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御書自然也不可能離席,他現在是最為惶恐不安的,因為他在白為民那裡得到的消息是,他這次雖然沒事,但只是暫時的。真要是竇建輝捅出來些什麼的話,即便是白為民都不敢保證,能夠為梅御書說話。

所以梅御書現在面對著越發強勢的蘇沐,眼中不但沒有絲毫妒忌,更多的還是害怕。這樣的心情,在梅御書以前是真的想都不敢想會出現在他身上。

「同志們,今天將你們召集過來,開這個會議,我想說的只有兩點,第一,我們高開區從建立到現在,不可否認是創造出了些成績的,但我們絕對不能夠活在這些成績中,我們要將高開區打造成一個明星之地,讓高開區成為古瀾市的明星基地,成為整個省內的發展龍頭。

想要達到這個目標,便需要在座的各位齊心協力去做。我們的每個同志都要端正自己的思想,明白你們屁股下面所坐著位置,到底應該是做什麼的。你們誰坐的好,我便會將你們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但如果要是有誰碌碌無為,以為自己不出錯就沒有事情的話,那我在這裡就可以告訴你們,這是錯誤的想法,是要不得的,誰要是敢這麼想,我絕對會嚴懲不貸的!」

蘇沐上來便是這麼殺氣騰騰的話語,當場便讓所有人的心弦一驚。他們都已經習慣了現在高開區這種半死不活的生活狀態,真的出現了蘇沐這樣一個強勢的領導,還真的讓他們感到有些意外。只不過意外歸意外,卻沒有誰敢掉以輕心。沒瞧見竇建輝都被雙規了,人家蘇沐想要收拾自己,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想到這裡,所有人瞧著蘇沐的眼神便多出一種謹慎。

而這其實便是蘇沐想要的效果!…,

俗話說的好,重病需要重葯醫,就像是高開區現在這種情況,倘若沒有著蘇沐的這劑重葯,想要改變這些人的思想觀念,明顯是不行的。所以為了儘快的調動起所有人的積極性,蘇沐不惜採用這種高調的方式。

其實在蘇沐的心中,想法很簡單,只要能夠將工作做好,其餘的那些所謂手段,暫時都不必去考慮。

蘇沐將所有人的反應收在眼底,繼續道:「我要說的第二點便是,高開區之所以叫做高開區,是因為這裡是高新技術開發區。這裡所要引進的每家企業,都必須是以這個為前提的。能夠引進那些沒有污染的企業,就絕對不能引進那些重污染的。我們必須要確保這些企業的真實有效,所謂的皮包公司,所謂的掛羊頭賣狗肉的企業,都將會被我們拒之門外。

而不管是什麼樣的企業,只要被我們引進來,就必須遵守我們高開區的規章制度。我們高開區要的是引進企業,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放棄所謂的尊嚴。我們為你們企業提供了有利條件,你們企業也必須在我們劃定的規章範圍內經營。誰要是有偷稅漏稅違紀這些情況出現,一經查出嚴懲不貸。」

「哼,就知道在這裡說這些花花架子,這樣的話誰不會說?但是會說有什麼用,這萬事最終都還是要靠實打實的政績說話的。你沒有辦法招商引資,這些都是天方夜譚,沒有誰會相信的。蘇沐啊,你也就別在這裡耍你的威風了,我還真的不相信,你能夠在高開區的地面上玩出什麼花樣來。」梅御書儘管心底忐忑著,但瞧著蘇沐如此高調,坐在主席台上的他,臉色便不好看起來,心底更是不屑的想著。

或許是知道像是梅御書這樣的大有人在,他們都會這樣想問題,蘇沐在話音落地后,沒有任何停頓的意思,繼續說出的話,當場便引爆全場。

而這樣的話語,這樣近乎彪悍的宣言,也徹底宣告了梅御書時代的終結! ?「哈哈哈!別掙扎了!黑魔法是撒旦大神賜予我們的力量,你一個人類怎麼可能抵抗?乖乖跟你的左手說拜拜吧!哦,等下還有你的右手!說真的,我喜歡看你這種痛苦的樣子,我覺得這比直接殺了你還有趣!」德古龍張狂的大笑道。–

