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出事,只有這三個人是他們的主心骨。

事發突然,所有人都受了傷,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墨凌薇抱起懷裡的修兒,抬腳上樓,去了卧房。

她擦乾淨手心裡的血跡,簡單的處理了一下掌心裡的傷口,將髒了的裙襦脫下扔到一邊,倒了溫水過來,半跪在床沿邊,替修兒小心翼翼的擦拭著身子上的汗和血跡。

一直將修兒身上的衣衫換掉,替修兒擦了熱汗,清理了臉上的傷,剪了指甲,重新梳順了頭髮,見修兒似乎睡著了一般,墨凌薇不放心的用手指探了探修兒的鼻息。

孩子的呼吸急促而微弱,墨凌薇只覺得身心俱疲,驚險發生時那一刻的后怕此刻才排山倒海的朝著她侵襲過來。

若是她沒有來得及握住那把刀刃,若是封夫人一怒之下錯手殺了修兒,她要怎麼辦?

她會怎麼辦?

她單薄的身子在劇烈的顫抖著,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她會將所有的怒意都算到封少瑾的頭上,會鬧得封家雞犬不寧,會不計一切後果選擇跟封少瑾同歸於盡…… 不過無論魂烈如何難以置信都再無用處,那巨大的幾乎遮掩整個天空的吞靈魔陣已是迅速碎裂開來,不斷化作光點碎片,隨風消散。

「吞靈魔陣!!」

魂烈再度嘶吼,他似乎剛有動作,但隨即便是眉目一凝,視線看去一道凌厲的箭光已是從頭頂呼嘯而來,直逼他胸口而來!

魂烈見狀不敢硬抗,畢竟他先前可是親眼見到吞靈魔陣如何被這一道箭光撕裂,而比起吞靈魔陣來他更是脆弱,又如何抵擋?

因而魂烈立即便是退身而去,一步暴退數十丈,然而他退卻,那箭光卻也緊跟他而來,似乎已是將其牢牢鎖定,無法躲避。

「該死!」

這般情景,魂烈自然忍不住低喝一聲,旋即也不再退讓,而是正手一招將那漫天黑氣吸引而來,那魔氣翻滾,黑雲涌動,竟是在其身前緩緩化作一道足有百丈高大的巨型石碑。

石碑之上不斷有鬼魅面容浮現,一個個張牙舞爪猙獰無比,而且最要緊的是這些鬼臉竟也不斷吐出黑氣,在那石碑之上不斷凝成幽黑光盾,將其牢牢守護。

而做完這些,已是再沒有給魂烈多餘的時間,因為那一道凌厲到了極致的箭光已是呼嘯降臨!

「嘶…!」

只聽一聲輕鳴,魂烈便能見到那數道黑氣光盾竟是未能給那箭光造成任何阻攔,竟是直接被其洞穿!

這讓魂烈凝重到了極點,嘴中忍不住又是怒喝道,「該死的,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咚…!」

魂烈喝聲落下,一道震耳欲聾的滔天轟鳴猛然炸響,那轟鳴之重,彷彿讓整個天地都是狠狠一顫。緊接著便是能見到那黑氣石碑之上竟然也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孔洞,旋即那孔洞四周裂紋瀰漫,不過數十息間便布滿整座石碑。

「轟…!」

再後來,在隆隆的轟鳴之下整座石碑都是碎裂開來,化作漫天黑氣消散,而在石碑后的魂烈也如同遭遇重擊,身形倒飛,如同一枚導彈般,深深嵌入一座山體之中。

「嘶…!」

這樣一幕,一時刻立即讓整個天地都是響起一陣倒吸冷氣之聲,幾乎是所有的目光此時都死死望向葉玄,或者說得具體點的是葉玄肩頭那握著一把破爛銅弓小小肉球。

他們無法想象,為何那般恐怖的魔陣,那樣就連赤火真人都奈何不得的魔物,居然就被這樣一隻妖獸給一箭破滅?!

「我不是在做夢吧,這…」

「那是葉大人的獸寵?只是這…也太…」

「……」

護宗大陣之上,那裡漫天的火焰正緩緩消散,而同樣這裡也有一道不可思議的目光緊緊鎖定在那早已是被萬眾矚目的身影之上。

不過赤火真人可與他人不同,他看得出暗蠍的真實修為,已是與自己處在同一個境界,只不過只是兩轉級別而已。因而這也讓赤火真人心中生出了少少的疑惑,一個兩轉元輪境大妖,怎麼可能射出那般恐怖的一箭?

但當赤火真人視線緩緩落在暗蠍手中不起眼的破爛銅弓之時,他的雙眸陡然一亮,一縷精芒浮現,久久不曾消散。

「這是…」

……

「好了,射出了這一箭,本尊的任務也就完成了。」略帶疲憊的聲音忽然響起在耳畔,這方才讓我葉玄同樣被震驚得不輕的心思回過神來。

葉玄艱難看向暗蠍,他原本以為暗蠍只能是出手幫助一下赤火真人而已,並不會發揮如何強大的作用,但如今這結果已是徹徹底底宣告了他的想法乃是大錯特錯!

