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殿門前,花團錦簇,流光溢彩。

太監和宮女成排的候著,不時的聽到太監的唱喏聲響起來。

「東璃皇子和公主到。」

「南芷皇子和公主到。」

……

南宮凌天和花驚羽到的時候,不少人已經到了,殿內一片熱鬧,喧嘩之聲此次彼落的響起來,歡聲笑語不時的傳出來,賓主盡歡之感。

門前的太監看到南宮凌天出現,早高聲的叫起來:「北幽王殿下到。」

南宮凌天拉著花驚羽一路往裡走去,大殿內所有人都望了過來,行注目禮。

這北幽王殿下不但是燕雲國的人物,就是各國也將此人列為一個忌撣的人物,所以他出現,別人自然要好好的打量打量。

花驚羽眼看著大殿內所有人都望著他們,不由得掙扎了一下,想掐脫開南宮凌天的手,無奈這傢伙的手指牢牢的握著她,任憑別人的打量。

大殿內,燕雲國的大臣和內眷不少人認識花驚羽,小聲的嘀咕起來。

大意便是南宮凌天喜歡的人乃是前太子妃花驚羽,先前還以為是傳聞,現如今看來,果然是真的,兩個人都高調出現了。

如此一想,眾人下意識的去尋找太子殿下,不過沒看到太子的身影。

聽說太子依然想娶花家的這位小姐,還親自登門求娶呢,不過被花小姐拒絕了。

只是花小姐為什麼戴著面紗啊,她長得可是挺美的啊。

殿內小聲的議論不時的響起來。

不少朝中的官員,以及別國的皇子都迎了過來,南宮凌天總算放開了花驚羽的手。

花驚羽悄然的往後一退,心裡鬆了一口氣,雖然她不害怕這滿殿的人,可是被所有人注意著,卻是不樂意的。

南宮凌天被人簇擁到一邊去了,殿內立刻有人迎向了花驚羽,眼下花驚羽乃是北幽王殿下喜歡的人,不出意外,她將會是北幽王府的正妃,這地位可是僅次於太子妃的,所以她們自然要拉攏著她。

不過這些人還沒有來得及說些吹捧的話,便被人打斷了。

永樂郡主霸道的伸手拽著花驚羽,抬手和身側的各家夫人打招呼。

「本郡主有事要和小羽兒說,各位讓一讓。」

這滿殿之人,誰敢招惹永樂郡主啊,趕緊四下分散開來。

花驚羽本來就懶得理會這些女人,現在被永樂郡主一攪合,正中她的心意。

兩個女人走到大殿一側說起話來,花驚羽率先問道:「怎麼樣?龍月國的離洛皇子現在在哪裡?」

她一邊說一邊抬首四下打量著尋找,不過因為殿內人太多了,所以並沒有看到,再說她看到了也不認識。

永樂郡主伸手拽著她,壓低聲音說道:「他還沒有來呢?」

「喔,」花驚羽點了一下頭,總算不再打量殿內別的男人,靜等著傳聞中的離洛皇子。

永光郡主十分的緊張,拽著花驚羽的衣袖不放,不安的開口:「怎麼辦?小羽兒,我好緊張啊,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花驚羽有些哭笑不得:「永樂,你這麼緊張幹什麼,不就是一個男人嗎?即便那是你喜歡的男人,可是他還不知道你呢,你犯不著緊張。」

花驚羽一說,永樂不滿意了,瞪了她一眼:「我能不緊張嗎?我盼了三年,找了他三年,現在總算找到了,能不緊張嗎?對了,你說我今晚的衣容怎麼樣?」

女為悅已者容,這話果然不假,一向豪爽的永樂竟然也注意起這樣的細節來了,看來女人在心愛的男人面前,就沒有不注意儀容的。

花驚羽依言打量一下,永樂今晚穿了一襲火紅的八福羅裙,裳擺綉有鬱金香,眉眼妖治而誘人,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天生的妖精,是男人只怕都逃不了她的手掌心,花驚羽拍了拍永樂郡主的肩。