此時的劉伯陽已經距離那個空間裂縫連半米都不到了,他能充分感受到那股吸拽之力的恐怖,並且能夠親眼看到裡面空間亂流那攪碎一切的力量,劉伯陽一邊拼盡全力的掙扎著,一邊仰天慌不擇言的慘叫:「媽-的!!z國的神是不是都死光了?居然讓一個西方的傢伙在這裡作威作福,老子就算死也要詛咒你們!!」

可任憑劉伯陽怎麼罵,就是不見發生什麼動靜,想象中的那種本土神明被他罵醒,跑出來助他一臂之力的情況根本不可能發生,他還是非常絕望的被吸向空間裂縫,而德古龍還是一如既往的狂笑。

最終,劉伯陽實在沒辦法了,眼看著自己的左手距離空間裂縫只有短短不到二十厘米的距離了,他要是再不拼,可能就真的永遠失去左手了。

情急之下,劉伯陽痛苦不甘的咆哮了一聲,努力集中自己的念力,快速召喚出一條小號的水龍,疾速飛衝上來,扎進了那個空間裂縫裡,而就在那麼稍稍一分神的功夫,劉伯陽的整個身體就被強行吸了二十厘米,幾乎是面對面的貼在空間裂縫上,幸虧那水龍先他零點零一秒飛進去了,不然劉伯陽連跟這個世界說再見的時間都沒有,就永世拜拜!

那空間裂縫很有它的原則,無論在這個世界里吸到了什麼,它都會像吃飽了一樣,馬上閉合,然後消失不見。

終於暫時掙脫了那種磅礴浩瀚的吸拽之力,劉伯陽整個人都累的趴在了地上,渾身上下早就被冷汗濕透了,剛才被吸的那幾秒鐘,度秒如年,劉伯陽就好像一口氣跑完了十萬米的馬拉松,那個身心疲憊的程度就別提了。

「呵呵,你很不錯嘛,居然能扛住我兩個『空間狹縫』的攻擊,可就算如此,你還有多少力氣支配水元素呢?等你的精神力用完的時候,就是你活活被我分屍的時候!」德古龍又一次狂笑著走了過來,俯視著劉伯陽,說道:「來吧!可憐的小朋友,讓我看看你還能不能擋住我第三個『空間裂縫』,這次我直接要你的腦袋!你要加油哦,我還指望你能帶給我更多的樂趣呢!」

說著,德古龍又要念動咒語,可劉伯陽現在已經被他折磨的瘋魔了,就算拼上自己的命,哪怕跟他同歸於盡,也不能讓他再把咒語念出來!

於是劉伯陽兩隻鐵拳狠狠地往地上一砸,嘴裡發出野獸般的吼叫聲,霎時間,周圍的三個泳池全部發出驚天動地的爆響,裡面所有的池水全部像倒流的瀑布一樣匹練般飛沖而出,在半空形成三道雄渾的水虹,然後轟然朝著德古龍砸落下來,德古龍一個沒防備,就被淹砸的夠嗆,整個人像落湯雞一樣被水虹沖了又沖,咒語也被辦法念了,只能張皇的後退,嘴裡不停的呸出夾雜著蝙蝠屍體的池水,怒罵道:「該死的!你這可惡的傢伙居然還有這麼強大的精神力,你是人類中的怪物么?」

「啊啊啊啊!!!」隨著劉伯陽用不顧一切的念力支配起池水,他整個人變的更加瘋狂了,雙眼都變成血紅色,簡直如發狂的洪荒野獸一般,地上那些凌亂的刀片以及鐵標槍,全部飛了起來,然後呈無差別狂轟濫炸的方式朝德古龍激射過去,德古龍大驚,趕緊飛起來閃躲,同時撐起魔法屏障抵擋,那些刀片和鐵標槍在戳到或者砍到他魔法屏障上的時候就被擋落下去。

