一大塊布,幫我把觀世正宗包了起來。

隨後,我和柳可離開了這裡。

到家的時候,是下午4點多了,一回到村子,就給我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家家戶戶關著大門,路上也沒見一個人影兒。

這倒是有些怪。掏出手機撥通了我媽的電話。

「媽,村裡面怎麼都沒人呢?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

我媽說「昨晚村頭的吳木匠老伯,去山上打獵摔死了,全村的人正在後山的水庫呢!」

「吳木匠跌入了水庫之中,大傢伙兒正想著辦法打撈。」

「前幾天張老光棍兒砍柴的時候,也是掉進了水庫。」

「鑰匙在窗子里曬得鞋裡面,鍋裡面有熱飯,你和小可先將就著吃吧!」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說完我媽掛斷了電話,我讓柳可去拿鑰匙把門打開。

水庫後面的那座山,我是熟悉不過的,小時候一有時間就去釣魚。張老光棍砍柴摔死了,可能是滑坡,也有可能是被東西推下去了。

吳木匠打獵又摔死了,結合起來,這其中必有蹊蹺。

「你先吃吧!我去水庫看看。」我與柳可打了一個招呼。

柳可隨即把我攔住,說「我也要去,剛才聽阿姨在電話里說有兩個人摔死了。」

「你去了,要是那兩個人的鬼魂來找我怎麼辦,不行,你得帶上我。」

她還真能說,把門鎖好后,我帶著柳可就往水庫走去。

「你讓我怎麼做,怎麼說,你才能愛我……」這時,我的手機響了,一看是李芳給我打來的。

「蔡勇,你今天下午回來么?」

我說「我村裡出了一些事,可能要過幾天才會出來。」 水庫這裡圍滿了村民,旁邊放著有打撈的繩索、木棍、鐵鍬……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在這裡乾巴巴的等著,擠了進去,看了一眼水庫,我方才知道。

死去的吳木匠,和老光棍他們兩個的屍體都躺在下面,水位很低,起碼有七八米深,人不好下去。

最近天氣乾旱,村民們都把水抽去澆地了,難怪打撈不上來。

「小蔡,聽說你不是會看風水么?你可有辦法把老光棍和吳木匠的屍體弄上來啊!」村長拄著一根拐棍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笑眯眯的看著我問著。

村長這話問的,我真想懟他幾句,我會看風水不假,讓我想個辦法,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又不是挖機,能把屍體挖上來?

我笑呵呵的說著「村長啊!我是沒有辦法,讓我看看地還可以,大傢伙想必都來幾個小時了都沒有辦法。」

「依我看,您去找兩個年輕力壯的人,在這打上一個木樁,然後用繩索彎個鉤子,准能把屍體打撈上來。」

村長點了點頭說「不錯,你很有見解,就按照你的辦法試試看吧!」

「小李,小吳,就辛苦你們兩個了。」

「留上五個人在這裡幫忙,其餘人都先回去吧!這都6點了,都在這裡不但弄不成事兒,反而是浪費時間。」

我拿著羅盤,走出了人群,本想用羅盤看看的,卻始終是無法調平指南針。可以看出,這裡的風水必定糟糕,不然的話羅盤不可能受到這麼強烈的反應。

吳木匠砍柴摔死,老光棍打獵也是摔死,還都是掉進了水庫裡面,哪有這麼巧的事兒。

就算腳沒踩穩,也不至於掉進水庫裡面,此事必有蹊蹺。

我一來水庫,就開了陰陽眼,並沒有發現有什麼鬼怪潛伏在這附近,陰氣也是極其稀少。

「菜貨,你看出來個所以然了么?一臉的凝重,與我說說是怎麼回事。」柳可跑了過來,輕輕的在我背上拍了一下。

我怔了怔,被她嚇了一大跳,我瞪了她一眼,說「你隨我媽他們回去吧!天已經是黑了。」

「我再堪輿一會兒,就回去。」

村民也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7個幹活的人,天一黑,他們也會回去。我不打算走,定要弄清是怎麼回事兒。

