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龍原本以爲這一劍速度如此之快,雖說不能夠將對方重創,但至少可以刺到對方身上。

可是他想錯了,對方兩人的眼睛根本就不是一般的眼睛,而是傳說中的黑瞳,這種眼睛可以輕易地抓捕到比自己強上一倍的速度。

這種眼睛很少出現,而且出現在一種弱小的動物身上,對於前世的天靈自然很少關心這種不起眼的東西,所以現在楊天龍並不知曉黑瞳的詭異之處。

“當!當!”

連續兩聲輕響,楊天龍一陣錯愕,絲毫沒想到對方竟然用龍爪抓住了自己的劍刃。

兩人像是心有靈犀一樣,抓到楊天龍劍刃的同時,出腳踢向楊天龍,兩股勁風攜着兩股強大的風刃直接切向楊天龍身上。

“不好!”

楊天龍心裏暗叫一聲糟糕,雙手瞬間鬆開劍柄,連忙撐起護身真氣擋住那兩股風刃。

“嘭!嘭!”

兩聲劇烈的撞擊聲,嗖的一聲將楊天龍撞飛老遠。

“嘎吱!嘎吱……”

楊天龍後背都不知道一下子撞斷了多少棵樹,氣血翻騰,喉嚨一甜,差點吐了一口血。

楊天龍還沒來得及叫出哎呀一聲,緊接着耳邊就傳來了一陣風刃的破空聲。

楊天龍想都沒想,一個鯉魚打挺,雙腳蹬地,迅速的飛了起來,緊接着他離開的地方一陣陣爆炸的聲音響起,那塊地方此時已經被那些風刃擊成稀巴爛,面目全非,就連一顆完整的小草都休想找到。

“他媽的,老子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是吧!”楊天龍擦了擦汗,冷笑一聲:“天龍九劍第三式——劍靈出動!”

隨着楊天龍凝結成的劍刃成形,一揮手,那些劍刃像一陣狂風暴雨般,瘋狂的涌向兩人。

兩人見到迅疾而來的劍刃沒有絲毫畏懼,直接衝了過來,碰到那些劍刃只是身形稍微停頓了一下,接着以更快的速度衝向楊天龍。

“他媽的,這肉身竟然比我的都變態。”楊天龍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兩個變態,雙手迅速的結印,慢慢的楊天龍的雙手結印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已經肉眼難辨,這時天空中颳起了一陣狂風,直接阻擋住了葉千和劉博士的來勢。

見此,葉千和劉博士也不甘示弱,龍爪攜着五道白芒直接射向那些颶風,生生的將颶風割出了好幾道大大的口子,見已成功,兩人不做停留,攜着所向披靡的白芒衝向了楊天龍。

這時楊天龍手印一頓,天空中出現了一把長十丈,寬約三丈的巨劍,那把巨劍此時已經凝如實質,攜着一股無匹的威勢再次阻擋住了葉千和劉博士兩人的進攻速度。

“嘿嘿~~讓你們嚐嚐我的厲害”

楊天龍邪邪的一笑,大喝一聲:“天龍九劍第七式——劍破山河!”

巨劍像是一把巨神之刃,所過之處橫掃一切阻擋物,帶着呼嘯的風聲,攜着一股狂暴的天威,直直的向着葉千和劉博士殺去。

“當!當!嘭!嘭!”

又是幾聲輕響,葉千和劉博士直接被那股狂暴的力量掃出去幾百米才掉落下地,激起塵土一大片。

楊天龍看着方圓兩裏之內原本茂盛的樹林這一下字竟然變成零零散散的幾顆樹在孤零零的站立着,其餘的都已經化爲了齏粉,心裏一陣唏噓。

“想不到這一劍之威竟然這般強大!”楊天龍感嘆不已,心想:“不知道那兩個傢伙怎麼樣了,這一下子至少重創了他倆了吧。”

