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停下的那刻,倆人已經滑進了小屋的後院。

蘇蔓打開神識觀察那些人是否已經尋了過來,而霍彥霆卻用分秒之速打開了小屋後門。

倆人摸進屋,一路趁人不備將通往關押室的沿途「守衛們」依次悄無聲息地撂倒。

蘇蔓與霍彥霆撿起「守衛們」手中的槍,來到虛掩的關押室門口,接著由霍彥霆觀察,蘇蔓開槍控制住裡面看管人員的戰鬥力。

可當兩道槍聲緊接出膛的那一瞬,倆人均是發現了不對勁!

這是,真子彈!

倆人第一時間準備往外撤去,此時原本被捆綁在看管椅上的那人卻突然連人帶椅朝門外沖了過來。

霍彥霆沒有一絲猶豫,一把扯過蘇蔓,將她護在自己身前,緊接著將蘇蔓重重往外一拋。

一條火龍自門口竄出,被霍彥霆往外拋去凌空的蘇蔓在火龍即將吞噬霍彥霆的那一剎那,一腳狠踩在牆壁上,借力將自己返送至他的身前。

意念一轉!

火龍「嘩」得吞噬了整個走廊!

緊接著整棟小屋爆發出了連綿不斷的聲響,火光四射,余炸不斷。

另外兩組人來不及確認霍彥霆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征對他們的收網攻擊狂轟亂炸而至。

空間,蘇蔓被火光炸得焦黑,而霍彥霆早已昏迷不醒,衣服早已被巨大火龍吞震乾淨,渾身上下更是沒有一塊好肉。

蘇蔓哆嗦地跑進藥材區,翻箱倒櫃抱出一堆丹藥和藥粉,吃的、撒的、塗的,恨不得能一口氣全用在霍彥霆身上。

「女人!鎮定!你這樣壓根喂不進去,唯今之際……」

湯圓還未說完,蘇蔓便一把抱住霍彥霆與他一起栽進了靈泉。

「湯圓!九轉固心皇丹!」蘇蔓慌亂地呵道。

坐在岩岸邊的湯圓早已眼疾手快地遞了過來。

待確認丹藥開始在他體內周轉散發藥性,蘇蔓又迫不及待地將各種用於修復身子的丹藥餵給霍彥霆。

朦朦朧朧中,霍彥霆做了此生最美的一場夢。

夢裡,蘇蔓在吻他,他真想睜眼看看主動獻吻的蘇蔓長什麼樣?

事實上,他真就這麼做了。

霍彥霆悠悠然地掀開雙眸,湛黑瞳孔映著蘇蔓黑乎乎的小臉。

可哪怕黑乎乎的,也依舊掩蓋不住她那灼灼其華的絕色容顏。

蘇蔓哽咽著,嗓音淬著慌亂,更凝著堅定:「霍彥霆,你能聽見嗎?」

還有些暈沉沉的霍彥霆微微點了點頭。

燦燦晶瑩從蘇蔓的水眸里奪眶而出:「霍彥霆,你給我聽好了!

除非黃土白骨,我守你百歲無憂。不論發生什麼,我蘇蔓都對霍彥霆你,生,死,相,依。」



(本章完) 二族長看看自己的手指,也有一枚戒指,可惜,可惜自己不是他的主人,只能當作裝飾品!這是多麼的遺恨。

不過既然水澤美進入了素銀戒指,那就意味著十有七八回不來了,在這樣和落月糾纏下去,自己絕對沒有好果子。

二族長不得不改了一副姿態。

「水澤美雖然是我女兒,不過我今天要大義滅親,她不遵從水澤家的規矩,偷偷練習妖術,還把親娘舅拿出來當作先鋒,毫無尊卑,重要的是還讓我的靈力沾染了一絲邪氣,就讓水澤美死在裡面吧,這是她罪有應得。」二族長的態度和先前大有不同。

「呵呵,水澤美你可聽到了,你的禽獸爹地就這樣拋棄你了,根本沒打算救你,你的腿腳化沒化呢?快了,快了,好好享受你人生中最後的疼痛吧。」落月心中說道。

「你這個畜生爹!你不配做我爹!你忘了你是怎麼懇求我修習妖術的了么?你忘了我幫你除掉了多少對手,殺了多少人么?你現在親生骨肉都不顧,落井下石,我要說出你全部的醜事,死了也要你陪葬,你為了掌管水澤家,偷偷給大族長下毒,還囚禁了他,你偷了大族長所有的東西,尤其是戒指,可惜你用不了!我死了你也不會好過!」水澤美在素銀戒指里才意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害怕。

這裡一片天光,卻處處充滿恐懼。

落月剛才已經解禁素銀戒指,水澤美的話大家都聽到了,並且一陣驚駭,果然和預想的一樣,大哥決不會無緣無故閉關的嘛!還把戒指和隨身短劍給二族長!

