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清頓了頓。

之所以說奇異,又說是易了一半容,是因為之前武清為他精心畫的偽裝就像是被人生生抹去了一半般,只在許紫幽的臉上,零落的殘留了一半。

他的頭髮被抓亂了,眼線被抓花了,鼻翼兩側被調了色的脂粉更是被抓撓得一道兒一道兒的。

外套被脫了,只穿著一件襯衫,領口扣子也被人拽脫線了,袖子處還被撕裂出一道大口子。

春野小神醫 武清額上瞬間滑下一排的黑線。

納尼(òωó?)!

這是什麼鬼?!

說好的清純小同學,寫好作業板凳排排坐,等著武老師來審閱呢?

這一副剛撕完比打完架,(還是那種小孩直接上手又抓又撓的最原始幼稚的類型)又是什麼鬼?!

許紫幽卻像是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上的狼狽。

將門扇徹底拉開,興奮的迎著武清戴郁白進屋「可算來了,我等你們可有一會了。」

武清嘴角抽了抽,一馬當先的急急沖在最前方進了屋。

可是才邁進房間第一步,屋中一幕就叫她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這件屋子果然是件存放雜物的儲物間。

裡面雖然比武清想象的要大上幾倍,可是卻比武清想象中的也要亂上幾倍。

到處都是被扯亂的床單枕頭,掃帚和一些被打碎的杯子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鋪了滿眼。

雜物間中央也有一張桌子,四把椅子,原本應該也是供清掃的人員休息的。

此時卻被一個人以一種匪夷所思的狀態霸道的佔據著。

匪夷所思的不是那人本人,而是他的姿勢。

他的兩隻手被人從後面用手銬拷住,雙腳也被一條繩子死死的捆住。

他整個人的身體幾乎是橫趴著被放在了桌面上。

嘴巴上也被人用布條捆住了。

他拚命的掙扎,無奈捆住他的人技術經驗都實在太過硬。

任他如何掙扎,都只能像是一隻笨重的毛毛蟲般,笨拙的蠕動身體。

嘴巴也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不過即便如此,也阻擋不了他頑抗的心。

他額上青筋根根迸起,雙眼充血般的殷紅一片。

彷彿只要能掙開這些鉗制,他就會把鉗制住他的人狠狠撕成碎片,連血帶肉就著骨頭一起啃了,吃得渣渣不剩。

「這···這是怎麼了?」

武清驚訝又意外。

不過她驚訝的卻不是許紫幽柳如意為什麼會突然不合動起手來。 他來到了天坤峰上的星玄門的閣樓前,前面有兩名侍衛站在那裡,他向他們表明來意,其中一名侍衛走了進去,不一會就出來了,帶領著他進入了閣樓內,來到了掌門的房間。他敲了敲門,裡面傳出了星長空的聲音:「風不凡吧,請進來吧。」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看到星長空坐在客廳的正椅上,他恭敬的說道:「弟子風不凡,拜見掌門。」

「這裡沒有其他人,不用在乎這些禮節,坐吧,有什麼事情坐下慢慢說。」星長空指著旁邊的椅子,讓他坐下,他哪敢和掌門平起平坐,他走到了另一邊的偏倚坐了下來:「掌門,今天星魂比武時,弟子一時心急,擔心白無鋒的傷勢,實在無意冒犯掌門,請掌門恕罪。」

星長空捋著鬍鬚笑呵呵的說道:「我知道,放心吧,我不會責怪你的,你就為了說這事?」

「一是為了向你道歉,還有一件事情,弟子不知該如何說起。」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風不凡實在說不出口,剛才還信心滿滿,可是在星長空面前,自己卻有些膽怯了,他害怕自己說出來,掌門不會同意。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黃炎宗弟子,有什麼資格向掌門提出請求。

星長空其實已經大體猜到了他的來意,但他沒有說出來,他想看一下風不凡的表現。他看自己說完,掌門並沒有說話,而是在一邊悠閑的喝著茶。算了,說就說,大不了不同意被呵斥一頓:「掌門,今天星魂比武,白無鋒靈源自爆,丹田破碎,自然不會再留在白星宗,弟子來此請求掌門不要把他趕出星玄門,原來我的師傅郁痴也是無法修鍊,可是到了天玄山上,卻習得了黑辰之力,我想請求讓他留在天玄山上修鍊,這些是我自己一人的想法,請掌門定奪。」

「就這事情?」星長空說道。

「就這事情。」 牽手人生路漫漫 風不凡心想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同意了。

「不凡啊,即使你不來請求我,我也不會把他驅趕出星玄門,你剛才所說的,和我的想法一致,只不過,我想等到比武結束之後在告訴他的。既然你來問了,我就答應你了。白無鋒他是為了救同門才變成了這個樣子,星玄門自然不會坐視不管。他是你的兄弟,但同時也是星玄門的弟子,星玄門雖然現在沒落了,但自立門以來,星玄門還沒有做出過這樣的事情。不管你們因為什麼原因加入星玄門,只要成為星玄門的一員,星玄門就是你們的家,既然都是家人,自然不會被驅逐出去。」星長空認真祥和的說道。

