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老人也是面色瞬變,當日他在黑城之中便見過這一招,自然明白其恐怖,連那鍾柏川都無法完全抵擋,最後直到鍾海出手這才化解,當下他也不敢大意,身形爆退。

然而就在毒老人行動的時候,其身後突然有著黑色鎖鏈襲來,將他的後退之路封鎖,視線望去,又見傅然衝來。

沒有絲毫猶豫,毒老人衝出,雙手閃電般掐動手印,恐怖的玄力聚集,最後在其身前形成一道數十丈大小的鐵鎚。

望著那灰色沒有絲毫光華散發的玄力鐵鎚,不少人都是露出凝重,顯然是察覺到毒老人這攻勢的驚人,不給傅然一絲活路,此刻出手便將魂玄境實力發揮得淋漓盡致,打算以玄力優勢上擊潰傅然。

若是被擊中,傅然恐怕將被鎮壓得翻身都不行。

毒老人雙目淡漠,卻有著冷光閃爍,旋即手掌一翻,那玄力鐵鎚便的轟然落下,猶如隕石,在空氣之中留下一條灰色長尾,直接對著傅然狠狠砸去。

轟!

隨著玄力鐵鎚的落下,隨之而來的還有那能夠令人發寒的毒霧,好似萬獸齊聚一般,將玄力鐵鎚護在中心。

鐵鎚在傅然瞳孔中極速放大,他也深深吐出一口氣,他現在不能退避,一旦躲避,那麼毒老人便能夠逃離此地,由始至終他都沒有接觸到毒老人,不然也能夠在其身上留下玄力,讓那九天落下的銀掌能夠鎖定。

傅然身軀一震,也在此刻,那猶如洪流一般的玄力茲體內爆發,那種強橫程度,比起剛才有所增長。

「原來是壓縮了玄力。」

毒老人目光一閃,心底冷笑,雖然玄力有所提升,但是想要抵擋的話,未免太過天真。

論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 轟隆隆!

而此刻毒老人雖然面色平靜,但是心底卻是有著一抹慌張閃過,眼角的餘光望向九天之上,瞳孔一縮,在視線的盡頭,有著一道巨大銀色手掌呼嘯落下,手掌邊緣有著火光,那是因為速度太快與空氣摩擦產生。

望著那不斷接近的銀色巨掌,毒老人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他畢竟有著魂玄境實力,就不信憑這樣一個玄決能夠把他如何。

而傅然此刻卻是雙手齊揮,隱隱間有著龍嘯之聲自體內響徹,一股威壓環繞其身,雙拳毫無花哨的向那落下的玄力鐵鎚迎了上去。

轟!

就在傅然雙拳落在那玄力鐵鎚上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傳來,令他雙腿陷入地面,這並不是重點,而讓他無法承受的乃是那鐵鎚上灰色氣流竟然順著他手臂滲入。

隨著灰色氣流的滲入,手臂上傳來奇癢,好似無數螞蟻在手臂上攀爬撕咬一般,讓人難以承受。

僅僅瞬間,玄力鐵鎚便是消散,而傅然此刻也顧不上手臂傳來的異樣,雙腿發力,身體,猛然躍起,單手一招,遠處的骷髏衝來,竟是放棄了與五色毒蛙的纏鬥,分散開來,將毒老人圍在中心。

靈鬼的黑色鎖鏈包圍整個後院,不給毒老人絲毫逃竄的機會。

「給我凝!」

毒老人自己明白傅然的用意,低喝一聲,雙手向頭頂一推,玄力湧出,在頭頂之上形成一道灰色盾牌,足有十餘丈大小。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銀色巨掌已經來到檀府上空,其上傳來的威壓以及恐怖讓歸西劉岩等人面色巨變,紛紛不敢逗留,向遠處疾馳,而整個後院之中唯有傅然與毒老人。

下一刻,銀色巨掌轟然落下……..(未完待續。) ?轟!

銀色巨掌落在灰色盾牌之上,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消失,而是帶著澎湃力量碾壓而下。

毒老人雙目一凝,在如此近距離下,他才真正感覺到銀色巨掌上有著何等恐怖的能量,雖然對自己的手段極為自信,但是雙手還是探出,抵住盾牌,體內玄力瘋狂湧出。

浩瀚的玄力好似無盡一般,自毒老人體內源源不斷湧出,最後盡數融入那盾牌之上。

轟隆隆!

