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維奇的右眼跳的更厲害了,但是此刻波波已經沒有心情去考慮自己的眼皮了,而是死死的盯著投中三分的袁滿,想要看看這個新秀耍什麼把戲。

騎士隊的替補席可炸開鍋了,要知道袁滿昨天晚上的加練三分球是在訓練后,只有他和德魯知道這件事,其他的球員,包括瓦萊喬在內,都不知道袁滿昨天晚上加練了三分球,並且做好了今天投三分的準備。

「袁真是太神了,我還沒見過袁投三分球呢!」坐在場下穿著西裝的霍林斯咧開了大嘴笑著。

拉蒙-塞申斯則站在場邊,與吉布森互相摟著哥倆好,一起為袁滿的三分球搖旗吶喊。

看到袁滿投中三分球,坐在場邊記著小本子的德魯不由得心裡一哆嗦,昨天晚上袁滿投了整整250次三分球,命中100球,命中率達到了40%,尤其是後面的50球,幾乎達到了50%,像袁滿進步這麼快的球員,他還是第一次見過。

「就是有點太刻苦了。」想起昨天結束訓練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點,德魯不由得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

抬起頭來,德魯正迎著斯科特詢問的目光,兩人眼神交匯之後,幾乎同時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理查德,不用驚訝,就按照賽前我們布置的那樣防守,這小子就算會投三分球,肯定也不是他的常規武器,否則在之前的比賽中,他不會不投三分。」蒂姆-鄧肯向露出驚訝表情的傑弗遜提醒道。

「沒錯,他的扣籃和中投更有威脅,我們還不至於被他的三分球所打敗。」托尼-帕克也介面說道。

「夥計們,打好我們自己的。」馬努-吉諾比利也參與到隊友們的交流。

馬刺隊就是這樣,球員們在場上非常積極主動的交流,讓每個人的思想達到高度一致,這也是為何馬刺的發揮一直非常穩的原因。

輪到馬刺隊進攻,球還是交到了鄧肯的手裡,看來馬刺篤定騎士的內線是弱點,因此開場非常堅決的主打內線。

鄧肯持球準備背打,瓦萊喬立即緊貼而上,鄧肯感覺到屁股不太舒服,回頭看了一眼,正迎著瓦萊喬色眯眯的眼神。

一個激靈的鄧肯屁股不由自主的收縮,上身挺起,造成了身體向後傾斜的模樣,瓦萊喬倒下了…

「滴~滴~~」還來不及思考,裁判下意識的就把哨子吹響了,當看到倒地的是瓦萊喬時,突然有些後悔。

「搞什麼,這球我根本沒有碰到他。」鄧肯單手抓著球站在裁判身邊抱怨,帕克和吉諾比利也同時上前詢問。

裁判的權威豈可侵犯,根本不給任何解釋,示意騎士隊發球。

德胡安-布萊爾早就聽說過瓦萊喬「影帝」的綽號,為了給鄧肯抱不平,悄悄的蹲在躺在地上的瓦萊喬說道:「別裝了,安德森,我們都知道你這是表演。」

原本雙手捂著臉頰的瓦萊喬突然張開了雙手,看了布萊爾一眼后回道:「『船長』埃爾頓-布蘭德是你的叔叔嗎?」

「…」布萊爾瞬間懵逼,「我哪個叔叔叫埃爾頓?」

袁滿在三分線做出投籃的假動作,由於上一次的防守慣性,傑弗遜的重心立即上提,袁滿順勢突破,在籃下面對鄧肯的補防時手遞手傳球,瓦萊喬籃下擦板命中。

5-2,騎士領先。

馬刺利用嫻熟的配合,由吉諾比利跑出空位,妖刀出鞘,命中3分,將比分扳平。

一開場,雙方沒有任何試探就開始互攻,在首節進行了一大半的時候,雙方難分難解,這從21-21平局的比分上也能看出比賽的焦灼。

但是在下一次進攻的時候,一段小插曲改變了比賽的走勢。

鄧肯持球進攻,瓦萊喬上前防守,由於上一次在瓦萊喬的單防下吃虧,因此鄧肯這一次想要給瓦萊喬一點好看。

禁愛彌漫 背打靠近籃下,轉身單手揚起,眼看就是一次殘暴的扣籃,然而瓦萊喬突然一聲爆吼,髮帶都飛了起來,雙腳朝天看向裁判,彷彿在說:「哇,來瞧!」

裁判一看,瓦萊喬的臉頰正對著鄧肯的膈肌窩,這一次的呼喚是真的,畢竟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臉埋在那個位置。

