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輕輕自語。

「以我現在的實力,如噬魂珠碎片這樣的存在不能輕易外露,若不然有殺身之禍!」

江寂塵暗暗想道。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自然懂。

「該離開了,郭其山、鍾離、還有散修隊長,嘿,你們休想活著離開歷練之地!」

江寂塵淡淡輕語,然後身影閃動,衝出了地宮

與此同時,血手等人在外面等了很久,從異像出現到異像消失都過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而這裡是峰林深處,藏有更多更古老的絕世寶葯,所以,他們都沒有繼續在這裡守候,先後離開了這裡,踏上尋找上古絕世寶葯之路。

畢竟,現在沒有毒霧,尋找上古絕世寶葯容易很多,沒有人會願意錯過這樣的機會。

血手的寶葯地圖亦有數處上古寶葯點,他怕遲了,被別人捷足先登,所以需要離開。

夜幽夢和洛龍被郭其山他們虎視眈眈,也不得不隨血手一起離去。

最終,所有的人都迅速離開了這裡,向峰林最深處前進。

沒有了毒霧、毒草、毒蛇等毒物,眾人就再沒有顧忌,紛紛行動起來,尋找峰林中遺留的寶葯。

江寂塵走出山谷的時候,山谷口外已是空無一人。

他看著已經變得一片明媚的天空,看著峰林深處這一片無比開闊的大地。

一座座石峰巨大無比,孤立著,相距無比遙遠,而在巨峰與巨峰之間,有湖泊,有江河,有澤沼,有山林

江寂塵取出寶葯地圖,沿著彩色的標記前進!

據說韋小豪說,這彩色標記上的是一朵道靈花,如這等珍貴的築基寶葯,江寂塵自然要碰碰運氣了。

想起韋小豪,江寂塵臉上閃過一絲冷笑,對方顯然對他有所隱瞞。

沿著地圖上的指引前進,江寂塵跨過一片湖泊,越過一條江河。

半天之後,出現在一片沼澤之地。

高草叢立,還有一片片蘆葦,連綿向遠方,風景看起來很好,但江寂塵隱隱可以嗅出一絲危險的感覺。

「嗯,陰魂花的氣息!」

不過,除了危險的感覺,江寂塵感應到了陰魂花的氣息。

自他煉化了陰陽靈潭之後,對散發出陰陽之力的植物感應很敏感。

陰魂花,生於沼澤中的陰暗潮濕之處,凝取這方天地的所有陰靈之力。

一般而言,一片千里的沼澤才能孕育出一朵陰魂花,而且品階越高,所需要的時間歲月越久遠。

溝通玄冥,召魂歸竅,起死回生,這就是陰魂花的主要功效,實是逆天無比!

而且,陰魂花還可提升靈魂之力,對於修鍊寒性功法的人更有驚人的效果。

能夠感受到陰魂花的氣息,便是江寂塵心中也微微激蕩了一下,然後尋著那氣息小心的前進。

江寂塵踏動幽影步,如同鬼影飄渺,無息地穿行在沼澤之地。

很快,陰魂花的氣息變得濃郁起來,大概五百里后,江寂塵深入到了這片沼澤之地的中心處。

只見沼澤地中心處,竟然是一空曠之地,而地上鋪滿累累的白骨,有人類的,有靈獸的

彷彿,這是一片白骨之地,但在白骨圍著的中心處卻有一片凈靈之地。

陰寒之氣繚繞在凈靈之地中,一株白色蓮花模樣的植物在滾滾的陰靈之氣中浮沉不息。

沒有葉子,只有一根花桿,紮根在虛空之中,吸收陰靈之力而生長。

在花朵的四周,還有無數的亡魂在圍繞不息,隱隱有聲音傳來。

似笑似哭,似顛似狂,如訴如泣

那就是陰魂花!

根植虛空陰靈地,花開四周繞亡魂!

