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楊玄真和楊過已經起床,兩人洗漱之後,隨其他道士去上早課。

十幾名道士坐在殿堂之中,每人都有一套桌椅,桌子上擺著一本小冊子,這些小道士的年齡和楊過相差不大,年齡大的,也就十五六歲,小的十一二歲,這會兒,大家隨意的坐著,相互閑聊。

楊過看了周圍的道士一眼,說,「表弟,又要讀書嗎?」他說話間,拿起桌子上的小冊子,隨意的翻了兩下,說,「黃庭經?這是什麼鬼東西?」

一小道士說,「這可是道家秘典,只有我們全真教才有。」

「切!」楊過撇撇嘴,「這是武功秘籍嗎?」

「不是!」

楊過聽到這句話,頓時就沒了興趣,把小冊子丟到一邊。

「嗯?」楊玄真拿起黃庭經,緩緩的翻開,一邊看,一邊思考,『難道,這就是全真教的內功心法?』

楊玄真記得,九陰真經乃是黃裳通讀天下道書之後,所創出來的絕頂功夫。

反過來說,天下功夫都藏於『道書』之中,只不過,道書所載的內容過於龐雜,也過於深奧,能明其義者,寥寥無幾。

楊玄真翻看著黃庭經,心想,『這黃庭經所講的內容,大多是養生,養神,以及鍊氣法門,其中,也包括了一些天道至理,此外,還有一些為人處事的道理。』

如今,楊玄真已經學過桃花島的功夫,也學了桃花島的內功心法,還學了蛤蟆功的基礎入門功法,已經明白修行的訣竅,觀看黃庭經時,心裡升起一絲絲明悟。

甄志丙緩緩的走進殿堂,敲了敲桌子,說,「大家安靜!安靜!」

剎那間,整個殿堂安靜下來,眾道士坐直身體,看著甄志丙,楊玄真放下『黃庭經』,看了一眼楊過,只見楊過趴在桌子上,眼睛半閉,昏昏欲睡。

甄志丙看到楊過的神態,心中微怒,喝道,「楊過,你給我坐起來。」

楊過一下子坐直身體,問,「師傅,何事?」

甄志丙無奈,微微搖頭,說,「今天早課,我給大家講解一下道家秘典黃庭經。」

楊玄真暗笑,『這楊過,如果去了現代社會,就是一個無良的學生,也是最讓老師頭疼的學生。』

甄志丙講了十來分鐘,郭芙從門外跑進來,大聲喊道,「表弟,楊過,我終於找到你們了,太好了。」

甄志丙臉色微黑,面對郭靖的女兒,他真的不知道如何處理。

郭芙根本不在意其他人,也沒有和甄志丙打招呼,她直接跑到楊玄真身邊,拿起黃庭經,隨口一問,「你們在學什麼?全真教的內功心法嗎?讓我看看?」

郭芙拿起黃庭經,翻了兩下,愣是看不明白,又把黃庭經一丟,「全真教的功夫果然厲害,本姑娘看不懂。」隨即,又說,「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學,表弟,你給我講故事吧,今天講封神演義第四回了吧?」

在路上的時候,楊玄真也會隨口講上幾段故事,所以,講到封神演義第四回了。

當然了,楊玄真所講的是原著和電視、電影相結合的故事,比原著所寫的更加精彩,也更為有趣,郭芙已經被封神演義迷住。

「表弟,你快講講,那哪吒斬了龍太子之後,龍王有沒有過來報仇,後來怎麼樣了?」

甄志丙的臉色越來越黑。

楊玄真臉色一正,說,「郭大小姐,我師傅正在講解全真教的武功心法,我得認真聽,等我聽完之後,再給你講。」

「唔!」郭芙無語,面對楊玄真,她沒有什麼好辦法,威脅,恐嚇,撒嬌,賣萌,通通沒用,另外,自從楊玄真學會桃花島的功夫后,就是她和大武,小武,楊過四人齊上,也打不過楊玄真,四人統稱楊玄真為怪物。

