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準備離開的陸昊蒼,耳廓一動,在樓上似乎傳來異動。

「呀!我的媽耶!別,別嚇我啊!會不會是老鼠?」神經緊繃的霍爾特嚇了一大跳,拍了拍胸脯,猜測道。

陸昊蒼瞪了一眼沒出息的霍爾特,率先上樓查看情況,或許是倖存的村民也不一定。

來到發出聲音的房間前,陸昊蒼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同時也做好受到襲擊的準備。

「嗯?」看到房間內的情況,陸昊蒼微微一驚,凝眸看向前方。

在房間深處的角落,蹲了一個人影,從背影判斷,應該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孩子,此時他蹲在那裡,肩膀時不時聳動一下,「咔咔」的聲音就是從那裡傳來的,氣氛顯得有些詭異。

「阿古拉少爺,這……」後面上面的霍爾特看到裡面的情況,有些驚訝,想要上前查看這個「孩子」的情況。

「等等!」陸昊蒼伸手直接拉住了想要上前的霍爾特,因為他用饋贈之眼看清楚了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半成品·傀儡之屍,LV.13

生前是人類,因為某種人為力量而變成了沒有思想,只懂得殺戮和進食的血肉傀儡,它們不知道疼痛,只專註眼前一切活的東西,殺死,並吃掉。

力量:41

敏捷:30

智力:0

精神:0

體力:100

攻擊力:33

防禦力:10

生命值:1000

魔力值:0

技能:瘟疫之毒、不死之軀

在陸昊蒼的饋贈之眼的探視下,發現那個身影並不是人類,而是一種魔物,如果他猜的不錯,生前可能是洛瑞村的村民,但現在卻因為某種關係變成了魔物。

讓陸昊蒼比較驚訝的是,這種名叫「傀儡之屍」的魔物,擁有極高的體力,也就是生命值,其他的屬性也是遠超普通人類。

從介紹中也可以看出,這種魔物並不是先天存在的,而是被製造出來的,從那個「半成品」的前綴中可以推斷出。

「阿古拉少爺?」霍爾特一臉疑惑地看向陸昊蒼,不明白後者為什麼不讓自己上前查看。

「你仔細看清楚。」陸昊蒼指了指眼前的傀儡之屍,開口道。

霍爾特仔細觀看后,額頭冒出了冷汗,因為他看到了在那個身影旁邊,有許多動物的屍骸,血液都已經凝固,接著幽暗的光線,看到了對方的側臉。

那是一個人類孩子的模樣,不過此時它正捧著一條手臂,瘋狂啃噬,雙眼慘白,已經沒有了瞳孔,裡面充滿了血絲,半邊臉頰沒有了血肉。

「嘔!這,這是什麼鬼東西!」霍爾特看清楚傀儡之屍的模樣,嚇了一跳,驚呼出聲。

…… 「咯?」似乎是被霍爾特的驚呼聲吸引,正在進食的傀儡之屍急速把自己的腦袋來了一個180°扭轉,歪著腦袋看向陸昊蒼這邊。

不過陸昊蒼懷疑傀儡之屍能不能看到他們,因為後者除了眼白,根本就沒有瞳孔。

「唔!」霍爾特被傀儡之屍盯著,下意識地伸手捂住了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就這樣,整個場面彷彿時間靜止,雙方相互對視著,誰也沒有發出聲音。

「呃,呃呵呵呵!」突然,傀儡之屍嗅到了什麼,張大嘴巴發出尖銳的吼叫聲。

「哇啊啊啊!」霍爾特又被嚇了一跳,跟著傀儡之屍大喊出聲。

「你叫個屁?」陸昊蒼狠狠地拍了一下霍爾特的後腦勺,沒好氣道。

「對,對不起,剛才一時沒忍住,後面漏氣了,不小心給它聞到了!」霍爾特不好意思地摸著腦袋,一臉歉意道,以為陸昊蒼剛才說的是自己關鍵時候不小心放了個屁。

陸昊蒼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真不知道剛怎麼說霍爾特才好,總有一天自己不是被後者氣死或者樂死。

傀儡之屍可不管陸昊蒼和霍爾特在糾結什麼,它已經沒有了人類的思維,連最基本的思考都沒有,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能,那就是——吃。

