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風的人才觀念特別強,認定文有周朋,武有劉俊,這對他今後的事業發展舉足輕重,一個人挑擔子重了就會累趴下,有人力扶幫着扛,就能挑起重擔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只是不交心的人或者是不得力的人,江浩風不會啓用。

周朋給江浩風泡上了杯加了沉香的二十年的普洱,在周朋向江浩風說了劉俊的情況後,見江浩風臉上喜氣很足,他卻憂心忡忡起來。

“老闆,阿俊行事越來越過頭啊,他在青雲和刀疤臉彪哥幹,有老闆您罩着,倒不會有什麼事。你看,阿俊現在都跑到青江一帶去了,居然將段二炮給幹翻了,這在道上都傳得沸沸揚揚了,還有人說阿俊是老闆的兄弟,這有損老闆的面子吧?”

“哎,這個,周朋你就不懂了,道上這樣傳好啊,不但不會損我的面子,還會給我長面子呢。”江浩風愜意地呡了口價值連城的加了沉香的陳年普洱,輕輕呡上一口,恐怕就得好幾百元的開銷吧,富人的生活不是普通人敢想象的。

周朋不明就裏,問道:“老闆,此話怎講?”

江浩風呡了口茶後,將花大價錢從收藏人士手中淘來的正宗紫砂杯輕放到桌上,起身轉下搖椅,在極爲寬敞的辦公室裏背手踱步,步子邁得很大,很有毛太祖當年思考決定是不是要出兵抗美援朝的氣度。

“阿俊這小子聰明啊,他知道在青雲再怎麼混也混不過我去。段二炮那也是在青江一帶牛逼多年的人物,居然被阿俊給滅了,沒人敢信,卻也不得不信。江湖盛傳阿俊與我是兄弟,這是有人在誇阿俊厲害猛,順道給我江某人捧場不是?”

江浩風邊走邊說,奇怪地圍着恭敬站立的周朋打着圈圈,使得周朋感覺很有壓力。

周朋點了點頭道:“老闆說的有道理,只是,我覺得阿俊就這麼滅了段二炮恐怕沒這麼簡單。”

江浩風揚了揚眉毛,掏出一根特製的無字無牌的長長過濾嘴香菸來,給周朋彈出一根,周朋接了,但自己沒抽,卻給江浩風點上了火。

“哦,周朋,你說說看,阿俊將段二炮滅了也就滅了,還會有什麼吆蛾子麼?”江浩風美美地吸了口煙,坐回老闆椅,手上根本沒菸灰,卻也對着菸灰缸彈了彈。 周朋見江浩風對段二炮並不是那麼看在眼裏,心裏有些急,說道:“老闆,段二炮**湖了,阿俊與那個啞巴兄弟也只是偶然贏了回段二炮,他們兩人要錢沒錢,要人沒人,論實力是沒法與段二炮比的。目前雖聽說段二炮被劉俊弄瞎了一隻眼,且被逼退江湖,我想段二炮一向毒辣吃不得虧的人,怎麼會由着一個外地的兩個無錢無勢且無背景的人阿俊與啞巴雄起呢?”

江浩風吸了口煙,點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照目前的現狀,阿俊是無錢無勢也無背景,但江湖傳言阿俊與我是兄弟,這不就是背景嗎?恐怕段二炮會有這方面的顧忌吧。”

周朋道:“一定的顧忌,想必段二炮是有的,但青雲與青江兩區素來井水不犯河水,劉俊過界了且傷了段二炮,段二炮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的。所謂江湖傳言,段二炮退隱江湖,其中必有蹊蹺。”

江浩風道:“哦,你覺得會有什麼蹊蹺?”

周朋想了想,道:“老闆,我猜測段二炮是欲擒故縱。段二炮退出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的那塊地盤,是塊大肥肉,必定有好些人會去爭搶,劉俊將會捲入紛爭,段二炮暗中坐山觀虎鬥,瞧準機會便會一腳將阿俊踩下去。”

“嗯,有這種可能。”江浩風也覺得周朋說得有理,將心比心,換作他是段二炮,恐怕也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所以,老闆,以防萬一,你看要不要放個話出去,讓人知道阿俊是江老闆罩着的,這對阿俊來說也是一種保護。”周朋知道江浩風對劉俊是愛護有加,故而及時提出保護劉俊的建議來。

“NO,NO。”江浩風出乎周朋意料,搖了搖手,“不可隨便放出話去,由着阿俊去吧,不經風浪,哪能堅強?你懂得,往後阿俊的名聲越大,對我們就越有利。不過,你說得也沒錯,以防萬一,暗中採取些措施保護下阿俊和啞巴是有必要的。”

