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富貴堅定的說道“我可以肯定,這就是從你身上掉下來的”

“不可能”無言還是堅定的否認道。

歐陽富貴回想起在獵人考試的時候,青蛟曾經多無言說的話,“青蛟曾經說過你是魔族,這會不會就是證明?”

無言把羽毛扔到地上“證明個毛線,我爹媽都是正常人,我怎麼會是魔族”

歐陽富貴也很是納悶,但女殺手的攻擊無效,和掉下來的羽毛又該做什麼解釋?

房間裏沒了打鬥的聲響,一個穿着工作服的人女人走了進來,焦慮的問道“先生,請問剛纔發生了什麼情況?”

無言道“有一個女殺手想要殺我們,從窗戶逃走了”

女人看着房間裏一片狼藉“這裏面的東西都壞了,先生按照規定,您是要賠的”

歐陽富貴一點也不缺錢,摸出一張支票“多少錢,我馬上寫給你”

女人搖了搖頭“具體的金額你還是和經理說吧”

歐陽富貴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那你帶我去找你們經理”

無言總覺得這個女人怪怪的,就算人心再怎麼冷漠,她也該問問又沒有人受傷。可她一開口就要賠錢。

無言道“我陪你一起去”

歐陽富貴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我的第六感出現了,但是特別模糊,有危險靠近”

一間普通的辦公室,微微有些謝頂的中年人,焦躁不安的坐在椅子上。

穿着工作服的女人鞠躬道“經理,人已經帶來了”

無言有些震驚,這人和金業長得十分相似,但要比金業年輕。

女人走了以後,中年人恭敬的站了起來,客氣的邀請無言坐下“您就是謝無言先生,是嗎?”

無言點點頭,正想要說話,中年人卻又打斷了他。

中年人指了指自己的臉,“我哥哥曾經委託您,找回我們家丟失的劍柄,可是他現在死了。我願意繼續付給你佣金,希望您能夠把劍柄找回來” 無言看着眼前這位十分客氣的中年人“既然你是劍柄的主人,我想你應該知道劍柄的祕密吧?”

中年人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您……”

無言一笑“你這是什麼表情,我有那麼可怕嗎?”

金守絕望的搖了搖頭“現在所有的異能者都想得到我金家的劍柄,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劍柄的祕密,想必你也要分一杯羹吧?”

無言神情嚴肅“火越劍雖然是好東西,但是我卻沒有想佔爲己有的意思,你不要誤會”

中年人臉上擠出一絲喜悅“這麼說來您是願意幫我找回劍柄了?”

歐陽富貴在一旁終於聽懂了二人的交談“無言,空口無憑,我也可以說這劍柄是我家祖傳的寶貝”

金守聽到了歐陽富貴說的話,但他不但沒有慌張,反而有一絲欣慰。“人心隔肚皮,兩位先生不相信很正常”

無言聽到金守這麼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大家都把話挑明瞭,而且火越劍事關重大,你必須證明火越劍是你祖傳之物,我才願意幫你找回來”

金守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封信箋,一看紙張的顏色,就知道有一定年份。

無言走近,看見上面標註的時間,是民國十一年。

金守笑道“謝先生,請你不要驚訝。這封信箋並沒有作假,的確是民國十一年時候的,你可以找專家鑑定”

根本不用鑑定,是真是假無言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金守拿出信箋裏的信紙,“這裏面有火越劍的配圖,是祖宗一同傳下來的”

金守打開信紙,裏面畫着一柄形式古樸的劍柄“謝先生,現在你可以相信火越劍是我祖傳的寶貝了吧?”

歐陽富貴對火越劍不感興趣,他也不想繼承家族的產業“我們現在相信你了,可是現在外面的情況,你出的佣金夠嗎?”

金守眼神堅定道“我願意出我哥哥佣金的十倍,謝先生請你務必找回劍柄”

無言的眼神還是停留在信紙上,“金先生,能夠把信紙借給我看看嗎?”

“當然可以”金守把信紙遞給了無言。

無言將信紙全部展開,上面不僅手火越劍的配圖,而且還有一段文字。

“當怪力氾濫於世界的時候,請用火越斬斷罪惡的源泉。署名:金K”

無言指着這段文字“金先生,請問這段是什麼意思?金K是誰?”

金守不解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這段話是什麼意思,金K就是我的祖宗”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無言道“我答應你的委託,一定幫你找回劍柄”

金守深深的向無言鞠了一躬“真是非常感謝!”

無言還有一些問題“對於火越劍的祕密,到底是什麼?”

金守重新坐到了椅子上“其實你已經知道了火越劍的祕密,在很多人看來火越劍只不過是一個劍柄。但它能發出炙熱的火焰,火焰周圍被寒氣所籠罩,火焰能夠熔化世間所有的東西”

無言一拍腦袋“難怪那麼多異能者都想搶”

歐陽富貴也問道“那你有沒有親眼看見過火越劍的樣子?”

