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偉看了一眼,猜測是七星谷攜帶不了的貴重物品,當然,也有可能是陷阱,所以他吩咐眾人後退,凝空一記屠龍手打去,掩蓋的土石被刨飛,露出金燦燦的一些物體。

「金礦!」無量宗眾人眼睛一直,七星谷過得摳摳縮縮,無量宗又何嘗不是窮得勒緊褲腰帶,楊偉思索片刻,吩咐道:「統統帶走,一點都不給七星谷剩下。」

一人攜帶了幾十斤,不僅因為獲得了一筆寶貴的財富,想到後面七星谷發覺金礦被人偷了那傷心的模樣就有種復仇的快感。

楊偉也是爽得冷哼一聲,帶著眾人深入。

……

吳安一行人越深入,發覺遇到的妖物等級越高,也越為聰明,譬如他們碰到了一群拇指頭大小的蜘蛛,密密麻麻,動作迅捷如閃電,殺都殺不完。

若非吳安等人跑得快,恐怕就要折損在那兒。

當然,就算眾人逃走,也有個師兄的手臂被咬了一口,吃了解毒丹,覺得沒事,後來手臂奇癢難耐,眾人一看,發現皮肉下面有一些細微的蜘蛛正在往外鑽。

這是變異的寄生蜘蛛!吳安當即拔劍,將那師兄手臂上的整塊肉都給切了下來,果不其然,那塊肉已經千瘡百孔,很快就被裡面的蜘蛛幼蟲啃噬一空。

眾人打了個寒顫,不敢再走這條路,選擇了另外一條岔路探索。

一路上有驚無險,眾人不知怎麼來到了一處水潭,七星洞內竟然有水,眾人還是頭一次見識。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水潭上有一朵楚楚動人的荷花,在這陰暗的洞穴之中也能綻放,端得是稀奇。

「這是什麼品種的蓮花?」有人問道。

蕭狼沉吟片刻:「看樣子,有些像九幽夢蓮。」

九幽夢蓮,那是荒域大典中記載的奇物,生長於陰暗之處,無需陽光照射。倘若能吃下,就能脫胎換骨,今後的修行只要資源足夠,保送地境玄士!

但吳安反駁了:「不是九幽夢蓮,應當是地藏佛蓮。」

聽聞地藏佛蓮,諸多弟子齊齊打了個寒顫,九幽夢蓮可以稱之為奇物,但地藏佛蓮則完全是神物啊!

荒域大典記載,倘若吃一粒地藏佛蓮的蓮子,直接成就無量佛體,這是頂級的修行體質之一,只要不出意外,今後必能成就天境之位。

蕭狼對吳安的否認有些不爽,也是有些不敢相信,驚疑道:「地藏佛蓮早就滅種了,不可能還有一株吧?」

吳安還沒回答,其餘弟子劈頭蓋臉一通罵:「蕭師兄,人家五師弟內門文化考核第一,難道會看錯嗎?」

這把蕭狼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不過吳安還是解釋道:「九幽夢蓮和地藏佛蓮的確很像,但從根莖和蓮葉方面可以看出區別,夢蓮的花瓣為十六,佛蓮的花瓣為十九,夢蓮的根莖綠中透紫,佛蓮的根莖綠中透黑……」

吳安說得有理有據,眾人深信不疑,迫不及待道:「五師弟,快下令吧!」

但吳安沒有下令去摘蓮花,凝重的望向那深不見底的水潭,神物出現的地方,必有大妖把守。吳安示意眾人後退幾步,然後丟去一隻死掉的蝙蝠。

水潭升起漣漪,好似沒什麼危險,但忽然,一個龐然大物躍出水面,砸起巨大的水花后,水潭重歸於平靜。

七星谷眾人背靠著牆體,臉色煞白,汗如雨下,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也看清了那水中的巨物,竟然是一隻長了角的水蟒!

而那銀中生金的鱗片,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成為蛟龍的存在!

