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

林梓寒就像小說中的腹黑總裁一樣,白白嫩嫩的手指溫柔的劃過葉子凌的俊臉。

可臉上的樣子卻像是將要把小綿羊生吞活剝的惡狼一樣,黑的嚇人。

「好好好,我說錯話了好吧!」

掙脫不開的葉子凌只能小聲認慫。

「看來你今天是真的欠收拾了,基於你這次的表現來看,我決定這次要好好的懲罰你。」

「什麼?懲罰我!」

葉子凌自然清楚林梓寒口中說的懲罰是什麼意思。

他緊皺着眉頭,有些沒好氣道:「你不是說不碰我讓我休息下的嗎,我都道歉了你還不依不饒的,我去客房睡好了吧?」

說着就要掙扎的下床。

林梓寒哪裏肯就這樣放過他,稍微用了點力氣就把他給壓的動彈不得……

學校。

晚自習課上。

一群學生正奮筆疾書的應付接下來的期末月考,連坐在講台上的男老師艾比都顧不得看了。

而劉俊研則安安靜靜的坐在最後面,默默的看着福爾肉絲集。

艾比掃視了一圈,接着眼神不自覺的看向了劉俊研那邊,內心有些許激動。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腦海里時常回想起那次劉俊研救了他的場景,怎麼忘也忘不掉,思緒越想越亂。

劉俊研注意到艾比偷偷摸摸的盯着他,感覺有些不自在。

忍無可忍的他在艾比又看過來的時候猛然抬頭。

「涮的一下!」

艾比的臉色漲紅了起來,站起身子慌裏慌張的走出了教室。

莫名其妙!

劉俊研搖了搖頭,還以為艾比是因為上次的那件事心裏留下了陰影,有些精神失常。

當初放過他也是因為怕麻煩,不然現在,艾比早就長埋在公園老樹下面了。

……

艾比一路小跑。

到了男廁所里之後,他看着鏡子裏面的自己,臉色紅的就跟發情一般。

「我……」

「我怎麼會變成這樣,難不成我是變態?」他有些不知所措。

廁所外面這時候走進來一位身穿制服的大叔。

一進門。

他就看到了平日裏對誰都很好的艾比老師,竟然跟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似的癱坐在地上小聲哭泣。

「這……艾比老師,你怎麼了,學校里是有女的欺負你嗎?你告訴我,我去找她去。」

大叔邊攙扶起他邊安慰道。

「啊,是陳叔呀!」

聽到聲音艾比趕忙站起身來擦了擦自己的眼淚:「我沒事陳叔,沒有人欺負我。」

「那你……」

陳叔明顯不相信,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艾比開口打斷:「好了陳叔,我真沒事,剛才……是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我跑來廁所傾訴一下罷了。」

萬不得已,艾比只能這樣說來應付一下。 飛雪漫天,遮天蔽日,寒風呼嘯,雪花旋轉飄舞,天穹下充斥著凌厲的肅殺之氣。

福島城下。

大戰拉開序幕,諸葛亮,張良拔刺血,斬尖刀的計劃實施,荀彧和戲志才聽聞孔明要以八十萬士兵性命,和黑凌軍拚死一戰,內心波濤洶湧,這個想法讓人毛骨悚然。

張良面帶擔憂之色,側目突然開口:「孔明,四架投石機真的可以阻擋重刃,冥閻大軍?」

「當然!」

「原本我還有些擔心,不過這場冬雪來到太及時,四架投石機阻擋重刃,冥閻大軍,絕對萬無一失。我軍目的是拔刺血,斬尖刀軍團,諸位放心此戰結束,黑凌軍將成為一支殘軍。」

諸葛亮運籌帷幄,鏗鏘之聲響起,精明的目光注視著城下戰況,好似不動明王,周身上縈繞著浩渺的真氣波動。

五虎上將斬殺刺血敵將,此時他們率領麾下所部已和刺血交鋒,秦瓊,尉遲恭,石達開,單雄信四將如惡虎出閘,再次加入戰局。

四將佯裝戰敗,內心裡壓抑的憤怒此刻徹底爆發,吼聲如雷,縱馬狂奔,槍槊縱橫虛空,槍似閃電,槊如流星,時有兵戈撞擊,響徹八方,刺血悍卒應聲倒地,鮮血飛濺狂飆。

同時。

衛青,楊再興,李存孝,宋無缺所部徹底將刺血和尖刀阻隔,四十萬大軍出現在荒野,似神龍橫卧於天地,聲勢驚天,攝人魂魄。昡殤親率麾下戰將殺至,見迎面楚軍已劍拔弩張,等候多時,緊勒手中韁繩,勒馬而立,怒目而視,臉上神色警惕。

