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渝州:「……」

這是從何說起?

心眼最多的人,難道不是主子您嗎?

「行吧,」顧君逐抓著小謝謝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下,然後站直身子,轉身看向賀鏡醒:「你學長對你挺推崇,有興趣為顧氏效力嗎?」

賀鏡醒連忙點頭。

他很緊張。

他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尊榮,見人都自卑,更別說,見到顧君逐這樣芝蘭玉樹,俊美有如天人一般的人。

他更自卑了,局促的手腳都沒處放,一張胖的已經看不出五官的臉,漲紅成了一塊紅布一般。

他現在的模樣,真的特別辣眼睛,但顧君逐臉上得神情和眼中的目光分毫未變,就彷彿他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

見他點頭,顧君逐說:「那就好好乾,如果你願意,並且你的能力可以得到我的認可,以後你可以像你學長一樣,和我簽五十年合約,做顧氏集團的副總。」

樂渝州:「……」

能把讓人家簽賣身契,說的跟施恩似的,估計全天底下也就他們主子的麵皮有這麼厚了。 慕淵搖了搖頭,放下了手中的消息。

「倘若不是惠郡王救了他,那風吟為何聯合了一眾乞丐,又去他的府邸呢,只是單純的投靠他?」

一個前朝將軍的後裔,去投靠如今的皇子,想想都覺得詭異。

按理來說,風吟和皇室有仇,沒殺了惠郡王就不錯了,這又算是什麼?

「還是交給你們吧,有什麼需要就直接吩咐方嚴。」

俞琬琰聳聳肩,看了看慕淵,轉身朝著自家小寶貝而去。

慕淵笑了笑,摸了摸她的頭髮。

兩個下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的退出了小書房。

翌日。

兩司坐堂,公開審案。

不出半天的時間,來看熱鬧的百姓便知曉了事情的整個經過。

太子妃寧瑞雪指示心腹多年來給太子下毒,導致他身體虧空,而讓她下毒手的原因……..

一言難盡。

竟然是因為太子妃善妒,發現太子寵愛妾室,並讓她懷了一個寶寶。

至少,寧瑞雪咬死了事實就是如此,和慕子佩以及黨政毫無關係。

這話也就是騙騙普通百姓罷了,至於兩位主審以及眾位朝臣,一句話也不說,將摺子遞到了御書房。

這份奏摺到了聖上的手中,不出兩天便有了結果。

寧瑞雪賜白綾一條,至於慕子佩,則是繼續當他的佩郡王,不過是閑散的,無權無勢。

半個月的時間裡,朝堂因為一個案子大清洗,惠郡王漸漸迎來了春天。

至少,百姓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本該是應該熱烈慶祝的惠郡王府里,卻是氣氛很壓抑,太子府的事情讓眾人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惠郡王妃聽聞了太子府發生的事情,知曉慕子佩廢了之後,便興沖沖的吩咐廚房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恭喜郡王,太子的病情不會好了,這可是大好事啊!」

這句話直接把惠郡王氣了一個仰倒。

「你…….你懂什麼,婦人之仁!」

「怎麼了,慕子佩倒了,難道不是好事?妾身又是哪裡錯了?」

惠郡王妃的臉上露出一個不以為意的神色,沒好氣的白了惠郡王一眼。

對方:「…….」

果然賢內助很重要啊!他當年就是瞎了眼,挑來挑去娶了這麼一個惹事精!

