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裝模作樣的雙手按在了一左一右的兩扇青銅巨門之上。

然後氣運丹田,急聚胸腔,遂到喉間。

大喊:「想開門,門都沒有啊,大孫子。」

就在所有人一臉錯愕,不知施恩為何忽然間大聲喊出這句話的時候,青銅巨門居然…居然…開了。

開了。

「看什麼,進來啊,大孫子。」

施恩直接大步跨進了宮殿之內,轉過身來招呼著外面一個個張大嘴巴的人。

「小心!」 「小心!!」

這一刻,在宮殿之外的柳月娥和李麗晴齊齊大喊了一聲。

施恩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妙,還未做出真元力武將來防禦,就被一股超強的力量給頂飛了出去,整個人就像是離弦之箭,撞斷了好幾棵蒼天大樹后,整個人深深的陷入了一巨大岩石之中,激起了一片灰塵來。

「哈哈哈,總算是有人打開了這道門,我丁丑終於又出來啦!!」

一個長得人如其名,丑的出名的金光閃閃的大漢從宮殿裡面走了出來。

「欸,我剛剛撞飛的,是個人還是,是個魔啊?」

丁丑一走出來,發現外面站了好幾號人,其中有魔族,也有凡人。

他剛剛在裡面為了打開這道青銅巨門而費盡心思,逐漸的情緒也變得是越來越激動。

後來,他察覺到了青銅大門有運作的聲響,還聽到了有人的叫喊聲。

於是,躲在暗處的他便瞬間出招,不管怎麼樣,為了預防等會這道青銅巨門又無故閉上且沒法打開,他必須先想出個解決辦法來。

而他的解決辦法就是,自己想衝出來再說,至於還在這宮殿裡面,等待神力恢復至巔峰的其他三名神族戰將。

誰管他們呢,至少他已經出去了,若門真的關上,那就只能怪他們自己倒霉,自己先去救出被抓走的丁亥再說。

然後,施恩就非常倒霉的,被這丁丑給撞飛了。

「丁丑?果然是你。」

『海苔怪』認出了這個金光四射的漢子的身份來。

看來他已經恢復神力了,這不行,以我現在的狀態,一對一絕對沒問題,可裡面還有三啊。

不行,不宜跟他發生正面交戰,先自行躲避再說。

這般計劃著,『海苔怪』準備伺機離開。

但是,嫉『魔』如仇的丁丑怎麼可能放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魔族戰士不殺,讓他白白溜掉的道理呢。

「大膽魔族,在我丁丑神將的面前,你還有勇氣要逃,納命來!」

恢復神力的丁丑,渾身金光閃閃,站在那裡就已經足夠令人生畏。

『海苔怪』想逃,卻是生生的被對方凌空一掌拍去,挨了對方一掌。

當然了,在其他人的眼中,只是看到了言塵被拍飛,然後直挺挺的在地上吐了幾口淤血而已。

「吼,原來你是附在凡人之身,這簡單的很,看我怎麼把你從這具肉體里揪出來。」

看來丁丑恢復神力后,還是挺有手段的嘛。

只見『海苔怪』在聽到丁丑的話后,悚然大驚。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具凡人肉體作為軀幹控制,若是被丁丑給揪出來的話,那麼招對方現在的狀態,殺死自己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救我,救我,救我啊!!死小子,你別裝死我,我知道你肯定沒死,我要是被抓了,你也不會撈到半點好處的,死小子,快來救我啊!!」

