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青衣人,聽老人說死的時候不要懼怕,集那萬念於一心,就可能化做那冤魂或厲鬼,姜千露正在想著就是化成厲鬼自己也要報此大仇的時候,一道身影瞬間閃到自己面前,只見他一腳踢出,也不知踢中了那青衣人的哪裡,只見他身體爆退,砰的一聲砸在地上。

這青衣人好似被這一腳踢的並不是很嚴重,翻身而起,看著橫插一腳的這個絕美的少年,內心頗有把他和那少女一起扒光的衝動。

陰陰的一笑,這青衣人看著聖星道:「你敢插手,今日爺就看看你外面是這般漂亮,裡面是不是也這般漂亮!」

聖星沒有回頭,可是輕聲道:「不要傷心,為這種人不值,千露師姐,你用武玄準備你現在能放的最厲害的招,我給你纏住此人,一會兒師弟我包管他能中了你的武玄之技,這仇師姐今天就當場報了,省得以後煩心。」

說著又是一腳,把這奔過來的青衣人再踹出去,那青衣人接連中了聖星兩腳,已是有些頭暈腦漲起來,也不言語了,劍劍不離聖星要害,與聖星便鬥了起來。

姜千露心志也是極堅,被聖星救下,再聽聖星所言后,收斂心神,武玄之力以身體為中心洶湧而去,開悟期本來是不能御空的,可是姜千露此時卻是雙腳緩緩離地,身體升空,硬是以開悟六重的境界虛立半空。

只見姜千露雙手過頭高舉碧寒劍,她的長劍本來就是晶白色,此時這劍身上面已是布滿了一層寒冰,劍尖在陽光的反射之下白芒溢溢。

氣勢越運越足,以姜千露為中心,溫度也是越降越快,方圓數米的地面已經隱隱有作冰之勢,接著姜千露頭頂天空變色,似水似風,一朵半透明的寒雲漸漸在空中浮現,良久半空中聽得姜千露冰冷無比的聲音:「寒霄清雲正法!」

這招是姜千露師尊乾正青親授的劍招,不屬玄冰破天功,只此一招,威力霸道絕倫,姜千露此時使出,實屬勉強,威力自然與真正的寒霄清雲正法天差地別。

可是即使如此,這招寒霄清雲正法依然是不可小覷,歷時良久,姜千露此招終於準備好了,如果是有敵人,勢必不會讓姜千露從容施放此招,可是她的對手現在正被聖星纏住,給足了姜千露時間,終於給了她這個機會。

姜千露雙目緊盯著聖星纏鬥的青衣人,口中喝了一聲:「師弟躲開!」

聖星聞言身體一晃,已是飛了出去,那青衣人抬頭一看,只見姜千露立在虛空,劍上冰光瑟瑟,心神不知為什麼頓時發涼,修道之人有這種感覺必不是好事,剛要躲開,可是身體一麻,卻不知為什麼竟是不能動彈。

姜千露見聖星躲開,她與青衣人之衣再無障礙,寒聲道:「受死!」

總統蜜蜜寵:影后,狠不乖! 氣機鎖定,雙手猛然向下,碧寒劍一劍斬下,隨之而下的就是天空中一道有形的風氣,如果雷電一般旋轉而下地擊在青衣人身上,這風寒冷無比,青衣人「啊」的一聲大叫,接著只見這冷風再旋,青衣人先是衣衫,接著是頭臉、四肢,然後是身軀,竟都被這冷風一點一點磨光,其中一絲鮮血也看不到,都是被這冷風吹化了。

青衣人慘叫不止,最後聲音湮滅,皮肉風化后露出骨骼,然後骨骼也開始風化,最後在姜千露這招寒霄清雲正法之下,這青衣人連化灰的機會都沒有,隨著這厲風就消失於無形,只是過程太驚心動魄,這青衣人死的比被聖星分屍的那人竟是悲慘多了。

姜千露見這青衣人被完全滅殺,再也堅持不往,身子一歪就於半空中掉落,只是右手還緊握著碧寒劍,足以體現她意志之堅。

聖星閃身把姜千露接抱在懷,輕輕放回地面,然後輸了一點玄氣進姜千露身體,姜千露這才勉強站穩沒有暈過去。

聖星一挑大拇指:「師姐威武!」

稍緩了一下,姜千露才道:「你不怪我手段狠毒?」

聖星一笑:「那人也該殺啊,怎麼死不是死嘛,要說狠毒,剛才師弟我還給人分屍了呢,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過分啊。」

