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狄一刀內體到處是傷,哪裡能夠喝下東西。沒等進入咽喉就給體內的真氣給逼了出來。

祈鶴莉不死心的邊喂,邊擦拭,一雙秀眉早就濕潤。淚水無聲從臉頰滑落。

她看著大快朵頤的羽皇,悲戚道:「你這個沒良心的孩子,你沒有看到你爹爹都成這樣了,你怎麼還能夠吃得下!」

羽皇嘴中嚼著烤肉,油質從她的嘴角流下,她笑道:「放心吧,爹爹不會有事的。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比這次還厲害。娘不是一樣幫爹爹治好了。」

祈鶴莉道:「娘?你娘能夠救你爹爹?」

羽皇笑道:「當然了,是女人就可以。我爹爹這個時候最需要女人了!」

祈鶴莉沉聲道:「這麼說我也可以救你爹爹了?」

羽皇點頭道:「是的,不過我想我爹爹是不會同意的。就算當初娘救爹爹,爹爹心裡也是不同意的。我才不想爹爹醒來罵羽皇呢!」

祈鶴莉道:「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你爹爹受苦?你要麼告訴我你娘在哪裡?要麼就告訴我怎麼救你爹爹。」

羽皇道:「我娘在哪裡,告訴你也沒有用。娘現在已經救不了爹爹了。雖然羽皇不想爹爹受苦,可是。。。。。。」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祈鶴莉怒喝道:「你還是不是他的女兒,哪有女兒看著爹爹見死不救的。快說!要不然下次我就不給你叫飯菜了。」

羽皇有些愕然的看著祈鶴莉。以前哪個見到她不是寵愛有加,哪會像祈鶴莉這般對她。

羽皇撅著小嘴道:「我告訴你,你可不能餓羽皇。」

祈鶴莉沉聲道:「快點,要不然我就不管你了。」

羽皇點頭道:「爹爹的修鍊有些特殊,要和女子繁衍才能快速恢復。娘就是因為這樣才治好爹爹的。」

祈鶴莉哪裡知道羽皇根本不是人,聽到繁衍一詞有些反應不過來。等到她想通之後,臉色突然通紅一片。 她喝道:「小孩子不準說謊,難道非要那樣才能救你爹爹?」

羽皇點頭道:「是的,羽皇從來不說謊。當初可是娘和二娘一起的,要不然見到大娘和二娘,你可以問她們。」

祈鶴莉臉色更加的紅潤,驚詫道:「兩人一起?你怎麼知道的?」

羽皇笑道:「我就在旁邊啊,這個有什麼,這可是很神聖的事情。」

祈鶴莉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狄一刀,又看了看將烤肉朝嘴裡塞的羽皇。暗道:「看來一切都是上天註定的。上次未做的事,這次還是要做。」

她對著羽皇,沉聲道:「我不管你上次是怎麼樣的,這次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待在旁邊的房間里。我會再讓人準備一桌酒菜給你。千萬不要打擾我救你爹爹,要不然我就餓你三天。」

羽皇笑道:「有吃的就行,那就快點吧!我看你也等不及了。再說我還沒有吃好呢!」

祈鶴莉暗罵羽皇一聲,臉色更加的紅潤,白皙的脖子也染上了紅暈。她飛快的安排了一切,走到了狄一刀的跟前。

她喃喃自語道:「冤家,看來我的身子註定是你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普通人。我不求你不離不棄,只求你還能記得有我這麼一個人。」

