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苑,百里夕月握著拳頭,她很擔心,卻無能為力,每次都只能看著,等著,她不想這樣。

她寧願世界是普通的,那個傢伙也是普通的,他們一起嬉戲鬧騰又默契,她緬懷曾經的時光,總是那麼輕鬆愉悅。

既然無法改變,她也想能夠和大家站在一起,像上次和千星回家一樣,一起行江湖的洒脫快意,不是這樣的等著。

她很努力,也進步很快,但現在超凡都不是,修鍊時間太短,空有資質有什麼用。

現在她好像有機會,她有奇遇?

先前她昏迷,正是天空中那道流光選定了她,醒來後有個聲音在腦海中出現,還帶來大量的訊息,她沒有經歷過這些,彷徨的很,想要找個人分憂,但又該找誰,這事情不能隨便泄露。

千星不在,生死未卜,弟弟回來,衣劍染血,她不想讓弟弟分心了。

她就是一個小姑娘,這等神秘的傳承還能害她不成,就算真是,她也認了,能救下大家便好。

不止這裡,還有家裡一樣讓她擔心,一直都以為自己什麼都行,原來是最受保護的那個,她很自責,不想這樣。

無能為力,如今卻有機會,在這末日般的景象下,她不能只等著。

「天使系統?」這是一個神奇浩瀚複雜的系統,無數奇異數據排列著,據說是要純凈堅韌的靈魂,所以選中了她。

千星早就說過,她資質很好,不是稱讚,是真的這樣,她還用過道丹和魂晶滋潤,基礎紮實,赤子之心。

「主人。」一道聲音想起,「有什麼要我做的嗎?」

「給我兌換天使翼,我要變強。」百里夕月小臉很認真,為他,她什麼都願意,她要和他並肩作戰,雖死無悔。

「系統充能,資源足夠,可以兌換。暫可使用一個月,一個月內貢獻足夠惡魔之心,天使翼變成永久,不然將收回。」聲音響起,「主人,這裡有惡魔邪惡存在,正好給你練手。」

百里夕月在光輝籠罩下,一對潔白羽翼緩緩凝現,她的氣質也變得聖潔,氣勢緩緩強大,光輝在淬鍊,助她脫胎換骨,絕對完美系統的無暇蛻變,和千星的生死真力相比,這很柔和,沒有一絲痛苦。

千星是十二段極境完美,生死磨盤淬鍊的。

外面激戰,還好這些新來的惡魔太驕傲,南州在平時就是普通的城市,前些時候才強大起來的。看到城市普通來這邊的惡魔實力都不算高,三星惡魔往往都去找首都城市或者大勢力所在地了,他們暫且還在支撐。

等以後再來高手,這邊也可能會有喘息應變的機會,至少很多人都是在壓力下突破的,小飛突破,猿空隨時突破,江憶起也終於突破,絕一刀足以超凡巔峰實力,戰神有對手的情況下,這已經是很強戰力。

滾犢子也更強了,四處偷襲敵人,有失神駿風範,不過這個時候不用講什麼規則,反而還挺有用。

「你們這些人不人獸不獸的怪物,哪裡逃……」滾犢子在喊著,分明是他看情況不對在跑,轉頭還吐口水偷襲。

****** 五天了。

千星從遙遠的地平線走來,風塵僕僕,後方還有漫漫狼煙。索貝克跟著身後,扛著大號狼牙棒,他都懶得收起兵器了,總是收來收去很麻煩,走幾步都有架打。

這麼長時間,還是沒有什麼消息,相反一路上見識的破碎太多,他心中難平,又逐漸適應。

不論如何,都要走下去,與其焦急無心戀戰,不如順其自然,以此磨礪自己,只有更強,才能轉變一切。

不然哪怕他回去,若是遇到至強高手,再多一些,他也是難擋,他天下有敵手,還不少。

五天來總算從非洲境地走到亞洲,走過一個個國家,遭難地很多很多,這是整個世界的禍患。

他現在也只是來的亞洲邊緣,想要回到華夏境內,估計還得不少天。

千星試過坐當地軍機,然而空中更不安全,剛剛升空就被破掉,簡直是群魔攻擊靶子。

能飛行在這一刻也並沒有什麼優勢。

來時從來沒有想過,以他如今的實力和速度,想回去竟然這麼難。

遠處又有很強大的戰鬥餘波,千星看了一眼,沒有過多理會,他能注意的戰鬥,往往都是有戰神強者參與的,開始還會跑去看一看,後來發現太多,若是這樣,他半年都別想回去了。

各有各的際遇,千星前走,他也很快遇到對手,還是不同的際遇,這像是去支援前方戰場的,結果遇到千星,直殺過去。

千星更是直接橫推,惡魔高手多,但三星強者也不是遍地走的,幾個一星惡魔還想逞凶,死的很慘。

路過一個個城市,一個個國家,一個個大山河流,山河破碎,城市顛覆,怪物遊走,世界彷彿已經成怪物樂園。 綜主fate金光閃閃捕麻雀 惡魔們多是帶隊,主要還是兇殘的半獸居多。

