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燕有時候回家看到海棠那種不露都非常性感的裝扮,心裡都會不禁跟她比較一下身材,她也問過海棠可不可以給自己一身這種橡膠衣服,而海棠則是以『單位發的』為由拒絕了楚燕的要求。

程敬曾經特地問過海棠和鐵槐戰鬥力的問題,鐵槐按照數量打了一個比方,說那天蘇俊請來的是k·u銀牌殺手,他們在整個殺手聯盟里是比較低級的,然而那天的那種殺手,只要十個就可以搞定李虎的整個幫派,而那天來的銀牌殺手裡肯定不止十個。

本來就相當強悍的殺手在鐵槐和海棠面前被幹掉也就是一會的事,鐵槐非常自信地說,那天就算是再來十個,他都不會有負傷的可能,這種戰鬥力該怎麼計算程敬也不清楚,但是程敬大概能明白,現在他跟冷血所掌控的小弟在鐵槐和海棠面前連渣都不算。

至於蘇俊的死亡,程敬本身是不在乎的,那種平時喜歡濫用強權的少爺跟榮羽差不多一個德性,他死了自己很開心,而蘇瓊瓊跟他雖然是一個父親,可蘇瓊瓊本身對蘇中勁都沒感情,自然對這哥哥也不會有感情,至於王姨就更不用說,這次襲擊之後她是心最涼的一個,因為以前多少還會蘇中勁有些留戀,現在只後悔當初為什麼會愛上這種人。

程敬和王姨都想不明白,為什麼蘇中勁和蘇俊一次次想要帶走蘇瓊瓊,而這次更是使用出這種卑鄙的伎倆,難不成蘇瓊瓊的身上有什麼秘密嗎,或者蘇瓊瓊對於他們蘇家有什麼利用價值。

這些事不是蘇家的人當然誰也不會清楚,程敬和王姨想只要保護好蘇瓊瓊就行,如果蘇中勁還有什麼伎倆的話他們便見招拆招。

日子一直過下來,冷血讓手下每個月都按時給程敬打一筆錢,這些錢都是阮雄跟他所作的神經毒素交易得來的那一份,現在整個燕南市的地下勢力雖然是冷血一手遮天,而稍微清醒一點的人都知道,在冷血身後,那個人人稱讚的敬哥才是真正的地下主宰。

程敬幫助冷血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消滅李虎而一統整個燕南地下勢力,這早就成了混子們爭相傳送的故事,而那些不良少年也個個都以程敬為榜樣,雖然大家在學校里都不點破,但所有人都知道,程敬咳嗽一聲燕南市的混子們都會抖三抖。

總之現在程敬的生活要多滋潤有多滋潤,雖然他有時候會為了鐵槐和海棠的來歷而頭疼,可這倆人什麼也不說他自然也是沒辦法,一瞬間他們保護自己的原因成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頭等大事。

程敬有天在床上躺著玩手機,偶然想起來之前從手機後邊找出來的那個隱形眼鏡,他好奇地將這眼鏡帶到右眼裡,帶進去之後發現這隱形眼鏡里竟然有一個微信,而且是與手機相連的微信。

隱形眼鏡薄薄的一層,卻將超級微信的界面都囊括進來,程敬在手機上無論怎樣操控,眼鏡里的畫面都會跟著動。而程敬心中一旦有了想要關掉的念頭,這隱形眼鏡馬上便關掉了畫面,跟正常的眼鏡沒什麼兩樣。

使用了一會之後,程敬發現,自己只要抖動、晃動眼球就可以操控隱形眼鏡里的微信,再加上意念也能操控,所以除了聲音以外,超級微信的所有東西都可以在眼鏡里完成,就連搖一搖的健康檢查功能都換成是了掃描版,要用眼鏡盯著掃描一下就可以做健康檢查。

