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發生了,只聽咯吱連聲,葉問天的手臂一點點上抬,雖然慢,卻無可抗拒,竟然將裂魂刀生生頂開!

「你也有蛟龍之力?」葉知秋駭然。

「不,我還沒有蛟龍之力。」葉問天笑了,笑得無比冰冷,「但殺你,已經足夠,斷!」

隨著這一聲輕喝,在全場千萬人的注視下,叮的一聲脆響,裂魂刀,斷了!

… 裂魂刀斷了!

無堅不摧的裂魂刀竟然斷了!

雖然只是武靈,但裂魂刀的鋒銳程度在十宗首屈一指,竟然真的斷了!

「這怎麼可能?」所有人心中都伸出這個念頭,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裂魂宗弟子更是驚得從座位上蹦了起來,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宗主,這……」葉知白立刻慌了神,有種信仰被折斷的感覺,比下面斷了還要可怕。

葉天南霍然起身,死死盯著那飛揚旋轉的斷刃,胸膛劇烈起伏,不住喃喃道:「裂魂刀怎麼可能被折斷?裂魂刀從未折斷過!」

其餘幾位宗主雖然受到的刺激雖然沒有葉天南這麼大,但一個個也都驚了個呆,青龍十宗內部較量了數千年,何曾聽過裂魂刀被斬斷這種事情?這種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嘛!

可是,天方夜譚偏偏就發生了,而且就發生在眼前。

場中,感觸最深的當然是當事人葉知秋,武靈折斷等同於傷及本體,此刻在他眼中,只有那飛旋的半截刀刃,以及無窮無盡的驚愕。

忽然,葉知秋警兆陡升,腳下如電瞬間暴退,堪堪擦著龍牙刀的刀刃躲了過去,可他尚未來得及鬆口氣,就一聲痛呼捂住了肩膀,轉頭一瞧,肩頭竟然裂開了一條深深的血槽,從切面來看,不是被切開,而是被撕開的!

撕開?葉知秋頓覺不對,明明沒有被龍牙刀斬中啊,怎麼會被撕開?就算是擦到刀芒,傷口也絕對不是這個樣子。

下意識,葉知秋望向葉問天手中的龍牙刀,立刻發現了原因:原本黑底金文的帝具龍牙刀,看起來居然有些模糊!

為什麼會模糊?葉知秋凝神仔細觀察,這才發現了奧秘。原來龍牙刀竟然在高頻振動,並且不斷有嗡嗡之聲傳出,振動的頻率之快,肉眼完全看不清,只有靈帝以上的強者,才能勉強看出來。

自此,葉知秋總算是明白了肩上撕裂傷的來源,並不是刀刃所致,而是刀刃周圍空氣產生的振動所致,可他疑惑的是,不就是振動嗎?怎麼可能斬斷裂魂刀?

葉問天一抖長刀,嘿然道:「無知之人,說了你也不會懂,受死吧!」話音剛落,人已衝到了葉知秋面前,兩人之間的交鋒瞬間顛倒。

其實,振動刀刃的技巧是從特蕾莎那裡學來的,只不過葉問天做得更好。葉問天擁有前世的知識,在前世的世界,有一種匕首叫做高頻振動刀,簡直無堅不摧,不是削鐵如泥,那是削鐵如紙!

這種技術被運用在了許多方面,都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芒,雖然葉問天還做不到讓分子振動,但整體高頻振動,他還是能做到的。

想要掌握這門技巧,需要三個必備條件:強悍的身體、超強的控制力、以及一柄神兵利器。

恰好,這三個條件葉問天完全滿足。

葉問天習得這門技巧之後曾經做過實驗,帝具龍牙刀一旦進入高頻振動狀態,威力能拔高五倍不止,別說金剛隕鐵,就連星核都能一刀撕碎。

為此,葉問天還取了個名字:震蕩刀。

親身體驗過震蕩刀的威力,葉知秋哪敢讓刀刃沾身?連忙重新凝聚裂魂刀,一聲大喝揮刀擋去。

兩刀相撞,又是叮的一聲,毫無懸念,裂魂刀剎那斷裂,這一次,飛旋的斷刃碎成了三瓣。

葉知秋大驚失色,以最快的速度躲過了當胸斬落的刀刃,奈何震蕩刀的波及範圍太大,胸口衣衫爆碎,肌肉被活生生撕開,血淋淋的傷口從肩膀一直劃到腰部。

兩刀,斬斷裂魂刀兩次,斬傷葉知秋兩次,這到底是因為帝具太強,還是因為使用帝具的少年太強了呢?