可劉伯陽猶不甘心,兩隻鐵拳狠狠的砸著地面,居然硬生生把花崗岩地面砸成四分五裂,所以的巨石都飛了起來,緊跟在那些刀片和鐵標槍後面轟然砸向德古龍,德古龍的魔法屏障就算再堅固也不可能抵擋這些東西,被半輛轎車那麼大的石塊兒狠狠一砸,魔法屏障直接消失了,而德古龍本人也被震的噴出一口血,身體瞬間化成一隻蝙蝠,飛快逃上了高空,看著下面凌亂飛舞的石塊兒,怒道:「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該死的傢伙到底還會多少花招?」

被逼到絕路的劉伯陽,可是把他所有的本領全使出來了,七行之力中,火之力、風之力、水之力都被他使用過了,可金之力和土之力這還是第一次用,金是金屬的意思,千萬不要以為只代表著金元素,而土元素也包括石頭,所以劉伯陽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如此瘋狂的攻擊!

隨著精神力使用過度,此刻的劉伯陽已經失去理智了,在他徹底淪為一台戰爭機器之前,憑藉最後的一絲意志,把風元素凝聚成風卷,把困在「時間的靜止」黑魔法結界中的楊林崔國棟等人以及自己的身體全部帶到安全距離之外,然後劉伯陽徹底喪失所有人性思維,仰天咆哮了幾聲,拼盡全力,召喚高空中的雷電元素為他所用,他想用藉助雷電之力把德古龍劈成粉身碎骨!

雷電之力是「七行之力」中最兇悍霸道的一種力量,眼下是劉伯陽第一次召喚,又是在精神力極度超支的情況下,所以在他強迫自己感應雷電元素的一剎那,遠處他那具自己的身體就七竅流血了,可劉伯陽已經不打算要命了,他強行把感應到的雷電元素集中起來,然後凝結成了雷電!

德古龍並不知道劉伯陽這樣大喊大叫的原因何在,剛剛變回人形的他,本能的抬頭一看,只見黑漆漆的天空中,原本還算晴朗的夜色竟然詭異的變了,厚厚的烏雲翻滾著遮蔽了整個蒼穹,而且壓的很低,無數細小的電蛇在裡面躥動,完全是一副狂風暴雨即將來臨的態勢!

頓時,德古龍就意識到不妙,剛想沖回地面打斷劉伯陽,可是已經晚了,隨著劉伯陽一聲瘋狂的喊叫,德古龍頭頂那團濃密的烏雲中,猛的響徹一聲驚雷,然後一道炫藍無匹的閃電擊了下來,德古龍根本就躲不了,更何況他身上還浸透了水,被那道閃電毫不留情的劈中,整個人都被炸黑了,在半空中閃了幾閃,只露出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隨即,德古龍就發出痛苦之極的慘叫,那道雷電消失之後,他整個人都被劈成焦糊一片,身上的衣服也化成碎片,窸窸窣窣的掉落下來。

「該死的!你這個該死的!你居然敢用雷電劈我,我要你的命!」德古龍口不擇言的咆哮著,以流星般的速度俯衝下來,他想親手掐死劉伯陽以消心頭之恨,可就在同時,劉伯陽召喚的第二道雷電再次劈落了下來,正中德古龍,當場又把他劈的外焦里嫩!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時代這個詞還真的是頗具含義,但最為直觀的便是時代是一個時間段的劃分,在這個時間段內,擁有著最為鮮明的事件,擁有著鮮明的人物,擁有著鮮明的特徵…這些無數鮮明的東西構成了一個時代。只有這樣才能夠稱之為時代,而時代最為不同於的便是年代,時代擁有著很為強烈的影響力。