楊天龍緩緩地走過去,路上看見好幾攤鮮血,還有一些鱗片和碎肉,見到這些,楊天龍心裏大定,這就說明那一劍之威已經重創了他倆。

楊天龍心情急切的走過去,果然那兩個傢伙正躺在地上,身體沒有絲毫動靜,而且兩人齊腰之間已經被斬出一道很大的口子。

等了一會兒,見兩人沒有絲毫反應,而且呼吸、心跳都沒有感知到,楊天龍撓了撓頭,心想:“這兩個傢伙不會就這麼死了吧。”

楊天龍蹲下身,伸手準備去摸兩人的屍體,正在這時,異變突起。

那兩個傢伙竟然一起睜開了妖異的眼睛,同時出腿,攜起一道風刃直接向着楊天龍劈了過去。

“嘭!”

發現異變,楊天龍已經躲閃不及,一聲巨響,兩道風刃一齊射到了楊天龍身上,直接將楊天龍撞飛了出去。

“噗!”身在空中的楊天龍重重的吐了好幾大口血霧,瞬間將那片天空染成了血紅,剛纔楊天龍已經來不及撐起護體真氣,要不是劍影臨時護體,此時楊天龍只得轉世重修了。

“嘭!”

楊天龍被拋得老高,又重重的撞向了地面,激得塵土飛揚,風沙漫舞,生生的將楊天龍掩埋了一層沙土。

楊天龍還想站起身,可是剛拉動身子,一陣頭暈目眩,緊接着眼睛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葉千和劉博士一齊站起身,相視一眼,得意地笑了笑,只不過他倆佈滿鱗片的臉上笑起來很是詭異,讓人看上去又有一種作嘔的衝動。

兩人剛站起身,緊接着兩人身體的傷口處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復原着,不一會兒就已經恢復如初。

兩人走近楊天龍,見到楊天龍倒在地上,身上全都被一層沙土掩蓋住了,他倆也怕楊天龍學着他倆的使出陰謀詭計,所以不敢輕易靠近。

沉思片刻,兩人想出了一個辦法,葉千直接提起一棵大樹運起全身功力對着楊天龍撞去。

那棵樹十分快,像是一把利劍一樣,像是要將楊天龍釘死在地上一樣。

眼見那棵樹越來越近,而躺在地上的楊天龍竟然沒有絲毫反應,兩人心頭不禁竊喜。

可是瞬間兩人的笑臉就凝固了,躺在地上的楊天龍還是原樣,可是那棵樹剛貼近楊天龍的衣服就再也無法寸進,緊接着那棵樹竟然莫名其妙的一個倒轉,以更快的速度對着葉千射過來。

葉千和劉博士一齊出手,直接將那棵樹撕成了粉末,睜着妖異的黑瞳向四周望了望,最終看見不遠處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若隱若現,如果不是他倆有黑瞳的話,根本就看不到那個施展了隱身術的女子。

“嗷~~”

葉千和劉博士變成這副模樣後已經不能夠說人話,而且這一輩子再難恢復成原樣,這也是爲什麼他倆不輕易用那種藥液的原因,要不是楊天龍已經威脅到了他倆的性命,他倆還真不願意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此時他倆看到前方那個美麗如仙的少女,眼裏沒有絲毫的憐惜之情,有的只是無盡的憤怒和嗜血的殺氣,那樣子像是發誓要將眼前這個女子生吞活剝了一樣。

那女子知道已經被發現了,只好現身出來,看了看已經被塵土掩埋住的楊天龍,看着葉千和劉博士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之色。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一直在靈池裏面修煉的林若曦,今天她原本正在靈池裏面修煉,突然感受到了這邊的異狀,於是過來看看,沒想到的是正好看到楊天龍被擊飛出去的一幕。

