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葉凡很是疑惑,他想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前往上個大神宇時代的終極戰場。一切都想不明白,這些不會因為葉凡的實力提升到恐怖的程度而有任何變化,或許一切並未過去多久,但是對於他來說這已經是百年之後了。

「親愛的,我們要做什麼?」

被收入傳承之塔中的諸女都出來了,她們的實力都有很大的提升,不少都達到了半步主宰,這個層次已經非常強悍了,對於這個時代來說,絕對是最頂級的存在。

葉凡還沒有從大戰的氛圍中醒過來,他腦中不時會出現那尊恐怖存在的眼神,不知為何,心中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自己似乎還會遇到那傢伙。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葉凡暗自苦笑,那傢伙起碼也是八重主宰以上,要真是碰上有死無生啊。

「咱們現在似乎還沒有找到界主令吧,還是先找到這東西再說吧。」

對於葉凡來說要找界主令其實也不算什麼困難的事情,神念瘋狂橫掃,直接朝著諸神黃昏每一個區域開始覆蓋。葉凡的舉動可是非常的霸道,他清晰感應到了這裡隱藏著無數可怕的東西,主宰級別的力量絕對不止一處,其中還有他都要忌憚的恐怖存在,這讓他不在採取這種肆無忌憚的方式。

葉凡知道自己在諸神黃昏還不是真正的無敵,所以最好還是收斂一點吧,不要太囂張,這時候要真是碰到什麼恐怖存在實在沒有必要。

葉凡這次祭出真武之眼,他很快找到自己需要的方向,閃電間他一揮衣袖,將自己的女人都收走,下一刻他出現在一座巨大的山嶽前。山嶽散發出滄桑古老的氣息,這根本不像是一座山嶽,而像一種活著的生物。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他一眼就看出,這座山嶽曾今應當屬於以為龍族的身體,他從中感受到了帝龍體的氣息。

這是葉家的人。

葉凡有些驚訝,這具屍體應當死去很久了,而且實力真的非常強悍,這絕對是無限接近主宰層次,只不過這傢伙顯然沒有他的劍道作為依仗,能夠誕生道劍封神這樣變態的境界,強行將自己的境界穩住,並且牢牢佔據主宰層次不下來,哪怕他沒有那麼強大的肉身跟力量也沒有任何問題。

界主令在哪?

葉凡的視線很快鎖定一個方向,那裡應當就是界主令所在地方,從他現在的角度去看這應當是心臟所在地方。葉凡閃電間出現在山脈之上,這裡有不少死亡生物活動,他們的氣息若有若無,看上去只有至神尊級別,可是他的感知卻非常敏銳,這些死亡生物全都有半步主宰級別。不過隨著葉凡的出現,所有的死亡生物全都顫抖著的跪趴在地上,他們根本不敢動彈,一雙眼睛看向他所在的方向,全都是恐懼。

葉凡能夠明白這些死亡生物的感受,當初他第一次碰到主宰的時候不也是這樣,只要不是這個層次的存在,碰到主宰除非跟他一樣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不然就是跪著死的下場。

葉凡沒有去理會這些死亡生物,他來到破開的洞穴處,雖然時間過去很久,但是他還是能夠看出來這應當是被一柄長矛洞穿。

一步邁出,葉凡出現在洞穴中,這裡充滿很多禁制,不過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根本就是無關痛癢的東西,他甚至都不用去理會,僅僅從這些禁制穿越而過,所有的禁制全都粉碎。

葉凡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太強大了實在是沒有意思,現在他也明白為何很多人都喜歡裝逼打臉了,主要就是實力太強實在是太過無趣,也許打打臉算是一種消遣。

「轟!」

有打鬥的波動傳來,這應當是至神尊級別的力量波動,葉凡的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當然不是為了至神尊級別的力量,哪怕現在葉凡自身的等級也就至神尊而已,他也不會對一尊至神尊感到驚訝。

這正讓葉凡感到驚訝的其實還是這股力量波動非常熟悉。

葉曦!