「盈盈,只要那個人是男人,肯定逃不了你的手掌心。」

「真的嗎?」永樂眸光閃過艷麗,唇角是笑意,因為花驚羽的鼓勵,心總算安定了一些。

「嗯,你放心吧,那個男人一定會喜歡你的,你就別緊張了。」

花驚羽繼續安撫永樂郡主,兩個人正說著話,忽地有人走了過來,來人竟是南芷的公主司馬清蘇,說起來永樂郡主和這位司馬公主還是堂姐妹,所以司馬清蘇過來和永樂郡主說說話。

「清蘇見過堂姐。」

永樂掉首望過去,看到了司馬清蘇,眉色一閃而過的不耐,然後伸手扶起了司馬清蘇,花驚羽看兩個人有話要說,便和永樂招呼了一聲,徑自離開了她們兩個。

司馬清蘇看著花驚羽的背影,眼神一閃而過的嫉妒,這眼神自然沒逃過永樂的眼睛,她一下子便討厭起這個所謂的堂妹了。

花驚羽自然不知道這細節,領著阿紫和綠兒往一側走去,三個人剛走了幾步,便被人擋住了去路,擋住她們去路的竟然是花府的花青楓,花青楓望著花驚羽,眼裡溢出了淚花兒,一句話也不說,花驚羽自然知道花青楓為了什麼這樣難過,走過去拉著她的手。

「青楓,好好的怎麼了?」

「羽兒,我好難過,我以為你不會理我了。」

花青楓直接的哭了,花驚羽趕緊的伸手替她擦眼淚:「胡說什麼呢,雖然我和花家脫離了關係,但是我們還是好朋友啊,你若是想我了,便來找我,我和花家的事情和你可沒有關係。」

花家的人里,花青楓以及她的父母,她是不討厭的,他們並沒有為難她。

「真的嗎?」

花青楓抬眸,止住了眼淚,花驚羽點頭,柔聲的哄勸她:「嗯,真的,即便我和花家斷絕了關係,也不影響你和我的關係。」

「謝謝你羽兒。」

花青楓好受多了,總算不哭了,伸手抱住了花驚羽:「小羽兒,我們是朋友,好朋友,永遠都是,是不是?」

「是的,你要是想我了,或者有事了,可以來找我,我會幫你的。」

她是真的當花青楓是好姐妹的,所以並不會因為花家的關係便和她生份了。

花青楓因為她的親近,不由得破涕為笑了,這幾日來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的,凈想著羽兒再不理她了,現在看到羽兒對她依然如故,她不由得開心了:「羽兒,你真好。」

兩個人同時的笑起來,就在這時,殿外響起了太監的唱喏之聲。

「龍月國的離洛皇子,慕秋公主到。」

太監的唱諾聲落地,一道旋風般的身影從不遠處撲了過來,一把拽住了花驚羽,這拽住花驚羽的人自然是永樂郡主,永樂本來和司馬清蘇正說著話,聽到殿外太監的唱喏聲,直接緊張的棄了司馬清蘇,撲向了花驚羽,小聲的嘀咕起來。

「羽兒,我好緊張,馬上就要看到他了,好緊張啊。」

花驚羽拍著她的手,溫聲細語的安撫:「沒事,別緊張。」

她一邊說一邊和永樂郡主一起抬首望向大殿門外,此時殿內不少的人抬首望去,對於這位傳聞中的離洛皇子,個個都很稀憾,因為這位皇子曾是龍月國的傻皇子,雖然人傻,卻偏偏生得國色天香的絕色姿容,而且聽說他現在不但恢復正常了,還十分的聰慧,有謀略。

