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蠻兇狠的眼神中露出少許狡詐。

「我承認輸了,我會發下誓言,從此不再進犯石斧部落。」

石斧部落的人狂怒了。

「不行,絕對不行,讓火鴉部落拿出賠償,否則就殺了他。」

「好,我賠,火鴉族的一半武器和食物交予你們,要女人也可以,多少都由你們開口,狩獵山林也划給石斧部落三分之一,這下滿意了吧!」

火蠻為了脫身,居然做出如此巨大犧牲,這些賠償真的很豐富,就連石大叔也沒想到火蠻會如此輕鬆答應。

忽然唐浩雙眼一閃,他發現火蠻身上有一塊黑色的布料,準確說那不是普通布料,若是沒看錯,應該是雷尊那件綉著雷電天紋的黑色衣衫上的一小塊。

衣衫被胡家得到,那這一小塊應該是衣衫上破碎掉落的,難怪火蠻懂得驅使雷電力量,竟然得到了如此寶貝。

只是唐浩還在想,火蠻是怎麼得到的呢?

正當石大叔要答應火蠻提出的交換條件時,忽然唐浩走了出來。

「我不答應。」

「什麼,你不答應。」

火蠻急了,沒想到自己提出如此優厚的條件,對方還有人不答應。

當他看見是唐浩反對時,頓時又鬆了一口氣,唐浩只是個普通少年,他說的話起不了作用,關鍵還得看石大叔。

就在火蠻向唐浩投去不削一顧的眼神同時,石斧部落眾人紛紛向兩旁閃開,為唐浩讓開一條路,似乎唐浩就是他們的王。

隱隱中,火蠻察覺到一絲不妙。

暗夜豪門:誤惹冷情惡少 石斧族的人吼叫起來。

「唐浩,你說怎麼辦,我們聽你的。」

「對,我們聽你的。」

就連石大叔也這樣說,火蠻驚詫的瞪圓雙眼,石斧部落的掌舵人難道不是姓石的嗎?為什麼唐浩說話就好像族長一樣。

唐浩從火蠻懷中扯出黑布,仔細看了看。

「沒錯,是雷尊衣衫上的一部分。」

「石大叔,火蠻是哪一年成為武者的。」

石大叔道:「不清楚,但半年前我見過他,那時他並非武者,還只是個天賦不錯的部落人,而且很囂張。」

明白了,唐浩全部明白了,是雷尊身上的黑布讓他走上法神之路,但他沒有揭穿,依舊說火蠻是武者。

本來唐浩還想問問黑布中有什麼秘密,但還沒開口就看見火蠻眼神中閃過一絲狡詐。

那一刻,他明白了,從火蠻的口中永遠得不到真話。

於是唐浩輕輕一揮手,道:「對於想至石斧部落於死地的人來說,賠償再多的資源也絕不放他回去,放虎歸山這個道理你們都明白吧!特別是這隻天賦還不錯虎。」

岩山第013章人馬,乘著火鴉族大亂,滅了他們的根基,接手他們的地盤。」

唐浩卻沒有跟去,只是被幾個族人擁著,回部落了。

剛才他施展武技消耗很大,力量還沒完全恢復。

而且他相信,火蠻只得到了這塊黑布,因為他是貪婪的人,得到寶物一定會隨身攜帶,剛才岩山搜過他的身,什麼也沒有,只有這塊黑布。

三天後,火鴉部落徹底從蠻荒之地消失,石斧部落消滅了火鴉部落的精英,剩餘的人潰散逃去。

部落里的人忙著整理戰果,地盤越大,部落將來就會擁有更多的資源,可以培養更多的勇士。

三天中,唐浩一直在參悟雷尊身上掉落的黑布,卻一無所獲。

忽然敲門聲傳來,岩山走了進來。

