漿糊一樣的肉體逐漸萎縮,表面硬化結痂,肉山眨眼轉化為一個狂野的巨型怪獸。

怪獸仰天咆哮,聲音卻無法穿透到這方世界,無聲的餘波攪動空氣,還未散開的漣漪在高溫下直接扭曲。

轟!烈焰炮轟過每一寸土地,熱浪席捲到牆邊堪堪停下,差點把牆壁上絲網狀的墨黑物質融化。

身邊一個人都沒有,杜魚彷彿又回到那孤獨的日子,一個人漫步在黃沙古道,波瀾不驚。

突刺,收回。就像切槍一樣,焰靈戟上再次充斥洶湧烈焰,杜魚面無表情地釋放出全力一擊!

空間如鏡面般崩裂成碎片,碎片飛散間化作星星點點。

異界空間消退了,小巷又重歸往日平靜。

杜魚看著地上躺倒的小女孩,眼珠微轉。 重生后成了四個大佬的長嫂 而十九娘覺得自己就像是看了一部玄幻片一樣,水清漓的手輕輕一抬,全部的對手就倒下了。

水清漓轉頭,離開了這裡。

「你,你,你,去,把這裡收拾一下。」十九娘說完,朝水清漓追了過去。

被點到的人將地上的人抬了起來,一摸,老大,活人怎麼處理?

自然沒有人回答他們。

「小水,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教教我唄。」十九娘湊到水清漓跟前,眼睛里閃著光。

水清漓淺笑,扔給十九娘一樣東西。

十九娘接過,驚訝道:「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袖針?」

把那東西捧起來,十九娘又細細看了一邊:「天啊,我以為爆你菊花針只是在小說裡面才能看到,沒想到今天見到實物了!天啊!我太幸福了!」

爆你菊花針?那是什麼東西?水清漓不明白十九娘在說些什麼,只是淺淺地笑了一笑。

「這樣貴重的東西。」十九娘將袖針遞給水清漓,道,「小水,你收好吧,下次沒準還有人會找你麻煩。」

但是說這話的時候,十九娘的眼睛從來就沒有離開過那袖針。

水清漓明白她的想法,這亂世,有一件兩件武器放在身上傍身,絕對是極好的。

笑著,水清漓將十九娘遞過來的袖針推了回去,表示送她。

十九娘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手裡將袖針攥得緊緊的,口中卻說:「小水,這樣不好吧……我拿了……你怎麼辦。」