無數次殺戮,無數次逃亡,千星在進步,但到了他的境地,想大的進步很難,每一步都很難,已經快站在最巔峰,接近前十高手層次。 重生之盛寵九五 雖沒有大進步,他的積蓄也無比渾厚,打下堅實基礎,他一直都在努力。

索貝克差不多有曾經萬象榜四十多的戰力了,這是千星培養和他戰鬥出來的成果,之後也開始慢下來,他意識總不太夠,以後需要慢慢磨練,還好天賦神行厲害,強橫的肉盾,和千星配合也很好,千星可是擅長肅殺。

這在三星高手中也算排上號,不上不下的那種,相比之前墊底,進步很大。

千星看到遠方有戰機落下,烈火熊熊,他在這邊一樣在逃亡。

時間匆匆。

他又看到有強大的古瑜伽高手戰死,深山妖王拚死惡魔,自己也力竭,英雄末路被半獸所殺……

千星渾身都是傷痕,狼狽的很,索貝克一樣,鱗甲都多出龜裂,還更凄慘。

站在空曠道路上,看著遠方模糊的地平線,千星咧嘴笑了起來,笑的不羈,幾乎喜極而泣。終於回來了,他回到了華夏境內。

一路上有太多的驚險,也有不少可能的機緣,他都沒有刻意去求,主要是趕路,十來天回來,在如今也是奇迹了。

他或許都創下了最快跨越疆域的速度,在如今的時候,誰敢誰又能。

他天下皆可去得,所以沒有在意,一路追殺到非洲,如今步步艱辛萬里遙,他殺回來了,一路上不知殺了多少,殺之不盡。

天空中的漩渦蟲洞應該已經消失,各地的逆流不正常現象也在停止,緩緩恢復,靈氣增長在穩固,漸漸平和下去,適應人們吸收覺醒蛻變……但還是暗無天日,這麼多天都沒有見過太陽了。

混亂依然,末世的蒼涼。

也許確有古老布置,也是亂世英雄出,在這大潮中,各方都紛紛淪陷敗退,人們有的絕望,有的自暴自棄,有的本性暴露,最後的瘋狂,也有更多漸漸適應,湧現出無數覺醒高手,開始有了應對之力,有人就得到很強大的機緣,快速的崛起。

長江後浪推前浪,曾經的老輩高手,年輕天才有的戰死,也有的更進,更多的強者種子湧現,這是大潮大勢……也是惡魔們不願看到的,但有些地方他們暫且也攻不破,只能給人成長的時間,甚至有的人得到傳承厲害,一夜之間都變得極其強大。

這或許真是古老的不同布置,不同心性,有的注重磨礪,從微弱崛起,有的直接得道。

這些也是少數,整個世界還是陷入絕望恐慌中,絕對的劣勢,岌岌可危,若非一些古老底牌,或許已經完敗了。

千星不知道,也猜的八九不離十,一路上見識的太多,只希望家中沒事,他不想去想任何後果。

奶奶,月兒,小飛,江憶起,滾犢子……等等所有,都不想他們出事。

走進一座破落的城市,早已沒人生氣,更別說什麼往日繁華,到處都是破敗,已經完全淪陷,不過看樣子玄盟或是有所準備,大多人應該是退走了。

千星心安很多,這等普通城市都能退走,南州應該也不會太難。他不知道,各地都不一樣,玄盟確實有準備,有底牌,甚至都有提前預料,但還是措手不及。而且很多人沒有在城中出事,退走的路上死傷更多。