葉凡的感覺應當不會有錯,這絕對是葉曦的氣息,他沒想到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這個女人居然達到了至神尊的氣息。幾乎瞬間葉凡就明白了,這個葉曦當初執著著進入諸神黃昏,怕是就沖著這個祖輩傳承而來,至於她說的那個長輩只不過是一個借口而已。

葉凡到沒有對葉曦的欺騙感到生氣,對他來說這實在沒有什麼好生氣的,相比葉曦的收穫,真正最大收穫的應當是他才對。葉凡明白這次諸神黃昏一行對自己的收穫實在是太大了,讓他不僅達到了道劍封神的高度,還讓他有了去將月萌搶回家的實力。

現在的葉凡擁有絕對的信心將月萌搶回家,所以他的心情非常不錯,哪裡會生葉曦的氣,對他來說這個女人是微不足道的,或許不是因為彼此都來自葉家,他們根本不會有交集。

打鬥非常激烈,葉凡雖然沒有看到現場,但是他能夠從打鬥的波動判斷出來,這是葉曦跟幾尊至神尊在戰鬥,讓他有些驚訝,在這樣的地方居然還有活著的至神尊,而且似乎都是來自葉家。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葉曦非常狼狽,她雖然自負,但卻不是葉凡這種經常單挑的人,所以一個打數個非常的狼狽,現在的他已經無力對抗這些人。

「後輩,將老祖的傳承交出來,我們看在都是同族的份上可以留你一條活路。」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巨大的洞穴中回蕩,這裡進行著至神者們的戰鬥,岩洞居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不得不說葉家這位老祖留下的身體還是非常強悍的,應當跟他的修為一樣,無限接近了主宰層次。

「你當我三歲小孩不成,如果真將傳承交給你們,對我來說才是死路一條,今天我或許會死在這裡,但絕對會拉幾個墊背。」

葉曦雖然是女人,但也有狠戾之氣,她目光異常兇狠,哪怕此時異常的狼狽,她也不肯有任何的妥協。

真是一個倔強的女人。

幾個葉家老祖非常憤怒,他們在這個諸神黃昏停留太久了,雖然離不開,但是能夠找到葉家老祖的血脈,還是讓他們激動的,或許繼承了老祖的血脈,他們能夠更上一層樓。

「不識抬舉,那你去死吧!」

幾個葉家老祖已經不想跟葉曦糾纏下去了,這會兒他們幾個聯手,祭出殺招,打算強行將葉曦幹掉。

「碰!」

葉曦很快被擊飛,那一刻一尊葉家老祖沖向他。

葉家老祖的臉上儘是貪婪之色,他絲毫沒有將葉曦這個同族後輩當成是自己人,居然閃電間一手抓向她的心臟,絲毫不顧及這樣的招式對付一個女人可是非常施禮的。

葉曦的臉上儘是不甘之色,她沒想到自己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老祖的傳承,可最終卻無法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裡,難道他們這一脈註定難以崛起?

不知為何,在自己要死亡的那一刻,葉曦想到了葉凡,如果這小子在這裡,自己或許不會有事。葉曦能夠感覺出來,當初葉凡剛剛進入諸神黃昏的時候怕是就有能力對抗至神尊,如今過去這麼多年自然會變得更強,應當不會比她弱多少。

等等!

自己就要死了,為何想到的卻是那個混蛋?

葉曦驚愕,她不明白自己快要死的時候居然想到了葉凡。

再等等?

葉曦瞬間衰落地面,讓她驚愕的就是葉家老祖的攻擊沒有繼續,反而退得遠遠的,那樣子似乎跟見了鬼一樣沒有什麼區別。

難道……

葉曦腦中的念頭還沒有轉完,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背影。

果然!

葉曦咬牙,她沒想到葉凡會在這個關鍵時刻出現。

葉凡當然不會去管葉曦的想法,他玩味的目光打量著眼前幾個葉家老人。

「你們也是葉家的?」

一名老者如臨大敵,雖然葉凡看上去只是至神尊級別的存在,可他們還是感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氣息,似乎眼前的人就是一頭恐怖的凶獸,能夠將他們吞得連渣都不剩。

「我們的確來自葉家,你也是葉家人?」

葉凡笑道:「難得啊,居然能夠在這裡遇到葉家的人,不過你們都一大把年紀了,為何要欺負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

葉曦的臉色很不好,她在心中大罵葉凡,這混蛋的年齡都沒自己大,居然說自己是小女孩,真是豈有此理。

另外一個老者冷哼道:「小子,你應當不是我們這一脈的人,我們的事情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

幾個老者紛紛表示自己的態度,他們不想跟葉凡交手,自然希望他不要插手。不過葉凡討厭這幾個傢伙的態度,所以他決定多管閑事。 葉凡很不爽這些老頭,不就是仗著自己年齡大而已,居然敢在他的面前叫囂,這簡直就是作死啊。

