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大殿中已經滿是各家的子弟,他們紛紛與一些強大的未知生物戰鬥在一起,一些強大的修士聚攏起身旁的子弟,共同抵抗那未知生物的襲擊。

然而這裡的怪物太過的強悍,數十人都無法抵擋住一隻。怪物的數量也是在不斷的增加,它們從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源源不斷的湧出。

大殿中已經出現了傷亡,顯然那些最先被吸進來的弟子都是實力較弱的存在。

李易天神力無匹,所以他進入以後已經不再有人進入。

此時李易天手持油燈,神焰將他全身護住,一時間竟沒有受到任何的攻擊。那些怪獸似乎十分的懼怕這神燈的火焰,都不願靠近李易天身旁。

在這邪性混亂的場景里,他一人獨善其身,確實十分的引人注目。

李易天看到翠微一脈的幾個師兄弟與張星彩幾人匯合一起,倒也沒有什麼危險,因此也就沒有上去幫忙。

這片廣場十分的寬廣,這麼多人在此與那不明生物搏殺依然顯得十分空曠。

隨著戰鬥的加劇,不時的有人被未知生物殺死,眾人對此卻毫無辦法。那未知生物數量太多,而且速度奇快無比,它們膽小如鼠,一有不對立刻依靠急速遠遁而去。

此時已經有數十人喪命,而那未知的生物卻沒有一絲的傷亡。空曠的大殿里,那種「咔嚓咔嚓」的咀嚼聲回蕩在眾人的耳邊。聽了令人全身起雞皮疙瘩。

襲殺仍在繼續,戰鬥也越發的慘烈。各種殘屍斷臂拋灑一地,鮮血內臟在大殿中連成一片。

就在這時,忽然之間一道驚天劍氣爆沖而去。

「吱~」一聲慘叫,終於有人成功斬殺了那不明生物!

「竟然是一把仙兵!」剛才那發出無匹劍氣的人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此時他的手中握著一把銀光璀璨的寶劍,那寶劍遠遠看去都讓人感到一陣膽寒,那光華照耀天地,將大殿中的黑暗都稍稍的驅散了,這顯然是一柄神兵利器!

「是北楚王室,項家子弟!」

「難道這柄寶劍就是十八仙兵之吟霜寶劍?」

一眾人議論紛紛,都十分火熱的看著那柄仙兵。有幾人甚至略微的向前幾步,顯然沒打什麼好心思。

「哈哈,想要吟霜寶劍的儘管來,本皇子奉陪到底!」持劍男子長的虎背熊腰,一副霸王姿態。他哈哈一笑,揚了揚手中的仙兵。

衝天劍芒光耀天地,眾人無不驚駭的後退兩步,眼中的熾熱也退去了三分。

「項家第八皇子,項鼎,同輩人稱項無敵。」一人揶揄的看著想要奪寶的眾人,爆出了那人的名號。看來這人也是北楚國的人士。,對於項鼎的實力十分的熟悉。

眾人雖然不識得那霸氣的漢子,但是這名號卻是如雷貫耳。看了看那男子的威武摸樣,此時眾人也都紛紛打消了搶寶的念頭。畢竟寶物雖好,也得看是誰拿著。

項鼎領著身後的皇室子弟大步走到被斬殺的生物跟前,他們想要一看究竟。

「蝕骨屍魂獸!」看清那地上手臂般粗細,長相和老鼠無異的妖獸,一人顫抖的驚呼出聲。這妖獸渾身雪白,它看起來兇狠異常,此時已經身死但仍有凶威外露。

它的獠牙十分鋒利,四肢短小精壯,爪子上爆射的寒光如同幾把鋒利的匕首。

這些妖獸常常生存在墓地,十分喜歡吞噬屍體。它們個體的實力十分強悍,速度更是冠絕同階所有妖獸。然而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它們是群居的妖獸,撲食之時往往是成千上萬潮水一般的湧上。

