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蘭佩說到這裡,眼裡的光變得更恐怖了,聲音慢慢地輕下去,抱着頭。

“沒人可以幫我……我早就……我早就不記得自己是誰,不記得自己從哪兒來了……我只能……我只能迴天上去。”

她猛擡頭看着他們。

“你們都得陪我。”

話音落,她忽然發覺其中一個保安看她的眼神很古怪,似乎透露着某種不該有的緊張,她愣了一秒,忽然反應過來,倏地回過頭去——

與此同時,她感到一陣勁風襲面!她勉強避開了,但隨即被對方的長腿狠狠踹着壓倒在天台粗糲的水泥地面,她不可置信地盯着陰雲夜幕背景下,那個赤/裸着上身,肩膀勁瘦,神情凌厲的男人。

“那個結,你……你怎麼可能……”

“忘了告訴你。”謝清呈冰冷道,“我父母都是警察。你這個結,我他媽從小玩到大。” 這麼心想白糖起身,把屋子裏能試的東西都試了一遍,都可以順利存入取出,但是都不能充值。

思索到此處,她心裏也有點想法了,雖然不能充值,但是如果存放什麼東西這個界面卻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白糖坐回床上,現在希望最大的便是錢,可是自己身上一文錢都沒有。

問家裏要可能性為零,現在他們還沒分家,家裏的財政大權全部是她奶奶白孫氏手裏。

白孫氏這個人一文錢都看的很緊,大房二房基本別想從她手裏拿到錢,有錢也只會給三房四房用。

逢年過節白糖都別想從她手裏拿到一文錢,更別說今年二房為了救她從她手裏拿了錢找大夫。

所以這錢還得自己想辦法。

說完便在腦子裏搜索有什麼可以掙到錢的方法。

前世她自己創辦了一個食物品牌,也開了好幾家分店,店裏所有菜品的味道都是自己一手研發的。

為了食品的研發還專門去學習了中醫,打算做葯膳類的食品。

想到此處白糖眼睛一亮,青雨村這個地方,後面靠山,前面靠水。

既然靠山也許自己可以上山去找找,這個年代是山裏的草藥也許還是挺多的,自己去山上采點草藥,到時候去藥鋪賣了。

因為心裏突然有了盼頭,白糖就覺得一秒都呆不住想要去山上。

可是卻也不的不耐心等傷口養好,要不自己身體的狀態別說上山,就算上山了自己也不一定能把草藥割了帶回來。

白禮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來看自己閨女,發現她坐在床邊在想着思考着什麼:「已經可以起身了嗎?要聽大夫的好好躺着休息才是。」

白糖聽見聲音,轉頭看到白禮在門口,身上的衣服還有泥土,都沒換衣服就直接來看自己了。

「沒事噠,今天大伯母送了紅糖水,喝了以後身體好多了,都有力氣了。

再說都躺了一天了,感覺人都躺累了,就想起來走走活動一下身體。」

「你大伯母現在跟你娘在廚房做飯,待會好了我給你端到屋裏來吃,今日受傷了,就不出去跟他們擠了。」

白糖想了想:「不了,我就跟他們一起去吃,要不奶奶又要罵我了,到時候連帶着爹娘也被奶奶念叨。」

白禮想說什麼,但是又把話吞回去了,這些年的日子都是這麼過來了,就算再難受那也得忍者,要是背上不孝的罪名,以後難過的還是孩子們。

晚飯時,一家人都在院子裏,白家人口比較多。

大房有四人,白義夫婦和他們兩個兒子,大兒子白泉也十五歲,二兒子白二柱也有十歲了,白天都跟着一起下田去做活。

二房算比較人少的,就白禮夫婦和白糖一個女兒。

三房白金夫婦和十四歲的女兒白珠兒和兩個十三歲的雙胞胎兒子白竹白木。

四房白貴夫婦和一個十二歲女兒白秋魚,一個還在襁褓中一歲的兒子白濟帆。

四房白貴是個秀才給孩子取名字都是很有文化,因為白貴的秀才身份便娶了鄰村裏正的女兒。

白貴要讀書便住在縣城裏,白吳氏因為剛生產,便住在鄉下,方便有人照顧著。 嚴經緯想到了和澹臺紅妝接觸的時光,澹臺紅妝給他的感覺怎麼說呢,心有靈犀,沒錯,就是心有靈犀,無論是聊天,還是做什麼事,他都能感覺到他和澹臺紅妝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這樣的感覺,在其他女人身上是無法感受到的!

