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石城雖然已經被易文重建好了,可易文的工程還沒有徹底的結束,再加上易文又不讓藍蝴蝶和嘯天幫忙,要自己一人搞定,一人一獸只好出海去尋找各自所需。

他們相信,以易文的速度,下次再歸來時,易文指不定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到時候,海石城不管是名義上,還是真實的地理環境上,都不再是星雨閣的地盤了!

它將會成為一個獨特的獨立存在!

受到了藍蝴蝶的傳音符之後,易文同樣也回了一張傳音符,叮囑他們要小心,便繼續起了自己還未完工的工程。(未完待續) 「這可不是任務。」邵清盈看著葉皓軒道:「你也知道,遠古世界是全新的世界,我們這個世界已經悄然的發生了改變,裡面的東西對我們來說是有著深遠的影響的,所以我們必須做好準備,對遠古世界的研究絕對不能落下。」

「以前我們華夏沒有直接通往遠古世界的通道,所以我們的研究上會有很多麻煩,現在好了,有直接通往遠古世界的通道了,以後我們會方便很多。」

「但是我們還是面臨著一些嚴重問題的。」葉皓軒道:「現在的華夏勢力分而很散,幾大真武家族各自為營,而且無數真武修者也蠢蠢欲動。」

「那個通道的出現,恐怕是絕大部分人的必爭之地,我們必須搶先一步,牢牢的把通道控制在手裡,否則的話以後肯定會起很多的爭端的。」葉皓軒說。

「你說的沒錯,如果控制不好,我們以後肯定會起更多的爭端的,所以這次任務十分重要,遠古世界通道形成的時候,會有很大的能量波動,我們已經劃出了一個危險範圍,為了防止到時候有意外發生,所以務必要小心。」邵清盈說。

「哈哈,好的,我知道了,無非就是一個遠古世界的形成,這些問題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大問題,我以前可是經歷過比這個更嚴峻的事情,放心吧,一定不會出問題的。」葉皓軒笑道。

「行,選一批你認為得力的人,去遠古世界,你要連夜做準備,明天一早出發。」邵清盈道。

「好,我現在就回去準備,至於人選,宜精不宜多。」葉皓軒道:「我會帶一批人過去,到時候一定會把通道的控制權給牢牢的控制在手裡。」

離開了邵氏科技,葉皓軒連夜直奔龍隱,陳若溪也得到了這個消息,葉皓軒來的時候,她已經在龍隱等了。

「消息可靠嗎?」陳若溪問。

「絕對的可靠,現在天宮已經行動了起來,子昂已經先一步到達那個地方了,遠古世界的通道出現,對於我們來說是件好事,但也是件緊張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認真對待。」葉皓軒說。

「好吧,這一次看來是真的了。」陳若溪微微的點點頭道:「你打算帶誰過去?」

「不宜帶太多人,胡君帶上,於風帶上,其他的安排幾個天賦覺醒者就行了。」葉皓軒說:「另外小狐狸帶上,她的靈竅未覺醒,我要帶著她去多看看外面的世界,說不定這一次就是她靈竅覺醒的契機了。」

「恩,好的,我看著給你安排幾個人,明天一早就出發?」陳若溪問。

「對,時間很緊,明天一早就要出發。」葉皓軒點點頭道:「這一次所有人都很重視,畢竟這麼大的事。」

「是啊,遠古世界裡面的未來資源很豐富,我們現在想去遠古世界還需要去其他國家才行,這一次通道出現,對我們來說是有著十分深遠的意義的。」陳若溪說:「你過去了一定要小心,有什麼需要現在就提,我一定滿足你。」

「放心吧,呵呵,我異位面都去過,還會怕這麼一個小小的遠古世界通道?」葉皓軒呵呵一笑道:「我先回了,明天早上,一起出發。」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兩架直升機帶著葉皓軒等人出發了。

遠古森林,這裡是遠古世界通道的量子波動出現以後重新命名的地方,這處森林所在的地方雖然不算偏遠,但是周邊人煙並不多,而且因為這次通道的出現,周邊的住戶全部被清空。

森林外圍的一片空地上,葉子昂已經在這裡紮好了營,一個基地已經開挖,一切都高速運轉了起來,這個基地,將會成為以後駐紮這裡守衛的供給點。

這件事情十分重要,所以上面的人也是十分認真的對待的,所有的一切,幾乎是一路綠燈的。

兩架直升機落到了臨時搭建成的基地上,葉皓軒以及邵氏科技的一支科研隊下了飛機,葉子昂帶著一眾人迎了上去。

「哥…」葉子昂上前,和葉皓軒握在了一起,兩年不見,葉子昂長高了些許,而且胸前掛的諸多勳章代表了他這兩年功勛。

「子昂,好久不見,長高了。」葉皓軒和葉子抱了抱,他哈哈大笑道:「好,小夥子不錯,昨天聽說你是這裡的主帥,我還有些不相信,我覺的你還年輕著呢。」

「我們都兩年沒見了,恐怕在你的印像里,我還是兩年前的那個我吧。」葉子昂哈哈大笑道:「哥,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