“好的,這個保護措施就由我去辦,有什麼情況我會隨時向老闆報告。”其實,周朋向江浩風彙報劉俊的情況時,對於劉俊的事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劉俊的經歷比起他周朋在江浩風身邊風平浪靜的境遇來說實在是太傳奇了。

……

劉俊向駕校孫偉教練打過電話說會晚些到駕校後,同啞巴打了輛出租車,路過一家銀行時,耽擱幾分鐘,上午當即就轉了一萬元的華南虎認養費給王俊浦,也算是幫腰小青策劃評選最美都市警官的事告一段落。

劉俊與啞巴白天在海藍藍駕校練車,晚上給腰小青寫都市最美警官的評選材料,憑劉俊的文筆,根據腰小青發的“江南大美女的一天”的短信內容,搜腸刮肚用上了最優美最恰當的語句,使得腰小青的最美警官的形象躍然紙上。

花了兩個晚上,劉俊按評選組委會要求的格式寫好了評選材料,特意去了趟青雲派出所將材料交給了腰小青。

腰小青誇讚了幾句劉俊後,填了評選申報表,找所長陳開簽了字,陳開沒難爲腰小青,評選材料經陳開簽字後蓋了青雲派出所的公章,腰小青再將材料拿給劉俊轉交白梅。

白梅拿着腰小青的評選材料找江南市公安局宣傳處處長江仁簽了字,至此腰小青的評選材料就算走了一遍正規的申報程序。

申報材料齊備符合組委會的規定動作後,接下來就是電視臺採訪宣傳當事人,媒體公開參與評選的基層民警的先進事蹟,民衆網上投票等一系列環節,正式評選將在10月1日國慶節當天拉開序幕。

劉俊與啞巴在海藍藍駕校扎打紮實地練習了一個星期的車,有全省十大明星教練孫偉的VIP教學,加上劉俊與啞巴兩人的悟性、勤奮肯學,幾乎一星期便精通了小車的基本駕駛技能。

在劉俊與啞巴練車的一週時間內,陳爾林與黃毛在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帶了些小弟專門搞調研,打架的事基本沒發生,關於暗中收取保護費的事,大部分商戶還和原先一樣該交的交,有部分商戶聽說段二炮退了,便壯着膽子不交。

更有甚者,有些社會上的小混混沒見到退出江湖的段二炮出現,也沒有見到雄起的俊哥出現,便蠢蠢欲動,有的形成了小團伙暗中與黃毛對抗,還有口出狂言的小子說什麼往後批發市場上的地盤就是他們的。

黃毛與陳爾林將批發市場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劉俊,請求劉俊要不要教訓下那些不懂事口出狂言的小子,劉俊表示暫不要亂動,先由着他們跳騰一陣再說。

在海藍藍練完一週的車後不須要再實地練車時,劉俊便帶上啞巴將黃毛、陳爾林叫到江南機械廠新宿舍區的青雲池邊泡澡邊商量事。

劉俊、啞巴、黃毛、陳爾林四人獨包了一間小池子,皆是赤條條泡澡,池邊上有咖啡、飲料、水果和冰啤,隨便吃隨便喝,劉俊詳細瞭解了近一星期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上發生的一些事後,問黃毛:“天笑,你覺得炮哥真的會甘心退出江湖麼?新近冒出來的一些挺猖狂的小子,會不會是段二炮暗中慫恿的?”

陳爾林接話道:“我看就是段二炮不甘心,否則那些個小子不敢有那麼大的膽子。”

航天笑搖了搖頭道:“我跟了段二炮幾年,知道他的性子,有仇不過夜,但也是個願賭服輸的人。他和俊哥鬥,已經瞎了一隻眼睛,成了獨眼龍,我想他有自知之明,不會再瞎另一隻眼吧。”

劉俊呵呵一笑,又問:“現在炮哥是什麼情況?”

航天笑道:“段二炮已經住院了,他身邊的兄弟說他的左眼球被鋼珠打碎了,沒得治了。段二炮傳出話了,願意和俊哥混的他不攔着,不願再混江湖的,就回家娶媳婦養孩子去,他會帶幾個死心塌地的兄弟一起在青江一帶做工程,不與俊哥爭地盤。據此分析,青江一帶冒出來的幾個新混混不是段二炮所指,應該是新人。”

陳爾林一聽就來氣:“那些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咱們兄弟打下的地盤還敢來爭食,難道他們比段二炮還厲害麼?俊哥,得滅了他們先。”

航天笑也贊成陳爾林的看法,得將新露頭的混混狠狠地打下去,真正樹立俊哥在青江一帶的威信。

啞巴則沒說什麼,他一般不表態,劉俊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劉俊並不着急,問黃毛:“天笑,目前手底下有多少人?這一星期收到了多少錢?”

