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點點頭,「對啊。豆豆,走吧,媽咪幫你換上新衣服。」

葉清音起身,隨意的盤起來了自己的頭髮,「走吧,媽咪帶著你去,」清音特別高興能夠帶著豆豆出一趟遠門,就是不知道墨北辰即將要帶著他們去哪裡。

豆豆換好衣服之後,清音也趕緊去洗漱,在墨北辰看著早上的財經報的時候,聽到了葉清音跟哼著小曲帶著豆豆一起下來。

清音等著豆豆下來,墨北辰見他們下樓,放下自己手中的報紙,「過來吃早餐吧。」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嘴角洋益著微笑,總覺得自己真的可以好好去試一試,帶著他們隨處去玩的樣子。

墨北辰吃過了早餐之後,他就辦事去了,清音聽了墨北辰的吩咐,把她和墨北辰還有豆豆的衣服都放好,該帶的她都帶好了。

當她下樓來要找豆豆的時候,周媽從外面進來,「夫人,門外有人說是你父親來看你。」

清音微微驚訝,「嗯,讓他進來吧,」她現在正好可以好好的跟葉於偉講清楚這些事情。

葉於偉進來的時候,葉清音已經坐在那裡等著他。

葉於偉看到今天十分冷靜的女兒,他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清音,爸今天有事情要找你,希望沒有打擾到你。」

清音看向其他的地方,「嗯,你坐吧,有什麼電話里說也行。」她一邊說話一邊沏茶。

清音看著他的模樣,其實她現在總覺得這次再看到葉於偉的時候,他看起來比平時要老了很多。

葉於偉也不想在繼續藏著噎著,「清音,我今天來找你就是為了青青的事情。」

清音聽到他的這句話覺得十分的奇怪,她記得葉清清已經進去了一段時間了嘛。

「怎麼了,爸,她的事情為什麼要來找我。」

葉於偉嘆了一口氣,想想現在葉清音住的是高級住宅,可是自己另一個女兒就。

「清音,求你幫幫忙,青青在裡面已經活得很可憐了你就讓她,讓她能夠輕鬆的繼續過下去。」現在他想要給正在監獄里的葉清清買點什麼。可是那些人說了,任何的東西都不給葉清清。

葉清音好笑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爸,我是怎麼了?我好像沒有對葉清清做什麼爸。」

上次的事情,她還記得。自己的父親還是很疼葉清清的。

葉於偉啞眼,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兒說話如此的犀利。

「清音,看在她是你妹妹的份上,嘗嘗她一次吧,就是能夠讓她添點生活能夠好一點。」

清音覺得葉於偉這次輸錯了對方,也不是她讓葉清清進入的,所以關她什麼事情。

葉於偉猶豫,他也知道葉清音為難了。 葉清音沒事的給也葉於偉倒茶,「爸,這件事你還是和墨北辰說吧,跟我說沒有什麼用。」

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做好這次的事情,只是墨北辰在背後做了什麼,她並不知道。

葉於偉看著自己女兒冷淡的模樣,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葉清音,你想什麼呢,她再怎麼說葉也是你妹妹,你現在生活過得那麼好,讓你不要那麼專門的對付她,又怎麼了?」

清音覺得他所說的事情,總覺得有點有點過了,「爸,一直以來,我過什麼日子,你根本沒有問過,我在家裡被他們母女餓著的時候你在哪裡,我被葉青青欺負的時候你在哪裡,好,就算那些事情我可以不在意,但是,葉清清犯了什麼錯你也應該知道。」

葉於偉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直接這麼說,他有點難堪,可是為了另一個女兒,她也沒有其他的辦法,「清音,你聽爸說,要是我之前欠了你的,現在我可以彌補,可是清清他現在真的是過得實在是太苦了。」

葉清音沒有說話,這個時候在樓上玩的豆豆立馬跑下來,然後跑到了葉清音的旁邊。

「媽咪,」當他看到了家裡有陌生人在,十分自然的叫了一句。

葉清音看著豆豆的到來,讓他來自己的旁邊,葉於偉看著突然出現的孩子,疑惑的看著葉清音,「這這是,」

清音只是冷著臉告訴葉於偉這是她和墨北辰認的乾兒子。

「媽咪,媽咪,」葉於偉走了之後,葉清音就是現在的狀態,看起來十分的不開心。

葉清音聽到豆豆叫了自己,所以疑惑的看著他,「怎麼了,豆豆。」

清音看著他盯著自己的模樣,認真的詢問,豆豆委屈的看著葉清音,「媽咪,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呀?」