變成傀儡之屍后,它們失去了視覺,也就是說,它們都是瞎子,看不到任何東西,但有著非常優異的聽覺和嗅覺,一旦聞到鮮血的血腥味,它們將會變得極其狂躁,會不顧一切地湧向鮮血之處,有點類似鯊魚聞到血腥味。

不過眼前這個傀儡之屍因為是半成品,聽覺上面不太靈光,嗅覺倒是還不錯,不過聞到的確是臭味。

「呵咯咯!」 貼身兵皇 傀儡之屍扔下手中還沒啃完的手臂,直接朝陸昊蒼和霍爾特撲來,張開了血盆大口,迎面還傳來一股濃郁的惡臭,是腐爛的屍臭味。

「我去,朋友,你該刷牙了!」霍爾特聞到那股屍臭味,忍不住捏住了自己的鼻子,開口道。

傀儡之屍的速度還是挺快的,比起一般重甲職業的冒險者還要快上一些,而霍爾特是一名戰士,他穿的是輕甲,正好……算了,當我沒說,那二十多的敏捷,還不如傀儡之屍。

「小心別被它傷到。」陸昊蒼一把推開身邊的霍爾特,自己也一個側身,閃過了傀儡之屍的撲擊,提醒道。

在饋贈之眼的顯示中,傀儡之屍擁有一個瘟疫之毒的技能,自己倒是不怕,因為有初級毒素抵抗這個技能,但霍爾特卻沒有,還是小心不要感染上瘟疫之毒。

「呃啊!」

一擊未果,傀儡之屍立刻轉過身來,鍥而不捨地朝陸昊蒼撲來,它們失去一切理智后,根本不考慮任何東西,只會一直不停地撲向自己認為可以吃的東西,要麼被殺死,要麼吃掉對方。