航天笑立馬回答:“有三十幾個願意跟俊哥混,剛開始兩天,市場上轉上兩轉,一天能收個四五千,後幾天吧,有幾個小子搗亂,一天頂多一兩千,還不夠開兄弟們工資的。”

劉俊道:“天笑,明天開始,收保護費的事停了吧,我們不能向段二炮那樣,否則走不長久的。”

航天笑愣了下,勸道:“俊哥,要是停了保護費,三十幾個弟兄吃飯都成問題,停不得啊。”

“天笑,不停也得停。我說過,我們只是混社會,不是走黑道。你就照我說的去做吧,停了收取保護費,兄弟們的吃飯問題會有辦法解決的。”劉俊笑了笑,“不過呢,叫停保護費是一回事,但對外,那地盤還是咱兄弟的。”

……

鄱湖一附院,段二炮仍然住在高級病房裏,頭痛病不治而愈,眼睛去被啞巴的強弩射出的鋼珠打瞎了左眼,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據醫生說,弄不好,右眼也會有失明的可能。

想起段二炮手下百多人中一部分遺散了回家,一部分跟隨黃毛和劉俊混,身邊只剩下了七八個與段二炮出生入死過的兄弟,段二炮一陣心酸。

“炮哥,現在農產品批發市場上全亂套了,那個俊哥在批發市場上一個多星期沒露面,黃毛帶着幾個人也不干涉,有幾個外地來的狠角在市場裏上竄下跳,沒炮哥在,那場子沒人能鎮得住啊。”有手下很感惋惜。

“人不在江湖,不言江湖事。那個俊哥不會是善主,我早就聽說過,那個俊哥連青雲市場上彪哥的人也敢綁票。如今,全亂套了好啊,就看劉俊那小子怎麼撿拾場面,不是猛龍不過江,咱兄弟們拭目以待吧。”

段二炮說着話的時候,心裏油然升起一股恨意,這弄瞎眼之仇不是不報,一切都得先看好病治好眼睛再說,且看劉俊怎麼個下場。

……

在海藍藍與啞巴一起練完一個星期的車後,劉俊從黃毛嘴裏瞭解到了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上的情況,山雨欲來風滿樓,劉俊有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覺。

對於原先段二炮支使手下在批發市場裏暗中收取保護費的事,劉俊是不贊成的,緊急叫停黃毛收取保護費,他有自己的想法。

賺錢來點蠻的,玩點黑的不是不可以。都二十一世紀了,象段二炮那樣還收什麼保護費,太落伍了,要玩就玩商業壟斷,劉俊有的是辦法。

劉俊讓黃毛繼續調查批發市場上到底是些什麼人在收保護費與他們唱對臺戲,先放任那些人,以後來個大亂大治。

“阿林,我都想好了,我們不玩段二炮那些過時的東西,要玩就玩正規的。我們得在青江註冊一家貿易實業公司,將批發市場上的一些散戶老闆,全部集中到公司進出貨,由我們統一代理,收取合理的手續費,這樣比起強取保護費名正言順多了。”劉俊朝陳爾林如是說。

“可是,註冊一家象樣的公司資本金得好幾百萬吧,我們現在哪有那麼多錢啊?”陳爾林很爲難。

劉俊拍了拍胸脯,呵呵笑道:“我有辦法。” 陳爾林問劉俊有什麼辦法能弄到幾百萬來註冊公司,劉俊笑答,找註冊代辦機構給一定的中介手續費就行。

中介公司幫助註冊的手續費比較高,是按照驗資的總金額提成的,目前劉俊資金不足,要想註冊資本金百萬元以上的公司,也只有採取這種辦法了。

劉俊和啞巴坐上陳爾林的麪包車去了小胖陶鬆的汽修店,也將大胖張揚叫了來,一起商量註冊實業公司的事情,大胖和小胖沒什麼意見,反正每人出的十萬元錢都放劉俊那裏了,該怎麼辦公司就怎麼辦。

五個人中午在小胖汽修店裏一起用午餐,從外面餐館叫了幾個菜,就在汽修店裏邊喝酒,邊商量事兒,劉俊提議先着重商量下公司取名字的事。

劉俊說:“公司的名字就好比一個人的臉面,往後咱們兄弟就靠這個公司吃飯發家了,各抒己見,一起想個響亮的名字吧。”

陳爾林道:“就叫俊哥實業吧。”

劉俊呵呵一笑:“阿林,你別逗了,有這樣取公司名字的嗎?”