林若曦身手一招,將楊天龍從泥土中吸出來,可是就在此時,葉千和劉博士竟然同時出手了。

林若曦沒想到對方竟然不給她絲毫的機會,直接就殺了過來,這樣的人此生還真沒見過,所以開始應對起來有些手忙腳亂。

林若曦畢竟是天道十二階大圓滿的高手,比起兩人高出了一大截,一揮長袖,擋住了兩人的動作,不過倉促之間也被兩人震退了好幾步才停下。

林若曦飛身將楊天龍放在遠處的草地上,拿出一顆丹藥放進楊天龍口中,然後迅速的飛回,與二人對立。

一見面,葉千和劉博士沒有絲毫留手,直接再次衝了過來,龍爪攜着白芒,像是二十道激光,所過之處,不管是樹木還是草地全都化爲了齏粉。

林若曦見此沒有絲毫畏懼,雙手迅速地接了個手印,這時一陣迷霧頓生,空間像是被扭曲了一樣,葉千和劉博士像是身處異地,都再也找不到彼此。

林若曦見狀,知道他倆已經被自己的幻術迷住了,伸手一招,一把仙器般的寒光寶劍出現在了手中。

林若曦不敢再做絲毫停留,對着最近的葉千的腦袋一劍削去,就在林若曦的一劍快到葉千腦袋上時,葉千黑瞳妖異的一閃,已經看清楚了林若曦的一劍,同時也看穿了幻術,伸出龍爪迅速的抵擋來劍。

可是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林若曦的是仙器,而他身上的鱗甲畢竟不是真正的神龍鱗甲,純度根本無法與神龍鱗甲相提並論。

“哧!”的一聲輕響,葉千的兩隻龍爪生生的被切去了,而且寒光寶劍去勢不減,繼續向着葉千的腦袋削去。

“噗!”的一聲,一陣血雨簌簌下落,像是在放煙花一般。

“嗷~~”劉博士看到一劍削去腦袋死的不能再死的葉千,痛苦的大吼,咆哮般的向着林若曦撲去。

林若曦看到已經發狂的劉博士,面色不變,一劍削去,劉博士也是企圖用龍爪阻擋,可是同伴悲催的事情發生了,寒光寶劍像切豆腐一般,毫無阻礙的將劉博士的龍爪削去了,鮮血像是不要錢的簌簌下流。

林若曦翻轉再次一劍橫削,速度極快,劉博士躲閃不及,腦袋一下子被削掉了一般,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見到兩人已死,林若曦雙手凝聚一團火焰丟進兩人的腦袋裏面,迅速的,他倆的血肉被燒得乾乾淨淨,只是那些鱗甲還無法燒掉。

林若曦沒有管那些鱗甲,連忙飛身到楊天龍身邊,抱起楊天龍飛身而起,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靈池邊。

林若曦脫掉楊天龍身上的衣服,見到楊天龍那健壯的男兒身,俏臉閃過一絲羞紅之色。

林若曦將楊天龍身上的塵土輕輕地洗涮乾淨,看着楊天龍沉重的傷勢,沉思片刻,然後再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掉,露出了玲瓏美豔的玉體。

這副堪稱絕世的玲瓏之姿此時就展現在楊天龍面前,只可惜他卻不能睜開眼睛,一睹其絕代芳顏。

林若曦現在還不能夠現出人形超過一個小時,從先前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所以只剩下了半個小時來夠她救助楊天龍。

救助楊天龍有許多方法,但是其他的方法都比較慢,而且效果都不佳,但是用她們狐族的陰陽雙修之術不但可以救助異性,而且還能夠提升兩人的修爲,特別是女方如果是處子元陰的話,那修爲提升的就越明顯。

而林若曦早就準備將自己的身體交給楊天龍,只是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時機,這一次正好碰到了,所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林若曦將楊天龍的身體方在草地上,看着眼前俊美不凡的美男子,心裏感到一陣陣滿意和幸福,緩緩地將自己的身子靠上去。

一聲悶哼,林若曦告別了她的少女時代,預示着她已經從少女邁向了女人。

林若曦緩緩地動作,體內快速的運轉陰陽雙修之術,隨着兩人動作的幅度越來越大,一道道清涼的氣息瞬間傳自兩人身上。

楊天龍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復原着,帶動着體內的天地訣瘋狂的運轉,兩人的修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地節節攀升。 次日清晨,楊天龍和林若曦悠悠醒來,相視一眼,笑了笑。

楊天龍輕輕地俯下頭,在林若曦前額輕輕的一吻,說道:“我今天準備去蜀山的鎖妖塔,你去嗎?”