『海苔怪』不斷的沖著那煙霧瀰漫的地方,那是施恩被撞飛后,正好被打入岩石裡面的地方。

只不過,無論『海苔怪』怎麼叫喊,施恩都沒有回答他。

就好像是,他真的被對方給撞掛了一樣。

但是,施恩才不會這麼容易就掛了的。

事實上,他早就已經從岩石裡面出來了,好傢夥,自己被這麼輕輕一撞,撞斷幾棵蒼天大樹不說,這岩石上面還留下了一個動作非常優美的人形坑。

「神族戰將?有點意思,這實力簡直就跟當初地下古墓里的那頭靈明石猴相差不大。」

施恩捏了捏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

準備等會好好的大幹一場。

這叫禮尚往來,至少也要弄斷對方一隻手臂,替李麗晴報仇后,在把他整個人給塞入他這個人形坑。

塞不進去也要塞,這叫做禮數。

「死小子,你真的就這樣見死不救是不是?」

遠處的『海苔怪』還在呼喊著施恩,只不過,他的語氣用的不太對,哪有求救的人說話的語氣這麼強硬的,就好像是施恩欠了他似的。

施恩還真不欠這『海苔怪』什麼。

心說:我還就見死不救了,怎麼的。

等『海苔怪』被揪出來后他才準備出手,一方面是他不想再繼續參與進這神魔兩族的恩怨裡頭去了。

另一方面是,他覺得這『海苔怪』也不是什麼好人,額不對,他本來就不是人。

反正施恩就覺得他怪怪的,就連當時教給他的針插勁術法,他也覺得這裡面肯定有什麼玄妙,絕不是能抽離黑魔氣那麼簡單。

不得不說,施恩還真的有些成長,居然懂得分析出這麼多的事情來了。

他手握木劍,整裝待發,渾身的真元力開始自行運轉,耳邊傳入的來自遠處『海苔怪』的叫喊,從最先開始的語氣強硬,到緊張服軟,再到最後面的憤怒不已,最後竟是沒了聲響。

施恩便知道,時候到了。

一身紫黑色的真元力戰袍,黑炎之瞳也準備完畢。

蓄力在雙腿之上,一個閃現消失在原地。

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那金光四射的丁丑面前。

施恩看到對方手裡拽著一縷黑幽幽的魔魄,正是『海苔怪』無疑。

他直接一木劍刺去,正好刺中了他拽住魔魄的那隻手。

「啊!!」

一聲大叫后,丁丑的手感到疼痛,立時鬆手。

本來已感生存無望的『海苔怪』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施恩居然在這個是時候出手救了他。

本來之前對他還是帶著怨恨的,現在總算是消除了一點點,嗯,就一點點。

不過,當他從丁丑手裡逃竄之際,卻是聽到了後面傳出了一句話。

只聽施恩懊悔不已的喊道:「哎呀,我是要刺他右手的,怎麼就刺中左手吶。」

好傢夥,原來施恩根本就沒有想救『海苔怪』的心,這完全是誤打誤撞的。

這可把『海苔怪』給氣的,差點就要回頭來跟施恩來個你死我活。

不過,理智還是戰勝了他的怒火。

現在他逃命要緊,再去神山尋一具能附身的凡人肉體。

施恩一劍得手,丁丑也不是吃乾飯的,立時就是一拳揮來。

帶著無盡的神之力的一拳,施恩也不敢輕視,黑炎之瞳一睜開,右手化掌附加上黑炎,再運行六成真元力在上面。

一招六成真元力普通掌硬接了丁丑的一記神拳。

轟的一聲,無形力量從二人接觸到的地方生出。

二人彼此間的距離,瞬間變遠。

都被彈飛了出去。

施恩的手有些顫,就算他的心裡已經差不多對這丁丑的實力有所估計,但沒想到,他的真正實力竟然高出他估算的太多太多了。

這一戰,難打咯。

而丁丑就更加震撼了,他的拳頭表皮都被燒焦了,有些地方都見到骨頭了。

這都是拜施恩的黑炎所賜。

「九幽,他會使用九幽!」 感受到來自施恩那隻黑炎之瞳里,所湧出來的九幽,神將丁丑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這個凡人螻蟻,他怎麼可能擁有連神魔兩族都不可能擁有的九幽。

這種氣息,跟當年那個凡人,有點相似,又有點不同。

輪迴轉世?

不大可能,當年那個凡人,他可是使出了屍解封印將我們神魔兩族通通封印在兩界之中。

即是屍解,那麼又何來的輪迴轉世呢?

