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聽完顧晴雪的計劃,不免的皺著眉頭說道:「太狠了吧?」

「對於這種人渣,就應該狠一些!」

「我發現,我突然有點喜歡你了。」楚歌笑著對顧晴雪說道。

顧晴雪一愣,在楚歌的胸口打了一下,「去死!」

……

「肖先生,事情我們都已經了解了,不知道你是想私了,還是公了?」顧晴雪看著肖新言笑著問道。

肖新言得意的看了一眼楚歌,然後說道:「當然是公了,他一個小門衛能有多少錢!」

「肖先生您確定要公了么?」顧晴雪有些遲疑的問道。

肖新言點了點頭,「我要學校里的人都知道,得罪我肖新言會是怎樣一個下場!」說著,還故意一臉挑釁的看著楚歌。

「我不知道得罪你什麼下場,但是我知道得罪我楚歌的人,都是這麼一個下場!」楚歌說著,一拳打在了肖新言的臉上。

「哎呦呦,警察小姐,你看見沒!他竟然當著你的面,毆打良好市民,你可要為我做……」肖新言的話還沒說完,楚歌便又是一拳,

「警察小姐,你要救……」

「啪!」

「喂喂!你打夠了沒,還有我呢!」顧晴雪看著楚歌有些生氣的說道,不過聲音並沒有說的太大,怕被肖新言聽見。

「當然不會忘!」楚歌說著,將早就準備好的布,蒙在肖新言的頭上。

「啊!」不得不感嘆,顧晴雪下手比楚歌還要狠,一腳直接命中肖新言的命根子。

「你這麼熟練,該不會是練過吧?」楚歌一臉認真的看著顧晴雪問道。

就算顧晴雪臉皮再怎麼厚,聽到楚歌這句話,臉也忍不住的紅了起來,「你是不是想也來一腳?」

「還是算了……」楚歌說著,忍不住的夾了夾腿。

審訊室里不斷傳出肖新言的慘叫聲,過了很久才停止。

「那個肖先生,你怎麼躺在地上,快起來,快起來,雖然天氣熱,但是躺在地上很容易著涼的!」顧晴雪一臉「關心」的看著蜷縮在地上的肖新言說道。

「警、警察小姐,他、他打我,你看到了吧,一定要為我報仇啊!」肖新言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看著顧晴雪說道。

顧晴雪卻是一臉疑惑的說道:「肖先生,你胡說什麼,剛才我們正在詢問案子的情況,你就直接躺在了地上,沒人打你啊?」

「不、不是,警察小姐,剛才他明明……」

「對不起肖先生,由於林老師非常肯定的說,楚先生並沒有動手,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我們警局沒辦法定楚先生的罪……如果您有新的證據的話,可以再來求助我們警方!我們警方一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犯人的!」顧晴雪一臉認真的看著肖新言說道。

「你們、你們……你們……」肖新言被楚歌和顧晴雪兩人氣的根本說不出話來,良久之後,他咬牙切齒的說道:「姐夫一定會幫我報仇的!」 比看上去和她表現出來的,叫做林允兒的這個女人要更加聰明,任何有頭腦的人都不會把心機和城府寫在臉上,但這也不代表他們單純的不會發現任何問題。女人都是敏感的,身為女人,韓唯依知道允兒也是敏感的。

腰間被一雙手緊緊抱住,韓唯依因為撲上來的林允兒彎下腰肢,身後傳來的歡快語調彷彿一下子讓房間變得溫暖,再不像她站在門口時望向這裡面那般冷清。

林允兒就是有這樣的魅力,讓人能看到很多美好的東西。

「行了,行了,長了一歲又不是什麼好事,快樂什麼?」韓唯依直起腰來,能感覺到允兒還好像柔軟沙發一樣把她包圍著,她嗔怪的語氣中帶著笑意和點點無奈,因為面對這樣的允兒,即便是習慣了競爭的韓唯依也不能把她放到對手的位置上。

「一年裡屬於每個人的節日有很多,但只屬於你一個人的節日卻只有一個,不快樂一點怎麼行?」允兒鬆開手,看著韓唯依回過身來,習慣性的撇著嘴,清澈眼底流露出的任何情緒都有讓人妥協的魅力。

