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以聖人之力重新封印通道入口,那將會變得無比安全,而且只要擁有足夠的時間,下界化聖池將會培養出更多的高階聖人,說不定有朝一日,九陽界聖人大軍,可以主動開啟通道打上聖界!

因此,古朋等人全都不想放過這個機會,準備這一戰滅掉對方,否則對方再次接引聖人下界,己方可就難以掌握局面了!

「想要滅掉我們?你想的真是太簡單了!」雲鶴子冷笑一聲:「方才我等鬥法,本聖早已發現此界空間變得不再穩定,似乎是無數萬年前聖人大戰,歲壞了此界的根基。

若是我們全都催動本源之力,施展出絕殺保命底牌,那種破壞力恐怕會傷及此界根本,甚至直接毀掉這九陽界,一旦虛空碎裂出現時空亂流,就算我們身為聖人,最終也難逃一死!」

古朋皺了皺眉,桃花仙子卻冷笑道:「莫要聽他胡說,就以現在九陽界的根基,雖然被損壞不在穩固,但是就憑我們幾個人的力量,還不足以將九陽界毀掉,不要被他們騙了,這一次,必修要留下他們!」

刷的一下!

深坑內一道滿身是血,極其狼狽虛弱的身影飛出,正是周宇,他滿臉陰測測的看著古朋等人,最後目光落在了桃花仙子的身上:「你以為,我們損壞不了九陽界,我周氏踏空老祖就沒有其他後手?

他交代後人留下的手段,就算是一個通玄境出手,也足以毀掉整個九陽界,你們誰都逃不掉,哼……周通,啟動九陽滅世陣,本聖要毀掉整個九陽界所有生靈,哈哈哈!」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九陽滅世陣?什麼意思?」

古朋滿臉茫然,桃花仙子等人也是有些不解,其餘眾人更是滿臉疑惑,不過誰都沒有貿然出手,而是儘快恢復著力氣!

周通可沒有理會古朋等人的驚訝,雖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緩緩飛到周宇身前。

「老祖,九陽滅世陣,一旦啟動九陽界必然被毀,我們所有人都難逃一死,與他們同歸於儘是不是有些不值得?」周通皺著眉說道。

「哈哈哈,井底之蛙爾!」周宇冷笑一聲:「此陣真正應用之法,豈是爾等可以了解?把禁制鑰匙交給本聖,此陣有一套單獨的啟動之法,可以開啟一部分區域!」

「恐怕不妥!」周通神色凝重:「只開啟一部分區域我們也會,重創通玄境甚至渡劫期,應該沒什麼問題,之前我族中後輩周武無奈動用過一次,位置在明元殿附近,只有天門鎮這個地方近面積區域,威力能重創渡劫,但應該對聖人沒有太大效果!」

「哼,你知道什麼?區域性開啟,可並非是一個區區小鎮子,此界布置的應該是分為五大區域,也就是五個族群,開啟一個人族區域,足矣對聖人造成重創,而又不至於損毀九陽界!」周宇胸有成竹,似乎對於此陣比周通更加了解。

「還能如此啟陣?這……」周通有些猶豫,雲鶴子輕輕點了點頭,周通這才有些不情願中,將禁制鑰匙交給了周宇。

那是一枚玉佩,其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古朋總覺得有些熟悉,周宇拿過玉佩緩緩打量,隨後露出狂喜之色。

「哈哈哈,之前你說將此陣完善妥當,我還沒信,如今見到這鑰匙才算相信,有了它,就算滅掉他們幾個傢伙也綽綽有餘,看起來老祖留下的後手,你們果真是認真執行了!」周宇拿著玉佩輕輕一晃。

「陣啟……」

隨著周宇打出一道法訣,玉佩之上忽然亮起一道奪目光霞,四周天地靈力一陣混亂,竟然全部朝著那枚玉佩滾滾而去,最後快速鑽入其中。

嗡鳴聲一起。

接下來,無論是附近幾名聖人,還是遠處正在大戰中的那些通玄渡劫期,皆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天空中九個太陽,竟然全部變了顏色一般,顯得有些妖艷鮮紅,炙熱程度遠勝從前。

