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情況下,一般人都不會來得及反應,孩子就會被搶走了。

因為事情會發生的太突然,沒有事先防備的人,根本不會想到,會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入戶綁人。

與此同時,馬車組也同時開始行動。

停在街口的馬夫,突然猛甩鞭子,鞭打拉著馬車的兩匹腳馬。

兩匹腳馬挨了鞭子,肯定屁股吃痛,一下就是發狂,拖著馬車狂奔起來。

一瞬間,立即就是滿大街的大人叫,小孩哭,雞飛狗跳。

兩匹馬拖著的馬車,徑直朝著石鳶兒和張燕的背後撞去。

兩側的小販,也是錦衣內衛裝扮的,此刻,他們也突然掀了桌子,亮出兵刃來,以斷石鳶兒和張燕發現了背後的馬車,想要閃躲的可能。

有他們在兩側動手驅趕,石鳶兒和張燕註定就只能夠蜷縮在街道里等著被馬車撞死。

石城的郊外,一處山坡上,正帶著石林已經找到想要找的寶貝,正準備動手挖取的時候,石牧突然得到了護身符的示警。

石牧二話不說,一把拉著石林,然後馬上用了飛天符,傳送到了牧府前院之中。

正見到一群悍匪,對著被護身符守護禁界包圍的柳如煙死死抱住石晴兒,手足無措的樣子。

錦衣內衛眼下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意外,原本一切的任務,都很順利。

開門了,那麼巧的就是柳如煙牽著小女兒的手,來開門。

那他們在大門兩側埋伏的人,直接就是過來搶人了。

但是,怎麼料到,本以為會萬無一失的行動,卻是不知道怎麼的失敗了!

動手搶人的錦衣侍衛,手剛伸出去,眼看著就要搶走石晴兒了,不知道怎麼的,動手的人,就像是被什麼修真高手,突然一掌拍飛了一樣。

一起動手的四個錦衣內衛,都是一下被不知道什麼打飛,撞到了街對面的牆上,一下就是生死不知!

他們的人,上去補刀,卻也是一樣的狀況。

一下就是被打飛,拍死在對面的牆上。

而,就在他們第三組準備再去補刀的時候,石牧突然就是憑空出現了。

兩組人馬的眼神,再此刻碰撞。

綁人組的錦衣內衛見到石牧,很是大吃一驚。

可是,石牧的反應,卻是冷酷至極的眼神。

石牧見到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停留,看到他們,馬上就是沖了過來。

他們當然也不會束手就擒,情況緊急,不得不動用了刀子。本來,上頭只是讓他們綁人,不可以動刀子的。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在情況有變,不可以動刀子的禁制,可以改變了。

神通無敵!

神通神勇!

石牧此刻,不惜一切代價的用仇恨值兌換神通。

神通無敵,刀劍不傷!拳腳不傷!

神通神勇! 靳少的祕密愛妻 雖刀山劍海,吾往矣!

石牧一出手,一拳就是打爆了,第一個舉刀衝上來的錦衣內衛的身軀。

頓時,血肉紛飛。

神奇寶貝之穿越成小遙 血肉紛飛之中,石牧依舊準確無誤的握住了那殘肢斷臂還緊握的鋼刀,然後瞬間轉了一個刀花,一下就是同時迎戰三個錦衣內衛,瞬間就是斬殺的他們身軀斷為兩截。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石林都還沒反應過來,他此刻是在牧府之中,而不是郊外,正準備跟石牧挖寶了。

一切都是發生的太快了,他根本沒有時間弄清眼下發生了什麼。

直到石牧大喊:「二哥!把娘和小晴兒拉進院子里,關院門!」

石林的臉上,已經被濺上了血腥又燥熱的鮮血,石林這才是明白,眼下發生了什麼!

是出事了!

石林立即按照石牧命令的,立即把就是一門之隔的大娘柳如煙和小妹石晴兒往院子里拉。

這時,石牧正一個人在外面大開殺戒!

一刀一個,甚至是一刀三個,四個的殺人!

邊殺邊走不過十步,整個牧府之前,就已經是血流成河。

平常熱鬧的大街,此刻早就是人群被驚嚇的哭喊著逃離,一個路人也不剩了。

只有鮮紅的血液,在隨著青石板的縫隙,靜靜流淌。

院子門口的人,都殺光了。

石牧一下扭頭,看到了一個街口之外。

那裡,有著正把妹妹摟在懷裡護著的石鳶兒,還有受到驚嚇不已的張燕,正戰戰兢兢的抬頭看著石牧。

他們身邊,是一群手握鋼刀的錦衣內衛。

不遠的身後,是人仰馬翻的馬車。

石鳶兒也有護身符,眼見著馬車撞過來,街道兩側都是錦衣內衛舉著刀砍來,她根本沒有地方躲閃,只能夠等著被撞死或者砍死,石鳶兒沒有選擇。

只能夠把還沒有護身符的妹妹護在身下,她死死抱著妹妹,用自己的身軀,保護妹妹。

她不知道她的護身符,能不能夠幫她擋住馬車的撞擊。

但是,不管擋不擋得住,她都不會丟下妹妹自己逃命。

要死,她也會陪著妹妹一起死!

