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蝶的不滿嘀咕,卻是暴露了諸多消息給傅然,既然白童子姜陽在北區,那麼沈益等等高手都在北區,傅然便明白為何北區會是新生最強的區域了。

沈益乃是六大勢力之人,實力足以排進新生前十的天才人物,既然白童子姜陽也在北區,那說明諾一柳眉等人也在北區。

「你說北區的老生最弱,那老生最強的是哪一個區域?」傅然問道。

「當然是我們東區啦,這樣才有挑戰性嘛!」東區的老生最強,似乎是讓楊蝶非常高興一般。

一路上,傅然從楊蝶口中知曉了不少事情。

老生之中,東區最強,北區最弱,西區和南區相差無幾,而在新生之中,北區最強,東區其次,然後分別是南區和西區。

在東區老生之中,僅僅是力量前百的高手便存在十餘位,而且都是排名靠前,反倒是西區的老生並沒有多少力榜高手,不過卻是最富有的一區,這倒是讓傅然疑惑不已。

按道理來說,實力越強的區域,便能夠完成更多的任務,得到更多的玄液,為何實力比較弱的西區會成為最富有的區域?

顯然楊蝶也並不清楚,否者不用傅然詢問,也是藏不住。

一路上,傅然與楊蝶並肩而行,也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而更多的目光卻是落在楊蝶身上,自然是因為她背後那巨筆。

「你背著這東西,大多數人一眼都能夠看出你的身份了,你不嫌麻煩么?」傅然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與楊蝶接觸不多,但是傅然還是大概知曉了楊蝶的性子,那種任意而為,與步瑤和冰月的文靜完全相反,喜歡打架,應該不喜歡這樣惹人注意才是。

畢竟任誰看出了楊蝶的身份,都會忌憚一二,不僅僅是因為楊道那麼簡單。

「沒辦法呀,以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將符筆收入符文空間。」楊蝶露出無奈的神情。

傅然微微點頭,不過心中卻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巨大的符筆,楊蝶有著宗玄境後期的實力,但是卻言稱無法將符筆收入符文空間,那麼只有兩個可能。

其一便是符文空間太過高級,以楊蝶現在的實力無法打開,其二便是符筆等級過高,無法收入符紋空間。

不過傅然更相信後者,如同御炎筆一般,如果不是焚老出手的話,傅然也無法收入符紋空間。

不過多時,二人來到院城之中,直到這個時候,楊蝶轉身對傅然笑道:「我去見一個熟人,你自己慢慢逛。」

聲音落下,還不等傅然答應,楊蝶身前便出現一個漩渦,一步跨入便出現在數十丈之外,在出現的瞬間,一個漩渦也成型,再次跨入其中。

「這到底是什麼符紋,隨意而為。」對於楊蝶的符紋,傅然甚是在意,卻看不出任何。

搖了搖頭,傅然苦笑一聲,他對符紋的了解還是太少,而焚老又陷入沉睡,否者以焚老的見識,一定能夠看出是怎麼回事。

拋開了心中的雜念,傅然開始在院城之中閑逛起來,既然來到東院,便要對這裡有所了解才是。

院城和一般城池差不多,但是街上卻是冷清得很,街道兩旁存在不少店鋪,其內出售何種材料等,不過都需要玄液交易。

傅然大概看了一眼,介紹得非常詳細,其中甚至很多寫明了作用,還有完成學院任務的材料,但是價格卻是有點嚇人。

至少都需要數萬的玄液,這讓傅然瞬間覺得自己有些窮了。

唯吾獨行 當初還以為五千玄液數量不少,現在看來卻是少得可憐。

隨著不斷的深入,傅然突然駐步,抬頭望向遠處,在視線之中,三塊巨大的石碑出現。

「那便是三榜了么!」

對於三榜,傅然早就有了興趣,此刻見到,自然得去瞧瞧,當下也加快了腳步。

當距離近了,傅然這才看清三榜的真實面貌。

三塊石碑透著令人呼吸加快的氣息,極為古老,似乎亘古不變的屹立在此處一般。

其上閃爍著無數名字。

傅然的視線首先落在財榜之上,只見最上面的名字似乎是一個女子名字,名為帥丹,不過讓傅然好奇的是,在帥丹之上應該還有名字出現才是,為何卻是空白?