「……你出去吧,沒事不要來書房,這裡是本王議事的地方,容不得你這婦人撒野。」

「你什麼意思,這些年你仰仗我父親做了多少事,如今眼看要成功了,打算一腳踢開嗎?你……沒良心!」

惠郡王妃的想法與眾不同,直接將自己的丈夫陰謀化了,完全不知道是因為她自己的原因而招人不待見。

惠郡王:「……滾!」

書房之中,傳出了一聲怒吼,就連外面打掃的嚇人都被下住了。

「郡王和郡王妃怎麼又吵起來了?」

「噓!不要在背後議論主子,你不想活了?」

「我這不是只跟你說嗎,別人又不知道!」

兩個小丫鬟悄悄的說這話,卻沒發現不遠處的大樹后,站著兩個裝扮精緻的女人。

「秋菊,聽到她們說的話了嗎?」

黑色豪門,寧負流年不負君 「回夫人,太……太遠了,奴婢沒有聽清。」

「沒聽清?嗯……那也沒什麼,不久之後我便要離開這裡了,惠郡王府好事將近。」

——————

太子府的事情塵埃落定,時間過去了沒幾天,兩司再一次出了事。

一位身著白色孝服的婦人,手持一封狀紙,將惠郡王告上了刑部。

刑部尚書左大人好不容易有點閑心去準備自家女兒的婚事,接到狀紙之後心中生出了一絲無奈感。

他望著跪倒在地上的婦人,目光沉沉看不出情緒。

「堂下之人,擊鼓所謂何事?」

「民婦狀告惠郡王以權謀私,私扣撫恤銀!」

那婦人長著一雙三角眼,面部滿是刻薄之意,說出來的話便讓身為刑部尚書的左大人不太想相信。

左大人皺了皺眉頭,撫恤銀?莫非指的是那些從戰場上歸家的軍人?

「你有親人從軍?」

「並不是,民婦的丈夫和兒子全部被聘走去開採鐵礦,在半個月前不知所蹤,按照生死協議所述應該是每人五十兩銀子,但最終卻給民婦五兩銀子作為撫恤,大人可是要給民婦做主啊!」

開採鐵礦……竟然還有生死協議?

開什麼玩笑,惠郡王可沒有開採鐵礦的權利,莫非是私自開採?不然也不會讓百姓簽下生死協議了。

他的心中轉過了無數個想法,深深的覺得眼前這位婦人說的話,有可能是一件大事。

「你說你要狀告惠郡王私自扣下家人的撫恤銀,可有何證據?」 在決定了這次會議的目標后,胡元彪就去辦理這件事了,而其他人在知道了空間戰場的有關事後一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樣去修行。葉楓見聯盟內戰時無事,就回去天雲門,同樣他要將空間戰場的事告訴所有人,讓他們也有所準備。

剛到天雲門,葉楓意外的見到了林月如,葉楓高興道:「月如你出關了,這次真的好久呢?」

林月如見到葉楓也是滿心歡喜,立即撲倒葉楓的懷中說道:「葉大哥,這次總算是不負所望,我達到了地仙級了,天雲心法果然是高深的法訣啊。」

葉楓笑道:「那是當然,不過這次驚訝的還在後頭呢,這次我在輪迴中遇到了一個會天雲心法的高人,他將修行的手札給我了,我因此達到了金仙級修為呢,這個現在給你,你和我的弟子門慢慢參習吧!」

林月如接過一個古樸的冊子,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材料所做看起來像皮做的,不過這種材料水火不侵刀劍難傷。林月如收好后興奮道:「葉大哥,這次我出關實力提升了,你要帶我出去玩玩咯,現在我不會給你拖後腿了吧。」

葉楓笑道:「你去將門內所有人叫道大廳,我有重要的事宣布,到時我再告訴你什麼時候帶你出去玩。」

林月如點頭道:「好吧。」

很快所有的人都來到大廳,這次很意外的所有人都來了,葉楓立即說道:「這次叫大家來是有個重要的消息告訴你們,一個修行者成就大道的機會,不過這個萬分兇險,能成此道者億萬年也難出一人。」