隱隱約約間,那九陽似乎同時落下一道光束,雖然肉眼難見,但是眾人就是有這種感覺,場面變得無比詭異。

空間發出轟鳴之聲,整個人族區域大地都在猛烈顫抖,似乎要爆發天災一般,即便是古朋等幾名聖人都有些站不穩,好像有什麼龐然大物,要準備破土而出,這讓古朋等人內心狂跳,就像是一個弱小的凡人,站在山洪災難之中弱不禁風。

那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大自然破壞之力,古朋等人呼吸沉重,內心竟然生出了一絲緊張,這是一種說不出來,不由自己控制,完全從心底升起的懼意。

就在眾人有些站立不穩之際,玉佩上亮起一道道光霞,將周宇等幾名聖人防護起來,而蒼穹之上九陽光束同時落下,最終沒入周宇手中玉佩之內。

隱約間在那大地深處,似乎有某種難以言明的力量,也緩緩注入了玉佩之中,那散發著光霞的玉佩,似有毀滅天地之力正在醞釀,但卻難以影響到玉佩防護光罩裡面的周宇等人!

桃花仙子和金甲妖皇等人,皆是面色難看,感覺到一股難以抗衡的力量籠罩人族,卻又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力量!

「不好,我想起這是什麼了!」古朋臉上露出恍然之色,眼神更是瞬間一變:「當初九陽宮與明元殿一戰,神國島輔助明元殿,我們天門州輔助九陽宮。

那神國島太子周武,就用這一招將通玄境的我神魂震碎,若不是我身懷聖體,加上有金剛舍利護體,那一次我可能已經粉身碎骨飛灰湮滅!」(詳見675章)

「你嘗試過此陣威力?不過既然你以前通玄境都沒死,現在以聖人之力應該無礙吧?」桃花仙子疑惑道。

古朋苦澀一笑:「周氏一族處心積慮,竟然真的布置出覆蓋整個九陽界的大殺陣,當初心思縝密的向宇也有這個打算,只是我們並沒有數十萬年時間去揮霍,因此沒有完善向宇的計劃。

那一次我雖為通玄期沒死,其實是因為聖體和幾分運氣,當初我們與神國島展開大戰,太子周武不敵帶人分頭逃走,我們無奈分頭追擊。

可是就在那周武走投無路之際,便是動用此招,而且只是不如天門鎮大的一小片區域,於現在整個人族區域難以比較。

只是當初我並不清楚這是什麼,辨認不出這是神通還是陣法,幾乎耗盡所有寶物防護,又將地面化作堅硬磐石,隨後躲在地底深處,最後都被這一招將地面磐石轟碎,我更是神魂震碎陷入昏迷!」

「什麼?」金甲妖皇露出震撼之色:「不足天門鎮那麼大的區域陣法啟動,都能將你傷成這樣?如今整個人族區域大陣啟動,那我們豈不是沒有活路?」

「看起來踏空老賊留下不少後手,竟然讓族人在這無數萬年中,完善了覆蓋整個九陽界的大陣?我們快阻止他們,決不能讓他們真正啟動陣法!」桃花仙子也是滿臉凝重。

而這個時候,隨著周宇手中玉佩光霞越發明亮,其上散發出的毀天滅地之力也越發明顯。

「想要阻止本聖?遲了……」

周宇拿著玉佩,臉色有些發白看起來消耗不小,隨即朝古朋等人所在方向遙遙一指!

轟!

一道髮絲般細小的光絲,在玉佩之內急速飛出,不過尺許長短,但速度奇快無比!

不過光絲剛脫離玉佩,便迎風暴漲化為手臂粗細,但僅僅是幾個呼吸間功夫,光柱再次化為了一道水桶粗細數十丈長!

其上散發出毀天滅地之力,似乎一擊之下可撼動蒼穹,毀滅天地間一切事物,震耳欲聾的呼嘯聲,讓人頭皮發麻的四散傳出,如同身在雲中聽見炸雷一般。

莫說是那種毀天滅地之力的波動擴散,光是這巨大而狂暴的聲音,便是震碎了附近幾十座山峰,大地猛烈顫抖,半空中發出沉重的嗡鳴之聲!