視線微微后遺,傅然瞳孔一縮,三千八百萬玄液。

帥丹居然擁有三千八百萬玄液,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數字,恐怕足夠在學院內換取任何東西了吧。

「不知道步瑤所需之物需要多少玄液。」傅然想到此處,也沒有答案,因為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步瑤所需的到底是何物。

視線落在任務榜上,傅然直接跳過其他人,落在最上方,許箋。

視線微微望向其後,清楚的表明此人完成的任務數量,人級任務十二,地級任務九十八,天級任務一百三十四,神級任務三。

學院的任務有等級之分,這一點傅然也是知曉,不過卻並非特別清楚這些任務的難度。

視線下移,傅然發現在許箋的後面的任務榜第二,人級、地級任何和天級任務與許箋相差並不多,但是神級任務卻只有一。

而在這二人之後,其他人都沒有神級任務,也就是說整個學院數萬學員之中,唯有這二人完成過神級任務,對此,傅然可不太相信,畢竟他來之前就聽聞過霸子柳白,這等人物應該也擁有著完成神級人物的實力才對。

與財榜一樣,在許箋之上也有著空位。

傅然的視線最後落在力榜上面,直接落在第一位上。

霸子柳白,力榜第二。

這一次,很明顯的標註了霸子柳白是力榜第二,但是在其上卻並沒有第一的存在,這一點是為何,傅然不清楚。

霸子柳白,傅然早就從賦子甘商口中聽說過,東域三子之一,其攻擊極為霸道,在魂玄境初期的時候便能夠與地玄境交手,霸道氣勢震懾百位宗玄境。

由此可見這霸子柳白的恐怖。

影愛 「小傢伙,你應該是新生吧?新生來到院城都喜歡來看一看三榜。」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

直到此時,傅然才發現在三榜之下,一位老者盤坐在此地。

傅然對著老者抱拳一拜。

老者淡淡點頭,笑道:「今年的新生不錯,你也不錯。」

說完這句話,老者閉目,讓傅然摸不著頭腦,如果老者說今年的新生不錯,他不會意外,但是為何說他也不錯?(未完待續。) ?離開了三榜,傅然繼續在城中閑逛,他現在的目的便是徹底了解這個城池,徹底了解東院。

繼后,傅然又去了領取任務的地方,相對於其他的地方,這裡反而是最為熱鬧的地方。

來往學員不少,有些甚至還帶有傷勢。

來到這裡之後,傅然發現,牆壁上有著不少任務,而且任務內容更是千奇百怪,反而獵殺任務最多。

除此之外還有征討任務,就是去相助某個帝國征討其他帝國,看來清風學府東院對於東域也並不是那麼隨意,以任務的方式安排,穩定著整個東域的局勢。

而這類任務卻是最少。

還有抓捕任務,主要是抓捕一些逃犯,帝國或者勢力的逃犯。

而每個任務後面都清晰的標註的任務報酬,價格從幾千玄液到幾萬幾十萬都有。

突然,傅然的視線落在一個區域,瞳孔化為針尖大小。

傅然的視線所及也是發布任務區域,但是這裡的任務卻不同,居然是紅字標註,不但如此,在任務區域最上方更是標註了兩個醒目的大字。

神級!

神級任務,傅然一眼掃過,發現有數十個神級任務,其中大多數都是抓捕任務,但是抓捕的並非逃犯,而是玄獸。

例如此刻傅然的視線便落在一個抓捕任務上,需要抓捕的是一頭七階玄獸。

七階玄獸已經相當於人類的輪帝境高手了,而且有著不屬於人類的靈智,就算十餘位地玄境出手才有可能獵殺而已。

但是獵殺和抓捕不同,玄獸一旦知曉自己無法逃脫的時候,很有可能在暴怒的情況下自爆,想要獵殺玄獸容易,抓捕玄獸太難,更何況是七階玄獸。

而在這些神級任務之中,最上方的三個任務更是猶如鮮血一般。

這三個任務並沒有過多註明,其中最少的一個任務甚至僅僅幾個字而已。

不死花!