姜千露表情鬆懈下來,沒有說話。其實姜千露的這招寒霄清雲正法影響不小,尤其是那青衣人在死亡過程中的慘叫,聲音傳得極遠,想必其他青衣人也都是聽到了,但是卻是沒有人來這邊。

聖星轉頭瞧了瞧,道:「我殺了兩個,加上剛才這個,這六個青衣人已經死了一半了,華師兄和汪師兄那裡剛才我看了,他們還能應付,我們去惜琴師姐那看看她需不需要幫助。」

姜千露點點頭,從納戒里取下一枚丹藥服下,調息了幾下后說道:「走吧。」

聖星領著姜千露來到米惜琴對戰處,果然米惜琴此時已經頗為狼狽,她實在不是武鬥的料,境界雖有,可是戰力卻是嚴重不足,黃武二重境被一個黃武一重境的青衣人完全打壓了下去。

聖星按住姜千露的手道:「師姐你剛用了一招霸道武玄,現在玄力未復,還是別盲目出手,以免被敵所乘,還是我上吧,正好你幫著警戒周圍。」

姜千露也不是固執性子,深知聖星之意,此時強自出手很可能會幫了倒忙,連累了同門,黃武境不管一重還是二重,始終不是凡人五境能夠匹敵的。

不過這個聖星師弟對於黃武境來說,也只才是御力七重境,而且武器還是自己的凡刀,他能行嗎? 聖星先是對著姜千露道了聲:「師姐,小心戒備。」

然後再向半空中米惜琴高聲道:「惜琴師姐,我來幫你。」

向空中飛身而起,半途湛藍出鞘,幾道藍白色刀光就直接出現在青衣人身側,這青衣人不愧是黃武一重境,反應極是迅速,他本來是持劍擊向米惜琴,但幾乎在刀光亮起的同時身形就瞬間爆退,避了出去。

左手一掐刀鞘,刀鞘化光消失,要是有人看到也不會奇怪,只會以為這刀鞘被收回到了納戒之中。

右手提著湛藍,聖星站在米惜琴身側向前方的青衣人道:「你們已經死了三個了,還不逃跑?」

那青衣人面目無情,同行之人死了也未見傷感之態,只是冷著聲音道:「不愧是天武門弟子,本來應該是你們幾個最先死的,然後其餘人等也必不能留命,可是不曾想竟有你這個變數。」

聖星把湛藍橫在腦後笑道:「意外才是人生嘛,你今天這是要不死不休了?圍上我們五人是恰逢其會還是早有目標,能不能透*******青衣人面含譏諷,並不說話,提劍提向聖星、米惜琴兩人道:「可惜你境界太低,而你旁邊這位境界雖有,可是武道水平卻是太低,還是給我受死吧!」

黃武境人出手,已多少有天崩地裂之勢,隨著他揮劍斬來,氣波流動,就是地面的花草都被這勁風擊得斷裂。

米惜琴提著松紋劍,氣喘道:「小星師弟快躲,你不是對手。」說罷就要硬著頭皮去接那青衣人的劍招,本來她還能躲躲,可是這小星師弟上來幫忙,她倒是沒法躲了。

但是另米惜琴大吃一驚的是聖星竟然不躲不避,提著湛藍刀相迎上去,刀劍還未相交,聖星身影一閃,再出現時已經是那青衣人的身側,一刀隨手抹下,方向直指青衣人的頸部要害。

青衣人冷哼一聲,長劍旋轉,磕向湛藍刀,刀劍相撞,立時爆起陣陣光華。

這青衣人本待長劍撞到湛藍刀的時候玄力運起,把這少年直接崩飛,然後順勢絞殺,可是哪知刀劍一碰那少年的長刀就立時抽走,讓他這想法頓時落空。

聖星身影再閃,再次出現已經是這青衣人的另一側,湛藍刀依然是抹向青衣人的頸部,青衣人的長劍再旋,刀劍一碰,聖星身影又消失不見,這回是青衣人的背後,湛藍刀目標固執之極,又是抹向青衣人的頸部。