陳爾林道:“有啊,世界五百強裏多有用股東、老總名字取名的,打出俊哥的牌子,就是無形價值啊,大胖,小胖,你們說對不對哦?”

“對,俊哥實業,這名字挺好啊。”開金店的大胖張揚馬上附和。

小胖陶鬆發表了不同觀點:“我覺得可以叫力俊實業,嵌入俊哥和力哥的名字,力俊,有力挺俊哥的意思,也有兄弟齊心協力辦實業的意思。不知大家怎麼看?”

“小胖,行啊,你小子還挺有墨水的哈,力俊實業,這名字好。”陳爾林捶了下小胖陶鬆的肩膀,很興奮,望向劉俊,說道:“俊哥,公司名字就叫力俊吧。”

“好,力俊,我也贊成,好名字賞心悅目,還能激奮人心。小胖起的‘力俊’這名字不錯啊,起的好。”大胖也同意,

啞巴搓了搓手,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能將自己的名字和阿俊哥聯繫在一起,這是大家對他與劉俊的一種尊重。

“行,感謝兄弟們擡舉,既然你們都這樣說,那就這樣定了,全名‘力俊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怎麼樣?”劉俊點頭,力俊二字朗朗上口,富有含義,那就不避嫌了。

“好。”陳爾林帶頭稱好,大家欣然讚許。

劉俊道:“快事快辦,公司這兩天就去辦註冊。雖然人不多,但辦公人員、辦公場所、辦公用品、財務管理等都需要考慮運作的,還有公司的管理運行模式也是要考慮的,首先得有個完善的制度,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把咱們公司的框架搭起來,大家就我剛纔說的該怎麼發展力俊公司,將公司做大做強暢所欲言吧。”

劉俊的話拋磚引玉,大胖、小胖和陳爾林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和想法,啞巴也不時的比劃,最後由劉俊拿總。

根據大家提的建議,劉俊作了總結,力俊公司雖然人少規模小,但起點要高,考慮以後的長足發展,決定採用現代企業管理模式,公司發展要做到與時俱進,要靠科學先進的能與國際接軌的現代企業制度來管理。

力俊公司虛設董事局,董事會最初成員就在場的劉俊、肖力、陳爾林、張揚和陶鬆五人組成,董事局主席由劉俊擔任,併兼任公司總經理,陳爾林兼任常務副總,大胖和小胖只參與董事會重大決策,在公司具體管理事務上不掛職,啞巴肖力任總經理助理兼財務總監。

公司下設的人力資源部,財務部,保安部,發展規劃部等等部門暫時空缺,待公司業務走上正軌再正式設置人員和機構,初步決定將原段二炮手下黃毛接管的三十幾個跟班納入力俊公司管理,待有了錢再進行統一服裝,打考勤,按級別發工資、獎金等等。

“好了,大胖、小胖,公司的框架就這樣定下了,這幾天我和阿力、阿林先跑註冊公司的事,再租好辦公場所,改日叫上黃毛手下的幾十個兄弟一起聚下,今天先喝到這,下午得辦事,走一個。”劉俊豪爽的一口乾了一杯二兩多的白酒,除了陳爾林要開車,沒沾酒,一瓶五年四特四人每人一杯一口乾掉了。

離開小胖汽修店,劉俊和啞巴、肖力三人直接去了江南市工商管理局,瞭解了一些註冊公司的流程,註冊公司不是劉俊他們幾個人想象的那麼簡單。

據瞭解到的工商局的註冊公司辦理流程,公司名稱要預先覈准網上登記,然後領預先覈准名稱通知書,開通企業臨時帳戶、辦理法定驗資手續、交工商註冊所需材料、領取營業執照、企業印章備案、刻制公章以及辦理法人代碼登記和稅務登記等等。

如果按照工商局的正規流程走,申報註冊公司的一整套規定動作辦下來,而且還要在各種手續齊全、資金到位以及沒有**部門人爲索拿卡要的情況下,正規的註冊公司沒有一兩個月是沒法辦下來的。

所幸工商局周邊就有好幾家公司註冊代辦機構,劉俊找了家代辦機構問詢了,註冊公司代辦各種手續,提供100萬元以上的驗資證明,爲了防止詐騙,劉俊到代辦公司實地考察,只預交了五千元保證金,與代辦公司簽訂協議,待按劉俊的要求成功取得註冊資本金爲100萬元的‘力俊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各種正規手續後,一次性付清十萬元代辦費。