對,其中一個任務僅僅三個字,便是不死花。

這不死花是何物,傅然不清楚,但是能夠列為神級任務,肯定不簡單,而報酬更是多達兩千萬玄液。

至於另外兩個任務都是分別是獵殺和抓捕,都是玄獸,分別是不死鳥和幻獸。

這兩種玄獸傅然都沒有聽說過,但是他絕不認為是普通玄獸,恐怕至少也是七階,就算是七階玄獸,也是那種在七階之中最為頂端的存在。

「看什麼呢?這三大神級任務已經很多年了,也有不少人去挑戰,但是都沒有回來,到現在已經沒有人敢去挑戰了。」一道略顯熟悉的聲音傳來。

傅然別頭望去,只見慕芙不知何時來到他的身旁。

「大小姐。」

傅然含笑點頭,他原本還打算過些時日打聽一下慕芙,沒有想到才來學院的第一天就見面了。

「在學院內就別這樣叫我了,稱呼我為師姐就行。」慕芙笑道。

聞言,傅然點頭,又道:「師姐在這裡是領取任務?」

「不是,剛完成了任務回來,來交任務的,你今天才入院,怎麼不老實一點,聽說今年的新生很是了不起呢,居然連裂天團都在你們手中吃癟了,恐怕若非顧及其他,早就有老生找上你們了。」慕芙笑道,她雖然才執行任務回來,但是今天發生的大事還是知曉。

傅然無奈的聳了聳肩,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突然想起什麼,單手一翻,一個手鐲出現。

手鐲紅如火焰,一看就不知道是凡物,正是當初周維所託。

慕芙沒有詢問,接過手鐲收入符紋空間中,想必也是知曉了周維對傅然的託付。

「我現在在南區弛青團,有事的話可以找我,對了,你在什麼區?」慕芙笑問道。

「我在東區,至於什麼團,他們還沒有決定好呢。」傅然攤手,這事步瑤還沒決定好,他自然不知道自己屬於什麼團。

「東區?怎麼會選擇東區?」慕芙蹙眉。

見到慕芙的樣子,傅然突然心中有些不安,似乎東區還有他什麼不了解的地方。

見到傅然模樣,慕芙也猜到七七八八,當下便道:「東區老生最強,不但如此,而且各個都是嗜戰狂,很少外出執行任務,大多數都是依靠擂台戰來賺取玄液,你可要小心了,恐怕四區之中第一個出問題的便是你們東區。」

傅然點頭,既然被分在了東區,現在也別無他法了,就算真有老生來找麻煩,也有步瑤楊蝶等著擋在前面。

「喂,慕芙,這是誰呀?」一個翩翩公子漫步而來,對慕芙露出和善的笑容。

但是慕芙卻是眉頭緊皺,冷聲道:「沂山,我不是說了么,我和你毫無瓜葛。」

「怎麼會沒有瓜葛呢?我對你的心意你難道沒有感覺到么?上次要不是我幫你,你們整個團至少有一半人會喪命的呢!」沂山道。

「上次你出手相助的事情,我們已經將那次任務所得的所有玄液都給你們了。」慕芙沉聲道。

「那麼多性命怎麼能那玄液相比呢,我是真心的,我沂家莊也算是小有名氣,你若進入我們沂家莊,對你也有莫大好處呀!」沂山笑眯眯的開口,似乎完全沒有發現慕芙那越加陰沉的面色。

