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艾德疑惑時,記事本上出現了歪歪扭扭的文字,彷彿有人在一筆一劃地書寫——

……

卡塔莉娜·奧克蘭的卧室位於這棟鄉間別墅的第三層,房間寬闊通風,白櫟木的牆面彷彿一層吹雪,牆上覆滿織錦與風景油畫。

房間里焚烤著沒藥與龍涎香的古老芬芳,空靈而深沉。蒸汽散熱片和毛皮地毯本該令人感到舒適,可她卻感受不到應有的溫度。

此刻她正翻閱著一本騎士小說:

故事中,蒼藍緋紅的燒霞之下,世界一望無垠。成群的駿馬好似一堵移動之牆,密如森林的騎槍豎起萬點寒芒,戰旗飛揚耀出點點金光……

多美好的故事啊!

人們總說騎士小說空洞無味,缺乏內涵。但卡塔莉娜總能讀得津津有味、廢寢忘食,這或許也和她的家族有關——

奧克蘭家族的歷史彷彿就是一部騎士的歷史:

從追隨立國之主「陽炎」哈爾王子的誓約騎士「青木盾」布蘭登先祖,到「最後的傳奇」「銀騎士」蓋爾特,或興或衰,奧克蘭家族總是會湧現出具有傳奇色彩的騎士。

尤其是蓋爾特爵士,「埃律西昂的法理皇帝與萊芮亞國王」理查二世最信賴的摯友、倒影守衛與誓約騎士、陽炎騎士團的副團長(大團長僅作為榮譽頭銜與萊芮亞國王直接綁定),卡塔莉娜的偶像。

作為既見證了萊芮亞王領崛起,也見證了騎士階級隕落之人,蓋爾特的傳奇不光來自於他那驚人的身高和武藝,也來自於其超凡的品德與忠誠。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理由是,蓋爾特爵士可是她曾祖父的親兄弟……她的家族血親!

卡塔莉娜收集了全套以他為原型的騎士小說:《銀騎士和黑王子》、《銀騎士之光明寶劍》、《銀騎士與血之女王》、《銀騎士大戰赤眼魔狼》、《銀騎士之最後旅程》……

——甚至還有限定版的金屬徽章。

據說銀騎士甚至曾經參加過她的誕生慶典,可是那時她還太小了,自然不可能有任何印象……

「叮——叮——叮——」十一點的整點報時響了起來,卡塔莉娜緩緩挪動左手,合上手中的騎士小說,小心翼翼地將日記本翻開。

這本已經寫滿了。

卡塔莉娜的嘴唇僵硬地抿了一下,扶住桌子將身體強撐起來,肌肉不受控制地顫抖著,險些跌倒。

結晶惡變症好像又變嚴重了……

肌肉僵硬、動作笨拙、口齒不清,而且還在隨着年齡增長持續惡化,自己不知道還能再堅持多久……

絕大部分非凡者必須通過後天刺激產生人格結晶,但偶爾也會有少數血統優渥或天賦異稟的幸運兒,對有些人來說這是一份天賜的禮物,但對卡塔莉娜來說卻是噩夢——

她的誕生石是一種名為「磷葉石」的晶體,珍貴而脆弱,也因此更容易產生畸變。

一旦腦內晶簇出現畸形生長,將會對宿體神經造成永久性損害——諸如癲癇、幻聽、癱瘓、感官障礙、肢體畸變乃至精神錯亂。

那冰冷的青綠色晶簇在腦內蔓延生長,荊棘般雜亂無章,無時無刻不在汲取着她的生命。如命運的鐘擺,計算着她的時限。

她低頭凝視着自己的手掌,指尖微微顫動,卻毫無知覺,像是別人的手。也許之後會是手臂、小腿,再到整個軀幹……?

我記得抽屜里還有一本備用日記……

卡塔莉娜沒有按下呼叫女僕的電鈴,而是艱難地扶著牆壁走到床頭,一路跌跌撞撞,所幸沒有摔倒,她順利地從床頭抽屜里翻出了那本老舊的記事本。

這是從卡塔莉娜曾祖父的兄弟,銀騎士蓋爾特舊居的閣樓里找到的。由於藏得極深,大家曾以為是某種用隱形墨水書寫的秘密筆記——然而在尋遍多位化學家和煉金學者后,卻發現只是普通的空白書頁。

於是,作為銀騎士頭號粉絲的卡塔莉娜,很榮幸地從父親手裏要到了這個筆記本。暗青的古老書皮至今仍能聞到淡淡的皮革氣味,裏面還夾着純銀樹葉做成的書籤。

卡塔莉娜用歪歪扭扭的筆跡在首頁寫下了自我介紹:

【親愛的日記:初次見面,我是奧克蘭家族的卡塔莉娜,今後請多關照。】

這還是小時候家庭教師指導她養成的習慣:由於身體原因,卡塔莉娜沒法進入學校學習,她的絕大部分知識來自於家庭教師,以及出於興趣的自學。

正當她猶豫如何把今日見聞和騎士小說的讀後感寫進日記時,一行蒼白的火焰文字浮現在米色的舊紙頁上:

【你好,卡塔莉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寫完的章節沒保存然後就沒了,現在很煩,今天沒法更新了,之後補上。

