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龍祝看到她的表情,立即笑容收斂,道:「怎麼,你知道些什麼?這兩人是不是來路不正,快說!」

火天蕊將手中的珠子扔回給火龍祝,笑道:「看不清楚。不如這樣,你帶我回火家,我親眼去看看他們如何?」

火龍祝皺眉道:「有這個必要嗎?」

火天蕊點頭道:「很有必要。」

火龍祝沉吟片刻,道:「好,我帶你回去。」

火天蕊道:「那走吧。」

火龍祝皺眉道:「現在就回嗎?」

火天蕊笑道:「當然,我是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

靈藥園。

陸凡與靈瑤走在山林之間,看著漫山遍野的藥材,心曠神怡。

能專門放在火家葯園培育的藥材,沒有神葯級別,根本就拿不出手。

也是看到了火家的靈藥園,陸凡才知道,這天下的神葯也是有不少的,並且還徹底明白了,哪怕是神葯也是有品階之分。

一到九品,階位森嚴,不亞於武者,鍊氣士的境界劃分。

像陸凡手中的逆生花,續命草,也就不過區區是神葯三品而已,他在這裡都看到好幾株了。

這種藥材能煉出來的丹藥,最多也就是仙丹罷了,而真正的神丹,卻需要的是五品以上的神葯。

如此神葯,恐怕就是把整個武安國翻個底朝天,也不可能找到一株。

但是在這裡,陸凡卻已經看到兩三株了。

比如那盛開如彩霞的無根花,變幻莫測,漂浮於天地之間。

光芒稍微傾瀉一點,便足以讓四周其他的神葯得到完美的滋潤。

說實話,陸凡有時候真的難以理解,這些神葯為何能種植在一起。

一般來說,越是神奇的藥材,越是需要濃厚的天地元氣與同樣巨大的生長地盤。

但是在這裡,這些神葯不僅活的很好,而且還生長迅速。

按照老九的說法,這片土地的下面,定有難以想象的大陣給他們供應充足的天地之力。

這一點,陸凡倒是非常認同,因為他才來了幾天的功夫,便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境界徹底穩固了下來。

如此神速,不僅是他功底深厚的原因,恐怕更主要的,還是這裡的天地之力,濃郁到無法想象。

「拜見陸執事!」

一群正在照料神葯的武者跪地給陸凡行禮。

陸凡輕輕點頭,揮手示意他們可以起來了。

這些人,都是火家從一重天各處抓來的武者。他們或是曾經得罪過火家子弟,或是欠了火家什麼,所以才不得已成為了火家的奴僕。

武者的地位在丹聖國本來就低,甚至比普通人還要低一些。

丹聖國鍊氣士對普通人還是很友善的,畢竟在這個天地之力充裕的國度,保不準哪個普通人有朝一日就突然開竅了,然後正式成為鍊氣士的一員。

但是武者就不同了。在丹聖國,武者就代表著完全無法開竅。也只有知道自己絕不可能成為鍊氣士的人,才會去當武者。

因為他們也需要力量,也希望長壽。換做其他國度,這無非是一個選擇的問題。但是在丹聖國,這就意味著恥辱。

丹聖國的鍊氣士,殺死一個普通人,是需要坐牢,甚至以命換命的。但殺死一個武者,卻只需要賠償一些藥材跟晶石就可以了。

武者的地位,可見一斑。

面前的這些武者,還是屬於在火家混的比較好的一批了。

照料神葯雖然幸苦,確實個可以增長修為的差事,畢竟這裡的天地之力如此充裕,對武者來說,也是大有裨益。

「陳軍,王五,你們兩人過來。」

陸凡招手對著武者之中兩個衣衫最為破爛的傢伙叫喊道。

這兩人,正是陸凡饒過一命的那兩名武者。

說實話,第一天到來靈藥園看到這兩人時,陸凡都大吃了一驚。

不過陸凡沒有聲張,只是讓靈瑤暗中接觸了一下這倆人。

說實話,當看到靈瑤與陸凡成為了他們園主時,這兩人的驚愕,更是難以言喻。

當晚,這兩人跟靈瑤說明白了一切。

陸凡也旋即知道了,為什麼五長老並沒有發現他的來歷。

感情是這兩位仁兄,救了他一命。

果然是好人有好報,陸凡也在心中感慨,看來留這兩人一命是對的。

不過陸凡並沒有因此給兩人什麼特殊的待遇,反而是對這兩人視若無睹,該幹嘛還是幹嘛。

因為陸凡突然想到,這會不會是五長老故意試探他的手段。否則為何這麼巧,剛好將他安排到這裡。

不過三天過去,陸凡也沒有發現有人暗中盯著他,故此他決定今天給這兩人一點東西。

陳軍,王五來到了陸凡的面前,恭敬的道:「陸執事。」

陸凡看了兩人一眼,淡然道:「你們兩個,去東南角,看看新來的幾株藥材長勢如何?對了,拿上這瓶藥粉,如果藥材有異,就灑一點在上面。」

王五接過瓶子。忽的發現,瓶子上微微亮起幾個字。

「內藏虛無之物,不要聲張。」

王五與陳軍驚訝的看了陸凡一眼。陸凡輕輕點頭,瓶子上光芒散去。

王五與陳軍立即離去,身軀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靈瑤在陸凡身邊輕聲問道:「陸凡,你給他們什麼了?」

陸凡淡笑道:「一點功法,一點丹藥,一點忠告。放心,用的都是在武安國人家送給我的虛空戒指,別人看不出來的。他們能練到什麼地步,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靈瑤含笑點頭。

