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沈溫婉來了!

看到被捆綁在柱子上的沈青雲,她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你……你們欺人太甚!」沈溫婉指著甲玄天古玩店一群人憤怒大吼!

「別亂說話!」一個保安站了出來,冷臉看著沈溫婉:「我們已經很給面子了!上次在這裡搗亂的人,這個月還在住院!要不是看在黃煙煙小姐的面子上,你爸早就被打殘了!」

「對了,你那個廢物老公蕭何也在店裡!」

「什麼?蕭何在這裡?」

沈溫婉衝進古玩店,立刻就看到,蕭何和黃煙煙坐在那裡喝茶!

剎那之間,她心裡湧出一股難以想象的憤怒。

蕭何身手了得,要是救她父親,不可能還會被人捆綁起來,遭受路人羞辱!

蕭何剛跟她離婚,就跟另外一個女人坐在一起喝茶!

她的內心,難以在忍受,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此刻為什麼會這麼憤怒!

「蕭何!」沈溫婉大聲喊道:「你的興緻可真高啊!我父親被人捆綁在外面羞辱,你管都不管!」

蕭何轉頭看到了她,眼神驚訝了一下,隨即恢復了正常!

這得到了兩百億的沈溫婉,渾身珠光寶氣……什麼奢侈品都用上了,比以前更加明艷動人!

但也少了一份純真和靈動!

蕭何冷聲道:「別亂說話,我要不管,你爸爸早就被人打死了!」

沈溫婉憤怒道:「蕭何,你不要辯解,你就是氣憤我跟你離婚……所以故意讓我爸爸出醜,讓他被人羞辱,讓他淪為一個笑話!你就沒安好心!」

沈溫婉越罵越難聽!

黃煙煙看不下去了,為蕭何辯解:「沈姐姐,你真的誤會蕭大哥了,他真的幫了你爸爸!」

「呵呵!」沈溫婉看到她,立刻譏諷了起來:「這不是黃家大小姐嗎?這蕭大哥喊的可真親熱啊!我跟蕭何才剛離婚,你們就勾搭在一起,還知道廉恥二字是什麼意思嗎?」

黃煙煙聽了這話急了:「沈姐姐,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我跟蕭大哥什麼關係都沒有,我們現在只是普通朋友!」

沈溫婉憤怒道:「閉嘴!我跟他說話,你別插嘴!」

蕭何惱火道:「沈溫婉,你沖我來,對她發什麼火?」

沈溫婉道:「呵呵……這麼快就維護上了?看來你們的關係真不一般啊!你們是不是早就好上了,然後你蕭何才會那麼果斷跟我離婚?」

兩人還要繼續爭吵!

長燈從外面走了進來!

「沈小姐,黃煙煙小姐是我們店裡的貴客,請您不要得罪!現在請您出來商談一下,賠償瓷器的事情!」

沈溫婉面無表情走了出去:「多少錢?」

如今有兩百億的她,根本不心疼這點小錢!

「你爸打碎的是我們的鎮店之寶……明代青花瓷,要一千萬!」長燈笑道!

「好!」沈溫婉十分乾脆,賠償了一千萬,不過她還是留了一個心眼,那就是把碎瓷片和鑒定書都帶走了!

「爸,您以後能不能爭氣一點?別這麼窩囊了,跟蕭何那個廢物似得!」回去的路上,沈溫婉一直都在數落沈青雲!

沈青雲一聲不吭,今日他真的實在太丟人了!

古玩店裡!

黃煙煙一臉好奇的看著蕭何:「蕭大哥,你跟沈姐姐以前好歹也是夫妻,怎麼現在見面比仇人還要火氣大?」

蕭何冷笑:「什麼夫妻?她從來就沒有把我當她老公!」

長燈從外面走了進來:「蕭先生,是您要那個從邊荒薩滿王古墓里出土的箱子?」

蕭何點了點頭:「不要廢話了!趕緊拿出來!」

長燈笑道:「我已經叫人去取了,不過我要提醒蕭先生,它的價格很昂貴!」

蕭何冷冷道:「只要東西沒問題,多少錢都可以商談!」

「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長燈笑道!