大家一聽有這樣的難度都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修為要這樣的難度,所有人都看著葉楓等待他繼續說下去,葉楓笑道:「現在大家都知道實力的劃分了,很多人都達到了仙級的實力,而在場的都是資質極為出眾的人,想要修到神級只是時間的問題。要修到神級就需要掌握一種法則的力量,但是要領悟這種能力極為困難,就算資質再好,沒有一定的機緣也是難以達到,後來就有前輩領悟出一種捷徑,那就是領域的力量,在方圓形成一個自己的領域,就像一片小空間,完全由自己掌控的空間,這也算一種另類的法則。」

獨孤劍聖微微點頭道:「確實,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在以後修行的至少不會走彎路,現在已經有幾個前輩達到了金仙,不過恐怕對於神級那時完全沒有方向。」

血神老人點頭道:「不錯,這段時間在煉妖壺中雖然只有幾十年,但是天雲心法讓我們打破了以往的修鍊感念,實力突飛猛進,以往要渡過四九天劫達到金仙程度那是千難萬難,更不用說渺渺無期的神道。」

在場實力大進的人都暗自點頭,當初不少人加入天雲門都並非出自真心,但是這段時間下來,讓他們真正的嘗到了甜頭,而且他們也從葉楓的資料中知道了實力的劃分,都吃驚修行的路途之長,以前算是井底之蛙了。

齊靈雲微笑道:「掌門師叔,這次恐怕不單單這個消息吧。」

葉楓呵呵笑道:「你這丫頭也是聰慧,不錯,如果單單是這點我當然不會打擾你們修行,讓你們都來,讓弟子通知你們就行了,這次真正要說的就是。」說著就停了下后笑道,「說之前問你們一個問題,各位你們修行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這一問所有人都覺的有些『迷』茫,就連那些修鍊幾千年的前輩都是無從說起,他們最初就是修鍊飛升,但是現在飛升成就大羅金仙已經飛難事,所以這一問都不知道怎麼回答,難道就是達到神級嗎。

葉楓見所有人都出現了『迷』茫的眼神,他就笑道:「既然各位都不知道,那我給給為一個目標如何!」

重樓直接說道:「掌門你就別賣關子了,直接說吧。」

葉楓點頭道:「好,修行的大道是永無止盡的,這次我要告訴你們的就是如何成就無上聖道,就是真正的萬劫不滅超脫天道。」這一說所有人都突然靜下來,成就聖人之道在場的人都只是想想,但是一聽葉楓有成就這種聖人之道的辦法,所有人除了激動沒有別的了。

葉楓見他們都已經開始熱血沸騰了就再次說道:「我這次在輪迴世界中得知了在我們的世界和輪迴世界中有個名叫空間戰場的地方,在那裡有無數的強者都在為,那裡神級強者隨處可見,在那裡有大量的神器,和修鍊的法訣,而且還有讓所有人夢寐以求的鴻蒙紫氣,這可是唯一成就聖人之道的東西,我想各位知道這個的價值了吧。」

重樓第一個大笑道:「哈哈,好一個空間戰場,那才是我魔族男兒的地方。」在場的魔道人物都不住的點頭。

這時英男說道:「師尊,你說那裡神級到處都是,那我們現在的實力恐怕沒資格和他們爭吧。鴻蒙紫氣如此珍貴,以我們的實力就是見一次都難。」

葉楓笑道:「當然,現在的我們連進去那裡的資格都沒有,在那裡最低的都是仙尊級實力,所以這次我要求各位全力提升自己的實力,而功法我這裡有了,這次我遇到了一個會天雲心法的前輩,據我推測這人實力在神尊級,他將他的修行手札交給了我,上面記錄了修行到神尊級的一些要點。這次我叫大家來就是要所有人都勤加修行,當達到仙尊以上實力后我會帶領你們去那空間戰場,爭奪那聖道的機會。」重樓雙眼『射』出紅光雙手緊握,就是心境比較平和的獨孤劍聖也已經躍躍欲試。