恐怖的能量氣浪滾滾散開,四周虛無震動空間扭曲,風雲倒卷電閃雷鳴,好像這一片小世界都要支離破碎一般,平整的地面更是瞬間被擠壓成一片山谷。

光柱還沒有真的落下,便是給眾人帶來一股無法抵抗的威壓,眾人實在難以想象,那光柱轟下來,會給九陽界人族帶來什麼樣的災難?

而最讓眾人驚恐莫名的是,如今他們已經來不及阻止這場災難,甚至……在這場災難中自保都成了問題!而且這波動覆蓋整個人族,就算是聖人,也沒辦法快速逃出這種覆蓋面積,看著如同末日降臨的景象,在場眾人皆是毫無辦法滿臉死灰!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巨大的光柱緩緩壓下,整個人族區域皆是空間震動地面顫抖。

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降臨在人族每一個生靈的心底,令眾生心底驚恐不知所措。

天門谷附近那些通玄渡劫期,也都是身心驚懼顫抖不已,彷彿是螻蟻面對洪災。

即便是那些聖境的古朋等人,雖然沒有達到毫無抵抗之力,可內心也都是萬分震撼,覺得想要活下來似乎機會渺茫,當然這只是一種心中的驚恐感覺。

「哈哈哈,你們都給我去死吧,以後這九陽界,就歸屬我周氏一族掌控,洪荒之門也是我周氏把持,哈哈!」周宇滿臉興奮,似乎是看到了九陽界人族滅亡的一幕。

周通雖然對周宇頗有不滿,但是見到周宇真的能只催動人族區域大陣,心中也不免興奮起來,最後沖著古朋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古朋,這一次你還不死?羅修已死,我會讓你古氏一族徹底……」

嗡鳴聲一起。

周通的話還沒說完,那正在壓下來的巨大的光柱,竟然微微一顫,其上浮現出一道道裂痕,原本整個凝固無比的空間,也出現一道道龜裂,似乎是力量不穩即將碎裂的樣子。

「什麼?」周通頓時愣住,周宇更是手臂一抖,有些難以置通道:「這怎麼可能?莫非是陣法被損壞了?」

下一刻,周氏那些聖人皆是滿臉懵逼愣在原地。

原本那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壓,竟然頃刻間消失不見,隨著半空中一道道裂痕蔓延,只聽見咔嚓一聲,似乎是鏡面碎裂一般,整個人族區域,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壓徹底消失不見。

緊接著,那巨大的光柱也是絲毫威能都未曾出現便是潰散開來,天地間恢復安靜,一絲威壓都沒有殘留,好像之前的一切只是幻覺,古朋等人頓時一臉茫然。

若說這周宇良心發現,不想滅掉人族,古朋等人誰都不可能相信!

而此刻最茫然最不解的,便是周氏族人,尤其是周宇和周通,他們盯著玉佩愣了良久,周通更是叭嗒叭嗒嘴,沒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

面對著周氏聖人的不解,古朋等人也是神色異常,雙方僵持良久,互相忌憚都不敢貿然出手。

古朋等人擔心這是周宇等人的詭計,而周宇等人本就落了下風,不可能再衝上去硬拼!

氣氛有些緊張壓抑,壓抑的讓人心底發寒,雖然沒有之前那種毀滅般威壓,也沒有威脅到生命的強大波動,但是這種壓抑卻讓人很不舒服,甚至呼吸都有些不太順暢。

嘭的一聲!

忽然間,一道黑影由遠及近,最後應聲跌落在深坑附近的地面!

那是一道渾身黑衣的蒙面男子身影,看起來還算魁梧,但是個子不算很高,倒在地上渾身是血,看起來傷勢頗重的樣子!

緊接著,另一道身影急速追來,正操控一口飛劍,斬向跌落在眾人附近的那道身影!