玉手輕輕的解下外裙,修長的嬌軀,玲瓏的雙峰,無一不暴露在狄一刀的眼前。

這絕美的風景,如果狄一刀看到,肯定會難以忘記。這是杉婷姿、烏楚芳她們所不同的另一種風韻。

像是寒風中的青竹,又如白雪中的寒梅,自有一種鏗鏘的意境。配合著嬌嫩的身體,讓人介於現實和虛幻之間。

就像是一個人在半醒狀態的美夢中,知道是夢,卻依舊不願覺醒。

狄一刀的軒眉微微皺起。此刻的他已經不再昏迷。雖然因為體內的傷勢和真氣的融合,讓他暫時難以動彈,可是他的耳朵還是可以聽見的。

羽皇和祈鶴莉的話,一字不落的進入了他的耳中。他恨不得狠狠的揍羽皇一頓,讓她以後絕不能因為飯菜將自己出賣。

感受著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的剝去,一個冰冷略帶顫抖的嬌軀緊緊的貼了上來。狄一刀真的想出聲喝止。

可是現在的他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如此此時停止修鍊的話,不光之前的修鍊功虧一簣,他體內的傷勢很有可能永遠都不能復原。

祈鶴莉是第一次觸碰男子,她緊咬著嘴唇,玉手不斷的在狄一刀的胸膛上撫摸。

《魔欲九轉》本來就有著欲的存在,正在修鍊的狄一刀哪裡能夠阻擋,身體快速的起了反應。讓上面的祈鶴莉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叫。

她面色赤紅的看著狄一刀的下面,突然閉上了雙眼,將自己奉獻了出來。

天地間最為原始的情感在兩人間滋生,像是一點火星,不斷的在兩人動作中蔓延。

雖然狄一刀沒有絲毫的動作和表示,但是祈鶴莉卻能夠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愛惜。就這種感覺就足以讓她付出一切。 狄一刀體內的真氣被注入了新的活力,更加強大的凝練力讓粘稠的真氣逐漸凝實。體內的創傷也在這股真氣的帶動下,迅速的恢復著。

當狄一刀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看到了祈鶴莉那香汗淋漓的容顏。清秀脫俗的氣質,和曉妃城有著翻天覆地般的變化。狄一刀根本就不記得見過這樣的人。

他雖然聽到祈鶴莉說自己是她的恩人,可是狄一刀什麼時候對她有恩,他自己也想不出來。

也許是兩人的微妙感應,祈鶴莉突然睜開了眼。看著狄一刀疑惑的目光,羞澀得將頭深深的埋在狄一刀的肩頭,就連之前不停歇的動作,也戛然而止。

狄一刀聞著芬芳,低聲耳語道:「你真的不用這樣的,你們的話我都能夠聽見。不過我實在動不了,也說不了。更何況我也不記得什麼時候對你有恩了。」

祈鶴莉低聲道:「記得在曉妃城嗎?等我回去的時候你已經不在了。就算不是有恩,這一次也是我欠你的。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狄一刀實在很難將當初那個骨瘦如柴的女子,和身上的女子聯繫在一起。低聲道:「我既然記不得了,你就更不用這麼做了。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晚了。」

祈鶴莉有些幸喜道:「我是自願的,沒想到這樣真的可以幫助你。就算讓我從新選擇,我依舊會如此的。」

狄一刀輕輕的撫摸著她光滑水嫩的後背,笑道:「你真傻,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將你自己給了我。」

祈鶴莉笑道:「我不用知道,我知道你對我好就可以了。哪怕是以後你不再對我好了,我依舊如此。」

狄一刀嘆道:「都如此了,我怎麼還能瞞著你。我就是狄一刀,一個時時刻刻被人追殺的通緝犯。所以,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現在就離開這裡。」

祈鶴莉震驚道:「你就是那個人人談論的狄一刀?你真的那麼厲害?」

狄一刀看著祈鶴莉的反應,不以為意道:「我不過是為了活下來。沒想到這樣卻讓我成了名。」

祈鶴莉伸出玉手,輕輕的撫摸著狄一刀的臉龐。笑道:「沒想到我第一個男人居然是個大英雄。看來我的命還真好!」

狄一刀苦笑道:「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一個被人追殺的通緝犯。你還是快點走吧!要不然真的會連累你的。」