「她是我帶進來的,這事自然就由我來管,你們幾個老傢伙讓我很不爽,所以你們現在馬上滾,有多遠死多遠,不然我一定要將你們的臉踩地上狠狠的摩擦。」

葉凡笑了,只不過有些凌厲,空氣中一股難以言喻的波動出現,那一刻這些葉家的老一輩彷彿聽到有劍在震動,一股肅殺的氛圍出現,只讓他們一顆心都差點從嗓子眼跳出來。說話自帶特殊效果,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這些葉家的老一輩臉色紛紛大變。

「小子,你……」

一名葉家的老一輩色厲內荏的說,他似乎想要用言語給自己壯膽,只不過非常可惜,他才剛開口,葉凡的目光就盯住他,那一瞬間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就跟兩口絕世神劍似的,直接將這傢伙砍飛出去,更誇張的是這道目光竟直接將他的身體打穿。

葉家這些老一輩頓時嚇尿了,葉凡只是定了他們同伴一眼,這就將其轟飛出去,那種輕描淡寫,讓人感覺他真的只是看了一眼而已,沒想到這一眼居然如此恐怖。

葉家這些老一輩哪裡還敢廢話,葉凡只是看了一眼他們就能將他們重創,雙方的差距太大,要是還不識趣的多嘴,那就是作死了。

跑路!

葉家這些老者很快消失,他們就連狠話都不敢說出來,唯一有些懵逼的或許就是被葉凡的目光打穿的老者,這種傷害可是非常恐怖的,他發現自己身體上被目光洞穿的地方居然難以復原。

這小子太恐怖了!

老者嚇得渾身都戰慄起來,有時候這人就是犯賤,先前只要注意一下分寸,完全不用大打出手,畢竟大家都是來自葉家,沒必要葉凡是不會找他麻煩的。可惜很多人都習慣了不見棺材不掉淚,所以老者就是這樣的典型人物。

「那個……」

「滾!」

葉凡難得理會這個老頭,一聲滾子可是非常的可怕,霎時隨著他這一聲滾,老頭直接被一道劍波掃飛,那一刻可以清晰聽到他全身骨頭都被劍波掃碎的聲響。

老者被葉凡一聲滾字險些幹掉,不過就算沒有死,整個人已經被劍波掃飛,全身骨頭碎裂,凄慘到極點。老者跑路了,不管身上的傷勢,逃得頭也不回。

「看你的樣子似乎得到了傳承,真是要恭喜你了。」

葉凡沒有理會跑路的葉家人,打量了一下眼下的環境,他在找界主令。

「你……到底是什麼境界,為何這麼厲害?」

葉曦咬著牙,葉凡什麼都沒有做,可是那些讓她非常狼狽的葉家老者們全都被嚇跑了。

「我跟你一樣,現在也是至神尊啊,難道你沒有看出來?」

重生之爲自己活 至神尊?

葉曦暗惱,葉凡這明顯就是忽悠人,如果真的跟她一樣,哪裡能夠簡單說些話就將對方嚇跑,要知道雙方一致都是敵對關係,沒道理二話不說就弄出這些事情。

「界主令應當就這裡,等我找到這東西之後,咱們就離開諸神黃昏吧,這地方太兇險了,就算是主宰也非常不安全。」

葉凡很快注意到了洞穴的特殊性,通往深處居然有一個巨大的內部空間,他很快就感到一件神器的氣息,這東西似乎很厲害的樣子?

葉凡有些驚訝,界主令似乎跟他想象的有些不一樣。

主宰器?

葉凡沒想到這個界主令竟來頭這麼大,難怪葉神讓他幫忙找回來,這麼一件主宰器意義重大,就算不當這個邪魔宇宙神國的界主,將這界主令弄到手也是值得的。

「這個界主令不會是你這位老祖帶到這裡來的吧。」

葉凡一馬當先,他現在可是膽大得很,相當於二重主宰的實力,這個時代或許能夠稱王稱霸了。

葉凡喜歡這種情況,以前他雖然很強了,但是在邪魔宇宙神國比他強的有不少。可是如今就不一樣了,葉凡作為媲美二重主宰的恐怖存在,他要說自己無敵,絕對沒有誰跳出來挑戰他。

葉曦沉默著,她有些疑惑的偷瞧葉凡,她它的實力似乎非常恐怖,可她根本無法判斷,難道他達到了半步主宰?