「不好了,蝕骨屍魂獸又攻上來了。」之前蝕骨屍魂獸被吟霜寶劍的劍氣所懾都遠遠的退去,此時適應了鋒銳的劍氣以後,再次洶湧而來。

這次蝕骨屍魂獸的攻勢更加的兇猛,它們憤怒的圍繞著人群亂竄,只要有人露出破綻,就會立刻受到蝕骨屍魂獸的凌厲攻擊。

那些實力強悍的子弟自然是遊刃有餘,但是實力較弱的人立刻出現了傷亡。李易天則手持寶燈,時而出手搏殺一些不長眼的蝕骨屍魂獸。

傷亡開始加劇,一些有所保留的強者也都紛紛的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一件件強橫的寶物出現在眾人面前,開始展示那強大的殺傷力。

這些強大的寶物大多數掌握在一些龐大勢力的後輩子弟手中,一些人看的眼熱無比卻也不敢隨意出手。不提這些人身旁的跟隨者,就是他們自身手持寶物也是所向披靡。

眾多強者身旁紛紛聚攏起大量的人手,他們開始共同防禦蝕骨屍魂獸的攻擊。

此時倒是李易天獨自一人,手持油燈顯得平平無奇。

一些眼尖的人很快看出了李易天手上油燈的好處,即使那些擁有仙器的人也會被蝕骨屍魂獸攻擊,但是李易天的身旁卻像是一片禁區。除了少數沒腦子的蝕骨屍魂獸才敢接近,然後很快被那油燈發出的火焰燒成飛灰。

寶物動人心,一些有實力的傢伙很快將主意打在了李易天的頭上。一個團體之中,在領頭一人的示意下,幾個人慢慢的靠近李易天,想要將李易天手中的寶燈據為己有。

李易天此時正在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思忖著逃出去的對策。若是一味的固守在這裡,早晚會被海量的蝕骨屍魂獸襲殺一空。

這巨大的廣場上只有一道大門,那大門也是呈現半圓的形狀。或許那裡才是唯一的生路,也許是死路一條。畢竟誰也不知道大門後面究竟有什麼,也沒有人想要第一個去試探一下。

正在李易天留心觀察之時,那幾人悄悄的將李易天圍在了中間。李易天眉頭一皺,很快明白了他們的意思。

「小子,將那寶燈交出來。」為首的胖子陰沉的說道,他臉上的橫肉一抖一抖的看起來十分的陰狠。

「哦,不敢打那些大勢力的注意,就想要從我手裡奪寶?」李易天看著幾人,漫不經心的問道。

「嘿嘿,識相的快點把寶物交出來。若是惹惱了我們,直接宰了你!」那胖子目露殺機,威脅李易天。

李易天思量再三,猶豫著將寶燈往前遞去,竟是要交出這寶貝。

「這就對了嘛,免得受那皮肉之苦。」那胖子看到李易天如此的識相,頓時間眼中露出笑意伸手就要將寶燈握住。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漫天的火海!

「轟~」李易天忽然催動法寶,無盡的火海瞬間將這胖子吞噬。

「啊!救命啊!」慘叫聲從胖子的嘴裡發出,幾人誰也沒想到李易天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這胖子全身都在瞬間被點燃,他的皮膚血肉紛紛燃燒起來。他的同伴急忙出手相救,奈何這胖子已經完全被大火覆蓋。

胖子在火海中掙扎了幾下后,迅速的失去了生機。他的屍體也瞬間被火焰吞噬的一乾二淨。

「你們幾個也想要我的寶貝?」李易天盯著另外幾人沉聲問道,他的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機爆射。 「媽的!宰了他!」一人咆哮著一劍刺向李易天。他們幾人是同一個家族的子弟,那胖子被李易天偷襲燒死,他們當然要出手報仇。

最重要的是這李易天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厲害角色,而且也是孤身一人。即使把他殺了,恐怕也沒人會多說什麼。到時候這威力不俗的寶燈,就是他們的囊中之物了。