韓唯依笑著刁難:「只屬於我一個?那那些和我同一天生日的人怎麼辦?」

林允兒急中生智:「我認識的人里只有唯依姐是今天過生日!」

『撲哧』,是韓唯依笑出聲來,她和自己的那幫小姐妹早就體會過林允兒討人喜歡的能力,不過是到高檔海邊度假村的三天四夜,那幫看到年輕女人就有點心氣不順的老姑娘就紛紛敗在這小丫頭的甜言蜜語之下。哪怕是擺明了不想跟允兒有任何感情交流的金泰熙也沒熬過第三天,回來后看那模樣還有點對全智賢派對當天發生的衝突感到愧疚。但林允兒對她到底說了什麼,其他人從打聽不出一丁半點。

韓唯依笑過之後摸了摸允兒的頭頂。被這突然擁抱給弄沒了精神的她方才注意到門后的林蔚然,依舊是標準的套裝西服和那看起來跟真的差不多少的假髮,打扮沒變化,表情卻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從認識林蔚然的那一天起韓唯依只有一次看過這人臉上帶著如此溫和的笑容,那時候他們在日本,自己病了,而他卻是整個劇組中唯一的閑人,那天這樣的笑容安寧、溫暖。比用來裝飾的爐火還能暖心。

只可惜,此時應該享受這笑容的女人不是她,韓唯依又看了一眼笑著的允兒,這一恍惚就錯過了她滔滔不絕的好多話,允兒臉上的笑容透著股真摯,並非強顏歡笑,但韓唯依卻知道,這女孩明白自己對林蔚然的心。

『沒關係韓唯依,活了快三十年。你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丟人了。』

她在心中這麼想著,臉上重新帶上微笑,被允兒拉著到餐桌旁就坐,另一邊的林蔚然則是對門外等候的侍者打了手勢。如果不是允兒他並不知道今天是韓唯依的生日,因為社交網站合併,新企劃社組建和慈善問題等等原因。林蔚然再沒了那麼多關注身邊人的精力,剛見到允兒的時候聽對方數著他們沒見面的日子。他這才發現時間過的如此之快,而有個人。居然也已經有兩天沒有想起了。

「喂,喂。」

聽到允兒輕呼,林蔚然這才反應過來,注意到她嗔怪的眼神,林蔚然賠罪的咧咧嘴角,林允兒攤開一隻手到他面前,林蔚然則立刻默契的會意。

「禮物。」

話音落下,韓唯依面前便多出一份企劃案,她看了眼林蔚然,然後低頭去瞧。

「電影?」

和用於拍攝的劇本不同,影視類的投資企劃案要更複雜繁瑣,從選擇角色到拍攝日程,從開始製作日期到最終公映日期,有關電影的一切都要體現在這企劃案中,如果說劇本的成色決定了獎項歸屬,那說這企劃案決定了票房也不過分。

韓唯依翻開封面,看著企劃案第一頁上的名單目不轉睛,導演金英卓的名字很是陌生,顯然是新人導演,但演員一欄上的名字,則讓她抬起頭來。

「車太賢?」

「沒錯,車太賢。」林蔚然一邊說著一邊從桌上拿起高腳杯喝了口水,「韓唯依回歸電影領域的第一個代表組品,怎麼也要這個級數的演員還行。」

當年『我的野蠻女友』『王的男人』韓唯依只是投資商之一,換句話來說身為製作人的她只有一部失敗的代表作品『中天』,從這劇本到她手上那一刻起她就有了期待,但因為新韓的內部問題,新韓製作投身電影製作的計劃已經無限期擱置,哪怕林蔚然再三要她開啟,她也決定等集團內部穩定下來后再行投資,看林蔚然放下水杯,韓唯依追問:「車太賢的話不是sh的人?那個公司在圈內出了名的只搞內部聯合,你用什麼方法叫他出來拍這部電影?」

「劇本。」林蔚然說道:「好的演員不能拒絕好的劇本。」

「別開玩笑。」韓唯依正色道。

一說電影,這女人明顯就變了個模樣,更加幹練,準確的說是有一種成功的**,林蔚然隨即正色:「除了演員車太賢也想投身製作行業,監製、導演,甚至製作人,他想做的很多。sh留下他是給了他一些股份和一些特權,但這圈子的規矩你也知道,信奉出身證明一切的人太多了。」