青衣人似有怒氣,回身以劍相迎,刀劍一碰,聖星身形又是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又是其他方向手持湛藍刀再抹這青衣人頸部。

這一翻以快打快,太過令人眼花繚亂,叮叮聲不絕與耳,每一次刀劍相碰,以聖星一側,藍白光芒泛泛,而青衣人一側,則是金光點點,倒是極為漂亮。

打鬥速度太快,米惜琴雖然是黃武二重境,但是提著松紋劍身子動了幾動,還是沒有機會插手,就連場中優劣她現在都看不明白,想幫忙都不知道怎麼下手。

低頭再看姜千露面色有些蒼白,比自己好似受損的更為嚴重,米惜琴飄身落地,站在姜千露身側關心的問道:「千露師妹,你沒事吧?快把丹藥吃了。」

說著自納戒中拿出一枚玄陽丹,遞向姜千露,姜千露沒有接,搖了搖頭道:「剛才已經吃過了,只是玄力用盡,身體沒有大礙。」

米惜琴這才微微放心,眼神重新飄上天空,有些焦急的說:「怎麼辦?小星師弟和那個青衣人在對打,我想幫忙,可是無從下手,師妹你能看出他們現在誰佔上風嗎?」

米惜琴這也算急病亂投醫了,姜千露雖然是武道天才,可是畢竟現在境界差得太遠,看著空中速度極快的打鬥,她現在的觀察力其實連米惜琴都不如。

待米惜琴說完,姜千露看向空中刀劍相碰的光芒,也不知如何答,只是似安慰米惜琴又似安慰自己道:「我也什麼都看不出來,但聖星師弟不是魯莽之人,既然出手,想必還是有一些把握的吧?」

這話說的她自己其實也不太相信,突然眼神一變,姜千露看向米惜琴道:「師姐,我們去找汪師兄,看看能不能幫上他,如果能把跟他對戰的那個人殺掉,再領著汪師兄回來一起對付這個青衣人。」

米惜琴有些猶豫:「可是小星師弟才御力七重,那個青衣人都黃武一重了,我們現在把聖星師弟拋下他能堅持住嗎?」

姜千露依然很是決斷:「我們現在在這也幫不上忙,不如儘早行動,爭取時間把汪師兄帶來,這樣才是救人。」

米惜琴想了想,一咬牙:「好!我們現在就去。」

此時也沒時間客氣了,抱起姜千露的腰部,米惜琴直接飛入空中,探查了下方向,兩處打鬥,聲勢大的那個必是華師兄,那個級別的不能去,去聲勢小的場所應該就對了,找准方向,米惜琴帶著姜千露就御空飛了過去。

這兩個丫頭可算走了,聖星暗笑一下她們還不算笨,臨危還能分析出最正確的做法,看來必是姜千露的主意了。

與聖星對戰的青衣人心裡實際鬱悶不已,這個少年連凡人五境都沒過,怎麼速度這麼快,刀劍一接他就閃走,青衣人空有一身玄力無處發泄,實在是憋屈極了。

如此下去也不是辦法,拼了玄氣受損也得殺了這人,要不沒完沒了,青衣人想罷一邊與聖星繼續刀劍相接,一邊暗運玄力在身。

終於積攢夠了,又一次的刀劍相交,青衣人面色金光大作,冷聲道:「小輩,天下武功並不是唯快不破!」

「開!」隨著青衣人一聲大喊,以青衣人為中心,無數道金光透體而出,不旦崩飛了聖星,還追隨而上,這些金光大有把聖星打成篩子的架勢。

聖星邊後退邊看著金光極速襲來,笑道:「終於等不及了嗎?」

說完後退的身體立時止住,靜立虛空,聖星右手橫刀在胸前,竟然在金光襲身前還有空說了一句話:「就讓你看看少爺今天還就非要唯快不破了!」 青衣人玄力運起,發出無數金光想要擊殺聖星,聖星靜立半空,橫湛藍刀於胸前,在金光堪堪襲體之際終於動了。