所以大家自然想見見。 大殿外面,走進一眾人來,為首的一男一女兩個人,都是風華絕色的人,女子花驚羽是認識的,正是歐陽慕秋,歐陽慕秋身材高挑,五官艷麗,穿一襲紫色的煙霞裙,說不出的雍擁華貴,慕秋公主身側緊隨著一個光芒四射的男子,這男子穿一襲玄色長衫,映襯得五官越發的清俊逼人,瞳眸深邃,散發著清冽冷寒的光芒,優雅冷澈,讓人一眼便看出此人絕對不是好相與的主。

他的周身好似籠罩著薄冰,三尺之內皆有冷意,使人不敢隨意的靠近。

花驚羽盯著這位離洛皇子,確實生得極端的出色,在她的印像中,能與這位離洛皇子相提並論的男子,也就是燕雲國的南宮凌天,還有西陵的赫連軒。

這三人堪稱天下絕色,三人三種丰姿,南宮凌天好像嗜血的彼岸血花,赫連軒像驕陽,溫暖人心,而這位離洛皇子更象是天山雪蓮,透著清冽的幽冷的香氣。

不過這位離洛皇子究竟是不是她所要找的寧睿哥呢,花驚羽緊盯著不遠處的男人。

一側的永樂郡主也盯著不遠處的歐陽離洛,大殿內不少的女子都盯著歐陽離洛。

這個男人一出現便吸引了殿內不少的視線,不過他似毫不以為意,優雅的一路往裡走去,很快有人迎了過來,把歐陽離洛和歐陽慕秋給迎了過去。

殿內再次的響起了議論之聲,這一次很多人說的都是這位離洛皇子,不少女子臉頰紅艷,止不住的心如小鹿亂跳。

雖然北幽王殿下和西陵的赫連皇子也生得龍翥鳳翊的美姿,可是這兩個男人好像都心有所屬了,對別人視而不見,倒是這位離洛皇子,傳聞他以前是個傻子,現在剛好,所以說他心中肯定沒有女人,那她們不是有機會了。

而且此次龍月國的使臣前來燕雲,便是想和燕雲聯姻的,她們一定要努力了。

殿內,*迭起。

今晚的宮宴前所未有的熱鬧,因為今天晚上出席宮宴的使臣,全是各家最英俊的皇子和公主,就是燕雲國也出動了很多的青年才俊,所以一眼望去,滿殿清俊之色,令人目不暇接。

五國使臣全都到齊了,宮中的皇子和公主也差不多到齊了,現在差的就是燕雲國的皇帝和皇后還有老太后,以及太子殿下了。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殿外總算響起了太監的唱諾。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太後娘娘駕到,太子殿下駕到。」

今晚的主要角色總算粉墨登場了,大殿內,眾人立刻分列到兩邊,恭敬的跪下恭迎皇上和皇後娘娘等,各國的使臣只是微彎腰行了半禮,一起恭候燕雲國的老皇帝。

南宮凜領著一干人從殿外走了進來,看著滿殿關不住的春色,心情大好起來,揮了揮手命令:「起來吧。」

「謝皇上。」

眾臣子起身,各國的使臣也站直了身子,南宮凜一目掃下去,只見各國的使臣儘是出了傑出的皇子公主,看來此次各國是真的打了聯姻的旗子的,事實上南宮凜心知肚明,這些國家之所以派出使臣,無非是看到北辰國想和他們聯手,所以生怕失去了制衡,所以才會急巴巴的趕來燕雲國,同樣的要求聯姻。

不過他們燕雲國是不會和各家聯姻的,這於他們不利,這些皇子公主的可都不是簡單的角色,到時候燕雲國可是被各國虎視眈眈的給盯上了。

老皇帝領著皇后太后等人走到了上首的位置坐下來,揮手示意大家。

「各位遠道而來的使臣辛苦了,請坐。」

大殿下首,熱鬧再次,上首是老皇帝位置,下首的兩側台階之上,便是各國皇子公主的位置,他們的後面安置的乃是各家的臣子,再往下,便是皇室的皇子公主,然後是朝中的大臣。

花驚羽的哥哥花千尋乃是朝中的將軍,今晚也來參加了宴席,花驚羽幾日沒看到他,自然是想了,她正打算著坐到自已哥哥身邊去,正好一邊吃飯一邊說說話,不想永樂郡主緊拉著她,愣是不放手,今晚這女人有點怯場,以往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在自已喜歡的男人出現后,她愣是嬌弱得像個不黯世事的小女人,還是那種比一般人更緊張不安的小女子。