這攻來的一劍又急又快,李易天來不及催動神燈,他抬起左手一拳將這持劍之人砸的吐血飛退。

他翻轉身形,背後二人的攻擊已經襲來,李易天神燈一握,火焰再次噴射而出。那升騰的火焰,瞬間將周圍的溫度提升上來。

「轟!」這二人的攻勢被瞬間被瓦解,他們急忙狼狽的抽身而退。

李易天面對最後一人的攻擊,他腳下龍影晃動,神出鬼沒的出現在那人的身後。他的雙拳之上點點金光閃爍,無量風雲匯聚而來,李易天一拳砸向這最後一人的背部。

「碰~」法寶破碎,這人的身體也被李易天強橫的一拳打爆!就像一拳砸碎了一個熟透了的大西瓜,血肉飛濺。這血腥的一幕震懾了大多數蠢蠢欲動的腳步。

餘下的三人嚇得再無戰意,急忙抽身飛退。李易天腳踩龍步速度快到極致,他瞬息之間將這三人紛紛踹到在地。這三人都是身受重傷,再也無力反抗。

周圍眾人早就看明白了這裡的事情,幾人想要奪寶,卻被李易天強勢反殺。這一幕倒是讓人看得讚嘆不已。

「說,誰指使你們這麼做的?」李易天拎起一人目露深沉的問道,他眼中的殺機毫不保留的直射而出。

那人還待猶豫,李易天「啪」的一巴掌將他抽飛了起來。這人的身體「轟」的一聲砸落地面時已經進氣少出氣多,看這模樣是活不成了。

李易天走到另一個人的身旁,他還未開口詢問,那人已經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交代了。李易天的狠辣,成功的震懾了這兩個俘虜和在場的所有人。

「這位師兄別殺我啊,都是八皇子項鼎讓我乾的,小的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求師兄饒我一命啊!」這人說著,伸手扇起自己的臉來。

李易天看向最後的那一人,他也立刻有樣學樣的磕頭求饒起來。

「好吧,你們這兩個被人當槍使的蠢貨,我就放你們一馬。」李易天揮揮手放過了他們。並非是李易天仁慈,而是他知道即使自己不殺他們,那項鼎也一定不會饒了他們。

這樣一來李易天不僅能夠借刀殺人,還能把項鼎殘暴的一面暴露出來,從而使他們君臣離心。

此時大殿之中的眾人都在留心觀察著這裡的動靜,李易天放了那兩個傢伙倒是讓有些人看的連連點頭。

李易天手指指向那身具霸王之資,手持吟霜仙劍被許多強者簇擁著的項鼎,他怒吼道:「項鼎,給老子滾過來!」

這一吼聲音之大,壓蓋過了全場的戰鬥聲響,如炸雷一般炸響在每個人的耳邊。而全場聽到李易天的大吼之後,表情也都是相當的豐富。

大多數人都是幸災樂禍的看著李易天,想來這個囂張的小子馬上就要倒大霉了。

那隱在人群中的師仁厚看了看李易天,再次沉默下去。他若是此時出手相助,定會讓天武門的弟子生出懷疑,李易天的身份就更加容易暴露。而且他隱隱覺得,李易天未必就不是那項鼎的對手。

許多人都看的出來,李易天手中的神燈並非俗物。

「狂妄的小子,你找死!」項鼎身旁的一位族弟大吼著沖了上來,他手中也是一柄寶劍,即使比不上項鼎的吟霜仙器,但也是鋒芒畢露。他直攻李易天而來,雙眼之中殺機四射,顯然極其的憤怒。

「滾回去吧,你不是我的對手!」李易天腳踩龍步,腳下龍影閃現,他一腳將那衝上來的傢伙踹飛出去。這一腳力道之大,直接震碎了那人的護體法寶,將他震的五臟撕裂,體內氣血翻騰不已。

