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鬼王的身體瞬間炸開,上百顆芝麻大小的黑色光點,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彷彿一顆顆劃破天際的流星,實在太快了!

「說!你到底是誰?怎麼會和趙天長得一模一樣!」

小紅雙眼如同黃金鑄成一般,閃閃發光,分外明亮。

他上下打量著趙天,十分狐疑的問道。

「腹黑鳥,別耍寶了!」

趙天嘴角抽搐,一把抓住了圍著自己打轉的鸚鵡。

「嘖嘖!沒想到只是一會兒不見,你小子居然一下厲害了這麼多!」

二哈抱著胳膊,一副調侃的樣子,也飛了過來。

他似乎忘記了,自己剛才見到趙天出手的時候,雙眼發直,下巴都震驚得差點掉到地上的樣子!

事實上,在場三人之中,或許只有二哈才真正明白,趙天這次蛻變所領悟的神通究竟代表了什麼!

「我靠!本大爺果然慧眼如炬,在茫茫人海之中發掘出了趙天這個妖孽。」

二哈心中在狂呼,剛才那一招,絕對是完整的近道之術! 轟隆隆!

攻略小社會 頭頂之上,一條條巨大的裂縫出現,火焰如同傾瀉的天河,流光溢彩,從一條條裂開的縫隙間向下傾瀉。

太壯觀了!

小紅與二哈站在原地,雙眼緊盯著前方,略有點緊張。

一道道燦爛的仙光迸濺,有絢爛的霧靄瀰漫,幾道人影在其中來回閃爍,都快要看不清楚了!

那裡已經打到瘋狂!

砰!…

趙天猶如戰神一般,軀體沐浴著神聖的光輝,一條條紋路虛幻蔓延,噴薄出一道道匹練似的仙光。

他在和幾隻追殺而來的王級人形生物戰鬥,一次次大碰撞,整個身體都包裹在一層燦爛的光焰之中,太激烈了!

兩隻王級人形生物咆哮,從前後同時撲出,席捲起滔天的黑暗力量,猶如兩股風暴。

他們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趙天身邊,十分的迅猛!

這些王者級人形生物戰力確實強大,然而智慧太低,終究有缺陷!

趙天雙目明亮,雙手同時發光,身體旋轉,似化為了一個渾圓的太極,而其左右手,便是這生死太極之中的極點!

同時,虛空之中,一株晶瑩剔透的黑白色大樹拔地而起,枝椏伸展,一片片黑白交纏的葉子輕輕晃動。

一條條瀑布,如天天河垂落,有法則在其中交織,生與死的無盡奧秘在其中流淌,雖然虛幻而朦朧,卻也讓在外面看著的二哈一陣眼皮狂跳!

下一刻,兩隻人形生物如同炮彈般轟在了趙天身上,恐怖的力量爆發,使得趙天所演化的生死太極平衡被打破,轟然爆炸開來!

無比燦爛的光,以趙天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首當其衝的兩隻人形生物,漆黑的軀體如同陽光下的冰雪般寸寸瓦解,轉眼間就化作了虛無!

王者及人形生物死!

請跟著,燦爛的光芒繼續向外蔓延,將剩下的所有王者級人形生物全部籠罩在其中。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實則都發生在剎那之間。

趙天的攻擊太迅速了!人形生物根本來不及躲避。

一道道混沌天瀑垂落,交織著法與理,恍若黑白二色同在,直接將那片燦爛的光全部籠罩在內。

「完了!這傢伙現在又比我厲害了!」

小紅看著這一幕,咋舌不已,他覺得,自己想要踩在趙天頭上的夢想,似乎還任重而道遠!

本來經過這一次的事件之後,小紅獲得了極大的好處,只要潛心沉靜下來一段時間,絕對有把握很快實現生命蛻變,成為王級生命。

到時候,可以直接鎮壓趙天,好好的出一口惡氣。

然而現在,突然發現趙天嗖的一下,戰力狂飆,竟可以殺敗好幾個聯手的王級生命,鬱悶的小紅都快要吐血了!

「有沒有搞錯!這實力增長的速度也太快了吧,簡直像是坐火箭一般!」

小紅內心在狂呼!