古朋等人還沒來得及明白怎麼回事,莫愁卻是雙目一凝,蕭寒更是神色一緊,似乎是認出來那人,急聲道:「盟主?你怎麼?」

蕭寒的話還沒說完,後面追擊他的那道身影操控飛劍,頃刻間斬在了地面身影身前,蕭寒見狀一聲厲喝,單手一彈,一道藍光飛出,輕易擊退了那一道飛劍,救下了地面黑衣男子。

操控飛劍的身影落在地面,先是楞了一下,隨後臉上露出驚容,顯然沒料到蕭寒只是一擊,便是將自己的飛劍攔下。

而古朋等人看見操控飛劍的身影,皆是愣在了那裡,因為他正是在小山村遇見的那名散修,而曾經古朋被周武催動九陽滅世陣震碎神魂的時候,這老頭還救過古朋一次。

「王彪?」古朋有些疑惑:「你怎麼……」

「咳咳……」還不等王彪說話,被蕭寒扶起來的那道身影咳嗽一聲,隨意的擦了擦滿身是血的黑衣,最後扯掉了臉上的黑布,露出了一張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臉龐!

古朋看見此人面容又是一愣,這竟然是……敕令盟的盟主……傲無常!

「是你?」就在古朋等人一頭霧水的時候,周通看見傲無常的面孔后,頓時瞳孔一縮:「守墓人?你……難道是失守了?」

「咳咳……」傲無常慘笑的擦了把嘴角血跡,沒有回答周通的話,而是看向蕭寒:「還記得,那一次我們在小山村見面嗎?」(詳見第643章傲無常)

「記得。」蕭寒神色凝重:「盟主大人說過,一旦你發生意外,便讓我接任盟主之位,帶領敕令盟不至於被其他勢力吞掉,可蕭寒無能……」

「不錯!」傲無常深吸口氣:「一定要,做到……」傲無常掙扎著站起身,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朝著周通深施一禮:「傲氏守墓族人傲無常,見過尊主……」

「尊主?」

「什麼情況?」

「他們這是……」金甲妖皇等人滿臉茫然,不知道這敕令盟和神國島何時扯上了關係!

「哼!」周通臉色一凝:「你不是負責看守人族九陽滅世陣嗎?為何此番陣法不能激發?壞了我等大事,此番老夫要親手滅了你!」

傲無常神色不變,微微起身道:「無償本就不想看著九陽界生靈塗炭,更不想幫助外人對付本界生靈,怎奈當年我傲氏老祖,承蒙周氏聖祖救命之恩,最後答應踏空聖祖鎮守人族九陽滅世陣,但至今沒有出現失誤。

不料此番被追我的那人,也就是王彪發現端倪破掉此陣,無償無能,我族本就是踏空聖祖救下才有今天,尊主想要取我性命,無償還你便是,以報踏空聖祖當年救下我傲氏一族恩情,而我,再也不用做一些違背道心的事!」

傲無常一掌推開蕭寒,隨後大笑道:「哈哈,我傲無常可以死,但敕令盟不會亡,蕭寒聽令,從此你便是我敕令盟盟主,這是令牌,以後盟中就靠你了!」

話音未落,傲無常扔出一枚令牌丟給蕭寒,隨即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天靈蓋上,嘭的一聲悶響,傲無常頭骨碎裂神魂皆滅,徹底的死在了眾人的面前。

整個過程似乎是傲無常早就想好的一樣,甚至眾人都沒來得及阻止,而傲無常死的時候眼中沒有不甘與恐懼,反而帶著一種解脫,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解脫,似乎是脫離了本心的苦海與掙扎,看起來與古羅修有些相似。

就在眾人愣住的時候,那王彪卻是沒有理會傲無常的死,他竟然緩步來到桃花仙子身邊,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沖著桃花仙子微微躬身道:「主上,人族大陣以破,神國島守墓族人全除,從此後人族再無九陽滅世陣威脅!」

……

快結束了,很多謎團漸漸被揭開,最近劇情需要精細,因此耽擱了時間,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嗯,辛苦你了,也不枉費本仙子對你的栽培!」桃花仙子神色不動的點了點頭。