韓唯依思量片刻后:「那sh呢?」

林蔚然笑道:「sh的第一大股東就是sk電信,雖然sk電信方面不參與經營,但第一大股東開口還是有些能量的。是聯合製作,根據投資分賬,這劇本的質量只是看就能分辨出來,所以還有一點投資額度的問題需要敲定,和那邊談這些的事我不會再插手,具體的你看著辦。」

林蔚然說完便看了眼林允兒,用了個眼神,林允兒便好像剛剛林蔚然一樣默契的會意,變魔術一般從身上摸出一直鋼筆,遞給了就坐在身邊的韓唯依。

「姐,他說的,這個東西要你自己簽。」允兒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指向劇本上製作人一欄,那後面是故意流出來的空白。

投資額度,拍攝調整,在製作中還有很多繁瑣複雜,卻一樣重要的小事,身為製作人不是清閑的喝著茶看劇組忙忙碌碌,而是要加入其中調和一切矛盾。

韓唯依想製作一部電影,準確的說是想製作一部成功的電影,在製作領域這個幾乎沒有女人的圈子裡,她一直想成為這裡的李孝利。

所以,她沒有猶豫,只是咬了下嘴唇,然後就從林允兒手中接過鋼筆,電影投資領域相當於另一個圈子的金融期貨市場,更加紙醉金迷,更加兇險萬分。

當年中天的失敗讓韓唯依的資產一下縮水一半,如今再投身這圈子,她當然有做出成績的野心。

一筆一劃,『韓唯依』三個字讓她寫的工工整整,一點都不隨性。

「行了!」

『啪啪啪』的鼓掌聲傳來,是允兒一邊小聲歡呼,一邊拍手慶祝,林蔚然跟著鬆了口氣,這份禮他準備了不短時間,如今送出去,還真是最好的時候。

他又對林允兒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你有什麼事,趁現在趕緊說。

「姐。」

韓唯依轉頭看向允兒,注意到她表情有些羞澀,林允兒猶豫半晌,最終還是沒能抵住誘惑。

「我也是好演員。」她如此說道。

韓唯依起先沒有會意,所以微微皺眉,待反應過來,才失笑問:「好演員不能拒絕好劇本?」

林允兒連忙點頭,好像小雞啄米。

韓唯依看了眼林蔚然,還沒等開口,就看他聳聳肩撇清關係:「現在這本子的製作人是你,我沒有發言權。」

林允兒則演繹了另一個版本的『夫唱婦隨』,抬著椅子往韓唯依邊兒上蹭了蹭:「對,不說他,而且我現在跟唯依姐只是製作人跟準備去試鏡演員的關係。」

韓唯依收斂些許微笑調侃:「只是製作人跟演員的關係?」

林允兒向來最有眼力見兒,可憐兮兮道:「還有一點姐妹關係?」

「呵呵……」

韓唯依緊接著笑出聲來,林蔚然卻是忍的十分辛苦,這本子到手裡的時候除了交給韓唯依一份之外便再沒外露,劇本的主視角也由始至終都放在男主人公身上,對女主人公的詮釋更像一個配角,如果不是林允兒在林蔚然那偶然看到這個劇本,估計也不會對這麼一個女主角產生如此濃厚的興趣。

「允兒啊,這本子我看過好幾次,女主人公的話,沒什麼戲份,不適合你目前的事業定位。」

「我知道,可是唯依姐,我想看一部好電影,不單單想看,還想參與進去。」

林允兒表情真摯,不管是眼神還是語氣都相當認真,演員從來都是一個很有魅力的職業,身在其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嚮往。

這份熱忱韓唯依從很多演員眼中看到過,就連她那小圈子裡的乖孩子宋慧喬,面對工作時的認真也是不熟知她那一面的人所無法想象的。

只是,韓唯依心裡還是有點排斥,她看了眼林蔚然,而林蔚然則沒給她任何暗示。

「試鏡吧,到時候公平競爭。」韓唯依先是一板一眼,之後壓低聲音道:「不過你我的姐妹關係,我也會考慮的。」

沒有過多要求的人便很容易收穫滿足,林允兒喜笑顏開,那笑容中滿是孩子般的真摯。 警察局門口,楚歌和顧晴雪兩人剛剛走出來,林婉婷便迎了上去,「你沒事吧?」

看著林婉婷一臉關心的樣子,楚歌撓頭笑了笑,「我當然沒有事了!」

「雖然你人不怎麼樣,女朋友倒是挺不錯哈!」顧晴雪看著楚歌調侃道。

聽到顧晴雪這話,林婉婷的連刷一下的就紅了,連忙說道:「不是的,我和楚歌只是同事關係!」

「我和婉婷只是同事關係,你可別亂說!」楚歌也跟著說道。

顧晴雪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我想也是,林老師這麼好的姑娘,怎麼會是你女朋友呢!」