而古瀾市高開區自從創建後到現在,最為鮮明的便是梅御書的梅氏時代。

在這個時代中,梅御書的話便是最為明確的特徵,沒有誰會想著去挑戰梅御書的權威。儘管一直扮演著管委會副主任的角色,但不可否認那便是屬於他的時代。

當然在梅氏時代,高開區還真的沒有有著任何起色,不但沒有任何起色,高開區還成為了古瀾市的一塊雞肋,弄的古瀾市的財政就差點向著這裡進行大幅度的傾斜。梅御書之所以沒有辦法升上來,根結也在這裡。你手中沒有絕對分量的政績在手,你升什麼升?人家憑什麼升你?

而現在隨著蘇沐這番話的講出,誰都知道,這高開區的天終於要變了,蘇沐以絕對強勢的姿態,讓所有人都明白了,蘇氏時代的到來。

從內心來說,倒真的沒有多少人對蘇氏時代的到來抱有著抵觸心理,原因很簡單,高開區如果真的能夠發展起來,在座的所有人都將如同蘇沐所說的那樣,都將會升職。升職啊!這麼**的誘惑有誰能夠抵擋?能夠有機會陞官。有誰非得守著現在的小位置不願意動彈嗎?

這樣的升遷是梅御書沒辦法給予的!

有句話說的很有道理,就算你是一張白紙,只要丟進體制的染缸內,不用多久,一年都不到就能夠讓你這張白紙變的繽紛多彩起來。這話聽著是那樣的誇張,但誰都知道這一點都不誇張,這是實打實的事情。在座的便是最為鮮活的例子。蘇沐所說的是誰,他們都很清楚。

飛龍科技!

就是這家企業,在高開區內如今活躍度最高的就是飛龍科技。而最近和蘇沐鬧的有些僵的也是飛龍科技。說起來對飛龍科技,沒有誰有好感。在高開區的地面上,只是和幾位領導關係密切。對他們這些小幹部那就是直接藐視的。在這樣的情形下,蘇沐說要收拾飛龍科技的話,高開區內的各個職能部門是絕對樂意見到的。

「諸位,就在近期我們高開區會有總值達到至少六億的一筆投資,希望到時候各個部門都要忠於職守,都要忠實的履行好自己的職責。這筆投資能夠儘快的落實下來,那便是我高開區的成功之舉。到時候我蘇沐為你們在座的所有人請功!」蘇沐大聲說道。

震驚!無與倫比的震驚!

六億投資,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就算在古瀾市的歷史上,都沒有這麼大的投資數額。這樣的投資數額,放在古瀾市的身上。絕對是讓人震驚羨慕的。要是蘇沐能夠將這筆投資落實了,那屬於他的政績將沒有任何人能夠質疑,到時候再上一步也沒有任何問題。

六億啊!這樣的數額,梅御書這樣的人是想都不敢去想的,直到他聽到蘇沐說起這個。臉上的驚愕神情仍然沒有消退。如果不是礙於形勢的不對,他都想著直接詢問。蘇沐你說出這話到底負不負責任?你這樣的投資數額可不是想要耍點小心眼就能夠弄到的。

「蘇主任,真的有六億嗎?」

「蘇主任,這樣的投資是一家的還是幾家的?」

「蘇主任,這是真的嗎?」

在座的那些領導幹部是真的激動了,隨著一個人問出話來后。其餘人也都紛紛開始詢問起來。他們所有人都在興奮著,瞧著蘇沐的眼神也流露出難以壓制的驚喜和崇拜。

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蘇沐微微一笑,心中的石頭悄然落下,只要你們仍然有著**,只要你們仍然有著野心,我就有著足夠的信心將你們全都拿下。野心這玩意,真要是利用的好,絕對是一件大殺器。

「這事是真的!我不妨在這裡給你們透個底兒,京城的李氏娛樂預計在咱們高開區建設一座影視基地。和這座影視基地配套的還有其餘幾家企業。總投資額絕對會近乎六億。而這便是我給你們的開門彩,只要這些企業落實下來后,相信還會有著更多的企業過來。要知道我們高開區擁有著不錯的資源,只要利用的好,絕對能夠吸引來金鳳凰的。」

嘩嘩!