楊玄真又說,「你如果真的想聽故事,就老老實實坐下,不要說話,也不要打擾我師傅講課。」

「好吧!」郭芙應了一聲,對身邊的小道士說,「你讓開,給我坐。」

小道士無語,默默的站起來,眾人皆知,這是郭大俠的女兒,得罪不起。

醫者子苓 甄志丙見郭芙坐下后,鬆了一口氣,對楊玄真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然後,繼續講課。

郭芙和楊過一樣,根本沒有認真聽課,兩人昏昏欲睡。

按全真教的規矩,早課時間是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郭芙起身,打了一個哈欠,說,「老道,你的廢話真多,終於講完了。」

甄志丙臉色一沉,默默的走出殿堂。

郭芙看著甄志丙,說,「真是一個無趣的人,還是你和楊過有意思。」隨即,他又拉著楊玄真說,「表弟,給我講故事吧?」

楊玄真說,「我餓了!」

早飯之後,郭芙再次說,「表弟,現在可以講了嗎?」

「還是不行!」楊玄真說,「師傅說了,一會要講全真教的內功心法。」

「早上不是講過了嗎?」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郭芙非常鬱悶。

楊玄真說,「大小姐,你仔細看了嗎?早上講的是道家經典,黃庭經,一會要講的才是真正的內功心法。」

「好吧!」郭芙只有認命。

「全真教的內功內法心法一共有九段,今天,我就給你們講解第一段。」甄志丙介紹了一句,開始念全真教的內功心法。

「咦?」楊玄真心中疑惑,『這一段和小說中寫的不一樣啊?』

隨即,楊玄真暗笑,『小說終究是小說,在地球上,不知道多少人看過金大大寫的小說,也不知道多少人記下了全真教的內功心法口訣,卻沒有一個人能練出內勁。』

甄志丙把第一段內功心法口訣念了一遍,然後,逐字逐句的講解,之後,又把眾人帶到演武場,當眾拆解招式,並講解其中的運勁技巧。

楊玄真想,『全真教的內功心法和桃花島的差不多,每一個字都蘊含深意,裡面不但蘊含了內氣的運行方法,還有招式和運勁技巧。』

楊玄真把全真教的內功心法學會後,小冊子上又多了四個字,全真武功。

如今,小冊子上面已經有好幾門功夫,桃花島武功,其中,包括了一套內功心法和運勁技巧,還有碧波掌法,落英神掌,玉簫劍法,落英神劍,蘭花拂穴指這幾門功夫。

小冊子的第一頁仍然是少林長拳,第二頁寫著神鵰世界幾個字。

當楊玄真把精神力放到桃花島的功夫上面時,發現碧波掌法,蘭花拂穴指這些字樣在慢慢的淡化,讓他心中一驚,『這是怎麼回事?』

而後,楊玄真仔細觀看,發現那些消失的字樣與桃花島武功幾個字相互融合了,他只要把精神放到桃花島武功幾個字上面,就能『看』到所有的桃花島武功。

「真是神奇啊!」楊玄真心想,『或許,等我把所學的功夫慢慢的融會貫通后,重複的字就會相互融合。』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