看到超級微信這麼便捷,程敬心想幹嘛不早點打開機身後蓋,早點打開早就有這玩意了。不過現在手機基本上都是不關機狀態,誰沒事會打開機身後蓋呢。

「來,鐵槐,說句話!」程敬等著鐵槐說話,然後用左右晃動眼球來開動了聲音識別功能,想要看看他的底細。

「怎麼了程先生?」

程敬冷笑,然後又尷尬地笑,因為界面上只有一小行字:「代號鐵槐,國家特工。」 杜若然拒絕了。

杜若然對他說,這輩子,她只為他生孩子。

要是他的病一直治不好,那她寧可一輩子不生孩子。

得妻如此,即便做一輩子上門女婿,他也認了。

再後來,杜老爺子聲淚俱下的哭求,甚至要給杜若然跪下。

杜若然十分痛苦。

就在杜若然陷入痛苦之中,左右為難時,杜若梅找到了杜若然,提出了她願意替杜若然代孕,但提供精籽的男人,必須是謝雲臨的要求。

對杜若然來說,這是她身逢絕境時的柳暗花明。

她沒猶豫多久,就同意了杜若梅的提議,對杜老爺子說,精籽庫里的精籽有可能質量不好,不知道捐精者有沒有病。

所以,讓她做試管嬰兒,可以。

但是,她要求精籽的提供者,是謝雲臨。

因為謝雲臨知根知底,聰明能幹,基因優良,一定可以讓她生出健康優秀的孩子。

她的說法,把杜老爺子打動了。

剛開始時,杜老爺子還覺得,向謝家提出這種要求,有些過分。

但杜若然的態度很堅定,對杜老爺子說,如果提供精籽的人不是謝雲臨,那她就不同意做試管嬰兒。

杜老爺子想讓杜若然趕緊生個孩子,繼承杜家的香火,快要想瘋了。

杜若然一口咬定非謝雲臨的精籽不可,杜老爺子便同意了杜若然的要求。

所以,杜老爺子開口向謝雲臨要的精籽,是給杜若梅的,不是給杜若然的。

由始至終,他的妻子心裡只有他,沒有別的男人。

這樣想著,他心裡好受了許多,藏在桌下的手,握緊了杜若然的手。

杜老爺子還在向謝雲臨解釋他的苦衷,「精籽庫里那些精籽,不知道捐精的人是誰,用著不放心,畢竟基因遺傳非常重要,父母聰明漂亮,孩子大多就聰明漂亮,萬一捐精的人又丑又笨,生個孩子隨了父親,長的難看,智商又低,就算有了孩子,以後也沒辦法撐起杜家這麼大一片家業,萬一是個又懶又滑,心術不正的,那還不如不生。」

他看著謝雲臨,歉意的嘆氣:「我知道我提這要求,有些過分,但我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為了我杜家的百年基業,我只能豁出這張老臉,求你幫忙,阿臨你多多擔待。」

謝雲臨微微一笑,「杜爺爺,雖然您提的要求,讓我非常為難,但您對我爺爺有救命之恩,我爺爺對我又有養育之恩,為了幫我爺爺報答您的恩情,我願意捐贈一顆精籽給您孫女杜若然,但是,杜爺爺,我希望我可以和您簽訂一份協議。」

「協議?」杜老爺子問:「協議是什麼內容呢?」

「很簡單,」謝雲臨說:「第一,我贈送精籽給您的大孫女杜若然,算是我替我爺爺回報了一部分您救我爺爺的恩情,以後您和杜家,不能再向我提任何要求,當然……」

他笑笑,看了謝老爺子一眼:「我說的,是我和您杜家之間,至於我爺爺日後和您怎樣相處,不是我能置喙的,我只要求,在我提供了精籽給杜若然之後,我能和你們杜家一刀兩斷,不再有任何糾葛。」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找到小真了!」

就在此時,不遠處的樹林中,衝出三個人影。

「這三個傢伙又來了?倒也算是義氣。」魂真默默打量了來人一眼。

少寧攙扶著狂歌,二人緊跟在獸化成橙毛大犬狀的姜秀兒身後。

畢竟鵠冥膽小,被真小小恐嚇沒幾步就認輸退場,只要確認了準確的方向,三人很快便能尋到真小小的下落。

現在人是找到了,但出現在臉前的場面卻令人意外至極!