伴隨著蘇沐話音落下,如山般的掌聲響起。每個人瞧著蘇沐的眼神,都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崇拜。這時已經沒有人再去瞧梅御書,所有人眼中只有著蘇沐一個人的身影。

整個小禮堂,最為頹廢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梅御書,一個便是姜然。

說到後悔說到傷心欲絕,非姜然不排首位不可。

真的要是知道蘇沐的手段是這樣的凌厲,姜然打死都不會將希望寄托在梅御書身上的。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過,梅御書這樣的人,竟然連蘇沐一招半式都沒有辦法擋住,僅僅是靠著老資格蹦躂了幾下,便這樣被拿下。沒瞧見現在,見著蘇沐如此的大手筆,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嗎?

新人笑舊人哭,這樣的話同樣適合於官場。現在沒有誰在乎梅御書這箇舊人,他哭不哭,真的沒有人在意。

時代的更替,倘若沒有人當做踏腳石,能成嗎?

輝煌的締造,從來都是血腥的,想要兵不血刃的拿下一座城池,打下一片江山,可能嗎?所謂的一將功成萬骨枯,說的便是這個道理。

當會議開完后,蘇沐便回到辦公室,說起來他現在的心情總的還是不錯的。就算因為有著竇龍在那裡鬧騰的那破事,現在他都沒有任何顧忌。要知道第五貝殼是誰,她答應下來的事情,絕對是能夠辦成的。雖然蘇沐知道自己當初說的一天時間是有點緊,但第五貝殼能夠答應,就說明她們國安肯定有了完全的準備。這樣的話,倒是省去了蘇沐很多不必要的手段。

咚咚!

就在蘇沐坐下沒有多久,武鳳便搖晃著腰肢走了進來,她現在是蘇沐眼前的紅人。不過她這個女人倒是也挺會來事,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流露出什麼樣的神情,就像是現在,走進辦公室后,臉上的神情便無形中變的多出幾許凝重。

「蘇主任,外面有人說要見你。」武鳳說道。

「誰?」蘇沐問道。

「趙原,圓夢旅行社的社長。」武鳳像是害怕蘇沐不知道趙原是誰似的,急忙又解釋了一下。

「趙原啊,讓他進來吧。」蘇沐笑著瞧了下時間,這不眼看著就要下班了,這個時候趙原過來,莫非有什麼事情不成?

「是!」

武鳳走出辦公室,心裏面卻在琢磨著,瞧蘇沐說話的口氣,像是和這個趙原很為熟悉似的。莫非說這個趙原和蘇沐之間還有著別的關係不成?不行,得想辦法趕緊弄清楚。要知道領導身邊的每個小舉動,每個小關係,雖然是不能說出來,但要是掌握在自己手中,那運用起來都將是用無往不利的。

不是有那句話說得很好,你想要追到一個女子,就要先將她身邊的閨蜜給收買討好了。只要這樣,你才能夠更容易的獲得女子的傾心。在官場之中,所謂的枕旁風,所謂的子女話,所謂的朋友言,儘管最終的決定權還留在為官者的手中,但不可否認,這些只要運用的好,都是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的。

武鳳別的本事沒有,但說到這方面卻是靈通的很,怎麼說她都是在副主任的位置上混了這麼多年的,要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那還能幹?