豆豆總覺得葉清音現在的狀態不太對,清音搖了搖頭,「媽咪沒事你乖乖看電視吧。」

豆豆不信,可是既然葉清音都這麼說了,他也就繼續看電視去了。

墨北辰回來的時候看到了平和的畫面,就是葉清音和豆豆正在看電視。

墨北辰走到他們母子兩人的旁邊,「都收拾好東西了?」

清音點點頭,「嗯,收拾好了。」

墨北辰一看就覺得葉清音表情不對,早上不是還興高采烈的嗎,怎麼現在這副模樣。

「爹地,媽咪不開心。」豆豆直接說出了一句話,讓墨北辰狐疑的看著葉清音,「怎麼了,怎麼就不開心了?」

葉清音搖了搖頭,「今天我爸來過,讓我告訴你,放過葉清清。」

一提到這,墨北辰就知道是什麼事,「你有什麼想法?」

清音對上墨北辰的眼神,隨後墨北辰就說,「嗯,我知道了,等我們回國我們再處理這件事。」

清音驚訝墨北辰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嗯,謝謝你幫我。」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好了,開心一點,我們晚一點還要去倫敦。」

清音沒想到墨北辰選擇的地方去倫敦,「嗯,好,給你處理就好了,我不想理了。」

豆豆看著墨北辰和葉清音,他壓根不知道他們再說什麼, 晚上,清音還以為墨北辰會帶著他們去機場,可是沒想到他把所有的行李抬上了天台。

豆豆看著一輛直升機開過來,一隻手牽著葉清音,一隻手指著天上的飛機,「媽咪,你看是飛機哦。」

清音也感到驚訝,原本以為墨北辰是帶著他們去機場,可是沒有什麼想到,居然是帶著他們直接坐直升機過去。

上了飛機之後,豆豆開心得不得了,看著外面飄的雲朵,特別的開心。

清音看著他驚訝的模樣特別的開心,她現在就想著能夠和豆豆還有墨北辰一家人好好的玩玩。

清音和豆豆到達了倫敦之後,墨北辰帶著他們去了早就預定好的酒店。

這個時候的倫敦,已經開始下起了鵝毛大雪。

清音看著窗外,真是一副美景,這個時候在作為上吃著東西的豆豆,看起來已經心不在焉,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窗外,就是想著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去玩一玩。

清音看得出來豆豆此時已經迫不及待的心情,「好了,豆豆,待會媽咪帶你一起去玩一玩。」

豆豆點點頭,「嗯嗯,知道啦,媽咪,」豆豆聽到葉清音這麼說,這個時候才肯放下心來,待會和葉清音一起出去玩。

墨北辰也明白豆豆的意思,所以在他們吃好了東西之後一家人一起出去玩雪球。

清音給豆豆穿得很多,其實現在的豆豆因為穿的多,所以看起來,也挺像雪球的。

墨北辰開始拾起地上的雪球開始往豆豆的身上砸,豆豆一看自己被墨北辰偷襲了,他自己也開始學著墨北辰剛剛的模樣,朝著墨北辰扔過去一個雪球,可惜沒有砸到。

豆豆笑得特別開心,驚呼的讓葉清音幫忙,「媽咪,快點幫我,扔爹地。」

清音答應了豆豆的要求,一時間豆豆和葉清音組成了一對,一直朝著墨北辰進攻。

只不過墨北辰的身手很好,所以葉清音和豆豆想要打著他,挺難的。

一時間一家人玩得不亦樂乎,玩到累了豆豆的衣服濕了挺多的,「我帶豆豆回去換衣服吧。」

墨北辰看著豆豆已經濕了一大塊的衣服,「嗯,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

清音帶著豆豆離開以後,墨北辰在原地手插著口袋等著他們母子倆。

「先生,你好。」突然一個女人出現在墨北辰面前。

墨北辰只是簡單的看著,並沒有回應。

女人並不甘心,「先生,我想問你這附近的加油站在哪裡,我的車沒有油了。」

墨北辰一眼就能夠判斷對方是來搭訕的,抬起腳直接走開了。

女人看著眼前方身材高大的男人直接走開了十分的不開心,在他進了酒店之後,她立馬問服務員他住在哪個房間。

清音還沒有給豆豆換好衣服,墨北辰就回來了,清音看到他出現在房間的時候很驚訝。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好了在外面等著我們嗎?」

墨北辰臉上一僵,「嗯,就是突然想上來等你們。」

清音沒有任何的起疑,繼續幫豆豆穿好衣服。

豆豆玩過之後,有點累了,一點揉著眼睛。 670

清音給豆豆換好了衣服之後,豆豆開始抓著她的衣服,然後開始想要睡覺的模樣。

「媽咪,豆豆困困。」豆豆軟糯糯的聲音響起,清音心疼的抱著他,「嗯,好,那你先睡吧,那你待會再叫你起床。」

豆豆點點頭,默認了葉清音的提議,然後由著葉清音抱著自己放在床上。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的模樣,「你也睡一會吧,我也睡會。」