「你姥姥的!有完沒完!」看到傀儡之屍再次衝過來,霍爾特很生氣,從一開始的震驚中回過神來,覺得被對方撲來撲去很丟人。

霍爾特拿出魔力擴張盾,發動野蠻衝擊,注入魔力后的盾牌變得很大,從側面狠狠撞在了傀儡之屍的身上。

「-52!」

衝擊的威力很大,這隻傀儡之屍只是人類小孩的模樣,一下子被撞飛,直接從窗戶飛了出去,不過霍爾特的攻擊力有限,給傀儡之屍造成的傷害值少得可憐。

「我的天吶!這傢伙到底有多少生命值?血條都不帶動的!」霍爾特注意到傀儡之屍頭頂上的血條幾乎沒有減少,驚訝道。

霍爾特不知道,但陸昊蒼知道傀儡之屍足足擁有1000點生命值,想要擊殺確實需要費很大的力氣。

「小心!這邊屋子裡也竄出一隻!」

這時,屋外傳來熟悉的呼喊聲,正是「白色薔薇」小隊的蜜莉安,沒想到被霍爾特擊飛出去的傀儡之屍正好落到她們的旁邊,也算是另類的緣分。

在屋外,「白色薔薇」小隊的四名女冒險者,被一大群傀儡之屍圍在中間,顯然她們陷入了苦戰,好在四人之間的配合完美,暫時抵擋住了傀儡之屍的進攻,但情況不容樂觀。

陸昊蒼和霍爾特來到窗邊,朝著外面看去,並沒有打算現身,而是在一旁觀戰。

「哈哈,活該!這下知道厲害了吧?讓你們囂張,看你們到時候喊不喊救命!」霍爾特看到「白色薔薇」小隊陷入苦戰,一臉笑意,拍手稱快道。

傀儡之屍,LV.15-19

生前是人類,因為某種人為力量而變成了沒有思想,只懂得殺戮和進食的血肉傀儡,它們不知道疼痛,只專註眼前一切活的東西,殺死,並吃掉。

力量:48-57

敏捷:33-39

智力:0

精神:0

體力:120-130

攻擊力:38-46

防禦力:12-13

生命值:1200-1300

魔力值:0

技能:瘟疫之毒、不死之軀

陸昊蒼通過饋贈之眼,看到了這些傀儡之屍的屬性,這是完成品的傀儡之屍,屬性和等級都有了大幅提升,同樣擁有恐怖的生命值,難怪「白色薔薇」小隊會陷入苦戰。

而放眼望去,傀儡之屍不斷從房屋中、街道的小巷中走出來,顯然是聽到了打鬥的動靜,聞訊趕來。

「阿古拉少爺,我們要去幫助她們嗎?她們應付起來好像有點吃力。」霍爾特出聲詢問道。

「你能應付眼下的情況嗎?如果你可以的話,我不介意,去吧。」陸昊蒼淡然地看了一眼霍爾特,反問道。

「哎?那個嘛……嘿嘿,還是算了,她們自求多福吧!」霍爾特尷尬地摸了摸腦袋,這一大群傀儡之屍還真不是自己能夠應付的。

陸昊蒼根本不理會「白色薔薇」小隊的死活,在冒險者的世界中,生死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她們的態度十分惡劣,瞧不起他和霍爾特,那更沒有義務去幫助她們了。

「我們走,正好趁她們拖著這群鬼東西。」陸昊蒼轉身離開房屋。

「啊?我們還要去哪?」霍爾特跟在身後,好奇地詢問道。

「去探查整個洛瑞村為何變成這副模樣的真相。」陸昊蒼目光一凝,開口道。

…… 「白色薔薇」小隊在洛瑞村的街道與大群傀儡之屍糾纏在一起,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傀儡之屍。

好在有伊蓮恩這個光屬性的僧侶在,不停給三名同伴加持保護,恢復頂在最前面的塞西爾和蜜莉安的生命值,確保兩人的血量在安全線以上。

而莉娜的火系魔法能夠很好地剋制傀儡之屍,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它們進攻的腳步。

短時間內,只要伊蓮恩和莉娜的魔力值能夠保證,維持現在的陣型,那麼她們就沒有太大的危險;不過,一旦魔力值耗盡,大群傀儡之屍將會蜂擁而上,將她們撕成碎片,吞到肚子里。

趁著這個空檔,陸昊蒼和霍爾特瀟洒地離開了房屋,繞到後面,悄悄咪咪拉開了與傀儡之屍的距離,朝更深處的洛瑞村行進而去。

「阿古拉少爺,我們該往哪走?」霍爾特還來不及慶幸從傀儡之屍堆中離開,現在又不得不跟陸昊蒼深入未知的領域,好奇地詢問道。

「自然是朝那些鬼東西湧出來最多的方向前進。」陸昊蒼抬手指了一下傀儡之屍出現最多的方向,開口道。

按一般情況推算,怪物出現最多的地方,肯定有貓膩,而且這些傀儡之屍是被製造出來的,那麼出現最後傀儡之屍的地方,極大可能就是老巢。

於是陸昊蒼順著湧出傀儡之屍最多的地方而去,期間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瞎眼的傀儡之屍,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

「嗯……阿古拉少爺,如果我沒記錯的,在前面就是洛瑞村一個富商的豪宅,他本身好像是一名鍊金術士,擁有相當大一筆財富,在整個洛瑞村很有名。」走了一會兒,霍爾特回憶起什麼,恍然道。

霍爾特以前來過洛瑞村,對村中唯一的富豪還是有不小的印象,那座豪宅也是記憶猶新。

「富豪,鍊金術士?」陸昊蒼微微蹙眉,在思考洛瑞村發生的異變是否與這名身為鍊金術士的富豪有著聯繫。

目前洛瑞村恐怕已經沒有活口了,整個村莊的村民都變成了可怕的傀儡之屍,不能稱之為人類,而是徹徹底底的魔物,它們是被某個人製造出來的。

陸昊蒼暫時不清楚對方為什麼要用這麼殘忍的手段,對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同樣無從得知。