你們一定要記得這個狗作者欠一章了。

《帶著全族成仙》請假一天 梅澤美波最近感到很煩惱,以為之前參加自己最喜歡的那一位前輩的婚禮的時候就莫名有種感覺,自己某天會和一個比較熟悉的人結婚。

「所以要是做了像出軌這種事什麼的絕對不放原諒你的,宮澤梅良!」

惡狠狠的威脅自己旁邊的男人,梅澤美波說完就沒有閉上眼睛裝作睡覺。

宮澤梅良也不知道怎麼了,只是專心的開車準備回家了,也不知道村正和白石麻衣還能不能在一起,不然自己以後就有的麻煩了。

梅澤美波非常喜歡白石麻衣並且很尊重這一件事,整個團裏面的人都知道,只是現在會成為自己的麻煩宮澤梅良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希望村正能夠快點和白石桑復婚吧。宮澤梅良這麼想着,但實際上這件事從後面看來是不現實的。

「到家了。晚上想吃點什麼。」

宮澤梅良初上圍裙說着,梅澤美波不管看多少次穿圍裙的宮澤梅良都想笑,特別是這條圍裙是自己曾經穿的。

「晚上吃什麼我也不知道,要不你隨便做點好吃的就行了。」

梅澤美波躺在沙發上翻看着最近的雜誌,宮澤梅良想來想去都沒想到做什麼好乾脆按照之前的習慣做飯。

「阿良,有時候我覺得我是不是畢業的有些早啊,桃子都還沒有走。」

「桃子沒問題的,祐希不也還在嗎,你可是她們的隊友還不相信?」

梅澤美波翻了個身

想了想說:「美月當隊長沒什麼問題吧。」

「沒問題的,這些事情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那我就放心了。」

梅澤美波手裏的雜誌看不進去了,起身來到宮澤梅良身後趴在他身上說:「梅良,你是不是有些煩。「

「沒有,怎麼可能。」

「那就是覺得我不好了?」

梅澤美波的問題一步步的逼迫宮澤梅良走向自己想要的那句話,雖然當中有自己想問的。

「美波,你想幹嘛。」

「好啊,現在都直接叫我美波了,之前都不是這樣的。」

雖然之前都是叫美波的,但現在就不一樣了,現在就需要高情商來拯救才行。

「我問你,要是以後我們之間也想白石桑和村正那樣的怎樣。」

這個問題突然問到了宮澤梅良,畢竟自己是知道那兩位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也沒想過。」

宮澤梅良覺得只要自己小心一點就不會發生那些問題,應該不會吧?

梅澤美波顯然有些不滿意這個回答,但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所以就此作罷。

「好了,吃飯吧。」

晚飯很平常,就像兩人之間的關係一樣很普通也很平淡,只是看樣子雙方都覺得這樣的生活過的很不錯。

「梅良,以後不要和我吵架,也不要做那些對不起我的事情。」

「嗯,不會的。來,吃橘子。」

剝下來的橘子一瓣一瓣的餵給梅澤美波,宮澤梅良有時候覺得是不是把梅澤美波養的太懶了,但轉念一想自己不養自己老婆誰養。

「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你這人挺有意思的,只是沒想到現在有意思的人就在我身邊。」

梅澤美波再吃下一瓣橘子想起自己當初同意的原因就覺的有些好笑,只是這樣還挺好的。

宮澤梅良也是覺得蠻有意思的,從第一次見到梅澤美波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好漂亮,然後不知不覺的就喜歡上了。

但和梅澤美波結婚這件事是從未想過的,最多也就是想一下自己和她談戀愛會怎麼樣。

所以挺有意思的。

「梅良,你去找村正商量一下唄,白石桑那個樣子真的好少見。」

宮澤梅良沒有說,只是搖了搖頭,因為這件事從一開始就註定是不會成功的,因為太了解了。

「過幾天就要準備結婚了,有沒有什麼想法啊。」

梅澤美波想到這裏就覺得時間過得好快,這麼快自己就要結婚了。雖然心情很複雜,但還是很開心的。終歸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以後再怎麼困難也只會覺得不過如此。

「沒有啊,結婚之後去旅遊吧,到時候你想去什麼地方我們就去,去玩好玩,吃好吃的。什麼都可以。」

梅澤美波接着說:「去看好看的美女對吧。」

「沒有,有你在我旁邊還會去看別人,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梅澤美波沒有說,雖然這話說得很甜,但不能表現出來。

「梅良,覺得有些更喜歡你了。」

「嗯,接下來這幾天就稍微的休息一下吧。」

宮澤梅良接下來這幾天一直和梅澤美波在外面玩,算是結婚最後的放縱?可能不是吧。

對於那兩人來說只是青春剛剛結束而已,這只是對自己的時間一種結束方式罷了。

接下裏面對的就是生活中有兩人的時間了,不小心一點可是不行的,不愛惜對方也是不行的。

宮澤梅良一直恪守自己的言行舉止,梅澤美波只是配合著宮澤梅良一步步行動罷了。

「在這個家裏誰是老大。」

「是你。」

梅澤美波的家庭帝位已經確定下來了,畢竟誰會討厭這麼漂亮的老婆呢。

最後時間也到了,來到了兩人結婚的那一天。

乃木坂的成員基本都來了,村上村正也來了,白石麻衣也來了。兩人基本都把對方當做陌生人一樣誰也不認識誰。

「你說穿着一身會不會有些不好啊,桃子。」

「都已經穿了,馬上也要結婚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了。」

山下美月直接打斷了梅澤美波接下來要說的haul,不然這婚禮可能就會在絮絮叨叨中結束,起碼山下美月是不是想的。

「梅良,恭喜啊。」

村上村正坐在宮澤梅良旁邊說着結婚之後要注意的事情,這些都是經驗之談也是教訓,不然落得村上村正那一個下場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兩人在非常嚴肅的環境下完成了婚禮,然後就迅速的出國旅遊了。

兩人幾乎是週遊世界,沒有什麼煩心事之類的纏身是很不錯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