可這九幽,又是確定無疑的啊。

或許,是當年那個凡人留下了後備力量,而這股後備力量暗中在我們神魔被封印的這上萬年裡,培養出來能使出九幽的凡人吧。

也只有這個理由可以解釋得通。

只可惜,這神將丁丑只猜中了九成。

的確,當年那個凡人留下了後備力量,也暗中培養了一批能使用九幽的人來。

只不過,施恩卻不在其中,他能使出九幽,完全是靠著自己從真元力的能量形態中摸索出來的。

「凡人小鬼,我本不想與你計較阻我路之事,但現在,你身具那個人的九幽,我就必須剷除掉你了!」

這神將丁丑還真是會說,明明就是他自己衝撞出來,把人施恩給撞飛了。

若不是施恩身子硬朗,換作一般人早就撞死了。

現在,居然還說成是施恩阻礙了他,真是有夠可以的啊。

既然你要殺我,那我也該認真對待了。

誰殺誰還不一定呢。

施恩左手緊握著木劍,紫黑色的真元力卷在劍身之上開始翻滾。

手稍微一抖,劍身上的凌厲的力量伸縮吐現,偶爾還暴射而出,在這堅硬的地面上,竟是留下一道不淺不深的划痕。

施恩抬起左手,劍身隨之上移,遙遙指向了對面的神將丁丑,鋒利的劍鋒在這陽光的反射下,顯得是多麼的森光凜然。

「我問你,她的胳膊,可是你傷的?」

施恩指了指李麗晴的那條被嚴重燒傷的胳膊,問神將丁丑。

「不是我,欸,我為什麼要回答你,奇怪了。」

神將丁丑兩條粗眉都擠成了一條,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回答這個凡人小鬼。

「好吧,既然不是你,那我也就不卸你一條胳膊了。」

頓了一頓,接著說:「可你剛說了要除掉我,那沒辦法了,我也得把你嫩死了才行。」

「小小凡人,好大的口氣,那來吧!」

隨著一人一神身體之上,都升騰起了各自的能量,宮殿之外的氣氛,霎時間變得緊張了起來。

圍觀的幾人變得非常的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施恩的身上。

這其中便有明處的李麗晴、柳月娥、李哲學,還有夏齊臨等人。

而暗處,則有羅迪,還有聽到有大量靈石消息的郝帥夫婦,以及天權文曲宗門的幾位弟子。

他們其中不少的人都很想知道,這位來自世俗界的少年武者,他的實力究竟強到了哪一步?

場地中,施恩緩緩地閉上了雙目,旋即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

忽然,他眼眸乍然睜開,左邊漆黑的眸子中,黑炎閃逝而過,加持在其身體之上的真元力戰袍,也是在此刻再度變得深邃了許多。

在攻擊和防禦方面,戰袍著重加強了這兩方面的能量。

施恩左手緊握木劍,感受著從木劍那不斷傳來的沉重之感,這木劍正在瘋狂的吸收著他的真元力,不僅是在重量上面得到了增長,在力量、硬度方面也變得是無人能敵。

這對方要是挨了自己一劍,可不想之前那樣輕鬆了。

施恩一抬目,凝視著對面那金光四射的神將丁丑,二人忽然騰空而起,在半空中,兩人四目對視,目光逐漸變得冰冷,彷彿已成針鋒對麥芒之勢了。

「那個凡人留下來的火苗,必須將其扼殺掐滅,比起魔族,你更深得我的痛恨,身為神族的我,被封…」

半空之上,神將丁丑望著對面的施恩,然而的他的話語還未說話,便是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

因為此時的施恩,竟是無視了他的戰前感言,率先打破了僵持的局面,左手的木劍一揮動,腳下的鬼步一施展,身體猛然化為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原地,緊接著一個閃現出現在了神將丁丑的面前,以衝撞之勢狠狠的對著神將丁丑撞了過去。

「嘭」的一聲,神將丁丑竟是被施恩給撞飛了出去。

他從半空被撞飛至地上,身子一衝擊之勢撞斷了好幾棵蒼天大樹,最後,居然就這麼準確無誤的,深陷在之前施恩所在的人形坑之內。

「往而不來非禮也,這次,是你擋了我的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