「項鼎你是縮頭烏龜嗎?還是說北楚皇室之人難道就只會躲在後面打人家寶物的主意?」李易天繼續囂張的挑釁,他也知道自己手中神燈的價值,若是此時不能殺人立威,怕是麻煩會一直找上他。

項鼎之前還要顧及自己的身份,此時也不得不出手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我項鼎現在就來取你的狗命!你的寶物本來就是我的!」項鼎暴怒,言語之間也是相當的霸道。

他縱身而起手中吟霜仙劍爆射出無量銀霞,天地之間瞬間被染上一層霜華。仙兵直襲李易天頭顱!

「哈哈哈哈,殺!」李易天大喝一聲,手中神燈放出熠熠神光,與那漫天的銀霞平分秋色。他驅動寶焰與那劍氣轟然撞擊在一起。

銀霞消退,寶焰內斂。李易天與項鼎雙雙飛退,那巨大的衝擊波肆虐而去,在空曠的廣場上掀起一陣颶風。二人都藉助寶物之威,短時間內定難分勝負。

項鼎身後眾人見他未能一招敗敵,紛紛上前助陣。

而李易天這邊,東唐皇室的眾人也都聚攏過來,顯然是要幫助李易天共同抵抗北楚皇室之人。

李易天的名號這十六皇子也是早有耳聞,不提北楚與東唐兩國的恩怨,他此番示好李易天也定能為自己留下些情分。剛才李易天展現出來的實力,也已經證明了他自己的價值。

眼看一場奪寶之戰,竟然要演變成兩國皇室之爭,場中諸人也都不敢再隨意摻和。

項鼎止住身後眾人的動作,他遙指李易天,朗聲說到:「李易天,可敢於我赤手空拳單打獨鬥?」

北楚皇室之人一聽這話,頓時喜上眉梢。李易天若是不應,那就是認慫了。若是李易天應了,那他將必敗無疑。

十三皇子龍無昆立刻喝罵道:「項鼎你竟如此卑鄙,誰不知道你項家《霸王神訣》煉成以後神力無匹,體內有蛟象之力!讓我龍無昆來會會你!」

十三皇子說著,就要幫李易天攔下此事。

李易天上前一禮說道:「十三皇子殿下無憂,些許小事微臣自能擺平。」

李易天是照寧城城主,他以臣自居也是正當。如此一來項鼎就難逃以上壓下的壞名聲,北楚國之君,以勢欺壓東唐國之臣。

項鼎聽得分明,他頓時憤怒的直衝而來,口中疾呼:「逆賊,納命來!」 項鼎果然依言收了仙器,赤手空拳飛身而來。

「希望你的拳頭能和你的嘴巴一樣硬!」李易天毫不示弱,大步向前迎戰項鼎。

項鼎修習《霸王神訣》,周身神力涌動間在背後凝聚成一道龐大的金色虛影,那身形數十丈大小,如天神一般肌肉虯結。隨著項鼎的攻擊,虛影也探出一隻巨大的金黃鐵拳。此時的項鼎威武不凡,當真如霸王在世!