原本狂歌是擔心修為遠遠超過小真的鵠冥對她不利,哪裡知道此時映入眼帘的人……卻是絕塵樓百強嚴子楓!?

「子楓?!」

狂歌大喝一聲,對自己麾下的百烈葯主嚴子楓印象極好。

「樓主走眼了,此人脅迫我挑選葯仙,又將小真與其師尊公孫晴拘役於百烈葯田,煉製魔丹。此丹後為一念所用,正是傷您那枚……早在之前,小真便於嚴子楓有過一戰,成功打斷煉丹進階,同時逼其暴露毋眠樓姦細的身份!」

同為參與者的少寧君迅速在狂歌耳邊交待。

「您看,現在嚴子楓所配腰牌,乃是毋眠樓的制式。」

經過少寧君提醒,狂歌才恍然大悟,原來小真救過自己不僅一次!原來一念身後還有一個嚴子楓!

「呀呀呀,原來你才是罪魁禍首!叛徒!叛徒!」

狂歌當下恨得牙癢,不顧傷痛向前撲出!

重傷在身,對戰同階的鵠冥雖然吃力,但嚴子楓區區一個天仙,還用不著小真丫頭再次搏命!

然而就在狂歌與少寧沖向前方,要與真小小一起對付嚴子楓之際,大地卻陣陣顫抖,一座恢弘的白玉高牆突然橫攔在二人面前,阻了他們的去路!

「這是!」

明明以為自己輕易便可越牆,但一股極為強大的禁空之力,卻迅速剝奪了狂歌的行動用。

「仙府!」

少寧君一頭是汗,驚呼出聲,他迅速想起了自己被推入池中,又倒掛在樹的曾經經歷。

「這……這也是小真的仙寶,她的意思大概……大概是不允許我們打斷對戰,嚴子楓,是她的。」

很明白真小小的想法,但怕狂歌不信,少寧君同時還拍著狂歌的肩膀,附在他耳畔輕輕說起了仙府的來歷。

「小真擁有極大氣運,背後有人,你我且在旁安心觀戰,等她敗下陣來,我們再上。」連扯帶拽,少寧君好不容易才安撫住隨時都要爆走的狂歌樓主。

「洞虛法?」

此時知道自己沒什麼能力上前助戰的姜秀兒,由橙色捲毛大狗的模樣重新化為人形,他叉開雙腿蹲在地上,費解地打量前方,分辨出了真小小現在所用的術。

嚴子楓他認得。

是絕塵戰榜上排名第九十八位的天仙,小真與其對戰,怎麼一上來便使用洞虛法?整個天地之間,此時都瀰漫著一股玄妙的洞虛問道之意,風中,還有「我是誰」的餘音久久不散!

不但姜秀感覺不妥,就連被真小小問道的嚴子楓也大感滑稽可笑。

「區區洞虛問道,豈能撼我道心?」 程敬心涼了一半,他完全沒想到超級微信查不出來鐵槐的資料,因為大街上隨便一個人說句話程敬都能查到,可偏偏鐵槐和海棠的資料都查不到。

「你丫的倒是挺看得起我,告訴了我你是安全局二處的。」程敬唯一欣慰的就是鐵槐告訴了他自己在安全局二處任職,而超級微信是沒有說他在安全局二處的,雖然現在該相信誰也不好說。

程敬乾脆懶得再想鐵槐和海棠的來歷,因為住了這一段時間發現這倆人在保護自己安全的問題上真的是盡心儘力,讓程敬根本就挑不出任何的意見。

然而遠在劍臨市,已經很多天沒有收到自己兒子消息的蘇中勁,剛剛得到了一條噩耗。

「什麼!」蘇中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表情猙獰地看著一個私家偵探。

「蘇先生,非常抱歉地通知您,令公子在燕南市遇害,同時還有許多k?u的殺手也一同死在那裡。」私家偵探面無表情,像是在陳述一篇工作彙報一樣。

蘇中勁怒吼:「到底是誰幹的!」

蘇俊可是蘇中勁唯一的兒子,也就是未來的家主,畢竟蘇中勁已經沒有再想要孩子的打算。可這突然而來的噩耗卻讓他感覺如晴天霹靂,因為他當初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搶下家主的位子,如今卻遇到了不能傳承下去的窘境。