「主上?」金甲妖皇一聽見王彪的稱呼,神色頓時變了一下,眼中竟然閃過一絲興奮與果然如此的表情,隨後急忙開口:「原來您就是……」

「嗯?」桃花仙子秀眉微皺的看了眼金甲妖皇,後者眼角一跳頓時閉嘴。

古朋看的愣神盯著王彪,疑惑道:「到底怎麼回事?你不是散修?」

「抱歉!」王彪對著古朋拱了拱手,隨即沖著眾人歉意一笑:「實在是不好意思,由於王某需要完成主上交代的任務,所以只能裝成一個散修。

這也是為了我方便接近傲無常,只有混在他的身邊,才可以將他們傲氏一族清理掉,畢竟他們是人族九陽滅世陣的守護者,不除掉他們,我難以破壞陣法,所以我才沒敢告訴各位實情!」

「原來如此,你竟然是渡劫期?」古朋這才發現,王彪一身渡劫期氣息極其穩固,絕非短時間內進階的人,看起來在那小山村剛認識的時候,這個傢伙就隱藏了修為。

不知不覺中,古朋感覺後背有些發涼,似乎自己接觸過的一些人,都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這小小的九陽界,似乎隱藏了許多到現在也未能發現的秘密。

「原來是你破掉了人族區域九陽滅世陣?」周通雙目一眯,直接打斷了古朋和王彪的對話,臉上毫不掩飾的露出殺意:「既然如此,那你就留下來吧……」

周通屈指一彈,一道紅芒飛出,還未等接近王彪,便是被一朵桃花擊碎。

桃花仙子收回玉手,看著王彪輕聲道:「去那邊,幫助天門州對付那些低階吧!」

「是,主上!」王彪自始至終也沒有將周通等人放在眼裡,頓了頓朝著桃花仙子再次開口:「對了,破掉大陣的並非我自己,是有人幫忙,若他出現,望主上救他一命,沒有他在,我自己也很難在傲氏領地重創傲無常破掉大陣!」

王彪說完話,身子一閃朝著遠處飛走,古朋則是有些疑惑,莫非這王彪還有同黨?否則他說的那個幫手究竟是誰?那人為何會幫助王彪破壞人族的九陽滅世陣?甚至幫著他重傷傲無常!

「休走……」見到王彪遁走周通剛要出手,而古朋和桃花仙子等人身形一閃,便是擋住了王彪的身影,周通怒容一閃卻又萬分無奈。

「古朋……」蕭寒神色一動,凝重道:「如果能活下來,那個王彪,我必須要殺了他!」

「你若是有這個能力,完全可以試試!」桃花仙子絲毫不讓。

蕭寒握了握拳,身為殺手的他們,情緒素質控制的很好,不過雖然之前沒有發作,那是因為他知道大局為重,可一旦這件事了結,蕭寒必然不會放過王彪。

「無論什麼原因,殺死盟主的人,我絕對不會放過,就算你想要護著他,我也要與你鬥上一斗!」蕭寒說完話,莫愁面無表情道:「我們兩個會一起出手,王彪必死,擋我者必死!」

古朋頓時有些頭大,急忙開口打斷幾人的話:「大家別吵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現在大局為重,不要分散心力!」

古朋的話還是很有作用的,無論是蕭寒莫愁,還是桃花仙子,最終都沒在說話!

雲鶴子和周源一直眯著雙眼,不過他們兩人早就吞服了丹藥,一身氣息恢復了不少,那六耳金猴更是躲在幾人身後,不時地打量著古朋等人。

只有周宇一直沒有開口,臉上也沒有絲毫表情,只是靜靜的看著事態發展,直到王彪走後,周宇才緩緩揚起嘴角,眼中閃過一絲瘋狂與猙獰之色。

「周通,九陽界五族中人族大陣被破,另外四族可否有鎮守之人?」周宇雙目微眯。

周通急忙開口:「回老祖,當年聖祖在九陽界布置後手,魂族、精靈族、妖族和魔族,這四處都是聖祖親自帶人布置的,雖無人鎮守,但陣法絕對不會遭人破壞。

因為那都是聖界材料極其堅固,就算是現在的我也很難破掉,唯獨聖祖當年沒有將人族區域大陣布置完畢,但老祖將布置之法傳授下來。

不過踏空老祖當年也留下了後手,也就是救下了傲氏族人,讓他們守護人族慕陵,且吩咐我們將陣基建立在慕陵中,會有守墓人保護人族大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