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江寂塵自然封閉在一片時空中,隔絕萬法。

所以,閃電、虎狼之爪,都落在了江寂塵所在的空間處。

但發現,那只是一片空無虛影。

「這是……時空分離術,這只是無上境,怎麼可以做到!」

「太妖孽了!」

林遠、兩名域外老僕人同時臉色大變地叫道。

但下一刻,江寂塵驀然間消失。

「不好!」

看到江寂塵消失在那一片時空間中,三人心中同時生出不妙之意,暗呼一聲。

但未等他們有任何的反應,江寂塵已經悄無聲息的從虛空中踏出,出現在他們的身後。

「小心身後!」

遠處的布斯月驀然大聲的提醒道。

但一切已遲了!

江寂塵手持沉岳,直接就是上古天道刀法第二式,一念斬萬道。

這一刀,不僅威能驚世,更主要的是從林遠、兩位域外老僕人身後斬來。

毫無徵兆,太過突然!

林遠、兩位域老僕人雖然已經感應到了身後的絕世兇險。

但是,刀芒太快。

所過處,虛空碎,萬道滅。

林遠、兩位域外老僕人,只來得及開啟最強的防禦,生受了這一擊。

啪!

三名修士同時被斬飛,後背炸開,血肉飛濺。

受此一擊,他們沒有死,只是重傷。

但未等他們鬆一口氣,或感到慶幸,江寂塵已經閃身出現在他們的身邊。

千萬斤的沉岳已經高高舉起,再拍下!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從廠長與姜西紅的關係看來,看著是如此和諧。要麼就是忘記了,要麼就是沒有放在心上。

希望最好是那樣。他可是廠長,這個廠里所有的人,都歸屬於他管。如果得罪了他,她們一樣不會好過。

但是也不指望,能成為關係好的朋友。只想,大家能保持同事關係即可。遇到事情的時候,他能夠公正公平,不帶有私人恩怨就好。

回到宿舍后,姜西紅也沒有多說什麼。張小花也就沒有多想。陽台收完了衣服,放回衣櫃的時候,看著那件紫色的外套。

突然想了起來,之前郵寄到自己家裡的那件粉色的衣服。上面寄件人的名字,寫的正好是吳諧翔。

怎麼回事?之前一直都沒有想起來。不過之前也只是見過人,對這個人的面相眼熟。但是廠長你名字她卻沒有聽說。

還是剛剛聽姜西紅說起,才知道那廠長的名字,原來就叫吳諧翔。這跟收到快遞包,上面的名字是一樣。

難道就是吳諧翔寄出去?答案應該是肯定。之前拿到衣服一高興,居然就忘了問衣服的來源。更加忘了問替寄衣服的人是誰。現在想想,自己這腦子真是…

吳諧翔會給自己寄衣服,那肯定是受了姜西紅的囑託。因為她們家裡的地址,她也只是告訴過姜西紅。

何況吳諧翔跟自己之前又不認識,又怎麼會給自己買衣服。後來問姜西紅,那件紫色衣服在哪裡買的,姜西紅說是自己在外面商場里買的。

於是追問,是在什麼商標買的,姜西紅卻又答不上來。只是肯定衣服是她買的。

而且連同說,那件粉色的衣服也是自己買的。兩件衣服一起買的。

這姜西紅回答時,閃爍其辭。眼珠子左右轉個不停,小手也不安分,亂搓著她你褲子。張小花直覺,姜西紅一定是在說謊。

不光是舉動不依然。還有時間上的推測,時間上根本對不上號。姜西紅說衣服是年前買的,可是她前面說過。

年前生病從樓梯摔下去,之後就一直住院。到年初3才出的院。而這快遞單子上面,快遞發出的時間卻是在年前。

而那個時間段,姜西紅正在生病住院,哪裡還能出去買衣服。這時間上根本就對不上。

張小花沒我在當場揭穿她,只是耐心跟姜西紅說,讓她以後還是少跟廠長接觸為妙。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想想之前在車間里的事情,雖然張小花沒有參與打架。但是想想那瘦女人,那副模樣。現在還猶記在心。