當趙原走進辦公室后,很為正式的沖著蘇沐說道:「蘇主任。」

「去你的,大門在那邊,你要是沒事的話,趁早給我滾蛋。」蘇沐抬起頭大聲喊道。

「哈哈!」

趙原大笑起來,他知道蘇沐自始至終的都沒有變,還是以前的那個蘇沐。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蘇沐怎麼會為他出頭,要知道旅遊局那群人現在真的不再去找圓夢旅行社的麻煩了。而且昨天發生的那件事,自己也聽任玲兒說了,真的要多虧了蘇沐。在商場上摸爬滾打的這些年,趙原也總結出來一個道理,那就是當官的也需要朋友。

要是自己見到蘇沐也是以下屬的口氣說話,那蘇沐估計會真的悲催的!

「怎麼樣?下班了,現在走吧,今天晚上我領著你去開開眼,保證會讓你大開眼界的。」趙原走過來笑著說道:「權當是你給我幫忙的謝禮,到時候咱們再喊上甘辰,怎麼樣?就咱們三個。」

「開眼?你說的是什麼?」蘇沐眉頭一挑。

「我說你這是什麼眼神,難道我還能讓你犯錯誤嗎?」趙原走上前神秘兮兮道:「我今天晚上讓你開眼的是,請你去參加個私人宴會,這個私人宴會的舉辦者便是我一直給你說起過的望月真人!」

「誰?」

「望月真人!」 ?德古龍雖然號稱伯爵,但實際上他已經擁有侯爵的實力,要不然也不可能隨心所欲的使用「空間狹縫」這種等級的黑魔法,可就算他隱藏了實力,連著被劉伯陽雷劈兩次,也夠讓他吃不消的!

吸血鬼畢竟不是狼人,沒有強悍的**,所以當第二道雷電消失之後,德古龍直接從天上掉了下來,重重摔在地面上,人形狀態無法維持了,只能顯出真身,一隻巨大的、背後生有兩扇大翅膀的半人半蝙蝠怪物趴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

好半晌,德古龍才咬著牙跌跌撞撞爬了起來,他咬牙看著劉伯陽,一步步朝他走過來,嘴裡憤恨的罵道:「你……你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把我逼到這種程度,今天如果不殺了你,我簡直辱沒了祖先該隱大人的榮耀!哼哼,你沒有力氣了吧,你的精神力不可能支撐你召喚第三道雷電,現在該是我折磨你的時候了!」一邊說著,德古龍身後那對巨大的羽翼一邊緩緩收起來,儘管被劈成了這副德行,他還是想變回人形,以維護他們血族所謂的尊嚴。

可德古龍犯了一個錯誤,他始終低估了劉伯陽的實力,要知道傳授劉伯陽異能的那位神秘人,可是有著比撒旦還要厲害無數倍的實力,劉伯陽作為神秘人的半個弟子,要是死在這裡,那也太丟神秘人的臉了。所以當德古龍咒罵不休的朝劉伯陽一步步走近的時候,劉伯陽又一次仰天咆哮起來,拼盡全力召喚出第三道雷電,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劈落在德古龍身上!

這第三道閃電比前兩道都狠,德古龍整個人差點兒被劈炸了,聲嘶力竭的慘呼,可雷電通過他落到腳下那**的地面上,馬上產生了聯電,把德古龍里三層外三層電的直冒黑煙,藍色的電紋圍繞著他的身體上下浮動,足足折磨了德古龍五六分鐘才終於消失,德古龍的頭髮都直了,渾身慘白,手腳抽搐著倒回地上,嘴裡還吐著白沫。

「哇!」的一聲,劉伯陽身體一個前傾,一大口血噴了出來,可靈魂狀態的他並不能真的吐血,只是做出了一個樣子,真正吐血的卻是距離他幾十米外的那具身體,兩者是互相感應的。

劉伯陽因為念力和精神力全部透支,終於力竭的趴在了地上,再也無力控制七行元素了,天上的雷電元素失去他的控制,以最快的速度消散了,烏雲也漸漸溜走,夜空又露出本來的面目。