正說著,忽的天空之中,一個熟悉的身影落下,徑直落在了陸凡的面前。

「陸凡老弟,哈哈,幾日不見,別來無恙啊!」

陸凡抬頭看去,笑道:「火丹書統領,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火丹書笑道:「我也就是幫人跑腿而已。大少爺要見你,現在跟我去一趟吧。」《別說我是富二代》第555章偶遇 陸凡皺眉道:「大少爺?」

火丹書笑道:「就是火龍慶。大少爺出關了,想要見見你這個最近在家族內聲名鵲起的人啊!」

陸凡道:「我有什麼好見的。能不去嗎?」

火丹書搖頭道:「恐怕不行。大少爺說的話,別說我這個統領,就算是長老他們,也得好好掂量掂量。畢竟日後他可是家族的繼承人啊。陸凡啊,我勸你趕緊去吧。哎呀,你這個靈藥園不錯啊!」

陸凡翻了個白眼,看著火丹書那放著光的眼睛,陸凡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陸凡轉頭對靈瑤道:「你在這等我吧。我去去就回。」

而後,陸凡拉著火丹書的衣袖道:「那就走吧!」

一邊說著,一道光沒入了火丹書的袖中。

火丹書用手捏了捏,頓時笑容滿面,道:「陸凡啊,你以後就是我兄弟了,有什麼事,好說話。」

陸凡臉上帶著笑容,心裡微微有些肉痛。

那可是他這三天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株神葯。

靈藥園內的神葯,都是有數的,每天都有人來問葯。

陸凡作為守園執事,每個月也可以自己拿幾株,但也就是幾株而已,還不能是最好的那些。

現在,為了籠絡這個火丹書,陸凡已經一株神藥用出去了。

那可是四品的神葯,在丹聖國內,都是真正有價無市的好東西。

火丹書當然是一千個,一萬個滿意。

一把摟住了陸凡的肩膀,親熱無比。

兩人徑直向火家村莊的東面飛去,遠遠的能看到一個雅緻的院子,坐落在東南角。

火家的村莊,房子其實都不是很好看,雖然用的材料很驚人,但實際上看起來都不大氣,也不美觀。

唯獨這間院子,看起來既大氣且好看。

兩人沒有直接飛進院子里,直接落在了大門外,火丹書輕輕的叩響房門。

緩緩的,院門打開,幾名守門的侍衛迅速前去通稟。

火丹書笑著道:「陸凡啊,你在這等著吧。我就先回去了。」

陸凡驚訝道:「你還真的只是來跑腿的啊!」

火丹書笑道:「誰讓我倒霉出門的時候,剛好碰到大少爺了呢。不過,現在看來,禍兮福所倚啊!」

火丹書拍了拍袖子,大步離去。

陸凡搖搖頭,堂堂內門統領,如此沒有正形,真不知他是怎麼混到統領位置的。

「陸執事,請!」

裡面的侍衛終於快步趕回,右手虛引,帶著陸凡走進院中。

過前門,入正殿,侍衛對陸凡道:「陸執事,請在這裡稍事休息,大少爺很快就到。」

陸凡含笑點頭,四處張望。

這間正殿看起來,倒是有些奇特,沒有房梁,卻穩當無比,青石鋪地,卻略帶幾分寒氣。

牆上掛著的水墨畫,全部都是畫著熊熊的火焰,顏色有輕有重,有明有暗,卻就是沒有一副是火紅色。

陸凡能體會到這些畫中蘊含著的道,這絕對是一名仙氣師所繪的畫卷。

至於為什麼是仙氣師而不是尊者,那是因為裡面蘊含的道很淺薄,陸凡感覺自己大概都掌握了。

陸凡正看得入神,兩人快步走來。

首先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火龍祝。嘴角掛著一抹笑容,火龍祝竟然對他微微施禮。

火龍祝的身前,則是一名英俊瀟洒的男子。

他的面容與火龍祝有五六分相似,身上氣息很重,不同於陸凡身上那股玄之又玄的氣息,他身上的氣息有些類似火焰的狂暴。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隨時準備噴發的火山。

陸凡可以肯定,這就是火家的大少爺,火龍慶。

起身,陸凡行禮道:「見過大少爺!」

火龍慶笑道:「陸執事,請坐,一家人,不用這麼客氣。」

三人落座,陸凡淡笑道:「不知今日大少爺喚我來,所為何事?」

火龍慶笑看著陸凡道:「也沒什麼要緊事情。只是幾日前陸執事與金少炎的大戰,我也看到了,看得我心痒痒啊。所以今日來,就是想跟陸執事你切磋一下。看看,陸執事是否賞臉啊?」

陸凡道:「大少爺,我上次戰鬥,雖然看起來是頗為輕鬆。但實際上,已然受了暗傷。如此狀況,如果強行與人比試,恐怕是不會讓大少爺滿意的。不如,過段時間如何?」

火龍慶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了幾分,火龍祝剛想要發作,卻被火龍慶按了下去。

陸凡淡然看著他們,絲毫不覺得哪裡不妥。

他才不是那種沒有目的,就四處比試的人。陸凡覺得自己現在該展現的實力,已經展現給火家看了。所以就沒有必要繼續做出頭之事。

更何況比試也是分人的,如果是火龍祝邀他比試。陸凡倒是蠻有興趣將他打成豬頭。

但是面對火龍慶,還是算了吧。

贏了的話,火龍慶面上無光,說不定就會找他麻煩。

輸了的話,火家也會小看他一眼,不利於他的計劃。

如此兩難的事情,傻子才會去做。

火龍慶沉默片刻,忽的又笑道:「無礙。既然陸執事不願意比試。那就多喝點茶水,我們好好暢聊一番。」

陸凡點頭笑道:「如此甚好,多謝大少爺了。」

火龍慶拍了拍手,門外一名侍女緩步走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