「要不,算了吧?」有個同門哆哆嗦嗦的建議道,那地藏佛蓮雖然珍貴,但也要有命去用啊。

眾人不甘心,但也識相的點了點頭。

吳安久久沒做決定,忽然把頭轉向蕭狼,蕭狼看這目光,當即明白了吳安的想法,嚇了一哆嗦,連忙說道:「又要我去引開它?這次打死也不去!」

若是些毒蛇、毒蟲什麼的,蕭狼還可以勝任,但這特么是半條蛟龍啊,誰敢去招惹。

然而吳安卻搖了搖頭:「碰到這樣的神物,若是不去努力一把,恐怕此生都會遺憾,等會兒由我去引開那獨角水蟒,蕭師兄負責摘走蓮花。」

吳安乃幾人之中的身法第一,只他才有把握去引開獨角水蟒。

蕭狼本以為吳安又要坑他,不曾想是這麼個決定,鼻子一酸,與眾人勸解了一番,但吳安只說了一句話:「服從命令!」

眾人眼角有些濕潤,只好叮囑吳安萬事小心,便貓在一旁,等待時機。

吳安繞到了水潭的另外一邊,對七星谷眾人做了個手勢,隨即一道劍氣射向潭中。

「吼!」潭水波瀾,一頭獨角水蟒躍出水面,沖向吳安。

吳安不敢耽擱,撒腿就跑,獨角水蟒一擺身軀,也離開了水潭,追向吳安。蕭狼深呼吸一口,當即施展蜻蜓點水,來到湖水中央,探手去摘那蓮花。

可就在此時,本以為離去的獨角水蟒忽然調轉頭來,殺向蕭狼。

蕭狼嚇了個哆嗦,不敢再採摘地藏佛蓮,以超絕身法向著另外一條通道飛逃。

這獨角水蟒機警得狠,沒再追逐,而是繞著水潭中央的蓮花打圈,忽然,水蟒一口咬向地藏佛蓮。

雖然地藏佛蓮還沒有到達最佳採摘時機,但這畜生不想辛苦到頭給他人做嫁衣,所以想要率先吃下。

吳安此刻也折回了水潭,看到這一幕有些著急,他靈光一閃,手中的寶劍便射了過去。

藏匿在外圍的七星谷弟子看到這一幕面露嘆息,丟把劍完全無法對獨角水蟒造成殺傷力啊。

然而,讓眾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吳安的劍並沒有去進攻水蟒,而是在空中拐了個彎,一劍挑了那朵蓮花,又飛了回來。

甜心伊人 什麼劍能夠飛出去又返回來?

答案只有一個,靈劍!眾人瞠目結舌。 眾人莫名想起吳安獲得文化考核第一時,去兵冢選了一把劍替代一顆上品血丹的獎勵,當時眾人覺得他蠢,現在一琢磨,沒有人比吳師弟更精的了。

此時,吳安的靈劍從獨角水蟒口中搶了佛蓮,正挑著往回飛,那水蟒一口撲空,當即張口狂吸,頓時狂風大作,吳安的靈劍竟然飛不走了,甚至逐漸後退,即將落入蛇口。

難道要賠了夫人又折兵嗎?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吳安摸了一記飛刀斬去,飛刀射中靈劍挑著的蓮花,將其一分為二。

隨即,飛刀帶著大半部分蓮花脫離靈劍,向著另外一個方向射去,獨角水蟒權衡輕重,把巨口吸向飛刀,大部分的蓮花落入其口中。

而靈劍壓力驟減,挑著小部分蓮花回到吳安手中,吳安數了數蓮子,只剩兩粒,但有總好過無,當即飛遁而去:「大家快逃!」

七星谷眾人回過神,激動而又驚訝,也只有吳師弟這樣的狠人才能虎口奪食,當即撤退。

而那獨角水蟒少了兩粒蓮子,無法順利化蛟,氣得掀起了驚濤駭浪,向著吳安的方向嘶吼一聲,追殺而去。

不多時,七星谷眾人在預定地點重新匯合,而身後滾滾隆隆,仿若悶雷,獨角水蟒窮追不捨。

這時,聽聞動靜的無量宗眾人也來到附近,忽然看見七星谷眾人迎面跑來,楊偉哈哈一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我的媽!」

闖進你的媽?無量宗眾人正疑惑,忽見七星谷弟子身後跟著一隻碩大的獨角巨蟒,嚇得調頭就跑,哪還有半點氣勢可言。

漸漸的,無量宗眾人被七星谷弟子追上,進而超過,那麼問題來了,無量宗為什麼會跑不過七星谷弟子呢?因為他們每人背了幾十斤金礦石啊!

雖然這點重量對於玄士無足輕重,但在逃命的關頭,就會阻礙一定的速度,問題就大了。

楊偉感受著身後的腥風,料來那獨角巨蟒就在身後了,當機立斷:「把行囊丟了!」

「可是,我們收集了不少寶貝,不拿出來嗎?」有弟子不甘心道。

「來不及了!」楊偉率先解了行囊,速度加快了不少,躥到了前方。

其他弟子只好有樣學樣,把包袱丟了,登時拉開了與獨角巨蟒的距離。

看樣子小命無憂了,可所有人的成果都付之流水了,生不如死啊。

眾人恨恨的小眼神看向楊偉,若非你說要把金礦石帶在身上,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啊。