狼藉不堪的泳池地面上,劉伯陽喪失了一切意識,他的靈魂呈現一種虛白之色,接近透明,而只要顏色真的變成透明了,那就意味著劉伯陽魂飛魄散,永遠不可能活過來。

可也不知是劉伯陽本身命不該絕,還是老天特別的照顧他,就當劉伯陽的靈魂接近完全透明的時候,忽然就保持著那種模模糊糊的狀態,不再改變了。

不知過了多久,半透明的劉伯陽微微蠕動了一下手指,意識稍稍恢復清醒了一些,他虛弱至極的睜開眼睛,頓時一種排山倒海般的疲憊籠罩了他,劉伯陽差點兒沒忍住,又把一口血給噴出來,他忍了又忍,總算是把那口生命精元忍下去了,然後吃力的抬起頭,打量周圍。

安靜了好一會兒,劉伯陽蓄了半天的力,終於鼓足力氣,拖著疲憊的身體緩緩朝著遠處——自己的身體所在的那個方向爬過去。可是爬著爬著,他忽然意識到不對勁,因為如果他真的已經把德古龍幹掉了,那麼「時間的靜止」結界應該會隨之終止,也就是說,楊林崔國棟他們早就應該醒來了,可他們現在卻還像木偶一樣僵立在那裡,一點反應都沒有!

劉伯陽馬上覺察到,「時間的靜止」結界還沒有消失,而德古龍也還沒有死!

天哪,一想到這裡,劉伯陽不禁渾身發毛!那傢伙的生命力也太頑強了吧,被自己連著電了三次居然還能活下來,難道他是殺不死的嗎?

彷彿是印證劉伯陽的想法,距離劉伯陽前方三十米開外的地方,呈現大蝙蝠狀態的德古龍忽然也微微顫動了一下,然後他極為勉強的用手撐著地,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以半蹲的姿勢在原地站了十幾秒鐘,這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抬起他那滿帶憎恨的臉龐,死死盯著劉伯陽,一步步挪了過來。

劉伯陽不想坐以待斃,所以也咬著牙,試了好幾次都想讓自己爬起來,可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力竭的他,已經連動動胳膊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無奈的看著德古龍向自己靠近,做不出任何的反抗。

「你還有什麼花招嗎?嗯?」德古龍氣喘吁吁的走到劉伯陽身前,一腳把劉伯陽踢的翻了好幾個滾,然後冷笑著質問道。

劉伯陽胸口疼的要命,抽了幾口涼氣,還沒等說什麼,德古龍的第二腳已經到了,直接把劉伯陽踢的重重滾到泳池下面去,由於裡面的水都被劉伯陽揮發的差不多了,幾乎與空池子無異,所以劉伯陽一下摔進了池底,差點兒摔成四分五裂。

劉伯陽痛苦的蜷成蝦米,而德古龍也扇著翅膀降落下來,一腳踩住劉伯陽的臉(說是腳,其實就是一隻毛茸茸的大爪子!),用力地碾著道:「起來啊,嗯?!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不反抗了?!站起來嘛,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能耐!」

劉伯陽的臉整個都被德古龍踩扁下去,疼得要命,可劉伯陽卻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

「你這個該死的傢伙,居然讓我吃這麼大的苦頭,殺了你都不足以消除我的心頭之恨,我要找個地方把你好好的關起來,讓你受盡折磨而死!」

說著,德古龍鬆開了腳掌,冷冷念了一句咒語,忽然間,他和劉伯陽身邊的場景一下子就轉變了,眼前的一切,不再是包青格勒的古堡,也不再是游泳池,而變成了一個寒風呼嘯的大荒原,遠處聳立著連綿起伏的大雪山,腳下的地面上,也覆蓋著皚皚的白雪,但是千萬不要以為這些白雪很柔軟,因為它們很薄,只略微掩蓋住了下面的厚厚冰層,這裡是冰天雪地的世界。

雖然天上飄飛著紛紛揚揚的雪花,怒號的寒風也在呼嘯著,可靈魂狀態的劉伯陽感覺不出多冷,他只是搞不清楚德古龍的用意,為什麼把他弄到這種地方來?!