暗蠍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般一箭,竟是直接鎖定了戰局!

不過此時葉玄也感受到了暗蠍的虛弱,那不是一種表層的虛弱,如同只是源力不足,而是一種真真實實,好似來自靈魂深處的脆弱。

因而葉玄也是明白,那般無箭之弓射出一箭,雖然看似簡單,但那凝聚的力量絕對達到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恐怖級別,為此暗蠍恐怕還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否則怎麼可能會有如此驚人的威能!

於是聞言的葉玄看了一眼暗蠍狗就立即連連點頭,而後暗蠍輕輕飛出一步,便是憑空消失,那無箭之弓落在了葉玄手裡。

葉玄立即收起了這把銅弓,如今的他還沒有能力動用這把萬界神兵,畢竟如今他也只有著地魂境圓滿的修為。或許等他踏入天魂境,到了那時才能真正展露出這把萬界神兵的鋒芒之處。

……

「魔物,受死!」

天際之上,赤火真人收回視線,旋即立即就把視線射向那魂烈墜身的山體之中。

隨著他喝聲落下,他頭頂那照妖鏡再度射出,一道明亮無比的璀璨光線爆射而出,掠動之間似是化作一道巨型光斬,將那天地隔開,狠狠砸入山體之中!

「轟…!」

山體塌陷,向著大地塌陷而去,立即矮了一大截。

但就在山體塌陷下去的剎那,整座山體殘基也是狠狠一顫,隨即轟鳴一聲,整座山基竟是炸裂開來!

「轟隆…!」

碎石漫天,向著天地四處飛掠。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那山基之中一道巨大的黑影浮現出來。這黑影依稀是一個人形,足有數十丈高大,但在其頭部之處卻是一個巨大的肉瘤形狀,並且在那肉瘤之上似乎並沒有五觀,只有一張巨大的巨口,而且這巨口更像是一個黑洞,彷彿天地萬物都能被其吞噬。

「桀桀…這都是你們逼的。所以…準備承受吾之怒火!」

巨大黑影之中一道歇斯底里的吼叫傳出,緊接著這巨影龐大身軀之上似乎有無數的黑氣導管浮現,密密麻麻數不勝數。仔細看去,那每一道導管竟然都是連接著一頭妖獸或是傀儡,而最中心處最為粗大的五道則是連接著五大妖王!

「啊…!!」

無數的黑色導管始一出現,大地之上便是慘叫一片,即便五大妖王,此時也都是身軀扭曲,如同將死之人痛苦顫抖,似乎遭受到了極致的痛苦。

但很快五大妖王,包括那數之不盡的妖獸傀儡就都全無了聲息,但若是仔細看去,就會發現就連他們的軀體也都沒有了,一絲一毫都沒有留下。

「桀桀…吞噬之魔,給吾將這片大地摧毀…!」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門玄幻大盤點!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力薦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封夫人和賀靜淑都受了傷,被護衛用馬車快速的送回了督軍府。

賀靜淑是個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平日里破了一塊皮都跟快要死了差不多,如今手背被匕首划傷,鮮血淋淋,疼的她一個勁的掉眼淚,想要放聲大哭,又怕招惹的封夫人心煩,憋屈的不行。

想到就算傷口被治好,手背上可能還會留下一道長長的醜陋的疤痕,賀靜淑對封夫人心裡的恨意又增添了一層。

她面對墨凌薇的時候,次次都沒有討到什麼好處,本就不想對面那個討厭的女人,是封夫人偏要拉著她去的。

她都沒說幾句話,也沒動手,偏偏糟了這無妄之災。

那孩子要刺的人原本也不是她而是封夫人,憑什麼讓她添了橫禍。

還有臉上。

賀靜淑摸了摸臉頰,火辣辣的疼,又疼又腫,整張臉好像要燒起來了一般,腫脹的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摸過的地方,掌心一片黏膩。

攤開手掌一看,上面印著幾道淺淺的血痕。

賀靜淑再也忍不住了,尖叫起來:「啊!」

她的臉被那突然撲過來的小畜生毀容了。

封夫人一直低垂著腦袋按著肚子上的傷口,聽到賀靜淑尖銳的叫聲,沒好氣的開口:「叫什麼?回了督軍府,讓督軍親自替我們做主,這些沒上沒下的護衛,一個個都反了天了。」

從進了馬車車廂起,賀靜淑就一直關注著自己手背和臉上的傷,分不出精力去管封夫人,此刻聽到封夫人如此一說,抬眸朝著封夫人看過去,也驚呆了,指著封夫人的臉頰道:「夫人,您的臉,您的臉也毀了。」

封夫人:「……」

封夫人抬眸,就看到了賀靜淑一直側著的另外半張被小白的利爪劃過,留下三道長長的血印子的小臉。

她目露驚恐,抬手撫上自己的臉和頸脖處……

寒風刺骨,又受過這麼大的驚嚇,臉和身子都快要麻木了,此時此刻封夫人才驚覺自己的臉和頸脖處在隱隱作痛。

她在督軍府生活了這麼久,面對封督軍的不離不棄,唯一的依仗便只有這張臉了。

如今連這張臉都被那小畜生抓毀容了,她要怎麼辦?