「二族長,恐怕你要解釋一下了!」三族長這回理直氣壯了。

「老三,你這是要僭越么?」二族長繼續拿出統治者的口吻。

「家規雖然重要,可現在你的親生女兒在被你拋棄之後親自指證你,還關係到大哥的下落和生死,我們不得不聯合起來僭越了。」四族長說。

「你們哪,還真為我老糊塗了么?那丫頭我早就看出她的協議,如今算是拋磚引玉,讓她露出本來面目,借著外甥女之手把她名正言順除掉,以凈化我水澤家族,她畢竟是我的親生女兒,不過在邪惡面前,大義滅親我義不容辭,只是無法親自下手罷了。你們要擦亮眼睛,看清真相。」二族長說道。

「而且,水澤美為了修鍊妖異之靈力,不惜殺害自己的親娘,用親娘的靈魂修鍊妖瞳之術!為人所不恥!」二族長繼續說。

「胡說,你這個禽獸,分明是你教唆我取我的娘靈魂修鍊妖瞳,你說將來會傳位於我,我會成為水澤家族的第一任女族長!」水澤美繼續叫囂。

聽著這些事,讓人毛骨悚然……

「死到臨頭,就被誣賴了,好不好,人要堂堂正正……」二族長眼睛都不眨,絲毫沒有同情之心。

因為,此刻水澤美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老雜種,這話從你口中說出太可笑了,你這輩子就沒有堂堂正正過,你們不信,去大族長閉關的地方找找,肯定毛都找不到,大族長已經被他悄悄藏起來了!啊,我的腿!」水澤美一聲尖叫,腿部已經融化。

。 那野獸被纏繞在龍捲風之中,隨風而動,登時奮力的掙扎了起來。那野獸的力道極大,一時也難以擺脫龍捲風的纏繞。但見它左右搖晃,居然使得那龍捲風偏離了原有的「軌跡」!

「嘭!」但聞一聲巨響,那龍捲風之中的野獸掙脫不出,卻狠狠的撞擊到了身旁的一頭野獸之上發出了巨響。

「嘶嘶!」撞擊雖然沒有將龍捲風中的野獸釋放出來,卻也引起了連鎖反應。但見那頭被撞擊的野獸惡狠狠的抬頭,瞪視著高處的幾人。

開始的時候,僅僅是那一頭野獸如此瞪視,可很快就如同是會傳染一般,「刷」的一下子傳播了開來。

在這個危急的時刻,沈暮沉終於出手了。她將金磚祭出,「啪」的一聲墜落到了地面之上。那金磚下墜的同時,她已然將體內的內力(在這個世界稱之為法力)灌注其中。只見那金磚飛馳而下,體積雖不見增長,金光卻是大現。

一時之間,那金磚之上的光芒甚至可以匹敵天上的太陽。金磚墜落,在一片金光之中,居然將正下方的幾支野獸籠罩其中。接著,沈暮沉將那金磚一收,光華散去回歸到了她的手中。

「成功了?」秋泓法師見沈暮沉如此,口中問道。此時,秋泓法師手中也扣住了一顆法球,只待沈暮沉不能成功,便將手中的法球祭出。那法球價值不菲,即便是秋泓法師身上也不過只有三顆罷了。一顆送給了郭靈仙,一顆送給了沈逸秋,此時手中這一顆正是剛剛放置馬匹的那顆。

「嗯!」沈暮沉將手中的金磚翻了過來,又看了一眼,才點點頭,口中說道。

金磚在地面上重重的一拍,居然成功的將野獸封印其中。雖然金磚拍下的氣勢嚇人,但卻比法球封印容易的多。此時沈暮沉將那金磚翻開了幾遍,在其中一面上居然有幾個淡淡的虛影。單是看那虛影的樣貌,正是地上來回賓士的野獸形象。也正是在此時,沈暮沉才真正的看清楚了那野獸的真實面目。

那些野獸四肢健壯,身體呈流線型,居然有幾分像豹子。只是每隻野獸都骨瘦嶙峋,宛若是皮包骨頭一般。

地上的野獸都聚集到了沈暮沉幾人棲身的樹下,或許是不知道剛剛出現的金光是何物,它們一時也沒有發動攻擊。

「動手吧!」秋泓法師見時機差不多了,便向著沈暮沉緩緩的點頭說道。

看那些野獸的樣子,顯然不會輕易的放過沈暮沉他們。沈暮沉將手中的金磚一拍,登時幾道身影被彈射了出去,正是剛剛被沈暮沉收攝進來的野獸。

待那些被彈射而出的野獸立穩了身形,場上的情況又發生了巨變。本來,那魔獸森林一方已經退卻,雙方的分界線已然形成。可突然變故出現,又有幾隻野獸突破分界線進入到了魔獸森林之中。

登時,那些已然準備散去的雙方又重新回歸了戰鬥。一切都變化的太快,以至於忘記了沈暮沉他們的存在。

「走!向南!」秋泓法師見狀,不由的大喜,口中說道。眼前的情況,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此時,幾人趁亂而出,還有幾分勝算。還沒有碼完,晚點更新。

《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推遲更新 「外甥女,請你用的冰雪之力凈化我身上的邪氣吧。」二族長一口咬定,且一副從容就義的樣子,讓落月覺得噁心。