著筆中文網 書生說的是真心話,也是實情。

但這並不是說,劉毅對形式的綜合判斷和指揮能力要高於他。

畢竟,能力必須要有長期和大量的實戰經驗積累才行。

而這兩點,都是劉毅所欠缺的。

之所以出現眼下的情況,主要是因為作為一名特戰隊員,或者說作戰小組指揮員。在以往的行動中,都是有明確的任務目標。

而後,在行動前根據這一目標,再綜合各方面的情報,作出全面的行動預案。

雖說再全面的預案,在執行時都會遇到意外和考慮不周的突發情況,需要指揮員進行靈活處理,但大方向依然不變。

而眼下書生面對的情況是,手頭只有極其有限的情報。而任務目標,又是異常模糊的。

如果說一定要總結出一個目標,那就是盡量多的消滅敵人,然後用最快速度返回。

老實說,這兩點目標是存在一定衝突的。

敵人在哪裏怎麼消滅,具體數量目標,一概沒有。

返回時間,也沒有任何區間限制。

也就是說,整個任務過程中,沒有任何預案或著規劃,全靠小組指揮員臨場發揮和自行衡量。

這無疑讓書生非常不適應,也就是他自我總結的——完全找不到節奏。

其實這種感覺,書生之前就有了。

因為從之前那個村子撤出來得時候,書生就發現,從索降開始,真正決定小組動向的意見,都是由劉毅給出的。

雖然說現在看,劉毅的意見都是合適的。但書生心裏,還是免不了的有些不舒服。

畢竟他才是組長,如果一切行動都要聽從組員的建議,那他存在的價值又在哪裏。

身為一個驕傲和非常自信的人,雖然明知道這個想法是不合適的,但心裏還是免不了的會非常不舒服。

所以,在接下來的行動中,書生雖然還是會問大家的意見,但作出決定時,基本都會以自己的想法為主。

但就算這樣,天氣突變的時候,劉毅在書生反應過來之前,就堅決要求就地搭建防雨棚安置種地的。

雖說書生認為自己也能想到,但畢竟劉毅的意識快過了他。

而且,大家緊趕慢趕,才好容易在大雨落下前,把防雨棚搭好。

書生在頂着雨隱蔽警戒時,忍不住多想了一些。

他忽然意識到,雖說自己也能想到劉毅所想的。但時間上,只要比他再慢上一兩分鐘。

恐怕種地的,就會被大雨澆成落湯雞。

不說把這種慢反應套到其它行動節點,會造成什麼後果。

單說眼下……

種地的傷勢很可能會惡化,從而影響小組的後續行動。甚至種地的會犧牲,小組失去一名隊員不說。

和其它小組比起來,陷入了絕對的劣勢。

最終,西南軍區在這一屆的對抗賽中,再次墊底,淪為其他兄弟部隊的笑柄……

想到這裏,書生忍不住抽了自己兩巴掌。

他狠自己的無能!

還恨自己居然被一個才入伍一年多點兒的新兵,給比下去了。

還是在他必須獲得這次對抗賽,小組和個人雙料冠軍的重要時刻。

絕對不能輸!

重新冷靜下來后,書生無聲的下了決心……

就在書生下決心后不久,他就誤判用槍打了趕過來的劉毅。

雖說發生誤判也有劉毅的原因,但劉毅居然無聲的消滅了一名叢林狼的狙擊手。

算上他之前在暗夜中打掉的那個突擊手,這已經是第二個了。

這一刻,書生心裏生出了嫉妒心和強烈得競爭意識。

雨過天晴,小組再次出發。

預計潛伏地點出現意外,在後續行動上,書生和劉毅的意見再次發生了衝突。

如果放在之前,在兩種方案沒有明顯優劣的情況下,書生肯定會帶着大家好好權衡一下利弊,再做最終決定。

但書生沒有那麼做,而是直接拍板定下了方案,然後執行。

隨後劉毅表現出來的謹慎,也沒有引起他的警惕,依然倔強的推動了接下來得行動。

後果,現在顯現出來了。

五人中了埋伏,種地的被俘。

而且,如果不是劉毅一個人,擋住了那組武裝到牙齒的叢林狼雇傭兵,現在……

一路追過來,書生簡直不敢繼續想下去。

再後來,他就看到了劉毅一個人一支槍,面對着三四十號武裝分子悍不畏死的衝擊。

遠處燃著熊熊大火的兩輛汽車,凹地里的屍體和彈痕,這一切得一切,都在不斷的衝擊著書生的自我認知和自信心。

就像書生剛剛說的,他也是狙擊手專業出身。

在心裏反覆的自問,如果他面臨相同的情況會怎麼樣?

答案是否定的。

書生知道,自己絕對沒有能力做的比劉毅更好。

於是,他的自信心和驕傲徹底崩潰了。

失落之下,生出了將指揮權,交給劉毅的想法。

而劉毅之所以在判斷和抉擇上,表現的要好於書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