“說來慚愧”金守搖了搖頭“這些我都是聽上一輩說起,從來沒有見過火越劍真正的樣子”

歐陽富貴失望的低下頭“原來是這樣”

連劍柄的主人也沒見過火越劍的樣子,爲什麼影子人卻能使用火越劍?

“我見過!”無言嚴肅的說道。

歐陽富貴和金守很驚訝“你說你見過火越劍真正的樣子?”

“沒錯,那股炙熱的火焰的確什麼都能夠熔化!”

金守興奮的問道“請問你是在哪兒看到的?”

無言說道“是在我家裏,一個影子拿着火越劍,差點把我殺了”

“一個影子!”兩人異口同聲的驚訝道。

“沒錯,的確是一個影子,一個實實在在的影子!”無言回想起來還有幾分震驚。

一道黑色的影子從門縫滑了進來,他的手裏還握着火越劍“知道祕密的人都必須死!”

金守看着影子人手中的火越劍“就是……那就是……我祖傳的劍柄!”

無言領教過影子人的厲害,他根本不是對手。

歐陽富貴驚聲呼道“我的第六感,這就是危險,咱們趕快跑”

整個房間只有門一個出口,影子就擋在門那裏。這裏是十六樓,跳下去就粉身碎骨。

火越劍閃動着刺眼的火光,金守躲在無言的身後“謝先生你答應要幫我找回劍柄的,你快上啊!”

影子人的劍鋒指着無言“你雖然不是人,但不要多管閒事,否則我就殺了你!”

這已經是影子人第二次這樣說了,無言很生氣“你他(媽纔不是人!”

影子人也不廢話“給你三秒鐘時間,閃開!3,2.,1”

影子人一劍向無言刺去,躲開金守死,不躲開自己死。無言眼看着劍鋒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神經繃得越來越緊!

“碰!”的一聲悶響,影子人的右手竟然在空中斷開。無數紙做的小星星散落一地,火越劍也掉在了地上。

火越劍的劍鋒收了回來,只剩下一個劍柄。金守看着劍柄,眼中露出莫大的驚喜!

金守突然從無言的後背跳了出來,要去撿劍柄。

金守的指尖還未觸碰到劍柄,他的手就已經被燒焦,在地上痛苦的翻轉。

門外傳來一陣皮鞋的聲音,影子人和無言都警惕的看着大門。

門被打開,輪椅上坐着一個妙齡少女。身後的男子穿着黑色的西裝,帶着墨鏡,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推着少女走了進來。

少女很美,但是她的臉色蒼白,身體瘦弱,像是得了很嚴重的病。“火越劍是我的,阿斯,去把劍柄撿回來”

那個叫阿斯的男子,彷彿很怕椅子上的少女。他正要將劍柄撿起來,影子人的左手刺穿了他的心臟,鮮血頓時濺了滿地。

阿斯回頭看着少女,驚恐的說道“小姐,救命!”

少女嘴角冷哼一聲“廢物”

話音剛落,影子人的左手齊肩斷去,空氣中飄飛着許多紙做的小星星。阿斯睜着驚恐的眼睛,躺在了地上,心臟處還插着影子人的手臂。

這女人太可怕了,無言已經感受到她身上濃郁的煞氣的和殺意。

影子人用嘴叼着自己的兩隻斷臂,化作一道黑影,從窗戶逃走。

金守捂着被燒焦的手臂,驚慌失措的看着那位可怕的少女“不要殺我!我把劍柄送給你,不要殺我!”

少女的臉上浮出冷笑“你又沒有犯錯,我幹嘛要殺你?”

無言拉着歐陽富貴,悄悄的往門外走。

少女突然指着無言“你,過來!”

那女人太可怕了,無言打了一個冷顫“幹……幹什麼?”

少女的笑容總是那麼陰沉,“我又不殺你,你這麼害怕幹嘛?”

無言壯了壯膽子“誰說我害怕,你要幹嘛?”

少女指了指地上的劍柄“把劍柄撿起來給我” 無言看着少女年紀輕輕都坐上了輪椅,心中對她產生了一絲憐憫。

無言撿起地上的劍柄,慚愧的對金守道“金先生,不是我不幫你,實在無能爲力啊”

無言把劍柄遞給少女,少女陰鬱的眼神中,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少女接過劍柄,無言的神經還是繃的緊緊的“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當然不行”少女冷冷的回答道。

無言和歐陽富貴已經走到了少女的身後,無言推着歐陽富貴,示意他悄悄離開。他自己開口說話道“你還有什麼事?”

少女未開口,門外傳來一聲慘叫。歐陽富貴摔在了地上“我的腿斷了,啊,好痛!”

無言驚恐的看着少女,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少女的聲音冰冷,沒有一點感情“我說了不能走,你們怎麼那麼不聽話”

無言扶起地上的歐陽富貴,咬緊牙根“你到底還要做什麼?”

少女轉動輪椅,看着無言“把我送到一樓”

無言擦了擦冷汗“原來是這種小事,我還以爲要殺我滅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