「繼續前進吧,或許那座豪宅有我們想要知道的一切。」陸昊蒼決定深入富豪的豪宅,第六感告訴他,裡面將會找到想要知道的答案。

不多時,在小心翼翼地前行中,陸昊蒼和霍爾特來到了豪宅前面。

「阿古拉少爺,這就是富豪的豪宅了!每次看到都讓人好羨慕,如果我有這麼一套大房子該多好!」霍爾特再次看到眼前的豪宅,忍不住發出感慨,眼中充滿了羨慕。

陸昊蒼探頭朝裡面張望,發現豪宅裡面原本蔥鬱的花草樹木都已經枯萎,陰風陣陣襲來,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咕嚕!」霍爾特咽了咽口水,背脊一涼,本能覺得裡面有危險,小手不由自主地拉著陸昊蒼的衣擺,輕輕扯動著,像是在央求後者不要進去裡面。

陸昊蒼自然是無視霍爾特這種小動作的,徑直來到豪宅的正門,發現大門並沒有關,彷彿是在歡迎外來者進入。

「阿古拉少爺,我這裡有個不成熟的小意見,希望你能夠聽一下,真的,請聽我這一次,好不好……」霍爾特話還沒說完,身體就已經掛在陸昊蒼的大腿上,自己這個「不成熟的小意見」胎死腹中。

陸昊蒼抬起右腳,準備跨入豪宅之中。

「轟隆隆!」

一聲巨響,天空風雲變色,一層黑色的螺旋雲匯聚而成,隱約閃動著電芒,彷彿預示著豪宅中有著極其邪惡之物存在。

陸昊蒼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頭頂莫名出現的黑雲,想了一下,把腳收了回來。

「……」天空的黑雲微微一愣,沒想到陸昊蒼在即將跨入豪宅的時候又收回了腳,原本還在翻滾,發出電芒的雲層停止了動作,最後漸漸散去。

等到雲層開始散去,陸昊蒼又把腳抬起,作勢要跨入豪宅,黑雲又一次匯聚而來。

很明顯,這一次陸昊蒼又沒有踩實,把腳收了回來,讓天空中的黑雲再次鬱悶地憋了回去。

陸昊蒼批一下很開心,沒想到在這種時候竟然能夠見到某個電影當中的經典畫面,也是相當有意思,於是玩心大起,調戲了一下天空中的黑雲。

「轟隆隆!!!」

終於,陸昊蒼來回在大門口邊緣試探了好幾次之後,還是跨入了豪宅,黑雲終於發出一聲響亮的轟鳴,剛才實在是憋得太難受了。

進入豪宅之後,陸昊蒼明顯感受到周圍空氣中帶著的那股陰冷,讓人很不舒服,而且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莫名的惡臭。

君少的纏愛小新娘 「哈哈哈!」

這時,一個突兀的笑聲在豪宅之中響起,傳入陸昊蒼和霍爾特的耳中,聲音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無法判斷聲音的來源。

「媽呀!鬼啊!」霍爾特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環顧四周,卻沒有看到任何身影,忍不住驚呼道。

「歡迎你們,冒險者!等了那麼久,又有新的冒險者上門,真是太開心了!」這個略微沙啞、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對於陸昊蒼和霍爾特的到來,顯得很開心。

從這個聲音的話語可以推斷,之前那些冒險者肯定也來過豪宅,而且似乎很希望有冒險者不停到來。

陸昊蒼猜測不差的話,那些來到這裡的冒險者可能都已經遇害了。

「首先,為了歡迎兩位的到來,我為你們準備了一個小小的歡迎儀式,希望你們能夠喜歡!桀桀桀!」發出聲音的人一直在暗中監視著一切,開口道。

「歡迎儀式?如果是熱情的招待就好了,順便來一點美食我也不介意!」躲在陸昊蒼身後的霍爾特忍不住嘟囔道。

「嗡……」

話音落下,在空曠的豪宅庭院中,突然出現了數個漆黑的漩渦,裡面散發出詭異的氣息。

…… 「那,那是什麼?」看到黑色漩渦出現的一瞬間,霍爾特大吃一驚,因為裡面散發出的氣息太過詭異,內心產生了一絲恐懼感,他從來沒見過類似的魔法或是技能,不知道裡面會出現什麼東西。

陸昊蒼也皺起了眉頭,盯著突然出現的黑色漩渦,隱隱感覺到裡面可能會出現不得了的東西,做好準備,應對一切突髮狀況。

「踏!」

「現在,讓我們歡迎外來的冒險者,有請『儀仗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