鄧肯如石佛般聳立,保持著轉身後單手持球的姿勢,看著倒在地上的瓦萊喬…

回看大屏幕,這一次鄧肯沒有抱怨,搖了搖頭回到替補席,鄧肯知道自己腋下的味道。

雖然瓦萊喬的模樣看起來很慘,但是騎士隊替補席上的損友們還是忍不住的大笑起來,尤其是鄧肯轉身的一剎那,將瓦萊喬的髮帶帶飛,同時瓦萊喬的鼻子也被鄧肯的腋毛刮過,那表情何其的精彩。

袁滿沒有嘲笑瓦萊喬,在看過大屏幕的回防后反而有些同情起瓦萊喬,立即上前將巴西人從地板上拉起來。

「呸。」剛起身,瓦萊喬就連吐了幾口毛,皺著眉頭說道,「吃的酸中酸,方為人上人。」

「…」在這一刻,袁滿才知道,「影帝」的稱號名不虛傳!

原來這一球,也是在瓦萊喬的策劃之內。

看著與自己搭檔內線的老大哥下去了,一心向要出頭教訓瓦萊喬的布萊爾怒了,尤其是在想明白了「布蘭德是叔叔」的那句話之後,更加不能忍,這簡直是對自己盛世美顏的侮辱!

首節的最後一攻,布萊爾拿球,用身體撞開賈米森,使出了蠻牛之力沖向內線,把鄧肯搞下場的瓦萊喬也毫不示弱,布蘭德都不怕,難道還怕他侄子?

「嘭」的一聲悶響,全力以赴的瓦萊喬和布萊爾毫無準備的來了個嘴碰嘴… 司徒雲舒沒有再動,她安靜了下來。

慕靖南一直握住她的手,貼在臉上。

偌大的病房,霎時間,安靜了下來。

落針可聞。

良久,慕靖南才鬆開了她的手,一點點的,將她的手放回原處。

「餓了吧?我給你弄點吃的。」

一陣凌亂的腳步聲之後,病房門關上。

司徒雲舒手指蜷縮了一下,抬起手,輕觸著被他握過的那隻手,溫熱的感覺,似乎還在……

…………

明雅知道,事情敗露了,她只有暫時出國避避風頭。

司徒雲舒傷得很重,現在還需要住院休養,想必慕靖南暫時抽不出時間來管她。

所以,她必須得趁著這個機會離開。

明幸宜回到家,就看到明雅拉著行李箱,正準備離開。

她愣了一下,「姐,你這是要幹什麼去?」

「你以為呢?」明雅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這個時候,你以為拉著我去道歉,慕靖南就能放過我么?別天真了。」

明幸宜錯愕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所以,你現在要走?」

「沒錯。」她放下行李箱,「不走,難道等著被慕靖南報復么?」

「可是,你走了,公司怎麼辦?」

「現在我哪還管的了公司?」

明幸宜覺得,這並不是最好的辦法,做錯了事,首先就該道歉。

認清自己的錯誤,想辦法彌補錯誤。

她這麼一走了之的話,豈不是更激怒慕靖南?

她嘆息一聲,上前拉住明雅,「姐,你不能走。跟我去道歉吧。」

「幸宜,你放手。」

「不,你跟我去道歉。姐,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去道歉吧。靖南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事情也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你跟我去求他,他會放過你的。」

「別天真了,你真以為他會放過我?」明雅說出了殘忍的真相,「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他始終沒有出面過。你知道為什麼么?」

聯盟之黃金年代 明幸宜抿著唇角,等著她的下文。

「因為,他的心在司徒雲舒身上!你重病住院,他有每天都陪著你么?他沒有,可司徒雲舒不一樣,那是他心愛的女人,為了她,他工作都不要了,每天寸步不離的陪著她,守著她。幸宜,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別。」

原以為,讓司徒雲舒捐出一個器官,也正好讓她徹底對慕靖南死心,讓他們之間再無可能。

沒想到,她終究是失敗了。

「姐……」明幸宜低下頭,「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知道靖南不愛我,你想啊,我們認識這麼短時間,他怎麼可能愛上我呢?更何況,他心裡一直有人,又怎麼可能會喜歡上我呢?我們之間的婚姻,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你知道的。我……我不敢奢望什麼,也始終認清自己的身份,不敢僭越。」

明雅恨鐵不成鋼的道,「沒出息!」

這麼好的天時地利人和,她竟然都不想為自己爭取一把!