這樣的想法讓葉曦的心情很是鬱悶,本來以為自己能夠翻身把歌唱,沒料還是低人一頭。

葉凡發現龍屍已經徹底風化,不僅骨頭,就連血肉也都成為了化石,這內里很多器官全都變成了各種洞穴,可以說現在自己正處於這條龍的身體中。

終於找到了,葉凡來到龍屍的心臟所在,他發現有一枚彷彿長劍一樣的東西。

這就是界主令?

葉凡認為這與其說是界主令,還不如說是一口主宰劍。只不過這口主宰劍損耗很大,同時似乎還有損傷,所以劍的威力肯定不如鼎盛時期。

「這就是界主令,不過確切的說應當叫做界王劍,有了它就可以任意穿梭邪魔宇宙國人恩和一個角落,就連諸神黃昏也可以。」

葉曦看著界王劍一臉的激動,這樣傳說中的神劍自然讓人心動,尤其根據她的了解,這口界王劍可是主宰劍,她如果能夠得到這口劍,那對她來說實力的提升難以估量。

葉凡一手抓出,閃電間他的手就跟神劍近在咫尺了,似乎感受到有神族打算掌控自己,界王劍忽然震動起來,一股可怕的波動震蕩開來。

這是主宰神劍的威力,雖然只是一絲,但是絕對能夠讓任何半步主宰粉碎。

「小心!」

葉曦大驚失色,對於葉凡來說只能算是一絲的主宰劍力對於她來說那就是恐怖的風暴了,在她的感知中似乎自己就是那渺小的螻蟻,輕易就能被震得粉碎。看著葉凡竟然失去去抓劍,葉曦可是嚇得花容失色。

不過葉曦臉上的驚駭很快僵硬,葉凡輕鬆的抓住界王劍,原本恐怖的劍道之力居然沒有嫌棄任何的浪花,這讓她看得目瞪口呆。

葉凡很輕鬆,界王劍已經受損,這點威力想要撼動他簡直就是說笑了,就算是一口鼎盛時期的一重主宰劍對於他來說也完全不夠看。葉凡現在處於道劍封神的地步,他輕易就能將界王劍鎮壓,不過他沒有這樣做,而是輕輕安撫,然後祭出自己的封神力量,強行將界王劍的損傷修復。

對於劍道境界達到封神的葉凡來說,要讓神劍復原其實非常簡單,所以神劍上的床上很快被修復,那一瞬間奪目的劍光出現,將整個地穴都照得通亮。

「這是怎麼回事兒?」

只待你來成佳期 神劍安安靜靜的躺在葉凡的手中,似乎剛剛那恐怖的威力從未出現過一樣。

這可是主宰劍,為什麼他能安撫? 盛唐破曉 看樣子還得到了認可?

葉曦死死盯著葉凡手中的界王劍,任何一個修者得到這樣的神器都能讓自身修為暴漲,達到一個全新高度輕輕鬆鬆,為什麼不是自己?

葉凡嘴角綻笑,界王劍對他來說太普通了,所以沒什麼卵用。

「這劍你打算怎麼處理?」

葉曦有些眼熱的說。

葉凡淡然道:「當然是給葉叔叔了,這劍我留著沒用。」

沒用?

葉曦嘴角綻起冷笑。

「這可是主宰劍,任何劍客夢寐以求的東西,你居然說對你沒用,太假了吧?」

葉凡淡然道:「這劍跟我休的劍道不符,當然沒用。」

葉凡將界王劍收入傳承之塔,這次進入諸神黃昏的任務圓滿完成,他的心情非常好。

離開龍屍,葉凡打算離開,不過讓他驚訝的就是不久前跑路的那些葉家老者又殺回來了,他們叫囂著,完全就是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

葉凡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將諸女放出來,她們的實力可都是半步主宰層次的存在,她們這一出現立時讓原本叫囂的葉家人大驚失色。

諸女可沒有跟葉凡一樣掩飾自己的氣息,頓時可怕的氣息讓葉家這些老者瞪大眼睛。

「你們在叫什麼?」

葉凡的臉上掛著戲謔之色,這次葉家這些老傢伙之所以如此囂張,還不是因為請來了一尊半步主宰。可是他們這會兒傻眼了,葉凡一下子放出這麼多半步主宰。

「小輩,作為葉尊皇一脈,你難道不知道尊敬長輩嗎?」

「長輩?你屬於哪一代?」

「葉尊皇第七代葉朝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