「好,不錯,沒給葉家丟臉。」葉皓軒拍拍葉子昂的肩膀道:「我聽說,你這次帶來的都是超級兵,擁有全新的單兵系統,是這樣嗎?」

「是的,每一個都是,因為遠古世界不是一般的地方,我們既要防外敵入侵,又要提防著裡面的妖獸衝出來,所以這一次我們的隊伍,是新物種的隊伍,作戰能力十分強,而且還配備了數千名作戰機器人,負責平時的巡防,這支隊伍,可是鋼甲一般。」葉子昂笑道。

「不錯,不錯。」葉皓軒不停的點頭,葉子昂確實優秀,年紀輕輕就被委以如此重任,以後前途不可估量。

「走哥,去營地里坐坐吧,我向你介紹一下這裡的情況。」葉子昂拉著葉皓軒,兩人一起到了臨時搭建的營地里。

雖然說是臨時營地,但這些營地並非是一般的帳篷,而是一種野地宿營,一種全新的科技,拳頭大小的空心泡沫,丟在地上就會膨脹變大,形狀大小可控,而且防水防潮,十分方便。

現在營地里都是用這種材料,等基地建成以後,就會搬過去。

「遠古森林的面積十分大,我們現在是在邊緣的位置,在向前走十里,便是入口,我們的巡防隊伍現在應該已經到達腹地了,按照科研團隊的指示,發生量子波動的區域是在森林的中心位置,這個地方是一個盆地,四面環山,而且裡面還有一個古老部落的存在。」 海石城四周的巨響聲,接連持續了十日之久,就連四周的妖獸,都受到了驚嚇,紛紛躲避了起來。

畢竟,易文每一次的攻擊,都會釋放出狂暴的靈力,妖獸感受到了這股狂暴靈力之後,怎麼可能還能繼續像以往那般,在叢林當中穿梭,躲都躲不急。

不僅是海石城地界內的妖獸受到了影響,長時間的巨響,星雨閣的高層也同樣知道了此事。

對此,他們還專門派出了星雨閣的弟子去秘密打探,看看易文到底在幹嘛,這巨響又是因何而來。

當李雲空得知易文將整個海石城都從陸地上面切割了出去之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冷笑,隨後不再過問此事。

易文將不將海石城給分離出去,在李雲空看來,這都不會影響他的計劃。

把海石城分離出去,不過是易文在告訴眾人,海石城是一股單獨的勢力,不屬於任何勢力管轄,也沒有附屬在任何勢力之下。

它不屬於逍遙劍派,更加不屬於星雨閣,海石城就是海石城!

在星雨閣,有著一處洞府,這處洞府,如今成為了星雨閣的禁地,除了新任的閣主「李揚」之外,沒有任何一人可以靠近。

這處洞府,正是李雲空的洞府,同時,也是「李揚」的洞府,因為兩者本來就是同一個人。

此時的李雲空,就身在洞府內部,如果有修士進入到李雲空這洞府內觀看一番,定然會無比的震驚的,因為這所謂的洞府。根本就不是什麼洞府,而是一個以洞府做為掩飾的牢籠!

五根粗大的金屬柱子聳立在洞府內部,每一根柱之上,都捆綁著一名修士,捆綁修士的鐵鏈。以不知名的礦石煉製而成,將修士死死的捆在上面。

被困的修士,已經放棄了抵擋,他們披頭散髮,有氣無力的低著頭顱,與乞丐沒有了任何的區別。

至於為何他們會放棄反抗。這其中或許也多種原因,或許是他們體內的靈力遭到了禁錮,無法抵抗,亦或許是鐵鏈材料太過特殊,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做不到將鐵鏈給震斷。

所以,他們成了如今這副模樣。

「呵呵,各位,你們還沒有想清楚嗎?」李雲空站在洞府內,目光從鐵柱上面禁錮的修士逐一掃了過去,帶著冷笑,開口說道。

李雲空的聲音,讓捆綁的修士慢慢的抬起了頭來了。這五人,如果易文在場的話,定然會認出其中四人!