真是讓人失望。

浮塵燼:將門女凰 吸了吸鼻子,明幸宜紅著眼眶,「是,我是沒出息。所以,姐姐跟我去道歉吧。我真的不希望你為了我,而搭上你自己的未來,不值得,這真的不值得。」 「嘭」的一聲悶響,瓦萊喬與布萊爾毫無退讓的撞在一起!

布萊爾如瘋牛般的衝動,與帶著微微蹲下準備全力迎接還帶著一絲調皮表情的瓦萊喬,竟然奇迹般的對上了嘴!

全場在這一剎那安靜了下來…片刻之後…

「嘔…」瓦萊喬和布萊爾同時做出了嘔吐的表情,在場的觀眾和其他球員則表現的幸災樂禍,不少坐在替補席上的球員們已經笑出了眼淚,JJ-希克森扶著賈瓦德-威廉姆斯的背部,笑的前仰後合,則吉布森則抱著肚子,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沒有想到你居然好這一口。」袁滿趁機落井下石。

「裁判哨子沒有響,比賽繼續啊!」

不知道誰吼了一嗓子,所有人立即將注意力收回。

別看布萊爾看起來有點傻,反應卻很迅速,立即撿起剛才撞掉的籃球,籃下拋射。

「啪」的一聲,袁滿在球幾乎飛到最高點的一刻,迅速起跳,將球直接扇出場外!

此刻首節結束的時間也恰好到了,27-25,騎士帶著2分的領先優勢結束首節!

本場比賽,騎士隊全隊的手感都很不錯,加上上一場擊敗湖人的鬥志延續以及目前球隊良好的化學反應,在上半場結束時,騎士依舊領先,帶著3分的優勢進入下半場。

袁滿上半場表現不錯,10投6中砍下13分,其中三分球3投1中,效率不錯。

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傑弗遜心想袁滿開場的三分球果然只是巧合,後面的兩次三分嘗試都沒有命中,三分球應該不是這傢伙的常規武器。

「小夥子們,我們來討論一下下半場的戰術。」波波維奇敲著戰術板,將馬刺的球員們召集到一起。

隨著波波在戰術板上不斷的畫著,馬刺聆聽的球員們時而點頭,時而互相討論著。

下半場比賽一開始,吉諾比利就在外線命中三分,將比分扳平。

名門夫人之先婚厚愛 接著賈米森的投籃被布萊爾封蓋,鄧肯搶到籃板球傳給帕克,「法國跑車」一條龍快攻,在空中閃過追防的袁滿封蓋,擦板命中將比分反超!

接下來的5分鐘,騎士隊竟然9投0中,只靠袁滿的罰球得到2分,全隊陷入得分荒,而馬刺隊則全隊開花,下半場比賽開始,五名首發球員全部得分。

帕克的擋拆投射非常堅決,鄧肯則開始了正面面框的打板投籃,瓦萊喬的防守小動作沒有施展的餘地,傑弗遜的兩次空切得手也讓袁滿不敢再頻繁的補防,吉諾比利的蛇形突破則讓安東尼-帕克有些招架不住。

在馬刺打出15-2的高潮后,拜倫-斯科特不得不叫了暫停,騎士隊由下半場比賽開始的領先3分,很快變成了落後10分。

「下半場的馬刺隊果然厲害。」袁滿擦了擦下巴上的汗水,在下半場的每一次接球,袁滿都感覺到非常的不容易,馬刺全隊形成的防守陣型,則讓袁滿明顯的感覺到了進攻時的壓迫感。

「小夥子們,我們必須加快比賽的節奏,不能跟著馬刺走,跑起來,把我們的風格發揮出來!」斯科特看出了騎士隊目前的窘境,落後的原因主要有兩點,第一點就是籃板球的拼搶沒有給馬刺隊帶來威脅,第二點就是與馬刺陷入了陣地進攻,被馬刺帶入了他們的節奏。

在上半場之所以能夠領先,就是因為騎士隊打出了自己攻防轉換的快節奏,但是在下半場,老辣的馬刺隊迅速將比賽帶入了半場陣地的節奏,並牢牢的控制著場上的進程。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呀!