「你……你知道是誰幹的嗎?」蘇中勁一把抓住那私家偵探的衣領。

這偵探倒是非常禮貌,微笑著說:「蘇先生息怒,具體誰幹的我們沒有證據證明,但是令公子是死在王淑芬里的,隨後王淑芬以及裡面的住戶便都搬走了。」

「程敬!」蘇中勁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馬上想到的就是程敬這個人,因為在接觸王姨的諸多人當中也只有程敬嫌疑最大,只有程敬有這個嫌疑。

程敬在蘇中勁的眼裡就是一個幫派頭子,儘管在平民眼中是一個遙不可及的人物,可在蘇家的眼裡根本不算什麼,當天程敬擋在蘇瓊瓊面前就已經讓他們很不爽,而今天又成為了殺害蘇俊的最大嫌疑人。

「這次k?u派出來的是什麼殺手,小俊請了他們多少個人?」蘇中勁到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蘇俊為什麼會突然找殺手去,更不知道是什麼人將這些殺手都殺死,因為k?u的實力他相當清楚,號稱全世界都沒有殺不了的人,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命。

「k?u這次被僱用的是銀牌殺手,至少二十人,全死在那裡,每人都只中了一顆子彈,全部都是要害部位,令公子也是如此。」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蘇中勁有些冷靜了,他心裡非常清楚k?u的實力,儘管銀牌殺手並不是最強勁的,可實力依然不可小覷,竟然會死了二十個在那裡,足以說明當時有令一撥人更加強悍。

在蘇中勁的腦海當中第一個浮現出的便是華家,華耳出現在燕南市,那天也呵斥了他。不過轉念一想,華家應該不會這樣做,這根本就不符合華家的家風,如果華耳真的做出這種事情的話他們便傳承不了這麼久。

蘇中勁並不知道華耳跟程敬有交情,他以為在醫院的時候那只是碰巧華耳在治病,根本就沒仔細想為什麼。

在蘇中勁的思考里華家已經排除嫌疑,因為華家的家風不是殺人而是救人,想來想去只有一種認為,那就是程敬不知道在周圍埋伏了多少混混小弟,然後趁機將蘇俊他們打死。

儘管這種猜測還不是特別合理,可是本來情緒低落怒火中燒的蘇中勁能想到這一層已經說明他還有少許的冷靜。

「程敬!我會讓你血債血償!」蘇中勁將所有的仇恨值都弄到程敬的身上,而根本不去考慮是不是蘇俊故意找死。

送走了私家偵探,蘇中勁便召集蘇家的人開會,他的叔叔以及兄弟們都趕到了一起,蘇家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正式地召開家族會議了。

九街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情!」蘇中勁的大哥蘇中義得知蘇俊死掉的噩耗之後,激動得根本說不出話來,那可是他的侄子。

然而與會的另外兩個人,蘇家老二蘇中軍和他的兒子蘇修卻相互對視了一眼,那眼神饒有玩味的意思,因為蘇俊死了之後,蘇修則是這一代唯一的男丁。

「咳咳……三弟啊,雖然我對小俊的死很痛心。」蘇中軍用眼神的餘光掃了掃周圍人,然後接著說:「我覺得吧,顏家的聯姻我們應該考慮考慮了,現在顏家少爺可是到處找人打聽誰家有合適的女孩,這個機會我們可不能錯過啊。」

蘇中軍雖然是二哥,可看樣子他跟蘇中勁一點感情都沒有,好歹死的人也是他侄子,竟然一點悲傷的感覺都沒有。

「聯姻聯姻!如果不是聯姻小俊能死嗎!」蘇中勁怒吼,而他並不想把話說透。

身為家主,蘇中勁要壯大蘇家是無可厚非的事情,跟望族聯姻自然是最好的方式,可是他們蘇家人就是人丁稀少,而數來數去,他們蘇家只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女兒,還是他的私生女,也就是王姨的女兒蘇瓊瓊。