與之相反的是,二哈相當的高興,甚至還有點得意洋洋。

「本大爺這次應該沒選錯人了。」

嘴裡嘀咕,二哈一隻爪子支著下巴,眼中的欣喜逐漸收斂,難得的變得正經起來。

「潛力是足夠了,不過實力還是差了太多,得想點辦法才行,不能夠再拖下去了!」

如今的天地大環境,王級生命幾乎就已經是頂峰,想要再次蛻變,一般情況下,只能等待天地環境再次大變。

然而到了那個時候,那些真正強大的古老存在,也將陸續復甦,加入這天地大勢之中。

「必須讓這小子儘快成長起來了。」

二哈下定了決心,他一想到那些還陷入在沉睡之中的禁忌強者,內心就一陣無力



想要成功完成那件事情,必須趕在這片天地復甦到能容納禁忌強者之前。

整片冥土空間終於徹底崩潰了,無盡的火焰湧來,重新將這裡填滿。

趙天與小紅、二哈一起,朝著火焰海洋上方衝去。

原地,一個被破開了洞口的圓形光球,在涌動的火焰之中緩緩消散,裡面空空如也,那幾隻王者級人形生物,竟徹底化作了虛無!

祭壇頂部的白茫茫光幕所通向的空間之中,最深處的地下數百米處,這裡是一座極為浩瀚恢弘的地下宮殿。

一根根巨大的青銅柱支撐著穹頂,上面刻畫了無數的珍禽異獸,有鳳凰、朱厭、白虎、玄龜等。

整個大殿都極為空曠,除了一排一直延伸到視線盡頭的青銅柱,居然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噠!噠!噠!…

空曠的地下宮殿之中,腳步聲顯得格外清晰,悠悠回蕩,陰森而詭異,十分的神秘!

「好像有哪裡不對。我似乎忽略了什麼?」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妖族強者,擁有一絲遠古三足金烏血脈的金色烏鴉竟來到了這裡。

此刻,金色烏鴉已經化作了人形。

自從進入這座宮殿,他就隱隱感到了一種不安,帶著惶恐,然而這是他發現唯一的特殊地方,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深入查看。

金色烏鴉不敢再像外面那樣肆無忌憚的飛行,選擇了變成人形,小心翼翼的前進探索。

金色烏鴉站在一根巨大的青銅鑄錢,雙眼之中紅光跳動,緊緊的盯著上面刻畫的無數珍禽異獸。

半晌之後,收回目光,金色烏鴉搖了搖頭,繼續向這座宮殿的更深處而去。

他沒有任何的發現,在他眼中,那些刻畫雖然栩栩如生,十分的有靈性,然而沒有一絲的能量波動,也只是普通物品而已。

所以,即便內心的不安始終縈繞不散,金色烏鴉沒有選擇放棄。

整片廣闊的空間之中,一根根巨大無比的青銅柱矗立,一直延伸到視線的盡頭,數量十分的龐大!

每一根青銅柱上,都描繪了無數的仙禽異獸,幾乎包括了所有華夏古老時代,存在過的強大神獸。

然而有一種生物,強大無比,是華夏數千年來的圖騰象徵,代表了尊貴與威嚴,卻沒有出現在這裡的任何一根青銅柱上!

大殿最深處,一扇不知塵封了多少歲月的石門緩緩向上升起,悄無聲息。

金色烏鴉站在大門之前,雙眼緊緊的盯著前方,肌體風緊,隨時可以爆發出體內洶湧的力量。

剛剛來到這裡,大門就自動開啟,太詭異了!

心中的不安似乎越發強烈,金色烏鴉已經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石門緩緩向上升起,終於達到了足夠的高度,不再遮擋視線。

門后,無盡的黑暗與孤寂之中,一張古老的王座靜靜漂浮。

而在那王座之上,一道偉岸的身影,猶如魔神,靜靜的倚靠在上面。

一雙不知何時睜開的眸子,帶著魔性的力量,讓人畏懼卻又無法逃避,落在了金色烏鴉身上。 嗖!