「唐浩,按照你的吩咐,所有和火蠻有關的地方我們都沒動,而且我們還把火蠻近半年來去過什麼地方都一一查清楚了。」

說著岩山遞上來一張羊皮,上面記錄著他們查到的所有信息。

沒人問唐浩想幹什麼,但部落人都明白,唐浩說什麼,他們都會照做。

「走,帶我去看看。」

騎著快馬,唐浩很快到了火鴉部落的地盤,查看了所有和火蠻有關的東西后,卻沒有一樣和雷尊有關。

至於岩山查出來的消息,唐浩也看過了,沒什麼特別的,唯獨一個叫亂石林的地方沒有去過。

亂石林,不就是當初石斧部落把自己救回來的地方嗎。

此地並非荒蠻之地的深處,但同樣沒人敢進入,因為石林中很邪門,據說不管是誰,只要進去了,就有死無生。

「亂石林,看來我應該去看看了。」

當夜唐浩獨自離開部落,一人前往亂石林。

在部落出口,石大叔傲然而立,正等著唐浩到來。

「石大叔,你怎麼在這?」

「哼!唐浩,你膽子也太大了,亂石林那種地方也敢闖?」

唐浩笑道:「石大叔,去看看而已,又不深入。」

石大叔擋在路中間,沒有讓開的意思。

「少騙我,白天見你聽到亂石林三個字時,表情就不對勁,聽著,唐浩,現在我是部落里最強的人,而你是部落里最有希望的人,我不希望你去送死。你想出去,就闖吧,只要你能闖過去,就說明你比我強,我不攔你。」

嘎吱!

六百斤大弓被拉開,弓弦上搭著四支箭,四支箭同時瞄準了唐浩。

石大叔很自信的擋著出口,道:「你可以分化四道戰影,但我有四支箭,別說我沒提醒你,我的箭很准。」

石大叔自信,唐浩眼神同樣閃動著自信,他明白這是部落關心人的特有方式,所以他不急不躁,。

「石大叔,我想問問,同時搭在弓弦上的四支箭能不能一支支的射。」

同時搭在弓弦上的箭,當然不能一支一支的射?肯定是一起射的,因為只有一根弓弦而已。

很顯然,石大叔沒反應過來,四支箭一定是一起發出才算齊發,力道可以微調,箭也可以先後到達,但可能一支一支的射,速度就太慢了。

趁著石大叔一絲猶豫,唐浩身形忽然展開,瞬間沖向出口,速度極快,宛若一隻夜間黑豹。

石大叔眼神微微凝聚,頓時鎖定唐浩,只要唐浩分身出現他就會射出四支箭。

然而唐浩的做法永遠出人意料,他居然沒有施展幻蜂刺,一個人沖向了出口。

「什麼,竟然不施展分身!」

「你,你耍詐。」

剎那間,唐浩靠近,若是再不出手,他就衝出去了。

咻!

四道箭影激射出去,因為沒有分身,所以四支箭全部對著唐浩本體射出,石大叔是鐵了心的要阻止唐浩。

可就在射出箭羽的瞬間,唐浩身體微微一閃,幻蜂刺施展出來。

嗡……

一陣嗡鳴傳出,黑影一化二,二化四,而那四支箭卻只對準了其中一個影子。

箭羽射出后就無法再改變目標,所以唐浩故意逼石大叔先動手,這樣先機就落在自己手中。

碰!

分化的四道影子中的一個被箭羽擊中,並緩緩散去。而另外三道影子卻在那一瞬間衝出部落。

唐浩贏了。

石大叔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哎!你太聰明了,我攔不住你,這株返魂草是上次和火鴉部落爭鬥時得到的,可以召集強大的荒獸歸順,你拿著,若是遇上強大荒獸,或許可以保你一命。」