葉楓看下靈雲說道:「靈雲,你們的資質是我見過最好的,你們不是想重振峨眉嗎,如果達到聖級,那你的願望自然簡單了。」

靈雲聽了點頭道:「多謝掌門師叔成全。」說著峨眉一系的一群弟子都跪下拜謝。

葉楓點頭笑道:「無須多禮,既然你們叫我聲師叔我自然要對你們負責。好了,這次的事我已經通知大家了,都回去吧,我想大家有自己的事要準備吧。」葉楓一說完,所有人立即離開,現在他們都需要回去互相商量和消化。

所有人都回去后,月如過來說道:「葉大哥,現在剛出關我又要閉關了,真是的,如果修為趕不上到時又不能跟你一起了。」

葉楓抱起月如笑道:「閉關雖然能全心修鍊,但是一直閉關對心境的修鍊沒什麼益處,你剛出關就和英男他們一起到煉妖壺裡的時間去歷練下也好,有了實力需要慢慢磨合的嘛。」

林月如無奈點頭道:「這個我知道啦,只是不能和你在一起呢。」

葉楓刮下她的鼻子笑道:「現在我是輪迴者,要全心意的提升實力,不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死輪迴空間了呢。」

林月如立即捂住葉楓的嘴說道:「不許胡說,我寧可現在相聚時間少,也要你平安為重,只要你能達到聖級,那時我們就能一直一起了。」

葉楓寵溺的抱緊月如親了她一下說道:「月如真實對不起,跟著我只會讓你擔心,現在陪你時間又很少。」

林月如臉微微發紅說道:「沒關係的,只要能和葉大哥一起,什麼都沒關係的。」

正在兩人親密的聊著時,突然高空傳開劇烈的爆炸聲,葉楓和月如好奇的走出大廳看,這聲音響徹天地,不過離天雲門很遠。當兩人出來一看,現在已經黃昏,天空出現了各種光團,和爆炸形成的火花。

葉楓意見驚訝道:「咦!這是宇宙戰艦之間的對戰,怎麼在地球的高空會有戰艦戰?」

林月如立即興奮道:「葉大哥我們去看看好不好,現在我也是地仙級了,能夠在宇宙空間生存了,何況看那距離還在大氣層內部的。」

葉楓笑道:「好吧,我也+激情小說/class12/1.html正好奇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 不過……

他確實簽的心甘情願就是了。

至於賀鏡醒……

他歪頭看向賀鏡醒。

「我願意!」賀鏡醒再次用力點頭,「我知道,岳醫生是您的私人醫生,如果沒有岳醫生幫忙,我這輩子就毀了,我要靠岳醫生救治,才能回到從前的模樣,是您和學長還有岳醫生讓我有了重獲新生的機會,只要我的能力能得到您的認可,我願意像會長一樣,給顧氏集團當副總!」

顧氏集團的副總裁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職位,如果不是有樂渝州在中間做引薦人,他根本沒這機會。

雖然簽五十年合約,或許會讓很多人望而卻步,但是對他來說,卻沒關係。

他已經沒家了,不是嗎?

他已經沒有家了,爸爸和弟弟也和他離了心。

以後,他就是孑然一人了。

能和會長在同一家公司效力,多好啊!

以後,他和會長就是同事、是並肩奮鬥的夥伴。

他和會長都和顧氏集團簽了五十年合約,換種說法,他和會長這輩子就是一家人了。

這已經是現在的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人生了。

「行,那就這麼定了,」顧君逐說:「好好乾,顧氏集團的職位和機會有的是,只是沒有庸才的位置。」

「我懂!」賀鏡醒用力點頭,「我一定會好好乾的……少爺!」

他沖顧君逐深深彎腰,用了樂渝州對顧君逐的稱呼,表明他投效的決心和誠意。

顧君逐沖他點了點頭,看向樂渝州,「帶他去見岳崖兒吧,你問問岳崖兒,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讓他先在這邊住下,等給江江和謝謝辦完滿月宴,我和你們少夫人就會搬回雕刻時光住,等搬到那邊,他就能隨便住了,也方便岳崖兒為他治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