聽他這麼說,風不凡心裡還是有些感動的,雖然他知道,這也許只是他身為掌門籠絡人心才說的話,但不管怎樣,只要白無鋒能夠留下,他就會記住這份恩情。既然掌門已經答應了,他也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於是起身說道:「弟子知道了,既然掌門答應了,那麼弟子就不打擾掌門休息了。」

「嗯,既然沒事了,你就下去吧,如果再有什麼事,你可隨時來找我,再者以後就我們兩人的時候,不用這麼拘謹。」星長空笑呵呵的說道。

「是,不凡明白。」說完,他就離開了這裡。他要把這個消息,趕快告訴白無鋒。當他來到白無鋒的房間門外時,忽然聽見了裡面的吵鬧聲,他趕忙推開門,發現上官若水眼含淚光的站在裡面。兩人看到風不凡進來也就停止了吵鬧,他走了進來,關上門:「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怎麼這麼快就吵起來了?」

上官若水見到風不凡來了,向他說道:「大哥,他剛才要走,要離開星玄門,幸好我來了,不然他就走了。」

風不凡明白了,原來如此,白無鋒是想今夜就離開這裡:「無鋒,沒想到你小子還挺迅速的,要不是若水及時趕到,恐怕你就離開了。不過我倒是有一個疑問,你靈力盡失,無法御空飛行,怎麼離開這天坤峰呢?難道跳下去,你也是傻的可以,難怪若水會這麼生氣。」

他這麼一說,白無鋒與上官若水都被逗笑了。他扶起了摔倒在地的椅子坐了下來:「你們倆,真的是一對冤家,看把這房間弄得。無鋒,我奉掌門之命,來告訴你,星魂比武后,你可以留在星玄門內的天玄山上修鍊,也就是我之前呆了兩年的地方。」。

白無鋒聽到后,自然打消了離開的念頭,拉著若水的手想要坐在床邊,可是若水正生氣呢,甩開了他的手。看到她不理自己,白無鋒只好向他使眼色,風不凡只好說道:「若水,別生氣了,無鋒他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雖然他做的不對,不過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他離開的,而且我保證只要有我在,他會永遠在你身邊。」

「有大哥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說完,她就走到了白無鋒的身邊做了下來。

風不凡看到兩人終於和好如初了,這才長出了一口氣:「這裡沒有外人,我也就說了,無鋒你不要氣餒,你也知道我的師傅郁痴,他也是因為一次意外,無法修鍊,可是在天玄山上,他習得了黑辰之力,實力從此變得深不可測。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既然他能習得,只要你努力的化,我相信你也會習得黑辰之力的。如果不行,你放心我一定找到方法,治好你的傷勢。我不會讓我的兄弟,就這樣下去,等你好了,將來我們還要一起游遍東玄,游遍羽化大陸,闖出一番名堂來。如果少了你,那肯定失去了很多樂趣。」

雖然風不凡說的是一些大話,但白無鋒還是被深深的感動了,他知道並非掌門下令,而是他去請求的掌門,這份恩情他記下了。不只有他感動,就連上官若水聽著都被感動了:「大哥,你忘了帶我了。」

「我當然不帶你了,有人帶你啊。哈哈……」他說完,看向了白無鋒哈哈的笑道。 真正叫武清意外的是,號稱江湖第一採花賊,輕功暗器都是絕對一流的柳如意竟然會被文文弱弱,安安靜靜的許紫幽整得這樣慘。

她真是沒有看出來,許紫幽竟然還會藏著這樣的高強的身手。

「紫幽,你們這是怎麼了?」戴郁白望著屋中情景,也不覺皺了眉。

許紫幽關上了雜物間的門,這才走到武清戴郁白近前。

他撓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們兩個都接到了小白哥哥你傳來的消息,核實了暗號,我們兩個就都來了這裡。」