但是若是如此就抵擋住了傅然最強殺招,那麼毒老人也未免想得太天真了一些,天空之中的巨響不斷,又是一道銀色巨掌落下。

遠處眾人紛紛變色,望著那壓在毒老人頭頂的銀色巨掌,他們面色有些蒼白,即便相隔甚遠的他們,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其恐怖之處,若是換做他們,也不知是否能夠抵擋。

「強大的玄決的確能夠縮短兩者之間的差距,但是此刻這位神秘魂玄境卻被壓制,僅僅一個玄決便讓靈玄境壓制魂玄境,恐怕已經超過了天級玄決的範疇。」流掌的確神秘,在整個東域能夠識破的也並不多,但是此處終歸還是有些眼力之輩,沉凝片刻,突然震驚出聲。

超過了天級玄決的範疇?那意思就是說眼前這個從天而降的玄決已經踏入世間最為頂尖玄決之列。

神級玄決!

那可是只有真正的大勢力才擁有的玄決,若是高澤與姬欣施展出來,在場之人最多也是驚嘆而已,但是傅然施展出來,代表的意思可不太一樣了。

他們都是文府十城之中的高手,見識與頭腦都不一般,皆是紛紛猜測傅然身份,不過卻並未得到答案,在東域之中,並未聽說哪一個大勢力擁有從天而降的神級玄決。

不過這並不能阻止他們火熱的雙目,眼中的熾熱難以掩飾,那可是神級玄決,就算是歸西劉岩等也並不擁有。

「神級玄決又如何!」

毒老人面色微凝,他對於這個玄決早就有所猜測,此刻心底也冷笑不斷,如此強大的玄決也僅僅能夠將他壓制而已,只要待這玄決消散,那麼傅然再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了。

施展了這等玄決,玄力消耗必然恐怖,而且身中劇毒,怕是難再有所作為了。

傅然面色蒼白,體內的玄力已經開始沉寂,難以調動,連那五幽鬼也是顫顫巍巍,此刻的他已經無法完全控制五幽鬼了。

噗!

一掌拍在胸口,一口嫣紅鮮血忍不住噴出,也讓得體內的玄力再次調動了起來,淡淡的掃了一眼毒老人,單手一揮,那五幽鬼便是消失。

「即便是今日再次落得身受重傷,也不能讓他離開!」

傅然心底已經打定了注意,今日無論如何都必須將毒老人留下,被一位魂玄境高手惦記,可不是一件能夠安心的事情,何況還是一位用毒高手。

取出符筆以及符紙,手握符筆劃動……..

遠處的眾人見此一幕,雙目一凝,除了少數人之外,皆是心神震動,如此厲害的靈玄境竟然還是一位符師,選擇此刻畫符,必然是極為強大。

「聚玄!」

心底低喝一聲,旋即傅然身上突然散發出一種極為隱晦的波動,下一霎那,周遭天地玄力瘋狂聚集而來,能夠清晰感覺到。

玄力好似風暴一般,猶如萬獸朝拜,對著傅然湧來。

在這個時候,傅然引動畫在自身的聚玄符,將周圍千丈範圍的玄力聚集而來,動作不停,符紋自符筆之下蠕動。

轟!

第二道銀色巨掌落下,讓毒老人的身體佝僂了一些,但是卻無法讓流掌觸及,被那灰色盾牌阻擋,無法吞噬其生機。

「龍紋!」

當傅然手握符筆落至符紙的一瞬間,便進入了半步空明心的狀態,一氣呵成,畫符所用時間比起以往有所減少。

恐怖的玄力瘋狂旋轉,形成一個十餘丈大小的狂暴漩渦,在漩渦之中有著一股極為龐大的力量在凝聚,也讓毒老人心生不安。

不過他總歸還是魂玄境強者,有著非一般的經驗,當即一聲低喝,毫無保留的將體內玄力調動,湧出間,將周圍十餘丈範圍籠罩,那等浩瀚玄力,讓人頭皮發麻。

也唯有魂玄境強者的玄力才能夠擔得起這浩瀚二字。

「想要憑這虛張聲勢的氣勢嚇到我?」毒老人眼中寒光涌動,森然一笑,雙手狠狠一推,那凝聚了無盡玄力的盾牌,便是逆沖而上,竟是將銀色巨掌推開。

轟隆隆!