花驚羽有些無語,安撫她兩句還想走,永樂不依,緊拽著她按到自已的身側。

花驚羽只得在永樂郡主身側坐下來,這樣一來,她的位置便靠前了。

永樂郡主身為公主府的人,乃是皇親國戚,自然是緊靠前面坐的,她和皇家的公主坐在一起。

花驚羽現在可不是太子妃,她只是尋常的臣女,所以她這麼往前面一坐,立馬引來了無數嫉妒的眸光,下首的那些朝中的大員的各家千金個個眼露嫉妒之色的望著她,不時的嘀嘀咕咕的。

花驚羽自然是知道的,瞪了永樂郡主一眼:「瞧你給我招的事。」

永樂郡主立馬抬首一一瞪視回去,下首的那些朝臣這女總算不敢說話了。

大殿內很快井然有序的坐好了,永樂郡主和花驚羽的下首端坐著的正好是孝親王府的南宮晚兒,南宮晚兒看到花驚羽,笑眯眯的打招呼:「花姐姐,好巧啊。」

花驚羽點點頭,對南宮晚兒她可是極喜愛的,兩個人小聲的嘀咕了兩句話。

大殿上首,老皇帝咳嗽了一聲,殿內立時鴉雀無聲,個個都望著上首的老皇帝,南宮凜掃視了殿內一眼,滿意的開口。

「今日宮宴,乃是為了招待各位遠道而來的客人,希望今晚的宴席能讓客人盡興,朕在此謝過各位使臣不遠千里前來燕雲國為太后賀喜。」 五日後便是太后的壽涎,壽涎事小,拿著壽涎說事倒是真的,要不然往常太后的壽涎也沒有見到別國這麼勞師動眾,偏今年的壽涎如此尊重了。

下首台階之上的幾國皇子紛紛的起身。

東璃國的皇子鳳九率先開口:「我東璃和燕雲一向交好,適逢太後娘娘壽涎,我們東璃自然要前來為太後娘娘賀喜。」

南芷的皇子司馬斌接著開口:「我南芷和燕雲一直是姻親,太后壽涎之喜,自然要來祝賀的。」

西陵的赫連軒清冷沉穩的說道:「我們西陵希望以後和燕雲國永結友好之情,聯手讓天下太平。」

赫連軒的話一落,殿內各人神色不明,尤其是北辰國的皇子夜無塵,直接冷哼一聲:「天下太平?赫連皇子當真是當別人是瞎子不成?」

現在的北辰國和西陵國直接的交惡了,他們北辰差點被西陵國給滅國了,所以豈會給這西陵國人半點臉色。

他們一直當西陵友好之國,沒想到他們竟然把主意打到了他們身上,這能讓他們高興嗎?

赫連軒沒有說話,赫連雲芙卻深沉的開口:「夜無塵,這裡是乃是燕雲國,不是你北辰國,請注意自已的言行舉止。」

赫連雲芙身為西陵第一美,同時也被封為天下第一美人,美艷動人,此時她一開口,大殿內不少人望向她,不少男人眼露傾慕的光芒,盯著這位美人,女子多是嫉妒。

她算是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下首的花驚羽飛快的望向孝親王府的南宮瑾,只見南宮瑾也緊盯著這位西陵的第一美人,眼神深邃,一眨不眨。

花驚羽不由得嘆息一聲,替南宮瑾擔心,這位西陵第一美人,絕對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子,南宮瑾喜歡上這樣的女人,只怕是自找苦吃,。他是她的朋友,她是不是要做些什麼幫幫他呢?