傅然站在一旁,不動聲色,但是卻看出來了,這沂山對慕芙愛慕,不過或許是其他原因,使得慕芙對沂山沒有絲毫好感。

而這沂山看上去文質彬彬,但是笑起來的時候卻給人一種面對毒蛇的感覺。

至於慕芙,一年不到的時間,也並未發生多少變化,只不過身上多了一分殺伐之氣,想必在這一年不到的時間裡經歷了不少事情。

「我們走!」

面對沂山,慕芙沒有絲毫多說的意思,直接拉著傅然就欲離去。

但是就在此時,沂山卻突然擋在二人身前,先是笑看了慕芙一眼,旋即望向傅然。

面上的笑容瞬間消失,露出了冰寒,魂玄境中期的氣息散發出來,雙眼虛眯。

「我沒有見過你,你應該是新生吧,怎麼?欺負了裂天團就有了讓你傲慢的資格?現在給我立即離開這裡,否者我可不介意讓你在床上躺兩個月。」

沂山冷淡的開口,卻暗藏殺機在其中,看來此人剛才的笑容與那心性完全不符。

「沂山,他還僅僅是新生,你難道不顧身份在新生入院便要動手么?」慕芙一步跨出將傅然擋在身後,沉聲喝問道。

沂山臉上再次出現笑容,道:「慕芙,是他不把我放在眼裡,再怎麼說我也是他師兄呀,而且今年的新生太過猖狂,我代表老生教訓他們一下也是應該的。」

「沂山你……你若再如此糾纏下去,我讓石大哥來。」慕芙喝道。

「石大哥?你們弛青團團長吧,正好呢,我們團長也在這裡,要不試試?說不定藉此機會我們團的排名會提升不少呢。」沂山道。

慕芙面色低沉,沂山所在的三水團雖然排名不高,但是實力卻是極強,若是貪圖虛名的話,排名恐怕會比她所在是弛青團高上不少。

見到慕芙的模樣,傅然心中化為一聲低嘆,當初他在慕芙也受到了不少照顧,更是有著贈送玄決之恩,若因為他為慕芙帶來麻煩,這是傅然不願見到的。

「師姐,我想現在這是我和這位師兄的事情了,讓我來處理吧。」傅然笑道,將慕芙拉開,直視沂山。

「不可,他可是……..」慕芙露出著急神色,深怕傅然衝動,但是話到一半卻是頓住,望著傅然那沒有絲毫緊張的神情,心中突然想起了當初在方圓城的一切。

沂山露出驚訝神色,道:「有意思,今年的新生果然猖狂,不過這性格我喜歡,就讓我來讓你知道你自己有幾斤幾兩吧!」

「哎呀……要打架啊,傅然加油,別把我們東區新生的面子給丟了,你如果打不贏,我幫你揍他!」

楊蝶的聲音突然在這個時候響起…….(未完待續。) ?楊蝶似乎唯恐天下不亂一般,不但不為傅然擔心,反而還在一旁鼓動著。

慕芙擔心的望著傅然,她知曉傅然不弱,但是再怎麼說也是新生,在實力上完全被沂山壓制,完全不是對手。

但是這個時候若是再為傅然出頭的話,說不定還真會把慕芙身後的弛青團牽扯進來。

慕芙很清楚,弛青團雖然排名比山水團高,但是論實力絕對不是三水團的對手,何況此刻三水團的團長還在此處。

想到這裡,慕芙不著痕迹的看了人群一眼,目光在一個壯碩青年掃過。

沂山別頭看了楊蝶一眼,很快便收回視線,兩個都僅僅宗玄境而已,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裡。

「看什麼看,要不是本小姐有事,立馬收拾你。」 侯門嬌,神醫庶妃 楊蝶對著沂山揮了揮拳頭,又望向傅然,道:「我現在有事得離開,你若是打輸了回來告訴我,我替你收拾他。」

說完,楊蝶還對傅然俏皮的炸了眨眼,便是離去。

對於楊蝶的話,沂山直接選擇了無視,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而已。

「這裡似乎不太合適,出去吧!」傅然的視線從楊蝶身上收回,笑道,那樣子似乎完全沒有看出沂山的實力一般。

這一切落在其他人眼中卻讓所有人露出了嘲諷,沂山雖說在老生之中也處於末端的存在,但是畢竟是魂玄境實力,然而傅然卻猶如頭腦發熱的招惹,在他人看來無疑是找死。

傅然若是老實待在一旁,他是才進入學院之中,老生不得以任何理由對他出手,但是此刻卻是主動,落在他人眼中,完全是找死的行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