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少爺給她的護身符,果然沒有讓人失望。

有了護身符,馬車也撞不動她。

氣勢洶洶衝過來的馬車,也像是一隻羽毛一樣,被她身上從護身符里,突然彈射而出的光圈,撞飛出去,一下摔在地上,何止人仰馬翻,簡直就是摔的粉粹。

就在這時,她剛剛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和被嚇得大聲驚叫的妹妹一起見到了提著一把鋼刀,鋼刀上正在滑落如注血液的石牧,殺出一條血路,正一步一步朝著她們走來。

此刻的張燕,眼見著一身是血,猶如一個血人的石牧,都是忘記了驚叫。

石牧一步步走來,一步一個深厚的血腳印。

這時,那些手舉鋼刀,砍殺有著護身符保護的石鳶兒不得的錦衣內衛,立即不懼死的,看到如此可怕的石牧,還是衝殺過來。

一場廝殺,又是再次出現。

石牧猶如殺神,在除了自己人,就是敵人的街道上,大殺四方,心狠手辣!

鮮血在迸射,刀光在明暗閃爍之中,美的像一曲樂章! 一道光圈,牢牢保護著石鳶兒,還有被她護在懷裡的張燕。

光圈之外,是刀光劍影。

石牧在殺人,殺那些想要撞死她的人。

人,一個又一個的倒下。

滿街的鮮血,在流淌。

鮮血流淌到光圈的邊緣,像是被光圈阻擋,然後繞開了流淌。

張燕又害怕,卻又忍不住眼睛想看,那個一人一刀,為了她姐,大殺四方的男人。

這個被她看做是冤大頭,又有點的瘦弱的男人,徹底在她的眼裡,形象改觀。

原來,他是那麼的強壯,那麼的勇敢。

是她那終年下地幹活的哥,也比不了的男人。

……

牧府之中,聽到前院大街上的慌亂叫喊之聲,在各自院子里呆著的齊韻,楊詩文,齊若男一下就是想到是出事了,此刻,也已經奔到前院來了。

前院里,柳如煙正驚慌失措的摟著女兒,伸手安撫她。

剛剛有人想要搶走石晴兒的事情,真是讓孩子嚇壞了。

她還是小孩子,長這麼大,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壞人,還是敢入戶綁人的壞人。

見到石林在守著們,齊韻立即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沖他大聲吼道:「二哥!牧哥哥呢!」

這也是楊詩文和齊若男想要知道的答案。

她們也緊跟著齊韻,等著石林的回答。

石林也立即道了:「牧弟在外面!他命令我,關上院門,保護這個家!」

聽到這話,齊韻並不怪這個時候石林沒有衝出去。

她只是大叫叫喊道:「開門!」

「弟妹!外面危險!」石林不確定,他這樣做,是不是在違抗石牧的命令。

「開門!」齊韻管不了那麼許多了,一把把石林推開,然後,她一下打開了緊閉的大門。

大門打開,外面的街景隨即落入眼裡。

看到,立即就是讓齊韻落下眼淚來。

入眼的就是遍地的血紅之色,還有滿地的屍體。

「牧哥哥!」

齊韻感覺不到害怕,只是感到心碎,她衝出院門去,踏著滿地的鮮血,走到街上,到處尋找石牧。

直到看到左側街口,一人一刀,已經殺成一個血人的石牧,他正在砍殺最後幾個魅影內衛。

「牧哥哥!」

齊韻大聲叫喊著石牧,心疼至極。

齊若男和楊詩文,也是一樣走出來,來到街道上,一樣眼睛又是心疼,又是跟石牧同仇敵愾的看著石牧!

她們人人早就知道,門外就有朝廷的魅影內衛監視。

但是,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敢真正動手。

一直以為,他們也就是監視,搞些情報而已。

此刻,才是知道,現實有多麼殘酷。

這些人,不止是搞情報,也會搞暗殺綁架。

石牧一人一刀,走了回來。

鋼刀已經卷了刃,現在石牧才是注意到,然後給丟在一邊了。

身後,石鳶兒也回神過來,大著膽子的攙扶著已經腳軟的妹妹張燕,跟在石牧的後面走。

她有護身符保護著,前面還有少爺守護著她,即使身邊到處血流成河,她也不用擔心,會有危險。

來到牧府門口。

人人都以為事情會完了。

因為,街上的人,都殺光了。

「牧哥哥,回去吧。」齊韻心疼的對石牧道。

石牧卻是微微搖頭道:「還不是時候。你們都先回去,站在院門之內。」

「都回去!」齊韻下令了,讓所有的女人都是回去,但是,她自己卻是留了下來。

「回去,這是命令!我是正室夫人,你們都得聽我的!」知道這些女人,都有情有義,知道她們不會聽話的,齊韻已經毫不客氣的搬出來了身份。

她這樣做,也是為了這些女人好,她們應該會理解的。

齊若男和楊詩文,見齊韻搬出大婦的身份來,作為妾室,自然只能夠聽從。

施禮之後,便是退向了院門之內。

就這樣敞著院門,看著街中的石牧和齊韻。

石牧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著街對面的房舍二樓的一扇窗戶。

突然,石牧道了:「今天,你們都得死!」

石牧的話,隔著窗戶,都是讓那些隱藏在街對面房舍之中,數百的魅影內衛,感動心驚膽戰。

石牧已經殺成一個血人,渾身的鮮血,已經開始凝結,讓石牧徹頭徹底,如同他的爺爺,當年沙場百戰死一樣的戰神。

這個時候,人才會知道,石家子孫,會有多麼可怕!

大將軍石苦的孫子,會有多麼的可怕!

指揮使如風,也沒有想到石牧竟然會猜到他們在街對面的房舍之中,還隱藏有人馬。

本來,皇帝陛下的旨意,是不直接針對石牧下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