「將軍,楚軍早有部署,難怪接連放棄城池和關隘,原來他們是在整合兵力,想要在福島城下和我軍一決雌雄。」

「是啊,前方集結楚軍至少在三十萬眾,看來刺血軍是凶多吉少了!」

「將軍,刺血乃我軍先鋒前軍,如果刺血有失,恐對我軍非常不利。」

昡殤身旁幾位偏將紛紛出言,皆是擔心刺血有失,昡殤豈會不知刺血危矣,可想要解救刺血只能橫穿四十萬楚軍。

如果黑凌軍全部集結一起,昡殤有信心和四十萬楚軍一較高下,可眼下只有他麾下尖刀,面對四十萬楚軍他一樣感覺到壓力。

「將軍,怎麼辦,難道要放棄刺血?」

夜孤爍緊握兵戈,憤怒不已,聲音雄渾的問道,昡殤陷入沉思中,少時,他下令士兵將消息傳給重刃,冥閻。

昡殤按兵不動,可衛青,李存孝,宋無缺,楊再興卻不給他們機會,四路大軍嘶風縱馬,掀起漫天飛雪,震天馬蹄響於荒野,尖刀軍錯愕不已,沒想到楚軍會主動出擊。

狂風卷,飛雪亂。

荒野上四路楚軍似長龍遊走,吞天噬地,風馳電掣而行,「將軍,楚軍明顯是要將刺血和我們尖刀同時擊敗,看來這一戰是無法避免了。」

平野青皇微眯眼眸,聲音急切的說道,昡殤舉起手中天雷鉞鉤槍,臉色陰沉,縱聲如雷。

「楚軍蓄謀已久,我們奉陪到底,眾將士聽令,全力斬殺楚軍,等待重刃,冥閻大軍到來。」

昡殤麾下尖刀軍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即便面對四十萬楚軍,他們依舊無懼無畏,在昡殤的命令響起時,三軍將士執兵戈,縱戰馬,迎著風雪向楚軍衝去。

………..