只見聖星右手連動,竟硬生生的生出無數右臂殘影,連帶著生出無數藍色刀影,只聽得叮叮聲不絕於耳,連綿如海,經久不歇,聖星竟是用極速以湛藍刀硬接起道道金光,最後金光已把聖星團團包圍,只能聽到裡面叮叮做響的聲音,而卻見不到聖星的身影了。

說慢又似快,說快又似慢,在金光最盛之時也是金光已盡之時,猛然間砰的一聲,最後的金光炸開,露出了裡面聖星的身影。

只見他紫線金服,依然是橫刀在胸前,看著對面的青衣人微微一笑,就好像沒有動過似的,全身上下一絲無損,青衣人一見臉色大變,失聲道:「凡人五境怎麼可能?」

逑婚 聖星一甩右手,右臂放下,刀尖斜指對面,微風撫過,吹起衣擺,身姿俊美絕輪,當真是風采無限。

笑看青衣人,聖星道:「黃武一重,一下用了這麼多玄氣,你這也算下了血本啊,值得嗎?要知道我上邊還有兩名師兄呢,你這本事全用在我身上,一會兒還怎麼打我其他同門?」

青衣人咬牙道:「我只殺你就行了,受死吧!蒼牙五龍斷!」

這個青衣人也是個謹慎之人,他在玄力透體之後立即就已經暗運心法,將為數不多的玄力集中彙集,以備意外,果然這個少年竟然沒有受損,但以區區凡人五境之身接了黃武一重的大量玄氣,必不會如這少年表現的一般輕鬆自如,很可能只是在強撐,加上這招蒼牙五龍斷,必能將之滅殺。

隨著青衣人此招使出,五柄金光大劍在青衣人周身虛空浮現,圍著青衣人旋轉不到一圈,就向外散開,分為不同方向直擊聖星,每柄劍都是越來越快,金光也越來越強,未至中途時每柄金光大劍就已經被五股金色龍形之氣包裹,威力更強,去勢更猛。

等戰首座出手?罷了,還是不等了,早晚的事,早接受自己也早點自由,聖星稍一思考,身體前傾,不退反進,身體在空中打橫就飛向了青衣人,速度極快。

青衣人見聖星好似想趁蒼牙五龍斷沒有合攏之時穿過來擊殺自己,冷笑一聲,右手以劍直指聖星,左手五指虛握,五條含劍金龍立時變更路線,急轉而下,向著聖星的頭部就要一擊而下。

眼看就要擊中聖星,青衣人已是面帶笑意,可是聖星的身體突然毫無規則的拔身而上,直直的就向天空飛去。

青衣人大喊一聲:「哪裡逃!」

手中長劍往上一抬,虛指向著天空飛去的聖星。

五道光龍轉著彎就奔向聖星,瞬間就有兩道金龍追上了聖星,一前一後,直於聖星齊平,隨著青衣人一聲:「死!」,二道金龍一擊聖星背部,一擊聖星胸口。

可是讓青衣人意外的事又發生了,聖星上升的身體突然止住,改上升為前沖,那二道金龍去勢沒變,砰的一聲相撞在聖星背後的上空當中。

這一撞響聲振天,兩隻金龍、兩隻光劍在空中爆出道道光芒,一時間天空都映得變了顏色。

可是此時聖星早已是飛出爆炸圈外,握著湛藍刀從高到下向著青衣人傾斜飛來。

青衣人不止臉色發寒,心底也有些發寒,這個少年難道自己對付不了,不!不可能,手勢再引,聖星身後三道金龍向著聖星繼續直追而來。

可是聖星好像沒有覺查到似的,依然是直撲青衣人。

青衣人似是看出了聖星的想法,哼!想引蒼牙五龍斷斬我嗎?真是異想天開!這青衣人現在體內幾無玄力,所以他並不與聖星相迎,只是劍指聖星,但身體卻是飛速向後退開,暗付看看是我的蒼牙五龍斷先打中你,還是你能先飛到我身前。

眼睛金龍已經追到,可是聖星卻還是沒到自己身前,青衣人放心了一大半,手勢再引,金龍速度又快了三分。

可是今天註定是他的不幸日,只見在金龍幾乎已經觸到聖星的背部之時,聖星身上白芒一閃,瞬間加了幾倍速度,一下就到了青衣人的眼前,並沒有提刀殺來,而是笑著說了一句:「唯快不破,看看我背後吧。」