武清一面聽著,一面用腳趟開地上的碎屑,小心翼翼的走到柳如意所在的桌子前。

「你們是一前一後到的酒店,而且是紫幽你先到對么?」

武清觀察著周遭情況,推測著的說道。

許紫幽與被撂在桌子上的柳如意都被武清這個推測驚了一下。

「武清你怎麼會知道?」

武清抿唇一笑,「這個不難,憑藉著柳如意出神入化的暗器本領,如果是他先到的,必然有準備。

根本不會叫你反制的機會。

而且更重要的是,紫幽你為人正直,胸襟坦蕩。

假若你是後到,如意也沒有什麼理由找你茬,這一場衝突根本不會產生。」

戴郁白微微頷首,沿著武清趟出來的道路,緩步走向前。

他抬手拍了拍了許紫幽的肩膀,聞聲和顏的說道:「紫幽,沒事的,把事情的過程大略講一講。」

我們都信得過你。」

這句話一說完,許紫幽眸光立時一霎,感動的點了點頭。

於是他便將整個過程,大略的講述了出來

外出辦任務的二人任務各自結束后,便都朝著提前約好的夜舞巴黎趕去。

不想半路卻遇到了拿著戴郁白秘密首領的傳信人。

可是給由於蘊了一股極大的怒氣,柳如意將傳話的人直接理解錯。

他以為,是武清教人告訴他,她一個人在這裡等著跟他匯合。

而另一邊許紫幽聽到的真相卻是,武清與他的小白哥哥派人傳信。

匯合地點臨時改變到了這裡。

武清和戴郁白還在外面辦事,叫他們先行等待。

所以先來的許紫幽便在夏威夷稍作休整。

後來喝水喝多了,便去了盥洗室。

就在他半掩著帶上了盥洗室房門之時,柳如意終於出現在了名錄之中。

另一面,心懷鬼胎的柳如意走到房門外時,忽然發現,整個五樓多少空空蕩蕩的,好像根本沒人的樣子。

門童把人帶進客房后,就遠遠的走開了。

為此柳如意還特意五層。

直到確定五層真的沒有任何旁人,他的膽子瞬間就肥了。

就連前後左右的客房,柳如意都檢查過了,覺得沒有許紫幽和戴郁白在身邊礙眼。

正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所以他就悄悄進了屋,想要對武清不軌。

當時正好在盥洗室的許紫幽,看到如意進來時,正想透過半掩的門跟他打招呼。

不想卻看到了他一面脫女裝,一面拿出一根香就往盥洗室走。

許紫幽畢竟也是當過警察的,對江湖上一些作案手段也多少有點耳聞。

當時就多留了一個心眼,一時間沒跟他說話,而且把浴室的們反鎖了。

然後他就聽到了他撬鎖的聲音,還把他稱呼成武清你,言語間還多有猥褻。

好在許紫幽當時只是肚子痛,要方便一下。

身上衣服和應急物品都隨身攜帶著。

他看那燃香,柳如意自己本人也是聞了的,只是怕其中還有什麼貓膩,還是用毛巾捂住了口鼻,偷偷蹲在門邊,只等著他蹬鼻子上臉。

真的以為他不敢懲治她。

如意身上有功夫,許紫幽自知直面硬碰硬,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於是就偷偷拿出手銬,趁他把房門撬開的瞬間,拷住了他一隻手。

他的反應極快,幾乎只是瞬間就

就撅住他的胳膊,要把他反向鉗制,並且一把扣上手銬。

沒想到他一隻手才被考上即便扣住了雙手,他已然能破壞屋子裡都擺設。

桌子踢翻了,花瓶打碎了,就是這樣,還叫罵著一旦看到武清,一定要把武清往死里治。

於是許紫幽的臉花了,衣衫不整了,整個人都狼狽到了極致。

不過別的功夫不光誇口,論起手銬拷人的功夫,許紫幽絕對是金城第一把手。

不過他節省本錢的功夫更是叫人嘆為觀止。

他想著,這間客房裡的裝修都挺貴。

萬一砸碎什麼值錢的古董,即便戴郁白是這家酒店的貴賓,後果也會很慘裂。

「這裡每一件器皿,每一副壁畫瞅著就價值不菲。

要是真的砸壞,即便有小白哥哥貴賓的身份,怕是仍會給咱們一個巨大無比的負擔。

所以我就對他說,動用起所有智慧能力,再比一次。」

武清重重的點了點頭。

她家這個紫幽小弟弟還真是勤儉持家的一把能手。

於是在歷時千辛萬苦,才把柳如意拷好之後,許紫幽便用話激他不是男人,只會做些下三濫的偷襲功夫。

而柳如意則是破口大罵他無恥。

許紫幽一看時候到了,立刻提出去儲物房二次決鬥的話。

柳如意欣然同意。

於是在這間儲物室,兩個人又開始了殊死的搏鬥。

不過柳如意被反拷起了手,到底輸在了極致的許紫幽手下。

武清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許紫幽輕聲說,「紫幽,先放了他罷。」

許紫幽不甘心又不放心的盯了一句,「武清,我也起過放他的心思。

可是你不知道他罵的有多難聽,

他說了只要放了他,他就要徹底翻臉。不如先叫他冷靜一下,我看今天一進屋,他就很不正常。

武清勾唇一笑,「沒事,我能說服他。」

於是許紫幽這才給柳如意解了綁。

脫離了束縛的柳如意瞪紅了眼睛,要著牙,就要撲向武清。

不想剛襲到武清的面前,就被戴郁白一把扼住了喉嚨。動彈不得。

武清看著地上精緻的女裝被胡亂扯下,撇在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