為了解決上面2點問題,斯科特做出了換人的調整,將球風彪悍的里昂-鮑威換上,換下賈米森,同時用機動性更強的阿隆佐-基換下帕克。

騎士隊的換人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騎士隊由阿隆佐-基的跑籃為騎士打破下半場的運動戰僵局,接著莫-威廉姆斯的外線三分得手,加上袁滿終於命中了自己下半場的第一次中距離投籃,騎士終於恢復到正常的軌道上。

不過即便如此,馬刺在第三節還是打出了29-16的比分,以78-68領先10分結束第三節。

第四節後段,里昂-鮑威拼搶籃板的時候,不慎踩到了布萊爾的腳上,痛苦的倒在地上,不過鮑威依舊將這個前場籃板球緊緊的抱在懷裡。

「怎麼樣,里昂?」隊友們迅速圍了上去,只見鮑威的表情非常痛苦,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湧出。

隊醫迅速上前檢查,袁滿看到鮑威扭到的腳踝腫的老高,看來傷勢非常嚴重。

果然,隊醫在檢查了一番之後,低頭又與鮑威交流了幾句,對騎士球員區的斯科特做出了換人的手勢。

這可真是災難,要知道鮑威在上場的15分鐘里,已經搶到了8個籃板球,是騎士隊里籃板球最高的選手。

騎士也好不容易將比分迫近到了7分,眼看還有3分多鐘的時間,騎士還有機會,但是發揮最好的內線下場,勢必對騎士隊造成非常大的打擊。

斯科特掃了一眼替補席,JJ-希克森今天的發揮很差,面對著鄧肯,只發揮出了平時的4成水平,賈米森今天的發揮也不怎麼樣,而且與矮黑硬的布萊爾纏鬥,耗費了太多的體力。

賈瓦德-威廉姆斯,斯科特看到了這小子眼睛里閃出的光芒。

手指點將向著球場一揮,威廉姆斯立即從板凳上跳起,激動的把坐在飲水機旁喝水的穆雷-哈里斯手裡的杯子給打翻了,這還是威廉姆斯本場第一次替補上場!

袁滿的中投在傑弗遜和吉諾比利的聯防下彈出,接著上一場熟悉的一幕出現在球場上。

在鄧肯還沒有來得及將籃板球控制住的一刻,一隻手從鄧肯身邊伸出,將球拍出,恰好拍到了袁滿的手裡!

這不是巧合,這「拍籃板」的功夫應該就是威廉姆斯的一招殺手鐧!

雖說在隊內訓練的時候,威廉姆斯也不時的貢獻出這樣的籃板球,但是沒有人會將這種球放在心上,畢竟這根本不能算作一項技術,誰知道,威廉姆斯竟然把這招練成了自己的殺手鐧。

憋了幾乎整個下半場的袁滿躁動了,接球后的袁滿趁著對位的傑弗遜立足未穩,一個擺脫沖入籃下。

此刻已經啟動了的袁滿,馬刺已經無法在摁住了,鄧肯甚至已經做好了充當背景板的準備。

然而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布萊爾不信邪,依仗著自己強壯的身體打算硬碰硬的攔下已經起跳的袁滿!

上帝之鞭再次揮過,布萊爾被狠狠的抽了一鞭!

不僅如此,因為布萊爾2.01米的身高,袁滿在扣籃的瞬間,幾乎騎在了布萊爾的頭上!

鏡頭對準了被騎扣后坐倒在地,同時雙手扶著被抽過臉頰的布萊爾,一臉懵逼的同時,眼角似乎有淚。

「只要拖入到最後一分鐘,我們就有希望!」進球后的袁滿沖著隊友們大聲吼道。

袁滿看著比分牌上的90-95,只落後5分,比賽還剩下最後的2分鐘! 明雅覺得,她到底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雖然實質性的傷害並沒有造成,但依照慕靖南那睚眥必報的性格,再加上,司徒雲舒是他心愛的女人,他怎麼可能不報復?

她竟然天真到,以為去跟他道歉,去求他,就能取得他的原諒。

真是太天真了。

明雅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真的?」明幸宜雙眸綻放出興奮的神采。

「嗯,你先放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