柳可說「那你小心點,可不要跳進水庫里了。」

聽她這話,我真想把她給……

「聽聽你說的什麼話,你是希望我掉下去么,我死了,你不就要守活寡了。好了,不與你瞎說了,快回去吧!」

柳可傻傻一笑,在我胳膊上捏了一下,就與我媽走了。

到了晚上7點的時候,除了我一個還在這裡,人都特么走光了。

我坐在水庫上的水泥板上,點了根煙,望了一眼水庫下面的兩幅屍體,他們的靈魂並沒有出現,我也沒有感覺到這四周有其他的東西。

「砰砰砰…砰砰砰」我正準備打算回去,走了沒幾步,就聽見一陣陣石塊敲擊的清脆聲響。

我立馬打起了精神,敲石塊??這裡必定有鬼。石塊的聲音很吵雜,不好確定聲源在那個方位。

我記得8年前,我爺爺好像也是在這裡出事的。

那是一個冬天,我還在學校上四年級。聽我爸他們說,我爺爺早上一吃過飯,就拿著刀上山了。

到了晚上還不見我爺爺回來,這時我媽就有些疑惑,而我爸還在打著麻將,我爸只說了一句,老頭子應該是去村頭找吳木匠喝酒去了。

我爸這是麻將打的不想起身,聽我媽這麼一說,其餘打牌的三人也都贊成我媽說的話,讓我爸去找找看。

我爸拿著手電筒,和我老三姑爺去了我爺爺經常砍柴的那片山,沒錯就是在這水庫的對面。

找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找到,打電話也是沒人接,他們正要原路返回時,我姑爺看見腳下的地上有血液,於是就朝著地上留下的血液一路走去,最後發現我爺爺躺在水庫下面的一個水潭裡。

找到后,我爺爺已經是斷了氣兒,我爸脫下外套,披在了我爺爺背上,背著我爺爺的軀體就往上下跑。

我說的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並沒有忽悠大家。

不會是我爺爺在下面太無趣兒了,想找個伴兒,就把吳木匠和老光棍推下了山,掉進水庫了吧。

爺爺生前經常找他們兩個下棋喝酒,但我又仔細一想,覺得不怎麼符合邏輯,這都八年了,怎麼會在前幾天上來勾人魂兒呢?

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還不能取證。

我從包里取出了香火、紙錢、黃符、桃木劍、八卦鏡……打算把我爺爺從下面請上來,問問。

「一陰一陽,一日一月。」

「天地乾坤照我身,我蔡勇煩請蔡進大人上來問個話。」

……

我念完后,前面的深谷里冒出了一團白氣,一個穿著壽衣的人影漂浮在半空之中,我走過去一看,是我爺爺從下面上來了。

「孫子,把爺爺請上來是有什麼事兒啊!」

「看你這身打扮,是在學道士嗎?」

我爺爺身形一飄,來到了我跟前,他是那般慈祥的看著我。

我淡然一笑,點了點頭,問著「爺爺,老光棍和吳木匠的死因,是不是您…」

聽我這話,爺爺的臉色就變的頗為難看了,陰沉著臉拍打著我的肩膀說著「爺爺生前和他們兩個的關係你是知道的,你爺爺我能做這種豬狗不如的事兒么?」

「聽你這意思,他們兩個是從山上摔下了?」

我爺爺,蹲下身來,把視線投入了水庫底部。

爺爺袖袍一揮,一股陰風自袖口席捲而出,把老光棍和吳木匠的屍體卷了上來。

我看的直發愣,方才回過神來,我爺爺是一個鬼魂兒,自然是有這本事兒。

「爺爺,此事您怎麼看,我冒昧的問一句,是不是有其他的東西在作祟。」我問著。

爺爺環視了一眼四周,突然消失不見了。

「爺爺……爺爺!!」我喊了幾聲,都不見他出來。

難道爺爺下去了??

我又等了半個小時,還是不見爺爺的影子,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我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取出了四方傘,剛一打開,兩道魂魄從屍體中鑽入了傘裡面。

收了魂之後,我鋪開了一旁的草席,蓋在了屍體上。

「你猜測的不假,這裡確實有東西在作怪,是一個怨氣極深的惡鬼,似乎又像是一個精怪。」

「爺爺該下去了,依你的道行,爺爺勸你小心謹慎一些,那個東西不好惹,你爺爺我都不敢衝突他。」

我正準備回去時,身後傳來了爺爺的聲音,我一轉身,爺爺已經消失不見了。

又是惡鬼又是精怪的,我被爺爺說的都有些不敢回去了,幾個小時前我聽見石塊敲擊的聲音,絕對不會是有人故意為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