儘管蘇瓊瓊並沒有名分,而且年齡也很小,可畢竟她也姓蘇,再說家族聯姻年齡根本就不是問題,指腹為婚也是經常事,蘇中勁相信憑自己女兒現在的底子,長開了以後絕對是個美人。

顏家少爺要找老婆的事在上流社會傳得比較開,蘇中勁想要把握這個機會,所以這次他去燕南市才一直表示要把蘇瓊瓊帶走,就算是王姨不通知他,他早晚也會來,只不過就是趕巧了而已。

那次要不是華耳在那裡將他們罵跑了之後,蘇中勁說不定就會來硬的。

蘇俊倒是比較為家族考慮,他也把蘇瓊瓊當成是一種交易商品,自作主張雇了幾個殺手準備去直接把蘇瓊瓊綁走,卻沒想到因為這點事就交待了自己的性命。

基本上可以說,蘇俊死亡的根本原因就是這次蘇家想要聯姻而導致的。 杜老爺子有些尷尬,點頭說:「應該的、應該的,原本我這就是不情之請,阿臨你放心,我就求你這一次,以後絕對不會向你再提什麼別的要求。」

「多謝杜爺爺體諒,」謝雲臨沖杜老爺子微微頷首:「還有一條,就是杜若然生下孩子之後,與我無關,我提供精籽的事,要對外保密,不得宣揚。日後,杜家不能對外說,杜若然生的孩子是我的,更不能帶著孩子上門糾纏我,要求我為杜家、或者為那個孩子做什麼。」

他輕輕笑笑,「杜爺爺,我日後必定要結婚生子的,您孫女生下我的孩子,如果帶著孩子上門糾纏我,對我未來的妻子和孩子不公平,您說呢?」

「這是自然的!」杜老爺子連忙說:「這本就是難以啟齒的事,哪有四處宣揚的道理?你放心,這件事,只有咱們在場的這幾個人知道,對外隻字不會提,等若然的試管嬰兒成功,外人只會以為若然懷的是她丈夫的孩子,絕對不會有人知道內情。」

「好,」謝雲臨點了點頭,取出事先準備好的協議:「杜爺爺,請您和杜大小姐夫妻,在這份協議上簽字,協議我們一式兩份收好,以免日後產生糾葛。」

杜老爺子連連點頭,「沒問題、沒問題!」

杜老爺子接過協議和筆,把協議認真看了一遍,確定協議的內容和謝雲臨說的一般無二,沒有問題之後,提筆在協議上寫下了他的名字,按上了手印。

按完手印之後,他把協議遞給了杜若然。

杜若然沒想到,謝雲臨居然會弄份協議出來,讓她簽字。

看到協議上滿篇的她和她丈夫的名字,她心裡非常不舒服,還有些不妥。

但事到如今,容不得她多想,她只能接過她爺爺遞過來的筆,在她爺爺的名字後面,簽上她的名字,按上她的手印,然後把協議和筆遞給了她的丈夫。

三個人都在協議上籤好名字,按好手印之後,杜老爺子把簽好名字的協議遞給謝錦飛一份,他自己留了一份。

其實,協議主要是約束他們家裡人的,他留著沒什麼意義,但他還是留了一份,想著回去之後,得照著協議上的約定,再敲打敲打他孫女和孫女婿,讓他們把消息瞞緊一些,別把代孕的事透露出去。

不過轉念想想,他孫女和孫女婿感情那麼好,不用他囑咐,他們肯定也不願意讓別人知道,以後他孫女懷的孩子,不是他孫女婿的。

這種事,正常人都會瞞的死死的,誰會四處去宣揚?

至於謝雲臨擔心的日後他孫女會帶著孩子上門糾纏謝雲臨,他覺得謝雲臨小人之心了。

他孫女和他孫女婿的感情那麼好,他知道他孫女婿不育之後,想讓他孫女離婚再找一個,他孫女死都不肯。

他孫女對他孫女婿死心塌地,怎麼可能帶著孩子去糾纏謝雲臨。

那不是堂而皇之的告訴別人,他孫女給他孫女婿戴綠帽子了嗎?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