花驚羽正想得入神,上首的北辰國皇子夜無塵臉色陡的一沉,便待反擊,不過想想又按捺了下去,這裡乃是燕雲國的地方,赫連雲芙這話說得沒錯,他還是不要惹事生非了。

夜無塵望向上首的老皇帝南宮凜,沉穩的開口:「我北辰國願與燕雲國兩國聯姻,永結同盟之誼,我父皇特別的下旨,願許出我北辰太子妃之位,以示我北辰的永結友好之心。」

夜無塵話一落,大殿內嘩聲一片。

別國的使臣皆臉色幽暗,沒想到北辰國竟然許以太子妃之位來迎接燕雲國的人,可見其心確實是想兩國永結友好之國的。

對於北辰此舉,別國都心知肚明,知道北辰國險遭西陵的暗算,若不是燕雲國,就要滅國了,所以許以太子妃之位,確實也不過份,可是這太子妃之位,是何等的重要,竟然讓別國的女子坐太子妃之位,這不是置自已國家於險境嗎?

燕雲國的老皇帝南宮凜臉帶笑意,望向下首的夜無塵,滿臉溫和的開口:「請代朕向你父皇致以謝意。」

夜無塵微微的躬身,緩緩的坐了下來,一臉的氣定神閑。

對面西陵國的使臣臉色卻十分的難看,既惱恨北辰國的人,又惱恨燕雲國的人,因為若沒有燕雲的橫插一手,他們西陵便要得手了,至少奪下北辰國的一半江山,沒想到最後卻失利了。

不過西陵雖然惱恨,卻也不好在這種時候得罪燕雲國,現在燕雲和北辰聯手,若是兩國想滅西陵,未必不成功,現在危險的反而是西陵,所以西陵調兵五十萬阻守在北辰和燕雲國的交界點,若是兩國有一點的異動,他們便兵臨城下,拚死一戰。

不過正因為五十萬大軍被調派在邊境,所以西陵境內一時不敢有任何的動作,這實在是可恨至極。『小燕子\』的還珠行

西陵的赫連軒望向上首的燕雲國皇帝,沉穩的開口:「西陵也願意與燕雲國永結友好之盟。」

赫連軒話一落,東璃和南芷不承多讓的介面:「我東璃也願與燕雲永結友好之國。」

「我南芷願再與燕雲親上加親。」

一個個的搶著要與燕雲國聯姻,就是不想讓燕雲國和北辰緊密的聯繫在一起,若是他們聯手,六國平衡便會失允,天下肯定是要亂的。

這所有的使臣之中,只有龍月國的使臣沒有動靜,離洛皇子和慕秋公主自始至終優雅的笑望著別國的人。

他們此來並不是為了聯姻,只是為了看看各國的動向罷了。

龍月國和燕雲國並稱兩大國,並不需要靠聯姻來穩固地位。

大殿上首的南宮凜把殿內各國使臣的態度看得清清楚楚的,眸光深邃的開口:「朕感謝各國對燕雲國的厚愛,不過聯姻之事不急,此次聯姻之事,朕決定給大家一個公平的機會,若是我燕雲國有人願意嫁或者有人願意娶的話,朕定然會她們指婚,進行兩國聯姻,如若他們不樂意嫁往別國,或者不樂意娶,朕不想強人所難。」

老皇帝南宮凜的話,給人一種仁慈之感。

事實上在座的都是人精,個個都聽出了個中的門道,因為幾國都要求聯姻,所以老皇帝南宮凜沒辦法指婚,最後乾脆來個推託,全憑他們自已發展,如若有人願意嫁或者願意娶,也算成全了聯姻之事,不過他這話說出來,真的有人願意嫁或者願意娶嗎?

燕雲國朝中的大臣,略一思考,便明白了老皇帝的意思,立刻叮嚀府上的兒子女兒的,千萬不要想嫁給別國的這些皇子或者娶別國的公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