唐浩接過青色返魂草,感覺很溫暖,他使勁擁抱了石大叔,然後毅然離去。

************

夜,很黑。

唐浩已經在亂石林邊緣潛伏了兩天,看見很多強大荒獸進出。

「太可怕了,連三眼犀這種巨大荒獸也不敢進去,亂石林中到底有什麼,難道真的是黃色大熊。」

就在剛才,唐浩親眼看見一隻三眼犀繞道而行,還對著亂石林跪拜了幾下。

這還不算什麼,昨日,唐浩還看見一隻大龍龜,從蠻荒之地深處爬出來,對著亂石林跪拜許久,似乎在祈求能進去,結果兩個時辰后,它還是悄然離去。

大龍龜可是十分強大的荒獸,唐浩聽部落中的老人說起過,龍龜擁有一絲龍族血脈,在蠻荒之地是一方霸主,沒想到居然也對著亂石林跪拜。

又潛伏了一天,在第三天時,唐浩終於決定進去試試。

就在他剛動了進入亂石林的念頭時,忽然一道秘術光紋從石林中飛出,隨後整個山林鬼哭狼嚎起來,似乎有荒獸在哀嚎。

唐浩驚訝,是什麼力量讓荒獸如此慌張。

正想著,突然山林中發出巨大的風聲,好像有人拿著一把巨大的扇子在扇風一樣,飛沙走石,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震撼中的唐浩努力睜開雙眼,看見一隻大鳥從天而降,怪風就是它扇起來的。

天啦,好大,是火羽雕,蠻荒之地的絕對霸主。

上次有個部落的狩獵隊不小心進入火羽雕的地盤,沒有一個活著出來,部落損失慘重。

然而震撼還沒結束,火羽雕剛到,忽然大地又發出強烈顫動。

隨即唐浩看見身邊山林老樹在左右搖晃,很快,一直巨大的蟒蛇吐著火紅的信子遊走出來。

「丫丫的,青蟒,恐怖的青蟒霸主。」

唐浩看著一左一右兩隻蠻荒霸主出現,居然將他困住中央。

呼吸變得緊促,唐浩手心全是汗,只要兩隻霸主發現藏在叢林里的自己,毫無疑問,死定了。 就在唐浩緊張時,亂石林內的那隻大熊卻樂呵呵的看著外面一切,它的氣色好了很多,雖然依舊沒有恢復到巔峰,但已經不再虛弱了。

「小子,得了我的不滅靈體,如果連進入亂石林的膽量也沒有,那我真是看走眼了。」

自言自語的說完這句話,大熊就躺在一張石椅上休息起來。

唐浩眼睜睜的看著兩隻巨大霸主走進亂石林,周圍安靜下來。

「進,我一定要進去看看。」

跟著兩大霸主的後面,唐浩悄悄溜進亂石林,當他前腳跨進的瞬間,休息中的大熊一下睜開雙眼。

「咦!膽子還真是不小,這麼快就進來了。」

大熊對唐浩似乎多了幾分欣賞,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有膽量進來也算是合格了,就不逗你了。」

然後大熊的爪子在地上微微一點,走在唐浩前面的青蟒猛然回頭,巨大的尾巴鋪天蓋地般的卷向唐浩。

「哎呀!不好,被發現了。」

幻蜂刺!

面對青蟒的巨大身軀,唐浩第一時間分化身影,四道影子向四方逃去,只要逃掉一個,他就不會死。

可惜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勞,青蟒大尾巴一卷,四道影子全部被卷在一起,幻蜂刺打在青蟒身上連皮都蹭不破。

瞬間,唐浩被擒。

「該死,太強大了。」

唰!

唐浩抽出精鐵戰刀,使勁砍在青蟒身上。

鏗!鏘!

戰刀砍在蛇鱗上就如同砍在金屬上一樣,刀鋒頓時卷口。

「天啦,好硬的蛇皮。」

就在唐浩感到無計可施時,忽然青蟒的巨大腦袋伸了過來,居然很恭敬的趴在地上,示意唐浩站在它的頭上。

那一瞬間,唐浩懵了,蠻荒之地的一方霸主,居然對自己做出禮讓行為,難道它發瘋了。

只要沒有性命之憂,唐浩也懶得多想,他小心翼翼的站在蛇頭上,任憑青蟒帶著自己進入亂石林深處。

亂石林真的很亂,像迷宮一樣,路途中有不少骨骸,有些是人類的,有些是荒獸的,遍地皆是,恍如一片死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