經過一個月的學習,楊玄真已經完全學會全真教的基礎功夫,以及基礎內功心法。

功夫至此,已無捷徑可走,需要水磨功夫,積累內力。

這天,楊玄真站在重陽宮的閣樓上,遠遠的看著古墓所在的方向,心想,『如果用寒玉床修練內力,可以事半功倍,另外,就是服用天材地寶。』

楊過走過來,拍了一下楊玄真的肩膀,問,「在想什麼呢?」

「在想美女!」楊玄真笑道,同時,心想,『還是帶楊過一起去吧,楊過和小龍女有緣,帶他過去,更容易接近小龍女。』

楊過輕輕一笑,「你這小傢伙,才屁大一點,就想取媳婦了?」

楊玄真說,「楊過,我帶你去看美女,你去不去?」 「沒興趣!」

楊過搖搖頭,跳到圍欄上,觀看山川美景。

楊玄真又說,「那你想不想學絕世武功?」

「絕世武功?」楊過有一點興趣了,問,「你說的絕世武功,比降龍十八掌厲害嗎?」

「是的!」楊玄真點點頭,心想,『九陰真經的確比降龍十八掌高明一些,內容也更豐富,九陰真經包含了內功心法,點穴、解穴手法,神魂攻擊法門,此外,還有九陰白骨爪這種高明的攻擊法門。』

原本,楊玄真還想讓甄志丙帶他去古墓,然而,那甄志丙有色心,沒色膽,暗戀小龍女,卻不敢和小龍女見面,更不敢去古墓,還告誡楊玄真,『不能違背祖訓,更不能破壞門規戒律。』

楊過原本就是一個閑不住的人,他和楊玄真商量之後,偷偷離開重陽宮,前往古墓。

兩人離開重陽宮之後,突然間聽到腳步聲,兩人對視一眼,「被發現了?」

「不對!」楊玄真說,「人很多,腳步聲也很重。」

楊玄真說了一句,心想,『難道,蒙古人來了?』

「去看看!」楊過有些好奇。

然而,根本不等兩人走過去,一個著蒙古服飾的年輕男子出現在兩人身邊,打量著兩人,問,「你們是何人?」

楊玄真說,「我們是重陽宮的人。」

「呵呵!」年輕男子笑道,「原來是重陽宮的小道士啊?」

僅僅片刻,一個肥頭大耳的壯漢帶著一群蒙古武士走過來,楊玄真看到這些人,心想,『如果沒有猜錯,這些都是蒙古人,那大胖子是金輪法王的大弟子,這個年輕人應該是霍都王子。』

