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第二隻從洞穴中出現的圈圈熊好不容易才恢復了自己的重心。

它抬頭一看,那個打擾了自己好事外帶打昏自己男熊的混蛋精靈又出現在了面前。

當即圈圈熊就想揮出拳頭讓它瞧瞧自己的力量。

「啪」

有些沉悶的聲音響起。

火焰雞發着耀眼白光的爪子直接劈在了圈圈熊的肩膀之上。

圈圈熊剛想擊出去的大手一下子就停滯住了。

它的雙膝跪地,眼睛化作圈圈,倒在了第一隻圈圈熊的身邊。

「麻煩啊。」

雖然解決了眼前的麻煩,但是哲也還是很頭大。

你說,他怎麼就忘了,五、六、七這三個月份,是圈圈熊的發情期呢。

他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打擾精靈的好事了。

而且伴隨着戰鬥的發生,周邊的環境也變得有些肅穆了起來。

附近原本那些奇怪的聲音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和剛才圈圈熊一樣的充滿憤怒的吼叫聲。

哲也知道,自己這是徹底叨擾到了這裏的原住民們。

至於說怎麼辦……

那當然是——「火焰雞,帶着我跑。」

他二話不說的跳上了火焰雞的背。

一系列動作顯得格外嫻熟。

火焰雞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雙腿蹬地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開玩笑,難不成要哲也和這裏的圈圈熊硬拼嗎。

就算自傢夥伴的實力佔優,但是被打擾了好事的圈圈熊顯然不會遵循一對一單挑的原則。

到時候就不是像剛剛的一挑二了,一挑十幾隻都是常態。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留在這裏。

當然,哲也也可以選擇讓比雕帶着自己飛走。

但是察覺到周圍突然出現的地面震動之後,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在這種森林之間,如果不是空地的話,比雕起飛所需要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一些。

和圈圈熊那巨大體型極為不符的是,這種精靈還有着相當熟練的爬樹能力。

就怕比雕還沒飛到高空,就先被爬樹的圈圈熊給趕了上來。

到時候,倒霉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所以,相比之下,走地面才是更好的選擇。

「咚咚咚」

劇烈的震地聲不斷的在哲也的耳邊響起。

他回頭看了一眼。

下一秒,整個人都不好了。

火焰雞的身後少說跟了七八隻圈圈熊。

無一例外,它們的眼睛都是紅的。

大概是因為憤怒狀態也算是負面狀態,所以這些圈圈熊在自身特性飛毛腿的影響下速度變得極快。

「拐歪。」

哲也說的話都因為高速而變形了。

但火焰雞聽懂了。

只見它帶着背後的哲也直接一個漂移過彎。

------題外話------

在寫ing,勿等,建議明早看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嘉王酒悲】

後主王宗衍奢縱無度,國力漸衰,前蜀不乏耿直忠正之士,冒死勸諫。

王宗衍即位后,做出了一件「墳頭蹦迪」的悖逆事。當時是給王建立廟,王宗衍率領後宮及百官於萬歲橋上蹦迪,「祭用鼓吹及褻味」。

華陽縣尉張士喬上疏,批評王宗衍失禮。

王宗衍大怒,我怎麼祭

《五代十國往事》第307章嘉王酒悲 我怕陳墨與余菲菲等人說話驚擾到宴會廳里的老鄭,急忙沖他們揮了揮手,並將食指放在嘴邊,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他們保持安靜。

一行人朝我倆快步走了過來,陳墨壓低聲音問道:「師父,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怎麼都下來了?不是讓你們在房間里待著嗎?」

看到余菲菲居然也跟著一塊下來了,我心裡有些惱火,我可不想余菲菲有任何危險。

陳墨解釋:「我和陸飛商量著下來看看能不能幫上忙,把其他人留在房間怕不安全,所以就乾脆一塊下來了。」

陸飛接過話說:「是的,先生,人多力量大,您看看我們能幫著做點什麼?」

我沒好氣地說道:「還人多力量大,你以為是打群架么?」

「先生,我只是想……」

「算了。都下來了也好,其他人趕快離開酒店,這裡太危險了,陳墨你跟陸飛留下來幫忙,對了,你倆誰知道怎麼擺弄調音設備?」

「調音設備?」

陳墨與陸飛相互對望一眼,搖了搖頭。

「那王總呢?你會擺弄么?」

我轉頭看向王富貴,他畢竟是山莊負責人,誰知他開口說道:「唐先生,這個我也不懂,要不我幫您找調音師過來?」

「來不及了,而且沒準現在調音師也已經被控制,其他有沒有人懂這個的?」

「我會!」

余菲菲站了出來,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菲菲,你會調音?」

「當然,我在大學的第二專業就是音樂,不過,為什麼要擺弄調音設備?」

雖然我很不希望余菲菲牽扯進來,但現在她不牽扯進來不行了,我只得說道:「那待會就靠你了,王總,音響房在哪兒?」

「就在宴會廳旁邊。」

「好!陳墨、陸飛,你倆跟我一塊想法子潛入宴會廳去看看,其他人跟著王總一塊去音響房。葉老,待會您告訴菲菲,為什麼要調音,然後該怎麼調音。我們保持電話聯繫。」

葉知秋點了點頭,眾人便開始分頭行動。

我之所以要領著陳墨與陸飛潛入宴會廳,有兩個目的,

一是防止始作俑者老鄭逃跑,二是待會宴會廳內音響響起,老鄭必定會前往音響房查看,我們仨要做的,就是堵住老鄭,別讓他過去。

我們仨小心翼翼地摸到宴會大廳門口,我探頭往宴會大廳內瞧了一眼,只見偌大一間宴會大廳內竟然站滿了人,此時倒是已經聽不到笛音,所有人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一個個耷拉著腦袋,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我仔細查找了一番,並未發現老鄭的蹤跡。

這就奇怪了,難道老鄭不在這裡面?