“相公去哪,若曦就去哪。”林若曦微笑道。

“好,我們一起去。”

兩人準備好後,楊天龍帶着林若曦一閃身,身形已經出現在百里之外,楊天龍修爲已經提升了許多,縮地成寸的移動速度已經提高了好幾分。

十來分鐘之後,楊天龍和林若曦已經到了裏蜀山鎖妖塔不遠處的一座大山上。

站在山頂,兩人舉目眺望,鎖妖塔氣勢磅礴,高聳入雲,像是支撐着青天,託舉着日月星辰。

“好一個鎖妖塔,果然非凡物,這至少是神域的強者才能夠煉造出這麼強大的寶物。”楊天龍心下感嘆,喃喃自語道。

“相公,我有些害怕,這個塔好像要將我收進去一樣,壓得心裏一陣煩悶。”林若曦輕捂着心口說道。

聽到林若曦的話,楊天龍纔想起這鎖妖塔原本就是關押妖物的東西,而林若曦屬於狐妖一族,這鎖妖塔自然而然的對她起壓制作用。

楊天龍沉思片刻,憑藉現在的實力還根本就不能夠讓鎖妖塔辨別不出林若曦的氣息,只好無奈的說道:“若曦,要不你就呆在外面等我好嗎?”

“我……好吧,我等你,相公,你要快點出來。”林若曦失落的點了點頭,她知道如果自己進去可能就會被鎖妖塔困住,永遠都可能不會出來了。

楊天龍與林若曦告別後,一閃身,身形出現在鎖妖塔之下。

“站住!你是誰?難道你不知道現在不能夠進鎖妖塔嗎?”這時五個老者走了出來,領頭的修爲很高,竟然已經到了渡劫期二階,身後還跟着一個天道十二階,一個天道十一階,一個天道十階,一個天道八階的四個老者。

“你們都是蜀山的長老?”楊天龍有些疑惑,這些傢伙的實力實在是不容小覷,雖然他們並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從一方面也看得出蜀山派並非像表面看到的那樣,其實力只怕在各個勢力中排在首位,即使是隱世門派恐怕都不如他們。

“嗯。”領頭的點了點頭,上下打量了一眼楊天龍,知道楊天龍不凡,態度一下子變得好了許多,說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叫楊天龍,其他的我就不多介紹了。”楊天龍淡淡的說道,對幾人楊天龍沒有多說的必要。

看着楊天龍又準備轉身進入鎖妖塔,五人擋住楊天龍的去路,說道:“現在你不能夠進入,這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憑我渡劫期的修爲都不敢以身犯險,更可況你天道十階的修爲。”

“這不用你們擔心。”楊天龍笑了笑,身形一閃,五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進入了鎖妖塔中。

……

上午的第三輪比賽已經只剩下了六人,這六人分別是國家神祕組織的苗靜香、王淑妮、夏詩涵、水柔、絕神宮的段天明和玄冰宮的吳宇陽。

大賽開始,六人抽籤選擇各自的對手,王淑妮的對手是水柔,夏詩涵的對手是玄冰宮的吳宇陽,苗靜香的對手就是段天明。

“水柔姐,我倆比比看看,我想看看你的特殊能力到底有多麼的厲害。”王淑妮微笑道。

“我也想看看淑妮你的實力怎麼樣。”水柔說道。

六人一起上了擂臺,水柔和王淑妮一上臺就開始各施所長打了起來,不過兩人沒有用全力,畢竟兩人又不是仇人而是好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