祈鶴莉微微起身,突然笑道:「我真的要起來?你完事了?」

狄一刀看著眼前微微顫動的誘人雙峰,感受著下面的壓迫感。苦笑道:「要等我完事,恐怕你會受不了的。快起來吧!」

祈鶴莉沒有說話,而是開始了動作。她低聲道:「都已經開始了,我怎麼能夠不滿足你。就算你不想要一段回憶。我還想要這段回憶。如果你真的要趕我走,等你完事了,你可以離開。到時我自己會走的。」

狄一刀沒有再說話,只是輕輕的撫摸著祈鶴莉的後背。體內的真氣不斷的輸入對方的體內。 狄一刀看著床上疲倦慵懶的祈鶴莉,輕撫著對方的臉頰道:「如果你真的希望跟著我,我是不會趕你走的。」

祈鶴莉笑道:「我當然是真的,我相信跟著你是不會後悔的。」

狄一刀搖了搖頭,嘆道:「你先想想吧,等你想通了之後,還想跟著我,那麼就去風岩城吧。我的夫人都在那裡,我相信她們會好好待你的。我不能在一個地方停留太長的時間。雖然這裡是萬花山的城池,但是只要他們知道了我的行蹤,他們依舊會下殺手的。」

祈鶴莉笑道:「就算她們對我不好,我也會去的。只要這個空間你對我好就夠了。」

狄一刀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出了房間。他知道一個女人決定了一件事,就算明知道前面是個深坑,她也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別說八匹馬拉不回,就算是一百匹馬也同樣拉不回。

現在邪半仙已經盯上了他,再去無邪山無疑是找死。雖說他和白眉有著約定,但是他知道,在這個時候,天道山是不會為他出頭的。他們本就是利益的結合,隨時都可能解體。

想到了行四方的話,暗道:「既然婷姿已經是我的夫人,那麼紅楓谷的仇就不能不報。三大超級勢力,現在無邪山和天道山不好下手,那就去仙人殿。至少邪半仙還不至於將我的實力告訴其他勢力。」

仙人殿在南方,狄一刀叫上羽皇破空而去,一日之內就到達了仙人殿的區域。

仙人殿是混亂空間最老牌的超級實力,在其他五大超級勢力還沒有崛起之時,他就已經高高在上。可是隨著各個超級實力的不斷崛起,他的超然地位逐漸不保。

如果說以前的混亂空間是一個統一的混亂王朝,那麼現在就是藩王割據。 宿管阿姨 除了萬花山外,其餘五大超級勢力各據一方,暗中統領著混亂空間的各方勢力。

仙人殿雖然只在南方偏居一隅,可是曾是混亂空間霸主地位的它,也是地盤最大,物饒最為豐富的區域。

要不是中間有著萬花山不參與空間爭鬥。要不是一側的逍遙殿沒有覬覦之心,恐怕仙人殿這個老牌超級勢力早就給人聯手滅了。

仙人殿區域不是山區,而是平原。廣袤的平原上到處建立著城池。彷彿這裡才是人類的集聚之地。才是人類的交流中心。

狄一刀邁步走進了一個叫做外仙城的城池,只見城內到處都是商販的叫賣聲。就連入城費都要比其他的城池貴上一倍。

各個客店早就爆滿,就連酒店也座無虛席。好像這裡正好舉行什麼大事似的。

狄一刀要了一桌酒菜,讓夥計在酒店的一個角落安置了一個座位,自斟自飲。

只聽得旁邊的酒客道:「聽說這次仙人殿的殿主–仙上雲,要為他的孫女–仙妙人招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這個怎麼會有假?仙人殿怎麼說也是六大超級勢力之一,這種事不會亂傳的。要不然事情敗露,仙人殿還如何立足。」 「可是我聽說仙妙人是仙上雲最寵愛的孫女,他為何不在仙人殿里招親,而要在整個混亂空間招親呢?並且還不要六大超級勢力中的人。」