楊玄真猜出來人的身份后,心裡有些緊張,他知道,這霍都王子不是什麼好東西,蒙古武士更是殘暴,經常殺戮漢人。

霍都王子見楊玄真有些緊張,微微一笑,「小道士,別緊張,我們是來提親的。」

「呵呵!」楊玄真露出一絲笑容,說,「大人,我是被您的強大氣場震住了。」

「哈哈哈!」霍都王子大笑出聲,「小道士,你可知道古墓在哪?」

「知道,知道!」楊玄真連連應話,心想,『我正好要去古墓,要不,利用一下這些人,博取小龍女和孫婆婆的同情?』

「好!」霍都道,「你既然知道,那就由你帶路吧。」隨即,又掃了楊過一眼,「這小道士沒什麼用了……」

楊玄真不等霍都說完,立即插話,「大人,他是郭靖、郭大俠的侄兒。」

「郭大俠?」霍都思考了一下,「郭靖?你們可認識?」

一個蒙古武士說,「郭靖是大汗親封的金刀附馬,還是征西大元帥。」

「哦?」霍都微微震驚,「原來是他,我聽說過這個人物,他還是拖雷的結拜兄弟。」

「呼!」楊過長出一口氣,暗道,『差點就被人殺了。』

楊玄真又說,「大人,您是來提親的,不宜沾血,那樣不吉利。」

「呵呵!」霍都笑道,「小道士,你說的不錯,好,我就不殺你們了,帶路吧。」

楊玄真暗中出了一口氣,心想,『這個世界真的太危險了,得想辦法增強內力。』

楊過死裡逃生,心有餘悸,『以後,要勤練武功,不能再偷懶了!』隨即,又想,『蒙古雜碎,你們給我等都會,今天的場子,我一定會找回來。』

古墓離重陽宮不遠,由楊玄真帶路,眾人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就來到古墓周圍。

楊玄真遠遠的看著古墓,心想,『不能再前進了,如果再靠近一些,那小龍女就要放蜜蜂了。』

霍都見楊玄真不動,喝道,「怎麼不走了?」

楊玄真指著古墓,說,「前面就是古墓了。」

「哈哈哈!」霍都大笑出聲,「江湖上傳言,古墓派的傳人美若天仙,且剛滿十八歲,本王子倒要看看,傳言是否屬實。」

隨即,霍都上前一步,宏聲道,「本王乃是蒙古王子,今日特來古墓派提親,還請古墓派的傳人現身一見。」

古墓之中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誰在外面喧嘩?」

「嗯?」霍都聽到這個聲音,感覺自己吃了一隻死蒼蠅,要多難受有多難受,「怎麼是個老太婆?」

楊玄真心想,『這個是孫婆婆,那小龍女生性冷淡,不喜言語,根本不會理你。』

霍都王子的臉色有些黑,問,「小道士,這是什麼情況?你可知道?」

楊玄真恭敬的說,「回王子殿下,我聽重陽宮的師兄們說,古墓之中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古墓派的傳人,是一個天仙般的女子,另外一個是僕人。」

「呵呵!」霍都再次露出笑容,「原來如此,照你所說,這個喊話之人,應該是那個老僕人?」

「正是!」楊玄真回話。

霍都心中歡喜,滿懷期待的大喊,「龍姑娘,本王遠道而來,還請現身一見。」

楊玄真往後挪了挪,說,「王子殿下,我們可以回重陽宮了嗎?」

霍都王子揮揮手,雙眼盯著古墓。

楊玄真拉著楊過,飛快的後退,蒙古武士看到兩人的動作,輕輕一笑,「這兩個小道士,跑的真快。」

楊過和楊玄真跑遠了之後,楊玄真停了下來,楊過疑惑,「怎麼不走了?」

「別急,我們就在這裡看好戲!」楊玄真說話間,找了一處地勢較高的草叢,遠遠的看著古墓。

就在這時,古墓中飛出一群蜜蜂,楊玄真說,「好險,好險,還好我們跑的快。」

侯門棄女最富貴 楊過看到成群的蜜蜂后,心裡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問,「你是不是知道,肯定會有蜜蜂飛出來。」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天機不可泄漏。」

「嗡嗡嗡!」

成群的蜜蜂從古墓中飛出來,霍都和蒙古武士大驚,紛紛向後退。

「哈哈哈!」楊玄真大笑。

「呵呵!」楊過也大笑出聲,「這些蜜蜂不錯,幫我出了一口惡氣!」

霍都王子遠離古墓后,怒吼出聲,「小道士,你找死!」他吼了一句之後,感覺身上又癢又痛,難受無比,他沒想到,連人都沒見著,就被蜜蜂叮了一臉的包。

「小滑頭!」一道輕脆的聲音傳入楊玄真的耳朵,楊玄真猛然一驚,轉頭間,看到一個清秀的臉龐,笑道,「原來是郭伯母啊。」

緊接著,一個小女孩跳過來,問,「楊玄真,楊過,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楊玄真指著前方,說,「我們是來看好戲的。」隨即,又問,「郭伯母,你們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郭芙嘟著嘴,說,「我在重陽宮找了一圈,都沒見到你們兩個,有人說,你們兩個偷偷的離開了重陽宮,我就拉著我娘一起出來找你們了。」

「呃!」楊玄真有些尷尬,他沒想到,自己和楊過的行蹤早就被人發現了,重陽宮的道士看在郭靖的面子上,才沒有管他們。

楊玄真又想,『既然黃蓉來了,那就再教訓一下霍都王子吧?』此念一生,楊玄真又搖搖頭,心想,『如果是霍都一個人,應該不是黃蓉的對手,再加上那個達爾巴,就不好對付了。』

達爾巴的武功一般,卻力大無窮,且皮糙肉皮,難以對付。

「蒙古人?」黃蓉驚疑,「蒙古人來這裡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