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塵跑出幾個街口,發覺身後沒有了追擊之人,不由放慢了速度。

他剛想找個客棧住下,卻發現客棧進門的柱子上貼著一張畫影圖形。

烏塵趕緊把臉一遮,轉過身來。

這時一陣香氣飄來,卻見不遠處一個燒餅攤,上方寫著「天下第一燒餅。」

烏塵跑了這麼久,的確有些飢餓,便向那燒餅攤走去。

既然進不了客棧,先吃點東西墊一墊。

他向燒餅攤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

因為在那燒餅攤的下面,也貼著一張畫影圖形。

「不是吧!」烏塵再次調轉方向。

「賣包子,賣包子,又香又熱的大包子!」

一位賣包子小哥的吆喝聲,吸引了烏塵的注意。

烏塵仔細的看了一下,賣包子小哥的攤位下面上面,都沒有貼告示,沒有問題。

烏塵總算出了一口氣,卻不經意看到賣包子的攤位後面的牆壁上,貼的滿滿的一牆壁,都是他的頭像和大名。

烏塵直覺眼前一黑,就要摔倒。

他這才發現,雲機古國跟煊赫古國,真是有太大的不同了。

「站住!不要跑!」

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響在身後。

烏塵回頭一看,但見人群中一隻牛犢大小的大黃狗,正向自己衝來,後面緊跟著三個人,正是先前追自己的人。

烏塵噌一聲,一個箭步來到包子攤前。

「客官賣….」那賣包子小哥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

卻見對面這個人把蒸籠上的十屜包子,端了起來,向後一扔。

十屜包子,每一屜有十個,十屜就是一百個。

白花花的包子,就像冒著熱氣的石頭,扔的到處都是。

有砸在人腦袋上的,有掉在別人脖子里的,最過分的還有正在路旁吃飯,包子掉碗里,湯汁濺一臉的…

登時這一段街道,就亂了套了。

叫聲,罵聲,亂成一片。

還有汪汪汪的狗叫!

「朋友們,對不住了。」伴隨著一個清朗的聲音,逐漸遠去。

大黃狗,一狗當先,從人群中鑽了出來。

追擊的三個人,也緊跟在後面。

烏塵一路急奔,跑進一條頗為繁華的街道。

他一邊捂著臉,不能讓更多的人發現,一邊思考對策。

那死狗能追擊自己,定然是嗅到了自己身上的味道。

烏塵剛走了沒有多遠,只聽狗叫聲,又從不遠處傳來。

就在這時,他忽然眼前一亮,卻見前方人群中,一個容貌秀美的少女,正在街上左顧右盼。

她手中,正牽著一隻兩尺多高的白狗。

烏塵衝上前去:「小姐,借狗一用。」

說著烏塵一拉那小姐的手,順勢把白狗,也扯向前方。

此時那追擊而來的大黃狗,正追了上來。

兩狗相見,分外眼紅。

大黃狗本來還要撲向烏塵,卻被驟然發難的白狗一口咬住。

正在這時,後面追擊的三人沖了上來。

烏塵冷哼一聲:「滾!」

他並未施展任何靈術,但憑藉著他現在堪比侯武八重的**力量,拍出的掌風,比一般靈術還要強勁。

那追擊的三人,猝不及防,就像被一陣狂風吹到身上,不由自主的倒退。

當他們穩住身軀,烏塵已經跑的沒影了。

「繼續追!」為首之人,沉喝一聲揮揮手。

卻在這時一個聲嬌喝道:「想走?沒門兒,你們賠我的小雪。」

說話的是白狗的主人,正滿是憤怒的看著三人。

為首之人向地上看了一眼,卻見白狗奄奄一息,脖子上有一個大口子,眼看是不活了。

原來大黃狗,乃是經過訓練的得道老狗,本來在幫主人追人,對於突然冒出來干擾自己活動的傢伙,自然不會嘴軟。

兩狗相遇,勐者勝。

這大黃狗不論是體型,還是口腔咬合力上都完勝白狗,毫無懸念的直接將白狗秒殺。

那為首之人,眉頭皺了一下,正想說話。

卻在這時,少女身後站出數名明槍實戟的兵士。

「大膽,你們這些流氓,竟然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謀殺少城主的愛犬。

給我拿下!」

烏塵跑的自己都有些頭暈,回頭看了一眼,雖然沒有看到追來的人,但心中還是有些不確定。

正在這時,烏塵看到前面一個大大的「澡」字。

要除去身上的氣味,洗澡是最徹底的了。

烏塵邁步腳步,走了進去。

這澡堂面積頗大,裡面還有溫泉洗浴,還有人幫忙搓背,不過當然是要花錢的。

烏塵在溫泉中,找個人少的角落蹲下來。

一番清洗之後,烏塵直覺神清氣爽,這下該不會被大黃狗追到了。

澡堂外面,還有專門的熏香香袋。

烏塵選了一個薄荷香袋拿在手中。

可是當他走到自己擺放衣服的地方,卻發現空空如也,自己的衣服不知道去哪兒了。

就在不遠處,有一套摺疊的頗為整齊的衣袍,看樣子是剛剛清洗晾乾過。

烏塵把那衣袍往身上一穿,當真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

這一身衣袍呈金黃色,但又不是那種耀眼,看起來偏淡,偏暖,給人一種雍容華貴的感覺。

烏塵對著鏡子,打量了一下自己,不得不說這一套衣服真是太合身了,簡直是量身打造一般。

這時烏塵注意到鏡子中自己的臉,不由道,如果再有一張面具就好了。

先前他在藍寶石戒指中,曾發現過一張面具,這張面具讓他在煊赫古國,從來沒有被人認出過,可以說是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烏塵都不知道,面具是怎麼丟的。