「這裡是多莫勒諾冰川下面的冰原,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之一,一年只有一個季節,那就是冬季!在這裡,到處都是暴風雪和千年不化的寒冰,人跡罕至,甚至連野生動物也很稀少,我想,你會喜歡這裡的,對吧?」德古龍冷笑著對劉伯陽說道。

「你想幹什麼?」劉伯陽忽然有些心慌的問道。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望月真人這個名字,蘇沐還真的是不怎麼陌生,當然也談不上多麼熟悉。這個人是在當初他前來古瀾市高開區就任的時候認識的,而且蘇沐之所以記下這個名字,還是因為當初望月真人給他所算上的一卦。事實證明那一卦還真的是很為準確,說蘇沐有血光之災還真的有。

當然蘇沐更加記下這個所謂的望月真人,還是因為官榜顯示出來的信息,這個傢伙不但是幾家雜誌的特邀評論員,竟然還是天朝道教協會的理事。要知道這樣的理事真要細說起來的話,還真的是不簡單。偏偏這樣一個傢伙,還是個吃喝嫖賭都樣樣佔全的主兒。最為離譜的是,望月真人竟然自詡為所謂的卧龍鳳雛。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望月真人要麼是狂妄的沒邊,要麼就真的是有經世偉略之才。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蘇沐現在聽到趙原說起要領著他參加望月真人的私人宴會,也便沒有多少遲疑,便點點頭,「行啊,跟著你去長長見識。」

「放心吧,絕對會讓你長見識的,你根本就不知道,在那裡會遇到什麼精彩的事情,我能夠向你保證的是,望月真人真的不簡單,在這古瀾市你想要知道什麼消息,只要問他絕對沒錯。」趙原拍著胸脯道。

如果不是知道趙原的底細,蘇沐都要懷疑這個傢伙是不是已經被那個望月真人給收買了,心甘情願的做他的經紀人。瞧著賣力介紹的勁頭。真的不容小覷啊。

只是不知道望月真人的右腳,現在有沒有因為血脈迸裂而受傷。想到要是真的遇到這事,出於好心的話,蘇沐倒是很有可能使下援手,他便起身和趙原離開辦公室,向著外面走去。

「蘇主任好!」

當兩人走出辦公室后,趙原才算是見識到如今蘇沐的官威。儘管只是很為隨意的走著。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但所有見到蘇沐的人,全都主動停下打招呼不說,趙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們這些人眼中流露出來的那種崇拜。

沒錯。就是崇拜,不是恐懼。

要知道蘇沐前來管委會這才沒幾天,便能夠將這些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就沖這樣的本事,趙原便自愧不如。不過跟隨著蘇沐這麼走著,他倒是找到了些許自豪的感覺。圓夢旅行社有些業務是在高開區的地面上做,想到每次過來這些人都不正眼瞧自己,現在卻流露出示好的眼神,這種感覺的轉變,他是最為享受的。

只要蘇沐還是這管委會的主任,只要他還在位一天,相信我趙原再來這裡辦事,絕對會比之前要麻利的多。那樣的話。圓夢旅行社的很多業務也就能夠真正展開了。

「去哪?」趙原問道。

「先領著我去一趟玉石商城。」蘇沐說道。

「好咧!」趙原說著便開動汽車離開。

就在這輛車消失在管委會前面的時候,梅御書站在樓上的辦公室內,臉上布滿著愁雲,在他的身邊,站立著的便是同樣灰頭土臉的姜然。

「現在怎麼辦那?梅書記。您的拿個主意啊。要是讓蘇沐再這麼搞下去的話,咱們都得玩完。」姜然抬起頭,眼中流露出希冀的目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