楊偉又哪能料到會遇上這麼一頭該死的獨角巨蟒,他當即甩鍋:「都怪那些該死的七星谷弟子,咱們追上去!」

七星谷眾人招惹了這獨角巨蟒,料來獲得了什麼寶貝,只要搶過來,先前的損失根本不是事啊。

其餘弟子也想明了關鍵,卯足了勁兒向前追去,漸漸的,楊偉追上了七星谷幾人,喝道:「你們到底取了什麼好處?!」

吳安忽然丟過來小半個蓮蓬:「給你!」

楊偉伸手一接,頓時覺得口鼻生香,腦海為之一清醒,雖然沒能認出這是什麼,想必是個好寶貝。

楊偉冷哼一聲,算你識相,知道把好處讓出來一半,但是,這麼點好處就想打發了我么?得讓你們全部交出來。

這時,前方出現一條岔路,吳安等人進入左邊的岔路,忽然不走了,轉過身來劍拔弩張,嚴陣以待。

無量宗等人想著後面還有獨角巨蟒這個追兵,不宜與七星谷纏鬥,說了句你們給我等著,便向著另一條路飛遁而去。

吳安這才領著大家繼續撤離,而那獨角巨蟒也來到岔路,它嗅了嗅,沒有半點猶豫向著無量宗的方向殺去。

摳出了蓮子的蓮蓬有些藥用價值,但散發的味道也更為濃郁啊,別說沒給無量宗好處,就看無量宗能不能吃下了。

七星谷眾人又跑了幾里,確定獨角水蟒沒再跟來,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哈哈……」死裡逃生,虎口拔牙,栽贓嫁禍,一系列的經歷讓眾人覺得暢快莫名,哈哈大笑。

歇了陣子,眾人看向吳安,眼冒精光:「五師弟,咱們奪了幾粒蓮子?」

雖然沒能拿到整朵蓮花,但也有小半吧?

吳安嘆息一聲,手掌一番,上面躺著一粒七彩斑斕的蓮子:「哎,可惜只有一粒。」

其實總共有兩粒蓮子,另一粒當然是被吳安藏起來了,不能說他奸詐,整個佛蓮的搶奪基本是他一人為之,能拿出一粒充公已經極為大度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兩粒可能會引發爭奪,一粒的話反而好安排。

吳安說道:「這一粒蓮子暫時放在我這兒,等出七星洞的時候,誰功勞最大,就分給誰,這樣最公平!」

雖然只有一粒,好歹也有個盼頭,眾人摩拳擦掌起來,恨不得馬上去立個大功什麼的。

休整了片刻,吳安忽然說道:「對了,我們這是跑到了哪兒,高師兄記路線沒?」

每個人都有分工,高冷健負責記路。

吳安忽然提問,高冷健臉色煞白,先前只顧著逃命,根本來不及做記號,哪知道跑到了哪兒,一群人當即沿著原路返回,看看能否找到些蛛絲馬跡,可洞里的環境複雜中帶著相似,七拐八彎,完全沒有印象,想到可能會困死在洞里,有個心理素質差的女弟子直接哭了出來。

吳安身為領隊,其實壓力更大,但他強行保持鎮定,給大家打氣道:「別灰心,說不定我們四處轉轉,就自然找到回去的路了!」

反正都要探索七星洞,在這個過程中順帶尋找出路,眾人互相鼓勵,打起精神,選了個方向,也不知是深入還是淺出,摸索而去。

無量宗那邊,剛剛結束了逃命,一個個氣喘吁吁的癱在地上,汗水濕透了衣裳。先前他們還不明白獨角巨蟒不追七星谷追殺自己的原因,後來猜測是那小半個蓮蓬的問題,只好忍著心痛,把蓮蓬丟了,這才甩掉了那獨角巨蟒。

「咦?這是到了哪兒?」有人注意到周遭環境不對勁,這才發覺大家迷路了!

丟了所有寶貝,被大蛇追殺,這些都可以算了,但現在竟然迷路了,真特么要命! 楊偉帶著大夥尋了一下出路,根本找不到方向,一個個又累又餓,便抓了幾條蛇幾隻蛤蟆除毒後生吃。

看到同門怨念的目光,楊偉嚼著條蛤蟆腿呵斥道:「什麼眼神,有得吃就不錯了,七星谷那邊說不定情況比我們更糟,連蛤蟆都沒得吃!」

七星谷這邊,眾人尋找出路無果,又累又餓,行囊中是有些藥材奇珍,但用來果腹吃了也太過糟蹋。

這時,吳安拿出一個小瓷瓶,一人分了一粒丹藥,眾人不解:「這是什麼丹?」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我設想過若是被困七星洞的情況,所以煉製了一些下品辟穀丹,吃一粒可以一天不餓,保證體力。」吳安說完,就率先吃下了。