雖然十分的不捨得,但是要是水清漓需要的話,十九娘也不會要的。

水清漓從左手中拿出了一樣的東西,看上去也像是一個袖針,指給十九娘看。

十九娘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笑道:「那我就恭之不卻了。」

水清漓便沒有再多表示什麼。

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水清漓百無聊賴。

像這樣的底層人物是沒有水清菏那樣的高端武器的,基本水清漓出手,就能擺平一切,而近來踢館的人,也是被水清漓一一掃了出去。

水幫的實力也越來越大。

就像之前被水清漓打暈的青蓮幫的那群人,在十九娘手下的威逼利誘之下,很沒有骨氣的投靠了水幫,成為了水清漓手下的一份子。

秦龍經常會對被人誇水清漓的仁慈,當時居然沒有直接殺了他。

其實他真的是誤會水清漓的本意了,水清漓只是不想浪費自己的暗器罷了。

不過既然秦龍這樣想,水清漓這個『大善人』當的也毫無心理壓力。

「小水,今天一號避難所暴動了。」十九娘看見水清漓又在發獃,覺得還是找個話題和她聊聊比較好。

果然,水清漓抬眸看向了十九娘,卻還是想著自己的心事。

十九娘嘆了一口氣,道:「他們在政府門前靜坐,不想要打仗。」

這裡的政府,水清漓在新聞里是知道的,就是古族掌管軍事力量的地方。

原來,雖然地下的這些幫派大家都有所耳聞,但是實際上還是不能見光的,也就是說,他們『不合法』。

水清漓不是很明白這其中的條條框框,但是也知道大概的道理。

政府的存在,就是指妖界玄天宮的存在一樣,都是為了人民利益幸福而存在了機構。

但是在末世,這樣的機構的用處,可以說很大,也可以說很小,關鍵就在於執行力與被執行者了。

水清漓垂眸,喃喃道:「是啊,和平多好。」

「你你你!小水!你居然會說話!」十九娘像是聽見了什麼重大的消息,頓時炸開了。

要知道,十九娘叫水清漓叫『小水』還是因為當時十九娘問水清漓叫什麼的時候,水清漓手心滴著一滴水珠給她看,她才這樣叫的。

水清漓這才徹底回過神來。她剛剛……說的是古族的語言?

這怎麼可能?水清漓皺眉,她絕對是不會懂古族的語言的,怎麼會張口就來?

難不成,這其中有著她不知道的秘密?

既然水清漓能說古族的語言,那麼能夠做的事情就更多了,水清漓淺笑,沖著十九娘點了點頭。

水清漓現在的心情是真的很愉悅。

天啊!小水居然笑了!她居然對我笑了!十九娘此刻的心中引發了十級地震,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回應她。

不過水清漓倒是沒有看見十九娘像是痴傻了的表情,心裡默默的盤算了起來。

水清菏現在在古族大戰,顯然他的物資實際上是不夠的,這也就是為什麼開始他打的畏手畏腳的原因。

要是古族自己內部人都不願意打的話,水清菏也就是強弩之末,沒什麼看頭了。

只是,要怎麼煽動他們呢?這倒是一個難題了。

「十九娘,有沒有這方面的報道,我想看看。」既然能說話,水清漓自然在這樣的時候不會吝嗇自己的語言,朝十九娘問道。

十九娘搓搓手心,道:「自然是有的。」這可是小水第一次叫自己做事呢,怎麼可能會沒有。

說著,十九娘打開了大屏幕,在上面點了幾下,輸入關鍵詞,便出來了消息。

「小水,你看,就是這些了。」十九娘讓了一個位置給水清漓,讓她更方便看。

其實有的時候十九娘覺得很是奇怪,明明這是連三歲小孩都該會的東西,為什麼水清漓竟看上去一點都不懂呢?

水清漓細細看著每一處,沒有漏掉任何細節。

一個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個看上去很年輕的人,約莫二十多歲的樣子,緊抿著雙唇,眉頭因為經常皺起的緣故,已經有了幾道微微的痕迹。皮膚是許久不見陽光的蒼白,臉上的顴骨很高,像是要扎破臉衝出來一樣。

身上幾乎沒有肉。

然而,就是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男子,挑起了這場暴動。

「小水,你對他有興趣?」十九娘發現水清漓已經盯著這張照片很久了,不禁問道。

水清漓微微頷首:「這個人或許對我們有用。」

幾乎是馬上明白了水清漓的意思,十九娘介面道:「我這就去派屬下找他。」

之所以是找,是因為這個男人冒犯了上頭人的權威,正處於被追殺狀態中,所以一定藏身在某處。要找到他,恐怕還得花一些心思。

「要活的。」水清漓叮囑道,要是帶來了一個死人,一切就都不好辦了。(未完待續。) 「是。」十九娘沖水清漓笑道。

水清漓便翻看起這男人的資料起來。

對於自己能看懂古族的文字,水清漓已經不覺得奇怪了。

記得有一次,自己在一瞬間能夠聽懂古族的語言,恐怕與這次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過這不是糾結的中心。