一向要強的封夫人雖沒有如賀靜淑一樣尖叫,可狼狽驚懼的狀態卻也並沒有比賀靜淑好多少。

馬車在督軍府停下,封夫人一手捂著臉,另一隻手捂著肚腹,淚水漣漣,哭著往廳堂走。

「督軍,看在我們夫妻一場,二十多年的情分上,你要替我做主啊!」封夫人一反曾經的強勢,哭哭啼啼的跨進廳堂。

諾大的廳堂里,站著跪著坐著許多人,可卻靜默無聲。

只見封督軍坐在梨花木的寬大椅子上,本就肅穆的臉冷若寒冰,正死死的盯著剛進門的她,滿臉沉怒,滿是殺意。

封逸辰正在檢查廳堂中間擔架上躺著的人,那人已經死了,滿臉紫脹,七竅流血。

擔架的一側,齊刷刷的跪了一排小廝。

小廝的身後,站著剩下所有的傭人。

擁擠的佔據了大半個廳堂。

封督軍看著站在門口滿身狼狽的封夫人和賀靜淑,對著桌面重重拍了一巴掌,霍的站了起來,聲如洪鐘,氣勢逼人,嗓音里夾著怒火:「一大早天還沒亮,你們倆去了哪裡?」 「吞噬之魔,給吾將這片大地摧毀…!」

當魂烈陰冷的大喝聲響起在天地之間,下一刻那龐大黑影便是張開巨口,漆黑的巨口之中一團團幽黑的光束不斷匯聚,片刻之後便是洶湧爆射而去。

「轟轟…!」

幽黑光束爆射而出,隨著那巨大黑影頭頂肉瘤的移動,竟也是蔓延而出,於是這片大地便被其輕易隔開,形成一道巨大的溝壑。

這般情景,自然引起了巨大的轟鳴,轟鳴之中更是地動山搖不斷整個大地都是塌陷下去一塊。溝壑近旁無數裂縫蔓延而開,很快就又造成二次轟動。

「怎麼回事,這魔物不是被葉大人擊敗了,怎麼還有如此恐怖的手段!」

「難不成這魔物就如此強悍,次次都有隱藏手段?」

「怎會如此!!」

青雲護宗大陣之中很快傳來轟動,並且青雲宗所處的大地雖然沒有塌陷而去,但也因為大地被分割而震動不小,甚至整個青雲大地也有不少裂縫溝壑出現,彷彿就連這一塊大地都要被撕開。

而且這還不是結束,下一刻那巨大黑影的巨口之中黑光再度濃郁,已是又有一道黑氣光束緩緩凝聚,而且這一次他正對的方向盡頭正是青雲宗!

但就在此時,赤火真人突然飛身而起,直至百丈高空。

「照妖鏡,鎮魔!」

「唰…!」

璀璨光芒爆射而出,如同七彩流光般在空中飛舞交織,最終在即將觸碰那巨大黑影吞噬之魔時轟然相觸,一同狠狠轟擊在那軀體之上。

「轟轟…!」

無盡光芒在這一刻爆發,然而光芒不過持續一瞬,光芒之中一道濃郁的黑光陡然爆射而出,似是一道黑氣大手,極速而來,狠狠轟擊在赤火真人胸口!

「噗…!」

遭遇重創,赤火真人當即身形倒退而去,甚至一口熱血也是在倒退之時忍不住噴出,灑上長空。

「啊?赤火真人受傷了?!」

「那魔物怎麼如此之強?難不成赤火真人毫無抵抗之力?」

「我們還有葉大人…葉大人?」

赤火真人的身體迅速從天空跌落,雖然在即將墜落之時終於是強行穩住,懸浮於半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赤火真人此時已是受創,而且他絕對不會是那吞噬之魔的對手,否則怎麼可能被一擊重創!

因而此時已是有不少青雲弟子將希翼的視線投向葉玄,期待著葉玄這裡能再度發生先前那般的攻勢。

然而無論他們如何看,葉玄都不可能再度爆發出那般攻勢,畢竟那般攻擊已是耗盡暗蠍精力,又怎麼可能輕易再度爆發。

……

「桀桀桀…吞噬之魔,給我毀了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