青衣人待要揮劍,可是眼前的聖星已然是蹤跡不見,入目的是蒼牙五龍斷三道金龍,金龍來勢太快,再改方向已然不及。

青衣人咬牙身體猛然上竄,三道金龍沒了手勢指引,從青衣人的腳下掠過,直接砸入地面之上。

又是響聲振天,金光炸裂,接著煙塵瀰漫,地面已是狼籍一片,如果此時青衣人不是在空中,一定會被這灰塵包圍其中。

玄力太少,青衣人身體晃了幾晃,差點不能御空站立,轉眼四顧,只得聽遠處:「啊……啊……!」的兩聲慘叫傳來,接著頭頂又傳來那少年的聲音:「找我嗎?」

青衣人抬頭一看,那天武門少年就在離他不遠的高空之上俯視著他,只聽這少年言道:「你最後兩個同伴也都死了,就剩你一個人了,活著也是傷心,送你一程吧,沖月!」

青衣人只見聖星那柄藍色長刀向下一劃,一道巨大無比的藍白色刀氣就擊了過來。

身體動了動,怎麼移不出去?這刀氣好生厲害,竟然壓得連躲避之力都沒有了,玄力一盡,青衣人向地面跌落,睜眼看著飛過來的刀光,凄然一笑,好眩目、好亮!如果在夜晚,想必更是漂亮吧,修行二百餘年,終於到盡頭了嗎?

刀光透體而出,好像並不疼痛啊?沒有事嗎?青衣人想低頭看看自己的情況,可是剛才這刀光好像已經把自己的靈魂都已經吸走了,怎麼也低不下頭來,意識模糊不堪。

噗、噗,兩聲落地音傳來,青衣人好似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周圍的灰氣直似混沌,而入目的一顆顆塵土此時在他看來就如一顆顆星辰在眼前生成似的,難道這就是仙道嗎?終於觸及到了,青衣人想伸手摸摸,可是怎麼也抬不起自己的雙手,塵土一顆顆落下,青衣人的眼神由茫然轉明亮再轉茫然,終是消逝無光。

聖星低頭看著已經摔入地面的兩塊殘屍,手上光芒一閃,湛藍刀鞘重新出現,收刀入鞘,聖星輕聲嘆了口氣,喃喃道:「可能這就是你的仙道吧。」 「小星師弟!」隨著一聲話語落下,華修能出現在半空中,見聖星靜立虛空安然無恙,才長出了一口氣。

「沒事就好!走!我們去找其他人。」華修能說完就要走。

聖星一指華修能背後道:「都回來了,大家都沒事。」

華修能回頭一看,不由大喜,只見米惜琴帶著姜千露,身後跟著汪和風果然已經是都回來了。

五人聚首,此地剛打鬥完,不宜久留,華修能決斷極快:「我們走!」

華修能頭前引路,御空飛行,其他幾人在後跟隨,向南足足飛行了有兩個時辰后華修能才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落下。

空中不是說話之所,待五人在此處重新坐定后,華修能才開口道:「你們的對手怎麼樣?跑了還是死了?」

汪和風道:「跟我打的那人有米師姐和姜師妹相助,被我殺死了。」

聖星道:「我殺了三個,千露師妹殺了一個。」

華修能先是道聲:「如此就是那六人都死了,我的那個對手也被我殺了。」接著像是回過味來,失聲道:「小星師弟你殺了三個?」

姜千露聲音依然清冷,只是沒有寒意:「我殺的那個也是聖星師弟的功勞,否則我必死無疑。」

米惜琴更是吃驚:「我的那個對手可是黃武一重啊,而且那人武道還很厲害,也被小星師弟你殺了?」

汪和風向著聖星張張嘴想說什麼,可是最終還是沒說出話來,只是看著聖星的眼睛像看怪物似的。

華修能差點沒站起來:「竟然還有黃武境的?我還以為只有與我對戰的那個人是黃武境,沒想到還有一個,既然我都沒有看出來,可見那人修為必不一般,小星師弟,你是怎麼殺的他們?」