當初也是為了能逃離戰鬥,才到了上面來工作。這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本以為,以後不在同一個部門,大家從此就不會有交集。更不會再有任何衝突,沒想到依然沒有躲過,還是給她們遇到了。

想起那廠長,不帶姓氏,親密的喊著「西紅」二字。想起那廠長,臨別時,看姜西紅時曖昧的眼神。這些都足以,讓張小花感到害怕,感覺到了危機四起。

雖然,那瘦女人已經被那,大公無私的廠長給開除。但是她的妯娌,那胖女人依然還在車間上班。

要是有什麼風言風語,傳到她的耳朵里。也是不得了的事情。之前什麼都沒有做。

因為她們年輕貌美,就對她們有成見,怎麼都看她們不順眼。千方百計的想趕她們離開。

要是給她知道,廠長給她們買了衣服。那肯定會,非扒了她們的皮不可。說不定還要抽了她們的筋。

別說那胖女人了,就連車間里的每一個人,都像是正義的化身。維護原配夫妻,家庭圓滿的守護神。

如果誰誰的老公,被誰誰勾引,或是誰拆散了誰的家庭。她們瞬間就會團結一起,來主持公道。一起將那儈子手,給劈成兩半不可。

想想都覺得可怕。但願姜西紅真的聽進去了,自己所說的話。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能夠遵守與自己的承諾,從今以後,私底再也不跟吳諧翔再來往。那樣張小花心裏面才放心。

而姜西紅也一直說,之前並不知道他是廠長,才會跟他有所來往。現在既然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以後肯定不會再理會他。

兩人說了幾個小時,眼下也有些累了。此時李雪梅都已經睡了。想想明天還要上班。於是結束了談話。兩人洗完澡就上床睡覺。

可這宿舍的燈,才剛熄滅。張小花才剛剛躺在床上,閉上眼睛還不到五分鐘。這宿舍的電話就「叮叮叮…」響了起來。

張小花只好起身,前去聽電話。心想這麼晚了,會是誰呢?二哥不知道她宿舍電話。

那這個電話,難道是大哥打來的嗎?正好自己也有話要跟大哥說。這大哥電話就打來了。

心裡雖然這樣想,不過還是先禮貌一下。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免得萬一,不是她大哥打的電話,那就尷尬了。

親切的問「喂,您好!請問你找誰?」對方卻沒有回答。張小花以為對方,可能沒有聽見。畢竟她怕吵到李雪梅睡覺,於是幾乎是捂著嘴在說話。

基於聲音太小,對方聽不到她的聲音。於是就提高些音量,再一次詢問「喂,您好!請問你找誰?」不料電話那頭依然沒有聲音。

是信號不好嗎?當張小花再再一次,提高了些音量,準備問第三遍的時候「喂…」才說了一個字。突然,電話就被掛斷,電話裡頭傳來「嘟嘟嘟…」電話斷線的聲音。

心想,難道不是她大哥。而是別人打錯了嗎?還是信號不好,所以聽不見她的聲音。既然電話被掛斷,於是又回床躺著。

可是才躺下沒多久。閉上眼睛沒有幾分鐘,不過已經快要睡著。宿舍電話卻又響了起來。把她又給吵醒過來。

一點也不想起來。於是在床上磨蹭了一下。想著這電話既然打錯了,會不會打一下,就不會打了。等他自己掛斷。

可是這悅耳的電話聲,一遍一遍的在宿舍圍繞,卻沒有停的意思。像是有什麼急事,非要打到她們接為止。

雖然姜西紅,此時還並沒有睡著。而且她的心裡,大概也能猜得出來,打電話的人會是誰。但是她就不想起身去接,而且以後都不想,再理那打電話的人。

看著這架勢,不接是不行了。張小花只好起身,準備去接電話。才剛下床。就見那,李雪梅突然就坐了起來。

嘴裡嚷嚷著「這麼晚了,是誰呀。一個接著一個電話。還讓不讓人睡覺」並跟張小花說,讓張小花別管,由她去接電話。

因為電話機,離李雪梅床位最近。而李雪梅又已經起來。不待張小花說話,也已經接起了電話。

懶羊羊的問「喂…」才說了一個字。不料,電話立馬又被掛斷。電話裡頭再一次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剛剛還睡眼惺忪,被這個電話突然一掛。腦子瞬間清醒了。火氣也跟著上腦過頭。 總裁大人,別玩我 直罵

「這是那個不要臉的的東西,這麼晚了,打電話過來騷擾她們。有本事你就再打一個過來試試,姐姐我不罵你個狗血淋頭,也要罵你的你祖墳冒煙。」

頂點 啪!