正是陰魂花開成熟時,可以採摘。

但是看著地上鋪著的累累白骨,任是誰人都會感到頭皮發麻,在暗處,必然有強大的靈獸守護。

那危險的感覺,或許就緣於此。

只是,那怕以江寂塵神異的靈魂,竟然也感應不到那守護靈獸的存在,只是那縷若有若無的危險感覺揮之不去,讓江寂塵不敢冒然出手。

「陰魂花守護靈獸,它會在哪裡?」

江寂塵看著地上累累的白骨,心中思考著。

突然,他的目光一震,心中充滿了駭然之意。

「陰魂花,陰冥蛇!」

這一刻,江寂塵終於醒省過來,想到陰魂花的守護靈獸為陰冥蛇,傳言是來自地冥獄的可怕巨蛇,喜歡吸人神魂,是一種非常陰毒的靈獸。

而這樣的巨蛇,若在守護陰魂花,不可能看不到,畢竟它的身軀龐大如山。

唯一的解釋,那就只有在腳下了!

也便是說,江寂塵此刻踩著的就是陰冥蛇。

而這一刻,他仔細觀察,才終於發現了異常。

與暗黑色沼澤之土一樣的顏色,蛇身圍著凈靈這地捲成一圈,平時都是處於沉睡的狀態。

一旦有生靈靠近陰魂花,它就會立刻醒來,然後驀然的出現,吸收掉對方的靈魂。

難怪江寂塵無法感應到它的存在!

陰冥蛇在沉眠的時候,沒有半點的氣息,如同完全蟄伏起來,跟陰間冥魂,又或已死去的人差不多。

此時此刻,江寂塵完全收斂了自己氣息,根本不敢有絲毫異動。

然而,就在此時,遠處傳來十數道強大的氣息,正向這裡疾飛而來。

有人來了,若是驚醒了陰冥蛇,江寂塵將會死無葬身之地,成為這裡累累白骨中的一具! ?

疾飛而來的這一群人,氣息全放的向這裡衝來。

他們氣息確實強橫無比,都是大宗師境及之上的存在,難怪如此囂張。

但他們如此的無所顧忌,絕對會害到江寂塵,一旦驚動到陰冥蛇,他將死無葬身之地。

「咦,這裡竟然還有人先我們一步來到這裡,不過,只是一名先天六重境的垃圾小修士而已!」

這些人來得好快,此時已經氣勢驚人的出現在這裡,站在另一邊,看著江寂塵道。

來人共有十二人,以一名二十來歲的年青人為首,他的修為只是大宗師。

但江寂塵卻一眼已經看出他是壓制了修為,若不然必然已早早踏入了築基境,且他身上流轉出來的氣息竟然比他身邊那些築基中境的修士還要強大。

「少主,此人似乎有些眼熟!」

年青首領身邊的一名大宗師在看到江寂塵的時候,忽然開口道。

「一名先天六重境的垃圾,你也會覺得眼熟,宋寧,你腦袋秀逗了吧?」

一名築基初境修士諷然一笑開口道。

而這時候,他們看到江寂塵臉色蒼白,有細微的汗水流出,身體似有些顫抖,一副驚恐害怕的樣子。

「你看看,這小修士不僅修為低,膽子也實是小得可憐,這樣的垃圾直接殺了吧,真不想看見。」

又有一名築基初境修士開口道。

宋寧這時突然似想到了什麼,指著江寂塵道:「我記起來,他是殺了宋子安的人,是天珠小國的江寂塵!」

這一路人馬正是雲國宋家的隊伍。

為首的青年是宋家少主宋浩,他此時皺了一眉道:「此事我倒是聽說過,宋家子弟竟然被一個低等小國的賤民殺了,對我們宋家來說確實是一種恥辱。不過,後來不是派你負責此事了么?你難道沒有親臨那小國,滅盡與他所有相關的人?」