聖星舉舉手中湛藍:「當然都是靠千露師姐這把寶刀了,這刀一出,天下莫敢爭鋒。」

華修能苦笑不得:「別筐我們了,還要保密不成?」

聖星嘻嘻一笑:「哪有什麼秘密,先是跟我打的那兩個人境界比我高不了多少,被我乘他們不備把他們殺了,至於千露師姐的對手,境界還不如我呢,我牽制了會那人,然後他就被千露師姐斬殺了。至於最後那個黃武一重的,實際他是見同伴全死了,心慌意亂,不慎被我斬了。」

大家見聖星雖然說的容易,但其中風險必定是波濤洶湧,華修能讚歎道:「還好此行有小星師弟,否則我們很可能就全軍覆沒了,自從小星師弟拿刀在手,不在隱瞞我們以後,這一路上表現來看,小星師弟不但天資過人,就是打鬥經驗也是與生俱來,真是武道上的絕頂天才。」

聖星笑道:「師兄你就別誇我了,打鬥嘛,全憑感覺,自然是怎麼順手怎麼來。」

幾人又是讚歎了會聖星這才停止,華修能開始沉思:「這六人必不是散修和小門派之人,他們服飾統一,也並不是修為日長的老怪物,這等人散修和小門小派罕見有能打得過中州三派真傳弟子的。」

汪和風點頭道:「不錯,明知我們是天武門人還敢動手,這作風可能是邪派中人,可是為什麼要對我們大動干戈?」

柔弱病王沖喜妃 華修能想了想也是有些不明所以,聖星暗嘆這幾個天武門的弟子還是歷練太少,抱著湛藍道:「大陸修鍊水平都是這樣的?我們第一次出來就差點被人打趴下,普通弟子還就罷了,這可是五名真傳啊,師弟怎麼總覺得我們天武門這中州三大門派的名頭是含有大水分的。」

米惜琴軟聲軟氣地道:「小星師弟又胡說了,中州三大門派這是武玄大陸都認可的,怎麼能有水分呢,只不過我們這批真傳弟子現在修為還不行,如果是門派閉關修鍊的真傳出手,一個就能打沒了這六人。」

聖星奇道:「這麼厲害?這麼說我們天武門還有更厲害的弟子了?」

米惜琴一笑:「那是!我們現在只能算真傳弟子裡面墊底的呢!」

聖星再問:「那門派里有幾個厲害的真傳弟子?」

華修能接過話茬:「修為最高的當屬石靖萱石師姐,閉關前天武六重境,她是天武峰掌門的親傳弟子,再然後應該是我師兄戰漠,他是我師尊的兒子,也閉關了,閉關前天武二重境,至於地武境的真傳……」

看了看聖星,華修能才繼續道:「除了師弟你那的天月峰外,其它六峰都有,只不過地武境以後,門派就不限制其活動了,這些師兄師姐們或是在遊歷、或是在閉關,平常很少看到他們身影。」

聖星:「哦!」的一聲,沫沫師傅不給力啊,看來不少真傳弟子的境界都超過她了,然後繼續問:「天武門左一個真傳,右一個真傳,光這次歷練就派出去十名,那幾個首座是不是收徒都很隨意啊?天武門一共多少名真傳啊?」

華修能搖頭道:「真傳很多,但倒不是隨意收入門派的,天武門各峰真傳加起來有近半百之眾,但也都是歷經久遠的時間收下來的,否則就憑這次派出來的我們十名真傳,天武門何談底蘊了。」

聖星一拍手:「原來是這樣,今天算是又知道了一次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原來我們天武門裡高手都是不怎麼出場的,師弟我差點以為以後在天武門就能橫著走了。」

華修能一汗,這聖星師弟是要幹什麼?打算橫著走?不過想想她那師尊,好似聖星修不修鍊都已能在天武橫著走了。

而且以這聖星師弟的修鍊速度,他日也必是一方妖孽,不靠他師尊橫行天武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姜千露之前一心在修鍊上,今天到是和聖星一樣,頭一次知道原來門派里還有這麼多境界高的師兄師姐,不由得壓力大增,暗下決心,回去以後要更加勤奮的修鍊。

聖星把話引了回來:「既然我們天武門是名副其實的中州大派,那麼今天這六人來殺我們,也就無外乎兩個原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