銀色巨掌被推開數丈距離,那毒老人剛想有所行動,卻是突然發現,又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落下,而且比起剛才威勢更猛。

豪門怨:亡妻歸來 與灰色盾牌撞擊的瞬間,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那猛然自天空上瘋狂席捲開來的衝擊,那種衝擊即便是有著灰色盾牌的阻擋,也讓毒老人雙腿陷入地面,體內氣血翻湧。

毒老人毫不在意此刻他的情況,雙目死死定住頭頂之上的銀色巨掌,駭然發現在那銀色巨掌邊緣,連空間都出現了細微的扭曲。

磅礴銀光瀰漫,令視線都無法完全穿透。

突然,毒老人面色猛然一變,因為他感覺到,那籠罩傅然的漩渦之中似乎有著什麼東西即將出現一般,那聚集的狂暴玄力,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消失。

「給我吸了!」

漩渦之中傳來傅然一聲歷喝,旋即那聚集的玄力好似找到源頭一般,蜂擁而入,不過兩三呼吸的功夫,便是消失殆盡,一頭龐然大物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吼!」

巨龍低吼一聲,連空間好似都在震動一般,那燈籠大小的雙目有著靈光閃動,望向傅然,露出極為人性化的親昵,不過當目光落在毒老人身上的時候,卻有著寒光涌動。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即便是高澤姬欣二人也不例外,那周莉更是瞳孔微縮,在她的感覺中,這一次,這頭巨龍體內所蘊含的力量恐怕足以威脅魂玄境,就算無法抹殺,也有著重傷的力量。

「這才數月時間而已,他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恐怕就算是芙兒想要勝他也是不易。」周莉心中低嘆,當初傅然來到慕家的時候,還不過一個元玄境而已,那個時候的他還不被正視,但是用了兩年不到的時間,卻已經有了威脅魂玄境的實力。

「怎麼可能?」毒老人面色慘白,震怒咆哮道,他為了抹殺傅然,不惜壓住心中多次出手的衝動,從黑海尾隨至此,原本認為今日必定是手到擒來,但是現在就算達到目的,恐怕他也將付出代價。

可以想象,如果他在此受傷,那一旁的高澤姬欣二人定然不會放過他,若是保持巔峰實力,以此刻高澤二人的狀況,根本無法留下他,但是一旦受傷,今日也難以逃離此地。

「去!」

傅然面色蒼白,體內的玄力好似鋼鐵一般沉重,任他如何調動,都難以有所波動,不過他卻並不在意,對著巨龍輕聲一句。

下一刻,巨龍便領命衝出,在後院盤旋,而後以一種無敵之姿,蠻橫的撕裂空間,霎那間便出現在毒老人身前。

「想要留下我,你也要付出代價!」

到了這個時候,毒老人也發起狠來,低聲咆哮著,只見磅礴玄力環繞身軀,在身體表面化為一層厚厚的晶體,將身軀完全籠罩,與此同時,袖口突然竄出一道黑影,一條黑色向傅然掠去。

他能夠感覺到巨龍體內有何等恐怖的力量,不過若是讓他坐以待斃定然不可能,雙手一推,便生生將那即將消散的銀色巨掌推開,單手抓住灰色盾牌橫在身前。

做好了一切準備,也就在此時,那巨龍也降臨。

轟!

一道擎天爆炸傳遍整個文府,在巨龍臨近毒老人的時候,傅然將其引爆,狂暴玄力席捲,讓整個後院都牽扯其中,那後院旁的后廳更是直接崩塌…….(未完待續。) ?爆炸席捲了整個後院,而那遠處的檀明來不及心痛,目光死死鎖定爆炸的中心,期待著什麼。

不過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經歷這種爆炸,就算是魂玄境,也不可能安然無恙,就算不死也是重傷下場。

絕地求生之魔王系統 當想到這種可能,所有人的後背生寒,誰能夠想到一個靈玄境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就算在場的所有人之中,恐怕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唯有少數。

那可是魂玄境強者啊,面對一般靈玄境,數招之內便能夠分出勝負,但是卻遇上了傅然,遇上了不一般的靈玄境。

這個結果對於所有人來說都十分意外,即便是對傅然實力有所了解的高澤姬欣二人也是如此。

但是對於傅然來說卻是應該如此,他用盡了所有強大手段,神級玄決,最強符紋,若是還無法重傷一位普通魂玄境的話,那麼也不配稱之為最強符紋了。

毒老人在黑海有著不小的名氣,主要還是因為一身毒物,若是論玄力的話,也不過一般魂玄境而已,沒有強大的攻擊手段,也沒有強悍的肉身以及力量,也就比一般宗玄境強一些而已。

爆炸還在持續,讓人無法看清其內情況,而周莉等人皆是擔憂不已,這爆炸雖然是因傅然而起,但是也被牽扯進入其中,也不知是否有事。

此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連眼皮都不敢動彈,似乎害怕錯過什麼。

爆炸足足持續了十餘個呼吸時間,這才沉寂,而那狂暴的玄力卻並未消散,飛沙走石,塵霧瀰漫,讓人難以看清以內情況,不過若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在那塵霧之中有著兩道身影。