就感覺,他和澹臺紅妝不是這輩子認識的,而是上輩子認識的一般!

想到這,嚴經緯的眼神有些古怪。

自己和澹臺紅妝,真的有緣么?

東方先生用餘光看着嚴經緯的眼神,看到嚴經緯的眼神變化,東方先生心裏樂開了花!

其實,他也不確定武安神帥和澹臺紅妝之間最終的結局到底是皆大歡喜,還是不死不休,因為他們之間的姻緣有些模糊。

但是,經過他這麼一牽線,暗示,可能得到的結果就不一樣了!

這種心理暗示,是可以起到很重要的效果的!

就拿東方先生自己來說,如果說有人暗示他未來會和一個女人發生關係,如果那個女人很醜,那肯定會把他嚇死,從此之後徹底遠離那個女人。但是,如果那個女人很漂亮,那他心裏肯定會特別期待……甚至因此會主動接近那個女人。

這就是心理暗示效應!

澹臺紅妝太美,美得令無數男人垂涎。

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都拒絕不了澹臺紅妝這樣美的女人吧?

所以,東方先生相信,經過自己的心理暗示,會讓武安神帥改變對澹臺紅妝的看法,到時候……嘿嘿,他們若真能好上,那他就可以徹底從如今的泥沼中脫身!

東方先生真是沒想到,和武安神帥一起坐了電梯,竟然邁出了為自己脫離泥沼的第一步!

因為嚴經緯和澹臺紅妝之間的姻緣,確實彼此有糾葛,所以東方先生這也不算說謊,只不過稍微誇大事實而已,這也是他沒有因為說謊而導致心跳加速的原因。

接下來,嚴經緯沒再多問關於姻緣的事。

他把電梯內運行控制箱裏的開關合上,電梯就朝着三十六樓而去。

「嚴少,你請!」

到了三十六樓,東方先生主動讓嚴經緯先出電梯。

等嚴經緯離開電梯,東方先生徹底送了一口氣,今天好陷……不過,富貴險中求,雖然危險了點,但辦成了一件大事,讓東方先生心裏很興奮。

嚴經緯到了三十六樓后,第一時間就走向他當年的辦公室!

東方先生看到這一幕,知道武安神帥這是找姜思瑤小姐去了,想到武安神帥和姜思瑤小姐曾經的關係,又想到了武安神帥和澹臺紅妝之間的姻緣,讓東方先生感覺很刺激。

就在東方先生胡思亂想的時候。

嚴經緯已經走進了他曾經的辦公室,姜思瑤果然就在這間辦公室內,此時的她正坐在辦公桌前,翻看着手中的一本書。

聽到腳步聲,姜思瑤抬起頭,第一眼就看到了嚴經緯。

「看書呢!」

嚴經緯臉上帶着幾分冷笑,走到姜思瑤面前,他低頭籍,她喜歡看推理類書籍,大學時候就是如此,那個時候嚴經緯還送了她一堆推理類的書。

「你怎麼來了?」

姜思瑤放下手中的書,冷冷道:「怎麼?想通了?準備跟我合作?」

「合作?」

嚴經緯輕笑一聲:「姜思瑤,我說過,你曾經是距離嚴氏集團秘密最近的女人,可惜,那個時候,你一句不愛了,無情的和我分手,這導致你和嚴氏集團的秘密擦身而過!」

「既然不是來找我合作的,那請你離開,現在嚴氏集團總部大樓屬於姜家,不屬於你!」姜思瑤冷冷道。

「呵呵!」

感受着姜思瑤的冷淡,嚴經緯聳聳肩,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淡淡道:「姜思瑤,我來這裏是通知你一件事,前段時間咱們在鳳凰山莊吃飯約會的照片以及咱們之前戀愛過的事情傳出去之後,讓很多人都在猜測,你們姜家和我達成了合作關係,也在猜測,你我之間舊情復燃。」

「什麼意思?」姜思瑤冷聲道。

「齊雲山給我放出話,讓我十天內前往齊雲山道歉懺悔,這個消息你聽說了吧?」嚴經緯淡淡道。

「聽說了!」

「齊雲山的人知道我不可能前往齊雲山道歉懺悔,他們之所以放出這樣的話,是想找個對我下狠手的借口,十天之後,齊雲山的人會來昆州市找我麻煩,到時候,這件事會受到很多關注。」嚴經緯淡淡道:「現在,眾人都以為你我之間舊情復燃,我和姜家達成協議,如果齊雲山來找我麻煩,你們姜家,準備怎麼做?是站在我這邊?還 面前這位看起來也不過二十歲的女人,禮笑言無法想象這個看起來清純可人的女孩竟然會說出如此的可怕的話。

奪走柏藍沁的處子之身。

他簡直無法直視夜月熾了。他開始懷疑這是一位歇斯底里的憂鬱症患者,或許是長期壓抑的心裡突然爆發出一種讓人難以置信的變態想法。

想到這裡,禮笑言開始同情新的「朋友」凜風了。

這個「十六歲」的孩子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人生啊?