談妥代辦事宜後,代辦公司給了劉俊一張備齊材料表,要求劉俊按表上所列的項目備齊材料,象公司全名、地址、人員、經營性質與範圍、註冊資本金多少、法人代表是誰、法人身份證複印件、出具公司租住地的房產證明等等。

出了代辦公司,劉俊按照需備齊的材料項目一一對照,除了公司固定經營地址沒確定和公司租住地的房產證明沒有,其他項目不存在問題,虛擬的註冊資本金100萬,劉俊、啞巴、陳爾林和大胖、小胖每人出資20萬,待公司盈利後充到真實資本金中,至於公司固定的營業場所倒是需要考慮,是定在青雲區還是青江區要作個決斷。

陳爾林建議:“俊哥,我看將公司註冊地放在青雲區吧,兄弟們都在青雲這邊,再說了,有江浩風這層背景,往後有啥事也有個照應。”

劉俊微微頷首,沒表態,詢問啞巴什麼看法,啞巴表示在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上滅了段二炮,應該將公司註冊在青江區,在農產品批發市場旁邊租住辦公房實地辦公,不能有依賴江浩風關係的想法,要做就放開手腳幹。

“阿林,我看阿力的想法有很強的前瞻性,我傾向阿力的建議,如果今後能將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的貿易代理打開,先壟斷藜蒿的生意,再逐步擴展到其他領域是比較可行的。批發市場面很大,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不知道阿林懂不?蛋糕要分着吃,我們不能象段二炮那樣做到一家獨大,引發衆怒,得一步步將批發市場上那些新起的猖狂小子給擠掉,那樣才能站住腳。要拿出真本事來,市場上的那些老闆才願意跟我們合作。對吧?”

劉俊分析的頭頭是道,陳爾林連連點頭:“俊哥,你說得很有道理,就將公司註冊在批發市場附近,我們現在就去租房吧。”

“行,你打個電話給天笑,讓他帶幾個熟悉當地的兄弟一起去。”

劉俊來到江南農產品市場,黃毛航天笑帶了兩個小弟介紹給劉俊,簡要說了下農產品批發市場上的事。

航天笑說:“俊哥,照你的吩咐,我們昨天就停收了保護費,今天早上,有幾個混混很囂張,他們強收保護費,與幾戶商戶都動了刀,感覺有些亂。”

劉俊面無表情,問道:“天笑,你查了下不?那幾幫混混是不是段二炮手下的人?”

般天笑搖搖頭,肯定地回答:“不是段二炮的人,炮哥手下的人我都認識,新起的那幾幫混混彼此間也不認識,估計是外縣區的混混聽說炮哥退了,便有人趕來搶地盤了。”

劉俊聽了哈哈大笑:“天笑,地盤在那裏,不偏也不倚,不會走也不會動,該誰的就誰的,誰也搶不走。聽我的,叮囑弟兄們,收取保護費的事我們千萬不要再幹了,你只要密切關注那幾幫混混的動靜就行了。我估計不出三兩天,那幾幫混混就要火拼爭搶批發市場老大的名頭了,到時我們只要收拾了做大出頭的那一家就行了。”

陳爾林也說:“天笑,俊哥要開公司了,不會再幹段二炮的那些收保護費的事了,以後兄弟們全都有飯碗了,那些個混混先由着他們了,看他們狗咬狗就是。”

“好嘞,還是俊哥英明,咱們也來個坐山觀虎鬥。”航天笑明白了劉俊的用意,難怪劉俊一直沒有在批發市場上出現,能將段二炮治服的江湖老大俊哥的思維不是他黃毛這種級別的人能比及的。

“天笑啊,我都說了,看他們狗咬狗,有俊哥在這裏,那些個蝦米能稱爲虎麼?”陳爾林不屑一顧。

“那是,那是。”航天笑嘿嘿一笑,他見識過的劉俊的神勇,陳爾林所言不虛。

“好了,不說這些了,天笑你儘快查清那幾幫混混的底細,說不準,老子心血來潮了,便要提前在批發市場上來個大清洗。”劉俊陰冷地哼了聲,叫上黃毛一起去批發市場周邊租房子辦公司。 租房並不難,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邊高高的寫字樓很多,只要有錢,馬上就能租到,只是那很貴,隨便幾間連在一起的辦公室年租費將近十萬,劉俊已租不起了。

沒辦法,只得捨近求遠,到批發市場稍遠點離江南大學較近的城中村找辦公用房,反正是劉俊、啞巴、陳爾林幾個人落落腳的地方,力俊公司目前的經營業務就是開開票,有一幫子兄弟到市場上找進貸的老闆通過力俊公司的貿易代理來實現進帳收入,只要幾張辦公桌就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