一名天道六重境域外老僕,當場身碎破滅,被蒼天殺陣、煉魂幡吸收。

但與此同時,布斯月終於出手,他及時救走了一名域外老僕人。

若不然,靠得極近的另一名域老僕人,必然也要被江寂塵當場拍滅。

可怕!

看到江寂塵手中的千萬斤的沉岳,靈修修士門終於感受到了煉體者的可怕與強大。

林遠,此時欲退,江寂塵卻已如影隨形出現在他身邊。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剛才,那域外小子,明明有機會同時把你也帶走,但是他沒有,只是帶走了他的僕人。」

「你在他的眼中,莫說是僕人,只怕連狗都不如吧?」

江寂塵的話直直擊中林遠的痛處。

事實,此時他心中也一片寒冷,後悔萬分。

想自己背叛人族,投靠域外,但換來的卻是連狗都不如的下場。

可笑、可悲!

只是,此時後悔有何用?

活命才是最重要!

於是,他向江寂塵低頭道:「江寂塵,老夫已知錯,同為人族,可否饒我一命?」

江寂塵又既是看不出林遠的心思!

之前,貪生怕死,背叛人族,投靠域外。

現在,被自己殺上門來,馬上低頭認錯,並說同為人族,饒他一命?

想想都覺得可笑!

而且,一看林遠,顯然只是為了活命才會暫時低頭,一旦有機會,他絕對毫不猶豫的出手滅掉自己。

這種人,怎可留?

「當你舉起屠刀,斬殺、殘害無辜的人族,當他們向求饒,大呼同是人族,人下留情之時,你可曾手軟過?」

「所以,不要跟本尊提什麼同為人族,你不配!」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手中的千萬斤沉岳已經高舉、拍下。

「好,江寂塵,那是你逼老夫的!」

林遠臉色猙獰大變,然後一隻藏在袖子中的手便要揚起。

但林遠未有所動作,江寂塵已手中卻已揚起了一片血芒。

噗!

林遠的一隻手臂直接斷落下來,同時,一件未發動的秘器也掉出。

江寂塵凌空一抓,一件古玉符秘器落入他的手中。

「啊,你……為什麼傷口封不住?」

林遠慘叫,斷臂血流如注。

因為,他動用了秘術,卻依舊無法把傷口封住。

此時,林遠恐懼地大叫著。

江寂塵剛剛動用有是禁忌匕首,以同步劍術的速度切下林遠的手臂。

后發先至,林遠連催動古玉符秘器的機會都沒有。

江寂塵卻是懶得回應,千萬斤沉岳橫掃。

林遠的身體當場被掃碎,最終變成了蒼天殺陣、煉魂幡的食物。

斬滅林遠,江寂塵霍然轉身,面向布斯月道:「聽說你在通緝本尊?」

「哦,應該說,現在整個域外勢力都在通輯本尊吧?」

「你們,還真當本尊是軟柿子,隨便拿捏呀?」

徐家主母 江寂塵言語之間,有一種耐人尋味的意意。

布斯月此時雖然已對江寂塵有了忌憚之意,但依舊高傲。

面對江寂塵,依然是高高在上的樣子。

「嗯,亂古禁地已經淪陷,你們人族強者已經戰敗,你們人族定滅亡!」

「無需多久,我們便可從亂古禁地,殺入你們人間界。」

「江寂塵,現在亂古禁地進入人間界的傳送陣已經封鎖,你們所有的人族修士,都已經陷入絕境,只能等死。」

「哈哈……沒有了人族強者援助,你們這些弱者,能翻起什麼風浪?」

布斯月的言語之中,道出了很多當下亂古禁地的信息。

最美遇見 哪怕江寂塵聽到了,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