還有南州,起初抵抗大,很快吸引強者前去,周圍惡魔太多,想退都晚了,南州還在大戰,他都無法得到消息。

雖然回到了華夏境地,還在西南邊陲,距離太遠,他的通訊儀暫且還是無法聯繫,本來星輝還能聯繫彼此星宿。

這麼長時間,他們玄盟是陸上第一勢力,早被針對,遠距離星輝聯繫也被阻斷,暫且還沒有破去。

千星走在街道上,連續奔波征戰,幾乎沒有合過眼,難得的稍微放鬆一些,深吸幾口熟悉的氣息,還是故土好。

納芥內的口糧也吃得差不多,他沒有刻意大量準備,身邊還有一個大胃王。他也想看看弄點吃的,他可以不吃,索貝克可是很想吃,打架最消耗了。

他一路上都在培養,讓索貝克盡量不再吞食智慧生命,既然自己也已經是智慧的一員。

走過一家破落超市,正要進去,千星轉頭一側。

他感覺到有人,還沒來得及遇到人的驚喜,便皺起眉頭,邁步走到小巷。

幾個大漢圍著一對男女,是一對姐弟,不但搶了姐弟倆僅有口糧,看樣子發生過激斗,顯然弟弟不敵,女人什麼都不會。

一個人沖著被踹到在地上的弟弟隨手就是幾槍,看都沒多看。

****** 不顧女人的痛哭慘叫,幾個男人淫笑著撲了上去,末日來臨,什麼規則都沒有了,什麼都不再顧忌,當街行兇,鬨笑連連。

尤其是一些活下來,有些實力之後,更是沒有顧忌,反而還適應下去,如魚得水,兇殘無情。

「咦?」千星沒有掩飾什麼,聽到槍聲走過來,有人也發現千星,反應還挺快。

領頭那獨眼男人審視千星兩個幾眼,他注重看的是索貝克,這個大塊頭看著就不好惹,至於千星,看似平常,也給人一種難惹的感覺,千星兩個都是從戰場上下來的,淡淡的殺意還在,這些人未必知道,但這麼多天活下來的經驗,還是能感受到一些。

獨眼男人咧嘴笑了起來,露出兩排腥黃的牙齒,不知多少天沒刷牙了,看著就讓人反胃,「在下獨眼熊,兄弟哪條道上的?見者有份,等我們弟兄完事,你們也來,哈哈哈……」獨眼男人大笑,這兩人若沒什麼,他不介意滅了,但總覺得有些不對,那就給個面子。

他身邊的人鬨笑起來,也都橫著兵器,不懷好意的看著,暗中戒備,不得不說能在惡魔半獸的肆虐下周旋,也是有些本事。

「救……救我……」那個女人衣服已經被粗暴扯爛,這些人懶得麻煩,或者根本就是心理扭曲,享受粗暴虐待,女人本來已經絕望,幾次取死都難,看到來人,有了最後一絲希望。

「兄弟,怎麼樣?難不成你們還想先來?」獨眼熊見千星沒有反應,不給自己面子,聲音已經變得清冷,喜怒無常。他只是不想麻煩,在這片地段,除了惡魔,有幾個能威脅到他們小隊。

「看來是要打了。」獨眼熊冷笑,「弟兄們,給這個小白臉長點記性……」

「老大,這些都是人,打不打?」索貝克嗡聲問道。

「殺。」千星道。

「哼。」獨眼熊怒極而笑,他身邊的人早已怒罵一片,有人已經端起機槍開火。

這還不是一般熱武器,看樣子還改裝過,一般超凡都不能無視,不過打在走出去的索貝克身上,根本就沒反應,索貝克在那咧著大嘴憨笑,已經走過去。

「點子硬,一起殺。」獨眼熊臉色變幻,拉過一把大刀就衝殺上去,其餘人也是各有手段,有用熱武器的,有拿冷兵器的,還有人獰笑著扔手榴彈。

千星有些冷意,平靜下去的心再次轉冷,自從獨眼熊有動手打算,已經殘忍拗斷那個女子的脖子。獨眼熊本來就在那邊,順手一下,像碾死螻蟻的隨意,已經殺人成自然,千星也來不及救什麼,除非一開始就動手,這是好不容易回來的地方,第一次見人,他總要先看一看。

獨眼熊冷笑,嗜血殺氣爆發,他還想衝殺千星,把大塊頭索貝克留給屬下,他想太多了。

重生之夢裏水鄉 他還沒衝過,索貝克已經揮拳,一拳刀碎,胸口碎,獨眼熊驚恐翻飛,這是什麼強者,怎麼比惡魔還可怕。倒翻中再看屬下人,竟然已經全部化作血霧,接著他自己也爆成一團血霧,至死還帶著恐懼。