清音點點頭,然後一家人睡過去了。

夏多多看著眼前的總統套房,沒想到這個男人還挺有錢,這更加和她的意,帥氣又多金的男人。

她刷了刷飯卡,這是她好不容易查到了那個人住在哪裡,現在當然想要製造一些偶遇的機會。

晚上,葉清音醒來的時候,墨北辰還躺在自己的身邊。

墨北辰發現葉清音醒了之後,捏了捏她的臉,「怎麼樣,餓了沒,」他們差不多睡了兩個小時,現在倫敦已經天黑了。

豆豆還沒醒,只是淺淺的呼吸著她然後躺在葉清音的身旁。

清音看了一眼還沒有醒的豆豆,「還是等著豆豆醒過來再說吧,」她現在還不是很餓,還是再等等豆豆的。

豆豆醒過來的時候,揉了揉眼睛,他迷糊的坐在床上,因為他還沒有適應倫敦的時差,所以他現在看起來還是很困。

清音看著豆豆的模樣,跟墨北辰提議,「要不讓服務員送餐上來吧,看豆豆這模樣,應該是不會下去了,」

心疼兒子的墨北辰同意葉清音的想法,「嗯,好,就按你說的辦。」

墨北辰直接打電話給服務員讓他們送餐,夏多多早就在貓眼處等著那個男人出現,可是整個下午,她並沒有見到他。

她只看了服務員給他所住的那個房間送餐,難道他今天不出門了?

整個晚上,因為時差的關係,豆豆睡得早,清音原本還想給豆豆講故事,可是講著講著自己也睡著了。

睡之前手裡還握著書本,墨北辰看著這睡成一個樣的母子,自己幫他們蓋好被子,然後也躺在葉清音旁邊,跟著一起睡過去。

第二天,墨北辰帶著豆豆和葉清音去吃早餐,清音讓墨北辰先去點東西,他們母子兩人還沒收拾好。

墨北辰也不著急,「好,那我先下去了,」

墨北辰來到了酒店的餐廳,然後幫他們母子兩人點吃的。

夏多多特別的激動,她現在終於看到了那個男人,她打聽不到他的名字,她只好要輕自去問了。

墨北辰點好餐之後,拿起手機看著上面的信息。

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面前,夏多多高興的看著墨北辰,「嗨,先生,我們又見面啦,你。」

墨北辰冷下臉,「這酒店怎麼變得這麼糟糕,什麼人都讓進。」

夏多多知道墨北辰對自己有誤解,她開始解釋說,「我這也是這裡的客人,怎麼就不能出現了,先生。」

墨北辰不想聽,「麻煩你離開,這裡不是你的位置。」

墨北辰的話特別冷,他的眸子結成一層冰,特別的警告著夏多多。

對面的夏多多不由的打個一個寒顫,然後離開。 要不是怕葉清音很快出現,他一定會讓人把那張被人坐過的凳子給換掉。

很快,葉清音和豆豆的身影出現在墨北辰的視野中,這個時候,他原本的冰冷逐漸消失變成了一股柔情。

夏多多看到這個的場面心裡不由的難過,憑什麼他敢這樣對自己,要是把自己的父親搬出來,看他還敢這麼對她。

葉清音抱著豆豆往裡面的位置坐,清音看著已經上好的早餐,墨北辰知道葉清音吃不慣西餐,所以找到了一家有中餐的酒店。

「是不是早就好了,我沒有耽誤時間吧?」

這裡的天氣很冷,要是上了早餐還沒有吃,很快就會涼了。

墨北辰直接開口,「嗯,沒事,剛上的,你先嘗嘗合不合胃口。」

順著他還主動的給她盛了一小碗粥。

豆豆看著墨北辰的模樣,自己也想要幫忙盛,可是自己的手太短了。

葉清音以為豆豆是想要墨北辰給自己盛的那碗,「豆豆,餓了是嗎,趕緊喝吧。」

豆豆其實不是這個意思,可是葉清音已經把粥放到他面前,他只好開心的喝了一口。

墨北辰繼續緩慢的給葉清音盛了第二碗,清音看著窗外的鵝毛大雪,「我們今天繼續去玩雪嗎?」

她覺得見慣了這些東西,自己已經沒有那麼大的興緻去玩。

墨北辰聽出了葉清音的意思,「怎麼了,是不是不喜歡這裡?」

清音無所謂的搖搖頭,「豆豆喜歡就好。」

他們吃過早餐之後,墨北辰去結賬,葉清音帶著豆豆去廁所。

夏多多趕緊跟著一起去看看,「豆豆,來媽咪抱著你去洗手。」

豆豆乖乖的待在葉清音的懷裡,然後兩隻小手對著水龍頭,見豆豆的兩隻小手來回的搓搓,葉清音心裡特別的高興。

夏多多假裝自己剛上完廁所,然後對著葉清音說,「哇,太太,你的孩子好可愛啊。」

清音禮貌的朝著對方笑笑,「嗯,確實長得好看。」

夏多多接著向豆豆打招呼,「哈嘍,小朋友,你好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