因為這四人。可都是和易文打過交道的修士!

雖然他們此時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但是其面容,還是依稀能夠分辨得出的!

其中一人,氣息最為的虛弱,是一名老嫗,正是星雨閣曾經的大長老。花枯老人!

全身髒兮兮的她,氣息十分的虛弱。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會隕落掉一般,但是。當李雲空的聲音響起,她看向李雲空的目光,還是帶著凌厲的殺意!

縱然被困,也沒有磨掉她的銳氣!

在花枯老人旁邊的,不是別人,正是花枯老人的唯一弟子,星雨閣的核心弟子,雅芝!

曾經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的她,如今卻再也看不到當初半點的影子,身穿的白色長袍已經看不出了本來的色澤,就連其身體上,都散發著一股臭味。

可見她在這裡已經困了有些年頭了。

最初的時候,雅芝當然是無法接受如此髒兮兮的自己,但是現在,她雖然無法接受,但卻不得不接受,因為,她連自殺的權利都沒有了,只能忍受。

相比起花枯老人,雅芝的氣息還不算虛弱,要強上不少,可眼前的情況,氣息強弱,完全沒有任何的區別,結果都是無法掙脫鐵鏈的枷鎖。

李雲空的聲音響起時,雅芝同樣看向了李雲空,只不過,雅芝髒兮兮的亂髮下的目光,卻與花枯老人不同,那是冰冷到了骨子裡的寒意,如果雅芝的境界修為再高上一大截的話,說不定光是這目光,就能將一名活活的修士凍成冰雕!

從左至右,在雅芝的身旁之人,易文同樣認識,正是當年易文在星雨閣時,曾與他有過多次接觸,並且是每次接觸都還算愉快的黑幕爾!

當年易文被冠上了叛徒的名義之後,也就和黑幕爾失去了聯繫,易文沒有聯繫過他,可黑幕爾也沒有聯繫易文。

或許,兩人都是怕擔心拖累對方,才如此做的。

如果易文聯繫黑幕爾,一旦被發現了,那黑幕爾的下場將會是和易文一樣,成為星雨閣的「叛徒」。

而黑幕爾如果是聯繫易文的話,被發現了後果同樣好不到哪裡去,說不定會被李雲空順藤摸瓜,找到易文的下落。

故而,當年事情發生之後,雙方都沒有再聯繫過。

如今易文歸來,黑幕爾已經被困在了這裡,怕是只有他們這幾人知道,到底被困了多少年了。

再往右,這人,易文同樣認識,並且當初兩人還都過一場!

星雨閣曾經的核心弟子第一,時時刻刻身後都背著三柄長劍的莫雁北!

只不過,此時的他,模樣比起前三人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就連從來都不離身的三柄長劍,也不知了去向。

當年是在星雨閣那是何等威風的人物,除了長老之外,就連護法見到莫雁北,那都要給上三分面子,因為誰都清楚,莫雁北極有可能是下一任的長老之一,搞不好,還會爬得更高。

這樣的人物,豈是護法敢得罪的?

不過天意弄人的是,現在的他,還不如星雨閣的一名守門弟子,至少,守門弟子是自由的。守門弟子衣服穿起來是乾乾淨淨的,在普通人面前,守門弟子那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勝過他這名階下囚。

這四人,都是易文認識的。其中最左邊的花枯老人,還曾經對易文有恩,當初在星雨閣時,易文與韓瑋一戰當中,如果不是花枯老人出手及時,易文搞不好小命都沒有了。

這恩情。對於重情義的易文來說,那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除了這四人之外,還有著一人,此人,易文是絕對不認識的。在星雨閣的時候,易文也沒有見過此人。

有可能是易文離開了星雨閣之後,此人才拜入星雨閣的,也有可能,此人根本就不是星雨閣的修士,只是不知道因何被李雲空困在了此地。

當李雲空的聲音響起時,前四人都有反應,而這名修士。則是沒有半點的反應,連抬起頭來的動作都沒有。

如果不是因為他還有氣息在,別人可能都認為他已經死了。

李雲空見幾人沒有一人回答自己。特別是最後一人,連看都未曾看他一眼,直接把他給忽略了,李雲空臉上的笑容,才緩緩收斂了起來。

笑容消失不見,臉上露出了冰冷的寒意。

「哼!」嘴裡傳出一聲冷哼。李雲空開口說道:「都這麼多年了,你們還這麼犟!本閣主如果不是看你們都還有些價值。對修鍊也有些潛力,定然早就把你們通通給除掉了!」

冰冷的聲音在空蕩的「洞府」內部回蕩。回應李雲空的,是四對殺人的目光!