「這個你就不知道了,如果是在六大超級勢力中招親,無疑會讓人認為仙人殿和別的勢力聯手。而在六大超級勢力之外,不僅可以得到賢婿,還可以增強仙人殿的實力。」

「這麼說,老兄也是為了這個來的?」

「當然,不光是我,來這裡的年輕人哪個不是為了這個來的。只要能夠被選中,以後的日子可想而知。我雖然實力不高,但是如此機會又怎能放過。」

「說得好,那我就祝老兄心想事成。不過到時千萬別忘了兄弟我啊!」

狄一刀心道:「怎麼這個時候舉辦招親?難道仙人殿也感覺到了六大超級勢力暗流涌動?如果是這樣的話,仙上雲的野心倒是不小啊!不過這樣也好,正好可以藉機打擊一下仙人殿!」

狄一刀拿著酒壺走到旁邊的壯漢酒客旁,為他斟上一壺酒後,笑道:「老兄知不知道這個招親有什麼標準沒有?」

那名壯漢看了看狄一刀,笑道:「看你的小身板還可以,是不是也想去碰碰運氣啊?」

狄一刀笑道:「這種事千載難逢的,誰不想去試試。要是成了,可是要少奮鬥幾十年啊!」

壯漢笑道:「你說的不錯,夠爽快,不像有些人心中想得要命,嘴上卻裝著不屑一顧的樣子。其實像我們這些無根無底的修鍊者,這樣的機會對我們來說可是莫大的機緣。姑且不論那個什麼仙秒人長得如何,但這個機會卻是不能放過的。」

狄一刀笑道:「兄弟我想的和老兄一樣,光是修鍊的神石我都湊不齊,如果能夠攀升這個高枝,至少我也不用為神石煩心了。」

壯漢笑道:「看來我和兄弟還真是一見如故啊,既然兄弟和我一樣,那不如就一起如何?我叫高挄熊。」

狄一刀笑道:「老兄如此抬舉,小弟怎麼不識趣。我就叫余刀,就跟著高兄見識見識。」

高挄熊笑道:「好,看余弟這個樣子,說不準還真的能成。現在的小妞有不少都喜歡余弟這樣的。」

狄一刀笑道:「那就借高兄的吉言了,只要小弟中選,別的不敢說,高兄修鍊的神石就包在小弟身上了。」

高挄熊笑道:「爽快,你我兄弟吃飽喝足,一會就他媽的去看看。」

狄一刀將一旁大快朵頤的羽皇叫到身邊,笑道:「快吃,一會爹爹就要忙了。」

高挄熊詫異的看著羽皇,錯愕道:「余弟有孩子了?」

狄一刀笑道:「這有什麼關係,又沒有人規定有夫人的不能參加。」

高挄熊笑道:「是啊,他媽的,管不了那麼多了。」

三人酒飽飯足后,來到了外仙城的城主府前。看著人山人海的報名之人。狄一刀嘆道:「看來和我們一樣的人還有很多啊!」

高挄熊笑道:「當然了。這事是人都不會錯過的。要不是有著年齡的限制,估計不少老傢伙也會來湊熱鬧的。」 五大三粗的高挄熊帶著狄一刀和羽皇擠進人群,來到報名處。開口道:「我們兄弟要報名。我叫高挄熊,我兄弟叫余刀。年紀二十以上,三十以下。絕對附和標準!」