且不論柏藍沁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孩,至少目前來說禮笑言根本就不會想到那中骯髒齷齪的事情上去。無論是此世抑或現實的道德理智,都不可能讓他去破壞一個女孩的青春底線。

「抱歉,我做不到,」禮笑言搖了搖頭,「我不能對一個女孩做出那種事情來。」

說完,他看著夜月熾的臉上由晴轉陰,眼神里不斷地釋放著一種深邃的狠毒。

「你只有娶了柏藍沁,才能拯救一切,」好一會夜月熾才忍住心中的不快說話,「明天就是聖女初選,所以今晚你必須動手,我會讓凜風幫助你。事情完成後,你想要任何報酬都可以,哪怕是我的身體。不過請等明日聖女初選以後,過後祭司們便不會再檢查我們的身體。」

禮笑言嘴角抽動起來,他從沒遇到這樣的事情。他看了一眼地上裝傻充楞的凜風,有些懷疑這孩子可能會完全聽從他的主人來「幫」自己。

夜月熾甚至願意用自己的身體來酬謝自己,而這一切都不過是為了她那虛無縹緲的「神啟預言」。

聯想起這女孩甚至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讓他來做這樣烏煙瘴氣的事情。他懷疑讓禮笑言在山頂等一個路人,恐怕是真的釣魚抓個路人。反正只要是個男人就行。而這個時代,幾乎不會有女人能爬上山頂。

他猛然想起一件事來——夜月熾是連墨軻的初戀情人,只不過因為巨大的差異而被隔絕了。連墨軻自己都很清楚連家是不會允許自己娶一個外族女孩回家的,所以乾脆都不再踏足高亘。但是夜月熾怕是始終沒有忘記連家二少爺。

「請問你認識連墨軻嗎?」

他冷冷的問道,並仔細的觀察著夜月熾的反應。

很明顯,夜月熾的身子顫抖了一下,眼神也不再凌厲,面色甚至有些發白。她看著禮笑言,嘴巴慢慢的長大,卻沒有說話。

漸漸的,整個人似乎都抖索起來,直到最後雙眼一翻,幾乎要從床上倒了下來。

木訥的凜風矯健的跳起身跑到到床邊,扶著她慢慢躺下,隨後從床邊遞了一碗水給她喝。女孩喝了小半碗,便閉上了眼,情緒似乎漸漸穩定下來。

禮笑言轉身離開了屋子,來到空蕩蕩的院子里,在這裡能看見的只有湛藍的天空和令人著迷的彩雲。

他現在百分百肯定這是個有病的女孩子。或許是失戀對她的打擊太大了,以至於精神出現異常。據說精神異常的人是有通靈的本領的,或許她真的可以看到未來,當然這一切更可能不過是她的臆想。

沒多久,凜風也從屋內走出來,面無表情的走到他的身邊:「沒事,睡著了。」

「她,」禮笑言咳嗽了一聲,覺得在這裡談論女孩似乎不大禮帽,便拉著凜風朝院子外面走去,「我是說,她一直都是這樣嗎?」

「你想說她,有點不正常,是嗎?」凜風說的很直白,這讓禮笑言頗感意外。

「嗯,我聽起來覺得有些不大對頭,」禮笑言微微一笑,「只是不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凜風的目光卻看著天邊的雲彩,好一會才回到:「我也說不清清楚,但是你要說她精神不正常,事實卻並非如此。大多數情況下,她的腦子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像去找你,絕對不是讓我在山頂上守株待兔。這一點請你不要懷疑。」

「你這麼說的話,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被她給洗腦了,」禮笑言嘆道,「好吧,那麼我想問一下,她這樣的情況是從小至今都是如此,還是遇見連墨軻以後才發生的。」

凜風微微皺眉,想了一下才說道:「她比我大幾歲,很小的時候雖然也很野蠻,而且喜歡打架,不過在遇見那位連墨軻以後,的確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是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