眾人連忙掠來,當距離近了,這才發現,此刻的毒老人那還有一絲魂玄境強者的氣質,一身狼狽不堪,衣不蔽體,亂髮飛舞,皮開肉綻,鮮血橫流,氣息極為萎靡,若非起伏的胸膛,甚至會讓人認為已經身亡。

而傅然也不好受,此刻的他衣衫盡毀,一身肌膚通紅,其上有著細小的鱗甲,面色蒼白,身體搖搖欲墜,隨時都能夠倒下。

砰!

毒老人終於堅持不住,倒下!

望著那已經倒地不起,沒有絲毫動彈之力的毒老人,傅然心中的一口氣也鬆了下去,癱坐在地上。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若是還是無法重傷毒老人,那麼他不惜再次身受重傷,再次引動自身之紋,也要將毒老人留在此處。

「沒事吧!」

周莉連忙掠至傅然身旁,關心問道,傅然畢竟是慕家客卿,此刻展現出如此實力,對於慕家極為重要,周莉自然十分在意。

傅然想要開口,卻發現已經沒有開口的力氣,為了抵擋剛才爆炸的衝擊,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力量,玄力也徹底沉寂,皮膚之下也透著灰色,看來毒素已經完全侵入身體。

「這一場自然是趙家落敗!」

周莉別頭望向檀明,等待著後者開口。

檀明見此,環視一圈,蘊含寒光的雙目落在趙廷身上,冷聲道:「趙家主對此沒有意見吧!」

趙廷此刻已經失去了平時的鎮定與平靜,今日因為毒老人出手,恐怕已經讓歸劉檀三人都對他有著極大的敵意,若是得到了文府掌控權還無需在意,但是現在毒老人卻已經落敗,他能夠想得到,此後歸劉檀三家必定會同仇敵愾的對付他趙家。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啊!」

趙廷沒有任何錶示,見此,檀明向周莉點了點頭。

周莉會意,連忙將傅然扶起,離開此地,現在傅然身中劇毒,必須儘快想辦法解決,一旦毒素侵入內臟,就算是大羅金仙都無法相救。

被周莉帶到一間房內,平躺放在床榻之上。

周莉面露焦急,她對於解毒之法沒有絲毫頭緒,在她記憶之中,也沒有人擅長此道,當即將目光落在傅然身上,卻見傅然微微搖頭。

似乎明白了傅然的意思,周莉突然想起傅然的神秘,當初受傷那麼重都能夠在一日之內解決,想必有什麼方法,也悄然鬆了一口氣。

「我也幫不了你什麼,我會讓兄長守在門外。」

說完,周莉便是退出房間,匆匆離去。

待周莉離去之後,傅然這才沉入內視之中,肉身沒有絲毫受損,不過那沉寂的玄力如同失去了聯繫一般,仍他如何調動,都沒有絲毫反應。

「老頭,麻煩你了!」

最後,傅然也只能求救於焚老,現在的他一身毫無力氣,什麼都做不了。

咻!

御炎筆突然出現在傅然身前,漂浮在半空之中,輕然一點,一抹光華閃過,落在傅然手腕上的骨鏈上,一枚丹藥便是出現。

當初在烈越遺迹得到了不少丹藥,其中自然有解毒的丹藥,雖然無法讓傅然徹底恢復,但是也能夠暫時壓制一二。

「忍著點。」

御炎筆之中傳出焚老凝重的聲音,下一刻,筆起筆落,落在傅然身上,划動間,一條條符紋出現。

好在傅然的肉體已經達到了靈玄境的極致,本就在身體上畫過符紋,倒是不怕什麼,不過焚老所畫的符紋卻不同,一些痛苦自然少不了。

複雜的符紋出現在傅然身體表面,旋即融入身體,消失不見。

隨著符紋的融入,一種鑽心的疼痛出現,換做一般人定然是無法承受而昏厥過去,不過對於傅然來說還算不上什麼,當初的龍骨粉治傷之痛,還有治療經絡之痛,比起現在要厲害到哪去了。

符紋融入傅然體內,好似篩子一般將體內毒素過濾,最後聚集在右手食指之上,將其封印。

誰也沒有想到,對於輪帝境都有著威脅的恐怖之毒,對於傅然來說卻算不上什麼,畢竟這世上還唯有他肉身上能夠畫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