「《霸王神訣》,拳裂!」項鼎暴喝一聲,頓時間周身風聲呼嘯而起。金光拳影與項鼎融合,一起發動了這強勢一擊。

面對項鼎無可匹敵的一擊,李易天絲毫不敢大意,此時稍有差池怕是就會被一拳轟殺。

他股盪起全身的神力,勢要與項鼎一爭高下。那強壯的身體上似有燦燦金光閃爍,隨著李易天的動作,他的身上金光更加的明亮與凝實。

「殺!」李易天暴喝一聲,無量金光匯聚在他右拳之上。隨著李易天一拳砸出,頓時間光耀天地,轟鳴四起。空中似有無數雷霆閃現,為李易天這一拳增加無窮的威勢。

「咚~」撞擊之處發出震天巨響,黑暗都被那熾烈的光芒驅散。眾人還未看的真切,「咚!」兩人再次硬拼一拳。

音爆聲震徹九天,無數風雲倒卷。大殿都是一陣的晃動,眾人急忙穩住身形。

兩道交戰的身影一碰即走,李易天與項鼎分立兩旁遙遙相對。

二人都是毫髮無傷,一時間誰也看不出究竟是誰佔了上風。

遠處張明遠看的雙眼火熱,這種級別的碰撞想來他也十分的嚮往。

無敵是寂寞的,他們這些天之驕子都渴望能有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現在的李易天,已經擁有了這個資格。

「你果然有狂妄的資格!」項鼎遙遙說道,他已經肯定了李易天的實力。

自己施展雷霆手段都不能將對方斬殺,硬碰兩招也絲毫沒有佔到便宜。他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恐怖的百萬斤巨力,而李易天比起他來也是不遑多讓。

一番交手讓項鼎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感,修行力之一道的人大都是粗狂豪放,行為不勒之輩。李易天有這個實力,當然會得到他的肯定。

就在眾人以為李易天他們還要血拚之時,大殿中忽然發生了巨變。

一個恐怖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大殿中,他揮手間滅殺了數百位強者,如同踩死螞蟻一般簡單。那如淵似海般的恐怖威壓席捲而來,令所有人心生懼意。那種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他周身都隱藏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楚。

李易天看著那黑影,感覺到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的害怕。這個黑影的實力,比之天武門的九大長老還要強悍百倍!這一發現讓李易天的心徹底的沉入谷底。

「螻蟻們,為你們的貪婪付出代價吧!」黑影沙啞的聲音傳遍全場,令人遍體生寒。

他再次隨手出擊,數百強者被瞬間秒殺。沒有掙扎,沒有慘叫,也沒有一具屍體留下。

「這是、、、千年災厄!」一人顫抖的驚叫出聲,然後再也顧不得其他,翻身逃跑而去。這時一隻蝕骨屍魂獸瞬間洞穿了他的身體,將他的生命無情收割。

「千年災厄!」李易天聞言心中更加驚訝,這個傳說他也聽說過。

這是流傳在紫恆廢墟中的一個傳說,據說每隔千年紫恆廢墟之中都會經歷一次大災變。這種大災變被稱為「千年災厄」,每當「千年災厄」來臨時進入紫恆廢墟的弟子就會非常少。

那是一種針對人類修士的災難,每當災難來臨時,進入紫恆廢墟的修士總是死傷慘重,很少有人能夠活著走出去。

「這並不是千年災厄,千年災厄才過去四百多年。」李易天理智的分析著眼前的情況,這位超級強者的出現或許也是針對人類,但是也定是與這墳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就在眾人慌亂之時,那恐怖的黑影再次發動了雷霆一擊。他直直的攻向蒼生大帝的子嗣所在的方向,那裡的無數強者紛紛驚恐的逃竄。

那軒轅血脈的後人卻是臨危不亂,他們的領頭人軒轅哲隨手取出一方大印。

「轟!」滔天的威壓洶湧而去,將那黑影的強勢一擊徹底泯滅,而軒轅哲也被反震之力震傷。

那無邊的威能充斥在空間中的每一個角落,一股君臨天下的磅礴氣勢撲面而來,似乎有一位蓋世強者穿越空間而來,俯瞰蒼生大地,讓人忍不住的想要頂禮膜拜。

大殿之中風捲雲動,似乎這片空間都在微微的顫抖。那是真正的主宰者才會擁有的不凡氣度,是萬物生靈都無法抗拒的龐大力量!

「大蒼生印!你是蒼生大帝的後人!」那黑影的言語中充斥著一絲懼意與不甘,這件寶物給它的壓力實在太大。看著那空中浮沉的大印,他的心中一時間十分的不安。

大帝之威強悍如斯!雖已離去無盡歲月,但是一件寶物竟能震懾萬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