「好,那就請二族長親自斬殺水澤美,洗白自己吧。」落月說完將水澤美放了出來,她的妖力幾乎消失殆盡。

水澤美盯著二族長,用仇恨的眼光。

「對不起了,比起我的宏偉大業,你必須得死。」二族長說完竟然毫不猶豫,毫不留情將水澤美處死了,並且將她化成灰燼,眼中沒有絲毫憐憫同情之心。

有時候,子女也是用來利用的工具。

「現在,妖人已除,該相信我了吧。」二族長說。

「讓其它族長保管大族長的戒指如何?這是你該付出的誠意。」落月說。

她已經看準了他怕的就是素銀戒指。

「當然。」二族長說完就交給了七族長。

「現在,我來為你凈化。」落月說完將二族長卷進了素銀戒指,「這裡是你最好的凈化空間。」

「放我出去,你這妖人!」二族長發現自己被騙了,這樣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想出來,下輩子吧!」落月很肯定。

「如果我不出去,那你們永遠別想知道大哥在哪!!永遠!那是只有我知道的地方!」二族長使出了最後的殺手鐧。

「也許還有人知道。」落月說完走到七族長面前拿起了戒指,放在水澤風華手中,這才是她信任的人。

「二族長我會讓他死在裡面,七族長,如果你能說出大族長在哪,就不用這樣的下場了。」落月說。

「你為什麼對我……」七族長戰戰兢兢。

「二族長一個人對付不了大族長的,他需要一個幫手,那個人就是你,否則他也不會把戒指交給你保管了,從我來到是水澤大陸的仔細觀察看來,你就是他的內應。」落月說。

「在池塘下的枯井中。」七族長說。

「能不能不要殺死二族長,他一死,他的空間王冠就再也沒有人能打開了,我的兒子被他囚禁在裡面了。」七族長說。

這是脅迫。

落月從手中拿出空間王冠,正是二族長頭上那頂。

然後拿出天鑰加上自己胸前帶著的冰鑰,合二為一,將空間王冠打開了,七族長的兒子出來了,和爹相擁而泣……

同時空間里散落的都是大族長的寶物。

大家來到池塘。

紫年用召喚術讓錦鯉下去看看,結果發現了下面的確有枯井,而枯井上設置了許多暗器,如果貿然進去,無異於尋思。

「我來處理暗器吧,二族長的暗器功夫師承於我。」六族長站出來。

一個人跳進了深深的池塘……

沒多久聽的砰砰砰,噹噹當的聲音傳出水面……

大家的心都緊著。

又過了一陣子,六族長出來了,暗器已經清理完畢,五族長和六族長一起進去,找到了枯井中的大族長。

他已經陷入昏迷好久了,好在靈力在身體上揮之不去,這才保持原本得樣子。

「老二吸不走大哥的靈力,也吞噬不了他的靈魂,這才放手,否則大哥已經……」七族長心疼的說道。

在脅迫大哥這件事情上,七族長迫不得已,只是幫了小忙。

落月用千清濯蓮的水喂服大族長,可是他還沒有醒來。

。 第875章此生,我只有兩個心愿

霍彥霆大腦一片空白,深邃暗沉的眸中閃著不明神色。

蘇蔓並未放手,依舊顫巍著手珍視捧著霍彥霆傾倒眾生的俊顏:「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隊長。

我不該懦弱,不該逃避,我想告訴你……」

蘇蔓抽噎著一字一字堅定吐露:「霍彥霆,我的隊長,我愛你,我想和你共白首。為了你,因為你,我無所畏懼。」

霍彥霆聽著蘇蔓的聲音,心口緊揪,唇角卻不自主地勾起一分:這個夢越發美妙了,真想永生永世不再醒來。

「隊長?隊長?」蘇蔓見霍彥霆遲遲沒有反應,焦急喚道。

可是,不願從夢裡抽離的霍彥霆,索性閉上了眼睛,繼續無休止地做夢……

蘇蔓一頓一頓撤開了雙手,緊接著右拳一捏直接砸向霍彥霆面門!

「痛不?」

霍彥霆捂著自己鼻樑,向後退了兩步立定,突然意識到什麼,豁然抬眸凝向對面那道身影。

蘇蔓咬著自己胳膊,一汪水眸盛著星辰,努力為她心中的星辰——眼前的男人揚起笑靨。

「你再說一遍?」半天,懷疑人生的霍彥霆啞嗓問道。

蘇蔓放下胳膊,朝霍彥霆一步步走去,接著藕臂從他精(壯)的狼腰穿過,輕輕覆上他偉岸昂擴的後背:

「隊長,你是我此刻無法停止的喜歡,也會是我頭髮花白時的最愛。」

霍彥霆心口一緊,整個人烙鐵滾燙。

蘇蔓依偎在他的緊實胸膛,聽著那裡沉穩又紊亂的心跳:「隊長,我對你的喜歡,是想嫁給你的那種。」

「隊長,餘生,我只想跟你過。」

「隊長,我想愛你,不管翻山越嶺還是顛沛流離,我只想愛你。」

「隊長,這個世界一點都不溫柔,還好有你。」

「隊長,此生我只有兩個心愿,你在身邊,在你身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