火焰海洋表面翻滾,猛然從中間破開,一道流光從中激射而出,其中包裹著三道身影,正是趙天、小紅與二哈。

「這是怎麼回事?」

趙天疑惑,十分的不解。

她覺得自己之前在火焰海底呆的時間是不是太長了,以至於錯過了某些事情,否則無法解釋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吼!…

一隻只人形生物,雙眼之中紅光暴漲,從火焰海底鑽出來以後,竟不再理會還處在火焰海洋中的眾多強者,全部都嘶吼著沖凈了祭壇頂部的白光之中。

他們太瘋狂了!軀體之上升騰起一團團黑暗的火焰,那是在燃燒自我,將會爆發出更加恐怖的力量.

在那嘶吼咆哮聲中,任何有智慧的生命,都能夠從中感覺到極致的仇恨!

砰!砰!…

一對對陰兵,排著整齊的隊列,相互之間氣息相連,升華出一隻只恐怖的鬼物。

他們靜默而無聲,唯有腳步之聲,回蕩在這天地之間。

「那裡面到底有什麼?」

趙天不解,他看著一隊隊陰兵排著整齊劃一的方隊,一路向前,像是要去征伐九天,不斷的湧入祭壇頂部的那片白光之中。

尤其讓人疑惑的是,本來還在打生打死的雙方,如今竟然絲毫不理會對方,只顧著進入那片白光之中。

三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疑惑,有點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會不會跟孔老頭所說的那個傢伙有關,按照時間,核心區域的所有場域應該全部暫時失效了吧?」

小紅歪著頭思索,不太確定的說道。

「我靠!」

沒等趙天詢問,二哈忽然怪叫一聲,臉色變得極度難看。

此刻的二哈大概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渾身寒毛倒豎,趕緊招呼趙天與小紅逃命。

之前因為見到趙天實力突然飆升,而過於意外與驚喜,使得二哈竟然忘記了這最大的危險。

「萬靈火池可是秦始皇那個恐怖的傢伙親自煉製的,核心樞紐中,肯定有著他的精神烙印存在。

那可是上古之後,天地間第一禁忌強者,生生埋葬了一個時代的恐怖人物,即便只是一絲精神烙印,也完全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

二哈十分的鄭重,認真向兩人解釋,他有點頭皮發麻,想要趕緊離開這裡。

趙天與小紅雖然對此並沒有什麼概念,但是面前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黑白大狗全身的毛都嚇得立了起來,當下也決定先離開這裡再說。

畢竟,能把這隻狗嚇成這樣,估計真的會有大恐怖降臨!

轟!

空氣瞬間大爆炸,趙天與二哈等,直接向著火焰海洋之外狂奔,速度十分的恐怖,瞬間就突破了音速,猶如三道劃破天際的流光一般。

幾乎就在下一刻,祭壇頂部的白光猛然如水波般,劇烈的蕩漾起來。

白光如同氣泡,在劇烈的蕩漾間,不斷向外凸起,僅僅剎那,就膨脹到了極限。

當趙天等人要衝出火焰海洋範圍的時候,那片白光似乎終於堅持不住,在一聲震動天地的恐怖巨大響聲之中,猛然爆裂開來。

轟隆隆!

有璀璨的光在迸濺,一道道,如同撕裂天穹的巨劍,閃爍著不朽的神聖光輝。

那是一次恐怖的爆炸,祭壇都碎裂了!

無數的碎塊,表面流轉著光芒,帶著通透感,彷彿不朽的神金鑄成。

祭壇本身是無比堅固的,即便沒有了場域的保護,其本身材料的堅硬也能夠硬抗王集生命的攻擊。

然而現在,整個祭壇頂部都破碎了,化為無數或大或小的碎塊,如同一枚枚小型炮彈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嗖!…

一道道人影從爆炸中心處倒飛而出,速度十分的恐怖,紛紛轟然間砸進了火焰海洋邊緣。

轟隆!…

朱熹像是一枚炮彈,軀體旋轉著狠狠的砸進了火焰海洋,掀起了一大片洶湧的波浪。

「咳!這些老傢伙還真是陰險,真是想不拚命都不行啊!」

一步一步踏空而起,朱熹嘴角溢血,頭髮散亂,衣服也變得有些破爛。

他搖頭苦笑,眼中卻不見絲毫畏懼。

隨著朱熹逐漸越升越高,站立於虛空,一團團金色的火焰從他的雙瞳中飛出,熊熊燃燒,散發出刺目的光。

轟隆!

海面發生大爆炸,洶湧的死亡能量噴發,形成了一條長長的死亡階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