那麼這傢伙跑哪去了?

我心裡正犯嘀咕,忽然瞧見人群中有一個人正在緩步走動,我定眼一瞧,不是別人,正是老鄭!這傢伙保安服已經脫下來了,身上居然披了一件金黃色的袍子,

就在我看清楚他臉的剎那間,他的目光也正好望向我,我被發現了。

老鄭似乎早料到我會來,「嘿嘿」一笑,道:「既然來了,就別鬼鬼祟祟的,進來吧。」

我將手放在身後做了個手勢,示意陳墨與陸飛繼續在門外守著,我獨自一人走進了宴會大廳。

「老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故作茫然問道。

「嘿嘿,驚訝么,這一切,可都是我的傑作,平日里這些個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傢伙,今天都要臣服在我的腳下。」

老鄭說到這,忽然將雙手展開,高高舉過頭頂,提高音量大聲吼道:「所有人,都將臣服於我!!」

「所以,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是!沒想到吧?不過你也挺出乎我意料的,居然能運用內氣將體內的蜈蚣蠱逼出來,我還真是低估你了。」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我勸你一句,別做白日夢了,沒有人會臣服於你,現在認罪伏法,或許還來得及。」

「嘿嘿,是嗎?」

老鄭拿起一支短笛放在嘴邊吹了起來,果然就像剛才那位清潔大嬸說的,笛音確實是相當難聽,但笛音剛一響起,站在宴會大廳內的所有人就像是得了什麼指令一般,紛紛抬起頭來,緩緩扭頭,看向了我,我這才注意到,所有人竟然都有不同程度的瞳孔放大的現象!

所有人一齊朝我涌了過來,我一個人可對付不了這麼多人,但我不能從大廳里跑出去,因為我得讓所有人都留在宴會大廳裡面,只有這樣,待會音響里傳出低音,才能夠影響到所有人。

我急忙沖著門外大吼一聲:「快把門關上!」

門外陳墨與陸飛趕緊關上了廳門,我則迅速往大廳角落裡的空隙跑去,所有人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沒辦法,我只能上牆了。

我剛才走進大廳的時候就已經看好,大廳兩側的牆壁上有壁燈,距離地面大概三米五到四米高。

所以一開始我就想好了,待會躥到壁燈上去。

我衝到牆壁前縱身一躍,雙腳在牆壁上連蹬了幾腳,一隻手抓住了足有三米五高的壁燈,手臂再用力一撐,整個身體都上到了壁燈上面。

所有人都聚集在壁燈的下面,伸出雙手來抓我,但他們夠不著。而且他們跟正常人不一樣,行為有點類似於沒什麼思維能力的殭屍,不會跳躍,也不知道想法子,比如採取疊人梯的方式。

當然,我這麼做,可是冒著極大的風險,萬一這壁燈承受不住我的體重,我就完蛋了,好在壁燈還算結實,但剛剛我的整個身體撐上來的一瞬間,我感覺壁燈與牆壁連接的螺絲還是有些松垮。

我將身體緊貼著牆壁,以增大身體與牆壁的摩擦,從而減輕壁燈的稱重,但這壁燈到底能夠承受多長時間,我不知道,只希望大廳內的音響趕快響起,不然我只怕真要交代在這兒了。

老鄭見我躥上了牆壁,嘿嘿笑道:「行!你就在那兒趴著。」

此刻在他的眼裡,估計我跟一隻瓮中鱉沒什麼分別。

。天空依舊湛藍,天上飄來飄去的雲朵白得不真切,好像是在指引著我回家的路。

就當是做了一個夢吧,夢中的我幸福極了,吃掉了好多五顏六色的糖果。醒來之後,我發現自己真的多了一顆隱隱犯疼的齲齒。

我狼狽而歸,沒有向任何人提起我這一段不堪回首的蠢事。

回到家之後的一整個夏天就這樣悄悄過去了。

我默默練舞,好像拚命跳舞就可以把碎了一地的心重新修補回來一樣。

舞蹈真是可以洗刷一切煩惱,讓我的身體越來越柔韌,更重要的可以撕掉一起讓我不快樂的回憶。

《滿目星河皆是你》第六十八章孤獨也沒關係 「李和的通緝升到三星了!」

在王厲和專案組相繼提交失敗報告后,省廳被攻佔的事實確認后,幻想監測局終於只能捏著鼻子,將李和的通緝升到三星,將這起幻想事件的裁決權移交到404機關。

革命軍的眾人興奮的互相擊掌。

李玥也抱起蘇白轉了一圈,握著拳頭說道:「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對決了,哼哼,這次可沒有白澤玩弄心計的餘地了,他要是敢來,就打得他滿地找牙!」

蘇白:「……」

她試圖說道:「白澤作為404專員,實力肯定不弱的,不應該是李和怕他嗎?」

李玥曳了她一眼,說道:「想什麼呢,小白,上次哥哥可是將白澤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哥哥怎麼會怕他呢?」

蘇白:「……我聽說是江城大學的大地老師庇護下,白澤才放過李和。」

李玥:「可是白澤確實被揍了啊。」

蘇白:「……」

少女轉過身去,眼角隱約還有淚光,她發現自己下了一招臭棋,她就不該混入敵營,就不該認識他們。

如果,如果被發現身份的話……

啊啊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