納芥內取出一件衣服給女子蓋上,千星看到女子眼中光彩在消失,想了想拉她到弟弟倒下的地方,躺在一起,最後那一刻,她是感激的,解脫的,千星心中很不是滋味。

世界災難,這樣的凄慘事情各處都在發生,太多了,再多高手也不能護住所有,高手都自顧不暇,早晚會來的災難,布置再多,不論提前知不知道,都是不夠。

玄盟都難擋,又能退到哪裡。

這樣還是更多的惡魔小隊都在追殺強者,普通人才有機會一些,如今大勢中覺醒進步也快。

只是沒想到,他們不是死在惡魔的踐踏下,而是死在同類手中,一些敗類。

看得出來,女子弟弟是覺醒高手,不然這麼多天他們也很難支撐到現在,剛剛也發生過打鬥,然而獨眼熊一幫人顯然更強,一樣不乏覺醒高手,彼此還配合厲害,兩人慘遭毒手。

這種事情哪裡都有,哪裡都有這等兇徒,亂世無法無天,他之前在外面不止遇到過一次,沒想到這邊一樣。

對於這類人,他最為痛恨,你覺醒有實力,哪怕不去對抗惡魔,也不至於留在這欺負自己人吧,你要逃就自己逃,還痛下殺手毫不留情,窩裡橫比誰都厲害。

看得出來,獨眼熊一群人殺人已經熟練成習慣,眼睛都不眨一下。

千星歸來的心情全被破壞,旁邊有大坑洞,把姐弟倆屍體放進去,一腳踏地震動埋了起來。

想起百里姐弟,何嘗不是一樣的年輕感情。

「哈哈,兩位好手段,竟然滅了獨眼熊這群傢伙,這是用了美人計?這麼漂亮的美人都捨棄了。兄弟,不說廢話了,獨眼熊可是有不少家當,分我們六成,我們不為難你們。」剛要離去,又來更強的隊伍。

如今在這裡,食物都是珍貴的很,一些修鍊有用的東西,爭搶更多。

見千星點頭,索貝克又憨笑著走了上去。

對面還待惱怒,如今誰不知道他們四聖幫,竟然敢挑釁……接下來不用憤怒了。

「誤會……我們這就退……住手……啊……」

一個照面,誰也走不掉,全部滅了。

千星已經遠走,根本沒有多看,你們殺弱者不是也懶得看嗎,殺你們一樣如螻蟻。

什麼惡魔才是敵人,不要自相殘殺,玄盟宗旨一向如此。在他看來,有些禍害還是滅了的好,已經發瘋,滿手血跡,還指望這樣的人回頭是岸?那被他們殺的冤魂呢。

離開街道,這次索貝克沒有把人連帶口糧全部轟碎,拿著食物吃著走著,他也餓壞了。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這在大街上更是目標了,還沒走出多遠,已經遇到多波襲擊。

「救命啊……」又是女子的呼救,慌不擇路衣衫破爛跑過來,後面還有幾個鬨笑追殺的男人。

索貝克又迎過去了,不過這次可不同,後面女子眼底嘲諷,手中匕首忽然猝不及防刺向千星。

千星看都懶得看,想偷襲她,至少也來個三星戰神,女人實力還很強,都快超凡了,可惜不用在正道,如今連反震之力都扛不住,翻出去后筋脈已經自己被震斷。

終於有惡魔聽到動靜來了,來的是戰神級惡魔,所過之處,再也沒有任何人露頭了,彷彿已經變成了死城,根本沒人,惡魔威勢真是比什麼都管用。

千星不想說什麼,一拳轟殺,一星惡魔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心生警覺,腦後又有火箭彈擊來,又是趁勢襲擊他,不去對付惡魔,針對他。

****** 千星怒了,一閃消失原地,跟著後面狙擊手幾人所在的殘破大樓都全部爆碎。

索貝克見千星遇襲,也很憤怒。

接下來終於太平了,因為兩人改變了走路方式。

索貝克化作巨鱷,四肢強壯有力的行走,比地龍還霸氣彪悍,千星騎在上面,橫行過去,只看這威勢,所有兇徒都不敢露頭了。

「這是哪裡來的?」

「誰知道呢,我剛看到他一拳就滅殺那個強大的惡魔,火眼小隊襲擊他們也掛了。」

「靠,都離遠點。」

「他不會是來殺惡魔的吧,要不我們跟著他離開……」

「那個鱷魚能化形,聽說是和高級惡魔同級的妖王才能化形。」有人紛紛猜測,如今留下的,沒死的基本都有些實力,有的是走不掉,在城市還能躲藏,在荒野那就是靶子。有的根本就是故意留下的,在這裡做什麼都沒人管,肆意妄為,盡興享受。

亂世到來,有的人絕望,有的人覺醒,有的人浴血奮戰,有的人劣根性就顯現出來,自私自利,有了實力之後,反而以為自己的時代到來了,自己的力量自己做主,什麼規則,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掠搶施暴殺人,肆無忌憚,不亦樂乎,心理已經扭曲。

哪怕什麼都不做,不去血戰,也別欺人,自保就好,也沒什麼可說。

這些事情各地都有,千星都遇到過,或許也說得過去,末日的絕望瘋狂,有的或確實為了活下去爭搶食物,也許開始還好,後來越來越亂,也殺的自然了。但惹上他,就算倒霉。他還是一方星宿,秩序者,對於正常的人,他不介意力所能及幫一把,對於禍害,滅殺沒商量。

倒也不是這邊的格外多,之前他一心趕路,多是荒野奔行,不是自己地方,少有關注,沒有功夫耽誤太多。如今入城本想打探一下,也找些吃的,而他又沒有掩飾什麼,被不少人以為是菜鳥,冒出不少兇徒。

如今時間久了,東西更珍貴,爭搶更激烈。

千星也無能為力,他自己都需要食物,他說帶著人殺出去,有人信嗎?再說大多人已經撤走,留下的極少數,各有心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