負責登記的是一名潤文儒雅的中年人,他有趣的打量著兩人後,笑道:「報名沒有問題,問題是你這個體型我們小姐估計不會喜歡。你兄弟倒是不錯,不過這個小孩是誰的?」

高挄熊道:「是我兄弟的。你們又沒有規定有家室的人不能參加。再說了,混亂空間三妻四妾多得是。只要中選讓你們小姐做大就是了。」

中年人笑了笑,道:「說的也是,好了,我記上了。明天就參加海選吧!不要第一輪都過不了哦!」

高挄熊拍了拍胸脯道:「怎麼可能?我雖然實力不強,但好歹也是上等仙王,如果連海選都過不了,他媽的還不如回去帶孩子。」

周邊的人頓時哄然大笑,連高挄熊開始時的蠻橫都忘得一乾二淨。

次日一早,外仙城的廣場上就沾滿了人。狄一刀順眼一掃,驚訝道:「這麼多,至少也有四五百人了吧?」

高挄熊笑道:「這還是少的,要知道在仙人殿區域,所有的城池都有報名點。這次參加的人不說上萬,但是五千也算是最少的了。」

狄一刀笑道:「這麼看來,我們的希望還真是不大。不過是機會都要拼一拼。」

高挄熊笑道:「說得好,我們去看看,這個海選到底是什麼規矩。」

三人擠到人前,只聽見昨天登記的那名中年人朗聲道:「因此次招親規模龐大,為了加快進程,所以在第一輪的海選中,只要是戰敗的,盡皆淘汰。而海選的規則也很簡單,那就是同等級交戰,勝的晉級,輸的淘汰。」

人群中不少實力較高的人不忿道:「為什麼要同等級交戰?難道我們辛辛苦苦修鍊來的實力,就沒有什麼優勢嗎?」

一人話起,其餘不少人開始起鬨。讓整個場面更加的嘈雜。

中年人有些不悅的看著周邊的人群,沉聲道:「或許你們還不知道我是誰?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我就是仙人殿的大護法–崔喜忘。如果你們真的認為我的規矩不公平大可以不用參加。如果擾亂了海選的秩序,可不要怪我不講情面。」

仙人殿的大護法,已經和長老是同等級的存在了,實力至少也在神帝級別的。聽到崔喜忘的話,嘈雜的聲音頓時小了下來,逐漸平靜。

看著場面平靜,崔喜忘道:「我們仙人殿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想要知道規矩是不是公平,那麼就要等你們進入下一輪才可以知道。否則現在知道了反而淘汰了,也沒有什麼意義。」

高挄熊笑道:「大護法,這個海選什麼時候開始啊!我可是等不及了。行我就留下,不行我就走人。我可不想一直吊在這裡。」

崔喜忘笑道:「現在就開始,先按照實力等級分組。然後隨意抽籤選定對手。」 為了不引起公憤,所有人都快速的站到各自的小組中。從仙人級別的,到仙皇級別的,一共有著四個組。

事實上在規定的二十歲以上到三十歲以下,能夠修鍊到仙皇級別的就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就像是宗克鋒和邱維榭般,都修鍊了那麼多年,還一直在仙王仙帝級別徘徊。

在混亂空間,就算是從小就受到培養,能夠在三十歲前修鍊到仙皇,那也是萬眾無一的。所以雖然有著仙皇小組,卻只站著一人。他風度翩翩,摸樣英俊,嘴角掛著一絲不屑的笑容,讓人看得極為不爽。

高挄熊沉聲道:「他媽的小白臉,以為實力強就能夠中選了?要是這樣的話,還招什麼親?真是個白痴!」

狄一刀笑道:「高兄還是小點聲,雖然我們不怕誰,但是因為這個失去了參加海選的資格就不值得了。」

高挄熊點頭道:「余弟說的對,先看看我們的對手是誰。不要第一輪就給趕下來,那就太丟人了。」

兩人報的實力都是仙王,高挄熊報的是上等仙王,狄一刀報的是中等仙王。他們的對手是和他們同一級別的。

高挄熊的對手是一名看似柔弱,卻臉帶堅毅的年輕人。而狄一刀的則是一個眼中暗藏狠厲的胖子。

四組中,仙王組的人最多,最少也有著三百多人。等輪到高挄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高挄熊拍了拍狄一刀的肩膀,笑道:「這個中看的小子不知道中不中用,看老兄先拿下他再看余弟的戰鬥。」

狄一刀笑道:「高兄最好還是小心點,越是這種人,越是有著獨特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