為何說是四對,易文還有一人,至始至終都沒有半點的反應。

面對四人那殺人的目光,李雲空臉上露出了冷笑,道:「好!很好!你們越是這樣,本閣主在放棄你們的時候,才不會覺得有絲毫的可惜。」

這話,倒是讓四人的臉色微微一變,因為在這話當中,他們聽出了李雲空有除去他們的心思!

高調強寵:惡魔老公,停一停 不是畏懼死亡,而是疑惑為何李雲空會突然如此,難道是李雲空已經徹底對他們失去了原有的耐心?

「知道嗎?呵呵……易文回來了。」李雲空冷笑道。

這時的李雲空,冷笑時,臉上明顯帶著一絲猙獰,眼中的目光,也爆發出了掩飾不住的恨意!

此話一出,四人的臉色再次變化!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時隔多年,當初被冠上了「叛徒」身份的易文,居然回來了,而李雲空在得知了這個消息后,既然還告訴了他們!

他們都知道李雲空擁有著第二分身,也知道眼前的「李揚」其實根本就不是李揚,而是李雲空的第二分身而已。

故而,面對眼前的李揚,他們就像是在面對李雲空一樣。

他們並沒有想到李雲空的本體已經隕落在了易文的手中,因為以前,李雲空也會以李揚的軀體來到這裡。

不過,讓四人疑惑的是,易文回來了,為何李雲空會對他們說起。

「是不是很驚訝?易文回來了,本閣主既然沒有去找他,還有時間在這裡和你們耗著?」李雲空臉上帶著猙獰,開口問道。

在問起這話的時候,李雲空的目光落在了花枯老人的身上,「當初易文這畜生在星雨閣時,你這老不死的可是極其看好他的,好像你對他還有救命之恩吧!現在他回來了,你卻成為了我的階下囚,不知道你的心裡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花枯老人的沒有回答,保持著沉默。

「現在的易文可是厲害了,實力驚人的厲害,你有沒有什麼想法?」李雲空繼續對花枯老人問道。

花枯老人依舊沉默。

「是不是很想讓易文來救你於水火之中呢?哈哈!!!知道你這老不死心裡肯定有這樣的想法,不說出來,本閣主也了解!放心,本閣主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李雲空眼中散發著寒芒,死死的盯住花枯老人,一字一頓道:「我會讓他來救你的……」(未完待續) 當嘯天和藍蝴蝶再一次回到海石城時,比起他們離開時,再次變幻了樣子,如果不是海石城本身沒有變化,一人一獸可能都會認為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海石城,還是他們離開時的海石城,只不過,如今的海石城,卻成為了一個奇特的存在。

為何會這般說?

那是因為整個海石城,都從陸地上面切割了出去!

曾經的海石城只是一方靠著海域,而現在的海石城,則是四方都是海域。

易文憑藉著自己的實力,讓海石城居然變成了一座島嶼!

嘯天和藍蝴蝶還沒有靠近海石城的時候,易文就已經感受到了兩人歸來的氣息,故而,當一人一獸出現在海石城時,易文已經在海石城的城門口上方的城牆上面等候著了。

「咻咻!!!」

兩道靈光劃破了虛空,朝著海石城快速而去,待到靈光落入海石城的時候,易文的身前,已經多出兩道身影。

赫然是嘯天和藍蝴蝶。

「易文小子,你可真是有耐心啊!」嘯天剛一出現,就一臉佩服的對易文開口說道。

哪怕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易文會將整個海石城變成一座島嶼,看著四周藍幽幽的海水,嗅著帶著鹹味的空氣,嘯天心裡的驚訝不言而喻。

藍蝴蝶也是一臉佩服的看著易文,重建海石城,並且將海石城從陸地上面整塊的分割了除去,如此浩大的工程,全是他師尊易文一人完成的。對此,她的心裡有的可不僅僅只是佩服,還有著崇拜!

「自己的地方,不能馬虎。」易文淡淡的開口說道。

「你們的住所我已經定好了,就在我易府之中。至於易府之外的其他地方,暫時讓他空著就好了。」

易文說著,身體騰空而起,朝著易文所在的位置快速而去。

易府,還是建立在當初的位置,易文並沒有移動絲毫。就連建築的構造,也是按照易府當初式樣來建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