宋寧無奈地開口道:「當時我確實親臨了天珠小國,然而,卻被青虛劍客掃出了天珠國,他警告我不要再踏入天珠半步,若不然,就地格殺!」

聽到青虛劍客,便是宋浩眼神都微微一凝,最終道:「那便罷了,他護得一時護不了他們一世,待青虛劍客一離開天珠國,你們就派人滅了所有與江寂塵有關的人!」

「少主放心,我們已經派人在天珠青月城中監視,一旦青虛劍客離開,我們即刻可動手!」

「只是讓我想不到的是,江寂塵他竟然也來到了北月曆煉幻境,而且以先天六重境的修為怎麼可能走到這裡來?」

宋寧這時則有些驚異地開口道。

「既然這樣,殺了就是,快點動手吧,我們取完陰魂花,馬上趕往下一處。」

這個時候,眾人已經不太關注江寂塵這個先天六重境的小靈修者了,而是都把目光投向了凈靈土中的陰魂花,眼中都充滿了炙熱之色。

「我來殺他吧!」

這時候,宋家一名大宗師搶在宋寧面前。

本來這件事由宋寧負責,應該他出手的,但這名宋家直系子弟毫不客氣搶了下來,只因他喜歡殺人。

而此刻的江寂塵,其實根本沒有很把心思放在這一群宋家子弟的身上。

他的神念此時幾乎全部集中在白骨之下。

他能夠感應到一股陰冷的氣息,似在慢慢的覺醒,顯然是陰冥蛇處在覺醒的過程中。

要知道,他們現在都是踩在陰冥蛇捲縮的身體之上,而且他感應到了陰冥蛇的雙眼似微微睜開了。

這才讓他感到臉色蒼白,那種陰冷的氣機絕不是他現在的修為可以承受的,所以身體剛才都出現了顫抖。

江寂塵很想出聲提醒這些人不要亂來,然而,一名大宗師境的宋家子弟已經如閃電般撲殺了過來。

這個時候,避無可避,戰鬥一啟動,必然就會驚動陰冥蛇。

江寂塵眼神一冷,一不做二不休地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玩一次大的!」

「一個小垃圾而已,有什麼資格和我們玩?去死吧!」

宋家這名大宗師獰笑說道,同時手上的動作毫不留情。

他這一擊之下,可把任何一名先天六重境修者拍成肉泥,而他喜歡看到血水紛飛的場面。

江寂塵這時候臉色一狠,不退反進,以極速向前衝去,同時以身為器,直直撞入對方懷中。

讓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這名宋家大宗師的攻擊直接被江寂塵撞滅,而江寂塵的去勢依舊不止,沖入他懷中。

「這怎麼可能?」

這名宋家大宗師臉色大變,根本沒想過會有這樣的變故。

此時,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種生死的壓迫,便想退避。

火爆總裁強制愛 「轟!」

但一切都遲了,以身為器,近身之下,江寂塵的攻擊是何等的強大?

這名宋家大宗師甚至連防禦都來不及凝出,肉身直接被江寂塵撞爆,四分五裂,掉落四方。

本來,江寂塵要殺一名傑出的大宗師並不會這麼容易,但對方實是太過輕敵了,當他是螻蟻,所以連防禦都沒有開。

江寂塵撞滅這名宋家大宗師之後,身影閃動,幾乎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間,就已經衝到了凈靈之地中,離陰魂花只有伸手之距。

直到這一刻,眾宋家子弟才反應過來,臉色驚變道:「截下來,不要讓他把陰魂帶走!」

宋家少主宋浩大聲喝道。

然而,江寂塵直接伸手摘取了陰魂花。

老公的殺手嬌妻 與此同時,宋家眾人的攻擊也同時轟殺而至,毀滅之能把江寂塵所處的這方凈靈之地淹沒。

「轟!」

所有的攻擊都落在了凈靈之地中。

「吼!」

但伴隨著的不是江寂塵殞落的場面,而是大地震動,白骨碎滅,一個巨大蛇頭從凈靈之地深處伸了出來。

這是陰冥蛇,它此刻憤怒無比。

剛才,江寂塵摘取陰魂花的時候,本來可以一口吸掉江寂塵的靈魂,但眾人的攻擊同時落下,剛好落在它的頭部,它因而受阻。

江寂塵卻趁此踏動虛空無影術,飄然的出現在了百米之外。

面對著陰冥蛇那如同來自冥獄的氣息,所有宋家子弟臉色大變,更是直接被掀飛起來,他們腳下那巨大無比的蛇身浮現在他們的眼前。 ?

龐大的蛇身,舉頭可觸雲!

這是宋家子弟看到的一幕,他們彷彿可以感受到雲層之下,那雙冰冷巨大的眼睛冷漠地盯著他們。

「吸!」

只見陰冥蛇突然張開巨口,對著地面的眾人一吸!

「不好,陰冥蛇,冥獄使,張口吞神魂,我們快退,若不然,神魂都要被他吸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