「靠……」

「對了,肖新言呢?」

楚歌隨口說道:「他現在應該還在審訊室的地上睡覺吧!」

「睡覺?」楚歌的話,把林婉婷弄得迷迷糊糊的。

「你不是出來叫救護車的么,再晚點說不定會出人命的。」楚歌看著顧晴雪說道。

顧晴雪一臉無所謂的說道:「沒事兒,再讓他睡一會兒吧……」

楚歌無罪釋放,身為受害者的肖新言終於挺不住打擊,住到了醫院。

由於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而林婉婷也有課,所以兩人便回了學校。

「警察也太不人道了,是他們把我們帶到警局的,現在我們卻要自己打車回去……」上了公交車之後,楚歌嘴裡發著牢騷。

他習慣新的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再暈車,可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並不是那麼好改的。

林婉婷看著楚歌沒好氣的說道:「你沒事已經是萬幸了!」

她很疑惑,肖新言的後台那麼大,楚歌竟然會安然無恙。

「你和那個女警察是朋友么?」林婉婷突然想起來,楚歌出來的時候,和顧晴雪聊得火熱,有說有笑的。

楚歌撇了撇嘴,「朋友算不上,最多是認識吧,這應該是第二次見面吧!」

「可是看你們的樣子,好像很熟悉似得。」

「這你就錯了,我們第一次見面吵的不可開交,就在剛才關係才變得不錯!」楚歌想起自己與顧晴雪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林婉婷笑道:「那你們算是歡喜冤家咯?」

「歡喜冤家?我才不要……」楚歌說著一愣,一臉玩味的看著林婉婷問道:「為什麼一直問關於她的事兒,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你瞎想什麼呢!」林婉婷臉一紅,將頭別了過去。

楚歌看著林婉婷害羞的樣子,心裡很是喜歡,畢竟賤人的賤毛病都比較多。

「謝謝你……」沉默了良久,林婉婷突然開口對著楚歌說道。

「不用,幫助朋友應該的。」楚歌無所謂的笑著說道。

從車窗投射進來的陽光打在楚歌的臉上,林婉婷突然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在自己的心裡的印象似乎越來越深了。

到了學校之後,林婉婷回到辦公室,準備起了教案。

但是楚歌並沒有回到值班室,現在正好下課,楚歌決定去找一下楊小溪,畢竟打了肖新言的事情並沒能完全解決。

他不想再去勞煩秦韻,而且,蕭幫逼自己入伙,不給自己幫費,利用他們的勢力總可以了吧?

……

「小溪姐,你說的那個人,是不是真的那麼有趣啊?」蘇瑤有些不相信楊小溪所說的。

楊小溪笑著說道:「當然是真的,而且一定比你說的那個還要有趣!」

「我的那個更有趣!」

「我的一定比你有趣!」

「大……蘇瑤,你怎麼會在這兒?」出個看到楊小溪那標誌性的黑色連衣裙,就準備打招呼,可是他沒想到蘇瑤會和楊小溪在一起。

蘇瑤看著楚歌笑著說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小溪姐,是我從小玩到大的閨蜜!」

「你和大小姐是閨蜜?!」雖然楚歌臉上有些驚訝,但是很快就平靜了。

蘇氏集團和蕭幫在市裡都是屬於高層中的高層,兩家自然而然的會成為世交。

楊小溪和蘇瑤更是從小就玩到大,不過兩人依舊有兩年沒有見面了,這也是為什麼楊小溪非要來市三中上課的原因。

「大小姐?」聽到楚歌對楊小溪的稱呼,蘇瑤有些摸不著頭腦。

楊小溪將手搭在楚歌的肩頭,笑著說道:「這就是我說的那個男人,怎麼樣,是不是和我說的一樣,很帥吧!」

「你說的人就是楚歌?」蘇瑤的表情有些怪異。

楊小溪一臉的理所當然,「是啊,怎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