其餘弟子也是吞下辟穀丹,果真覺得肚子飽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他們感激而又崇拜的看著吳安,能跟著這樣的領隊,太省心了。

休息了陣子,吳安說道:「我建議大家分頭行動,可以提升探路的效率,有沒有意見?」

這會增加一定的風險,所以吳安詢問了一下。

在七星洞內待得越久,危險才是越大的,儘快找到出路是關鍵,所以眾人沒有異議,在吳安的安排下,兩人一組,高階帶低階,分為五個小組,以當前所在地作為起始點,向四周探索,每半個時辰返回碰頭一次。

「記住,遇到任何危險,千萬不要硬碰,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吳安最後叮囑了一句,下令行動。

吳安和一名血境七階的弟子一組,二人的心情都比較沉重,沒有誰說話,仔細尋找著出路,但很可惜,沒有收穫,快到半個時辰了,便沿著原路返回與大家碰頭。

返回出發點,因為吳安回來得稍晚,本以為大夥都到了,不曾想出發點空無一人。

「快看,有戰鬥的痕迹!」吳安的搭檔發現四周溝壑縱橫,還有未乾的血跡,當即出聲提醒。

難不成剛剛遭遇了襲擊?妖物還是無量宗?

吳安和搭檔仔細查看片刻,發現了七星谷特有的記號,二人當即沿著記號追去。

七拐八彎后,吳安二人進入一個洞穴,忽然幾柄劍就架在了脖子上,但隨即刀劍撤下,幾個聲音驚喜道:「師弟!」

正是七星谷眾人,吳安心頭鬆了口氣,但看眾人都負了傷,詢問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高冷健在一旁神色沮喪:「都怨我,不知怎的遇上了無量宗,本想逃走,不曾想被他們抓住。在他們脅迫下,不得已將人帶到了碰頭點……」

「後來我們不敵無量宗人多勢眾,雲師姐為了掩護我們撤退,獨自一人抵擋無量宗,我們這才逃走了。」

吳安掃了一眼,雲霓裳果然沒在,登時眼睛就紅了,眾多弟子發覺到了吳安的情緒,有些害怕,連忙說道:「雲師姐和楊偉有婚約的,應當不會有生命危險。」

但這是兩碼事,吳安身為領隊,保護眾人安危是責任,而且,他從根本上討厭那個楊偉,當即說道:「我去救雲師姐。」

七星谷眾人也不是孬種,紛紛表示同行,但被吳安拒絕了:「你們都受了傷,過去也不是無量宗的對手,好好在此調理,我先去探探情況。」

這只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吳安已經暴露了靈劍的底牌,其他的底牌不宜再讓眾人看見,所以決定獨自前行。

重生之金融霸主 吳安回到出發點,辨認了一下足跡,當即追蹤而去。

此時,無量宗眾人正在慶功,楊偉耀武揚威道:「怎麼樣,跟著我總沒錯吧!」

先前的交鋒,無量宗不僅把七星谷弟子挫敗,也將一些收穫搶了過來,個個喜笑顏開,紛紛歡呼著楊師兄威武!

當然,最有成就感的還是把雲霓裳給擄了過來,眾人紛紛起鬨:「楊師兄,反正你們有婚約在身,要不現在就洞房吧!」

楊偉看向一旁的雲霓裳,本來就美若天仙的佳人,雙手又被綁著,莫名邪火一升,但眾目睽睽之下如何洞房?所以他強作矜持,笑罵道:「滾犢子!」

眾人嘿嘿一笑,又起鬨道:「那親一個總行了吧?」

楊偉咽了咽口水,雲霓裳那白裡透紅的臉蛋,特別是那嬌艷欲滴的紅唇,恨不得一口含在嘴裡,楊偉覺得親一口沒什麼大不了的,當即把臉湊了過去。

雲霓裳被封住了經脈,無法動用玄力,她臉色羞怒,呵斥道:「滾開!」

無量宗眾人當即笑道:「楊師兄,你媳婦兒根本不睬你啊。」

這的確讓楊偉的面子掛不住,他眼中似有火焰噴涌,抓住雲霓裳的手就往一處洞穴拖去,無量宗弟子明白了楊偉的打算,豎起大拇指怪笑道:「楊師兄不愧是性情中人,我輩楷模!」

此刻,吳安潛伏在一處陰影,看到雲霓裳的遭遇讓他怒火中燒,雖然有些疑惑雲霓裳和她未婚夫的感情好似不怎麼好,但云師姐的樣子是不情願的,那吳安就不能坐視不理。

可吳安一個人打不過這麼多無量宗弟子怎麼辦?

其實吳安有個辦法,他從懷裡摸出一張人皮面具,這是前段日子買錯的道具,此刻可以派上用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