重刃,冥閻距離尖刀軍只有十里之地,忽聞震天殺喊聲隨勁風傳來,接到冥閻將士傳來消息,黑凌軍統帥平野戰雄大驚。

「大將軍,從殺喊聲來看楚軍至少在四十萬眾,應該是福島城中全部楚軍,他們傾巢而出,難道是要和我軍決一死戰?」

「四十萬楚軍?」

「以我黑凌軍戰力就算面對四十萬楚軍也是勝券在握,傳我將令,大軍全部出擊攻入福島城。」

平野戰雄一聲令下,重刃,冥閻兩大軍團開拔,快速朝著福島城逼近,平野戰熊對刺血,刀刃信心十足,堅信他們就算不能大敗楚軍,亦可以全身而退。

一個時辰轉眼即逝。

平野戰雄帶領重刃,冥閻只要穿過面前峽谷,就可以和昡殤所部匯合,然此時周瑜,戚繼光所部正在峽谷外等候他們。

聽聞馬蹄聲不斷逼近,周瑜,戚繼光先後下令,四架投石機架在山谷外,火藥包早已準備就緒,只要兩人一聲令下,四架投石機同時發射,平野戰雄所部休想穿過面前峽谷。

「將軍,什麼時候開始發射火藥包?」

面對麾下士兵的詢問,周瑜嘴角噙著神秘笑意,道:「不急,在等等!」

大雪肆虐,馬蹄聲越來越近,周瑜眼眸微眯,腰間長劍出鞘,直指前方,聲如悶雷。

「發射!」

「發射!」

四架投石機同時將火藥包拋出,少時峽谷內傳來震天巨響,兩側山峰積雪不斷跌落,這要是雪山怕是在巨響之下,早就發生雪崩了。

「轟隆!」

「轟隆!」

「轟隆!」

突如其來的震天巨響傳開,平野戰雄胯下戰馬受到驚嚇,騰空而起,嘶風長鳴。

「前方發生什麼事,為何會突然傳來巨響?」

平野戰雄一臉疑惑,質問聲響起,背後兩名將領穩住胯下戰馬,剛欲前行查看,又是一波狂暴的爆炸聲傳來。

山動地裂,積雪翻飛,滾石不斷從山巔上滾落下來,平野戰雄緊勒韁繩,目眥欲裂。

「楚軍早有部署,這是要阻止我軍前行,趁機消滅刺血,尖刀兩軍!」

「真沒想到楚軍如此詭計多端,將軍要是峽谷被封,將會徹底切斷我部和刺血,尖刀的聯繫。」

平野戰雄聞聲震怒,無論如何他沒想到楚軍會趁機在峽谷外設伏,這段時間楚軍遇到黑凌軍就像老鼠遇到貓,一直都是聞風喪膽,退避三舍。

直到現在平野戰雄才知道,這一切原來都只是假象,楚軍故意示弱,讓他們掉以輕心。

「重刃軍聽令,強行穿過峽谷,衝破谷外楚軍伏兵,今必須和尖刀軍匯合,否則我們黑凌軍損失慘重。」

重刃軍聽令,手執巨遁,快速向前推進,谷外,周瑜和戚繼光循聲輕笑,眼眸里閃爍著狡黠的目光。

「敵軍還在推進,看來我們攻擊還不夠強大,眾士兵聽令,火藥包不停攻擊。」

「轟隆!」

「轟隆!」

「轟隆!」

四架投石機輪番將火藥包拋出,震天爆炸聲不絕於耳,周瑜端坐在馬背上,目視前方峽谷,縱聲如雷。

「爆炸聲太大,不知敵軍怕不怕?」宋遇無所謂的將盒子打開,可看到裏面哪裏是什麼營養液,明顯是一本古董紙質書籍。看到書名的瞬間,眼瞳一縮,只見書的封面上寫着「家常菜一千例」。

雖然與星際的字有所區別,但作為廚師系的高材生,怎麼會不認識這些與廚有關的古地球文字呢?

這本紙質書分明與美食有關,家常菜是什麼?據她所知就是地球星上平時老百姓餐桌上經常出現的菜式。

一千例那就是有至少千種菜肴的做法,這其中包括了多少味道,多少……

《快穿之瑜兒游世界》60.星際半路夭折的營養師4 葉寒看著李若薇,目光有些灼熱,低聲道:「我還想再欺負你一會兒。」

李若薇被他嚇了一跳,趕緊說道:「好了啦。不要亂來了,要是被爸媽發現,那就慘了。」

看她一副又驚又怕的樣子,葉寒忍不住莞爾一笑。他只是逗逗她而已,沒想到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姐姐還會怕這一招。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

葉寒和李若薇都嚇了一跳,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他們第一時間整理好身上的衣服,然後將門打開。

趙九兒和吳艷紅走了進來。

吳艷紅有些不滿的說道:「你們兩個聊天就聊天,關門做什麼?」

趙九兒有些奇怪的抽了抽鼻子,驚訝的問道:「這裡面的味道有些奇怪呀。」

吳艷紅這也才注意到這一點,看到李若薇羞紅臉,她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若薇無比尷尬,腦袋低了下來,恨不得挖個地洞躲進去。

見到這個情況,吳艷紅立刻說道:「好了,葉寒,你帶著九兒回去吧,九兒說還有作業要做呢。」

「好的。」葉寒點了點頭,他也有些心虛,二話不說,立刻帶著趙九兒離開。

房間里,吳艷紅盯著李若薇,也不說話。她的眼神讓李若薇極其不好意思,像是自己的一切偽裝,都已經被母親看穿了一樣。

李若薇弱弱的問道:「媽,你在看什麼呢?」

吳艷紅笑著說道:「沒事,我剛剛在想一件事。你和葉寒什麼時候去把結婚證領了。還有,葉寒是個孤兒,我們一家就把酒席辦了。至於你們的婚房,就這套房子吧。我和你爸還有天賜,都出去住。」

「媽,你說什麼呢?人家現在還沒有打算結婚呢。」李若薇有些哭笑不得。

她根本沒有想到,母親居然說出來這麼一番話。突然催自己結婚,她有點措手不及。

無論葉寒,還是李若薇,都不想現在就結婚。

不說別的,光是葉寒身邊那一群女人,若是關係不弄個清楚,她根本不想結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