這個倡導和平的年輕人,叫做賈桑。

賈桑的條件其實很好,要是不發動這場暴動,他絕對日子能過得舒坦。

而之所以那麼瘦弱的原因,不過是將自己的糧食分了一般給那些快要餓死的人。

常年這樣做下去,賈桑在人群中的聲望就不是一般的高了。

這次的暴動,與其說是暴動,不如說只是一場靜坐而已。

賈桑希望能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政府回心轉意,停止這場戰爭。

這倒是個有趣的人。水清漓心想。

不過,十九娘真的能找到他么?水清漓可在賈桑的眼中看見了一抹睿智。

找不到也無妨,她已經將最重要的一句話放下去了,要是這個賈桑足夠聰明,水清漓就一定能見到他。

不出水清漓所料,十九娘親自帶人足足找了三天,都沒能找到賈桑的蹤跡。

十九娘垂頭喪氣的回來了,道:「小水,我可是都快掘地三尺了,都沒能找到那傢伙的影子。」

古族一共有三十二個避難所,十九娘從第一個找到了第三十二個,說是掘地三尺也不為過。

雖然有三十二個避難所,但是能住人的的地方卻是越來越小了,所以十九娘只用了三天就篩查了一遍。

風沙正在蔓延,人的生存空間也被一點點腐蝕下去。

難怪水清菏會那樣迫切,水清漓倒是越來越理解他了。但是,他不把妖界之人當人看的想法,卻是水清漓萬萬不能夠原諒的。

好吧,雖然他們確實不是人,而是妖。

但是他們人界還有人妖呢!水清漓不屑地想道。

看著水清漓,十九娘神情複雜,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小水,賈桑沒找到。」

回過神來,水清漓隨意道:「沒找到算了,沒事。」

十九娘目瞪口呆,難道小水想找賈桑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不可能啊!小水從來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怎麼可能做這樣毫無意義的事呢?

面對水清漓的想法,十九娘覺得自己的腦子總是不夠用。

「他會自己來的。」看穿了十九娘的想法,水清漓淺笑道,算是解釋了這一切。

十九娘更是覺得天雷滾滾,一個到處被追捕的人,會自己找到這裡來?小水這是說笑吧!

然而事實證明,水清漓一貫不愛說笑。

就在十九娘放棄找賈桑的第二天,就有一個帶著口罩捂著墨鏡的人來找水清漓了。

正是賈桑。

在水清漓的授意下,賈桑暢通無阻地來到了水清漓的辦公室。

好吧,水清漓待在這裡半個月了,該會的都知道的差不多。

賈桑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水清漓桌上的一盆浮萍,裡面的水清的讓賈桑眼睛泛酸。

他從出生起,就沒有看見過這樣清亮的水!

而水清漓,居然用它來養花!

那浮萍長的那樣的綠,那樣的不討人喜!

不過水清漓可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浪費了水資源,她的元素就是水,還會缺水不成?

「我以為水幫幫主該是一個溫婉的女子,沒想到也是個剋扣的,奢侈壓榨別人的傢伙。賈某告辭。」看見這樣一番情景,賈桑的話不免就重了些。

十九娘先搶著說道:「我們幫主什麼時候壓榨別人了?你從哪裡看出來的?」

賈桑倒是轉過身來,指著那盆浮萍道:「外面連水都喝不到,這裡竟然還有心情養這些花草,這不是鋪張浪費,是什麼!」

要知道,比起食物和能源,水是更稀缺的東西,也難怪賈桑會如此憤怒。現在的他,說是對水清漓失望透頂也不為過。

水清漓淺笑,道:「不知賈先生知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幫叫水幫。」

「是因為這個么?」賈桑冷哼。

綠色,說是珍寶也不為過了。

水清漓倒是也不生氣,淺笑道:「水幫水幫,是因為水。」

賈桑細想這其中的關係,竟是驚得話都說不出。

「賈先生不仔細了解我們幫的規則,就這樣貿然前來,不怕我殺了你么!」水清漓的聲音陡然尖銳起來,一雙眼睛像鷹看獵物一樣,看著賈桑。

賈桑細細擦掉了額頭上的汗,發現這女子的氣場竟然如此之強,竟然對他有一種上位者的壓迫感。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深呼吸一口氣,賈桑道:「要是水小姐想要殺我,完全不需要放出話來說要活的。」

「或許我只是想騙你來而已。」水清漓冷笑道,漫不經心地敲了敲桌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