「應該還有吧。」烏塵不死心的在藍寶石戒指中,一陣搜羅,或許也是運氣使然,竟然又被他找到一個張面具。

只是這張面具不像之前那個那麼完美。

這個面具烏塵戴上去,雖然也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但是這張臉太漂亮了,簡直就像一個女子臉蛋,精緻絕倫。

這或許是那方平專門用來勾引女子的利器,所以藏得也最為隱蔽。

烏塵想了一下,還是把面具戴上。

一切收拾停當,烏塵來到前方櫃檯,想要付錢。

那管事之人看了看烏塵的衣服,又看看烏塵的臉道:「少爺,您的管家,已經把錢付過了。他在外面等您!」

烏塵一聽,還有這種好事兒,不是認錯人了吧。

想到這裡,烏塵來到外面,卻見一個身穿紫衣的老者,走上來道:「少爺,你可算出來了。咱們走吧。」

烏塵怔了一下道:「停,這位老丈,認錯人了吧?

我不認識你。」

說著烏塵把手在那老者面前晃了兩晃。

那老者眼睛都不眨一下道:「少爺,你別開玩笑,你的衣服,可是我幫你選的。趕快走吧,遲了對方就該著急了。」

那老者一邊說,一邊扯著烏塵的袖子,似乎在摸索確認衣服的紋理。

烏塵看著那老者雙眼泛白,應該是視力極度低下,估計只能看到衣服的顏色,連人臉都看不清。

烏塵想了一下,道:「老人家,你在這裡等了多長時間?」

為了保險起見,烏塵想要先這老者是不是被人故意丟在這裡。

「少爺,你還說呢,我都等了你兩個時辰了,你才出來。

我還以為你真為了李家小姐,丟下我了呢?」老者笑著道。

雖然這老者說的話不多。

但烏塵卻好像明白了什麼,他口中的少爺,想必真的就是藉機逃跑了,要不然一個澡怎麼可能洗兩個時辰都洗不完?

看著這老者視力不佳的樣子,烏塵本想一走了之,但轉念又一想,既然被自己遇到,又借用了人家少爺的衣服,就應該把這位老人家送到親人身邊才是。

烏塵主意打定,咳了幾聲道:「老人家,你的家人在哪裡?我送你過去。」

老者笑道:「少爺你又忘了,咱們是來做客的,家可不在這裡。」

烏塵笑了一下,就算家不在這裡,這客人應該也是與老者關係密切之人,送到那裡也沒錯。

烏塵哦了一聲道:「是。你說的對,咱們就去作客。」

老者點點頭道:「少爺,走吧。」

說著這老者亦步亦趨的在前面,看他兩隻眼睛,極力的左右尋覓,似乎在辨認方向。

看他費力的樣子,烏塵不由嘆了一聲,這樣視力的老者,如果沒有人陪伴,怎麼能夠出來?

這個什麼少爺,究竟是怎麼回事?

烏塵怕那老者摔倒,走上前,攙扶著他的一隻手臂。

穿街過巷,終於來到一座大宅面前。

「少爺,咱們到了。」老者向前方指了指。

烏塵抬頭一看,卻見丈許高的朱紅大門上,整齊的鉚著數十顆銅鈕,氣勢非凡。

在門樓之上居中的牌匾上寫著兩個大字:「王府」。

「少爺,這裡就是你王叔叔家,記住進去務必要恭敬,不可妄言,更不可提李小姐之事。」

烏塵點了一下頭,道:「嗯,都聽你的。」

那老者笑了一聲道:「少爺,你變了。以前你從來不會扶我,也不會說聽我的話,你真的長大了。」說著老者眼中竟有淚光閃動。

烏塵見他神情激動,視力本來就有障礙,如果再流淚,只會更傷眼睛。

烏塵急忙道:「您就別多想了,咱們先進去。

放心,我一定想辦法,把你的眼睛治好。」

老者聞言渾身一顫,露出一副前所未有的笑容,連連點頭道:「好,好,好。少爺,咱們一起進去。」

「什麼人擅闖城主府?」烏塵和老者踏上台階,被一名守在門外的兵士喝止道。

本是和藹可親的老者,面容一冷道:「隆源上官家前來求見王城主,還不速速稟報?」

那兵士面色一變道:「老先生恕罪,老爺已經吩咐過。

請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