全場寂靜,這次的震驚絲毫不比剛才小,普通人在驚嘆葉問天的實力,而十宗強者則死死盯著葉問天手中的帝具龍牙刀,他們都已經看出了龍牙刀威力暴增的原因:震動!

武王暗暗拿武靈開天斧相比較,結果讓他直咧嘴。

公孫無忌和冠軍侯的臉色尤其難看,指天宗的武靈是指天劍,論鋒銳和裂魂刀差不多,威力略強,但堅固程度差不錯,也就是說,在帝具龍牙刀的震蕩攻擊下,指天劍也逃不了斷裂破碎的命運。

「這可如何是好?」指天宗弟子全傻了,他們發現葉問天就是個無底洞,每次都能玩出新花樣,而且每次都讓人頭痛不已。

場中,葉知秋方寸大亂,修為半步至尊,卻完全發乎不出來,被葉問天追著漫天亂飛。

三刀、四刀、五刀……

每一次碰撞,裂魂刀都會被崩斷,碎裂的殘片在葉知秋身上打出無數血花,可葉知秋卻無可奈何,只能一次次重新凝聚裂魂刀送上去,沒辦法,總不能用身體硬抗,葉知秋毫不懷疑,如果被命中要害,就算是至尊都會被一刀斃命。

千萬別忘了,這不是普通兵器,這是帝具龍牙刀,以帝具之刃形成震蕩刀,那威力真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就連武王這種超級至尊,都絕對不敢正面硬接。

此時此刻,狼狽逃竄的葉知秋總算是明白了葉問天不用神武靈的原因,僅憑這一手帝具震蕩刀,就足以在靈帝之中所向無敵!

「狗賊別跑!」葉問天猛追不舍,帝具龍牙刀大開大合斬出滔天刀氣,每一道刀氣都在高頻振動,和空氣摩擦發出刺耳的尖嘯,連守護觀眾席的至尊強者都感覺陣陣頭痛。

「呀呀呀,小孽種,你別欺人太甚,有種不要使用帝具!」葉知秋厲聲大吼,怎麼聽都有種色厲內荏的味道。

全場噓聲,人家靈王而已,不用神武靈,還不能用帝具,那還比個屁?堂堂靈帝巔峰,號稱半步至尊的強者,說出這種話簡直丟人。

「帝具是我的,我就用怎麼著?狗賊受死!」葉問天再次斬斷裂魂刀,一刀擦著葉知秋的後背劃過。

鮮血迸濺,筋肉活活撕開深可見骨,葉知秋嘶聲痛吼,突然渾身爆發出萬道黑芒,如黑色的烈日高懸空中,威壓暴漲,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將葉問天彈了出去。

(第十更)

… 葉知秋堂堂靈帝巔峰強者,被葉問天追的滿場亂竄狼狽如狗,全場觀眾都感到汗顏,實在是太丟人了,好歹也是裂魂宗長老,敢不敢不要這麼丟人?

可就在這時,葉知秋似乎是不堪受辱,驀然爆發了,渾身黑光萬道,如一顆人形黑日高懸空中,葉問天一刀斬落,竟然被彈開了。

以帝具施展震蕩刀都被彈開,葉知秋要發動什麼秘技嗎?

瞧這黑日凌空的氣勢,不論是什麼秘技,威力毫無疑問肯定很強。

難道場面又要大逆轉了嗎?千萬觀眾翹首以待。

空中,葉知秋身上第八靈環驟然光芒大放,萬道黑芒將競技場上空整個遮住,一時間天空都黑了下來。

「黑耀凌日,修羅降世!」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葉知秋嘶聲大吼,在漫天黑芒之中,身軀陡然不規則扭曲,就要像一隻手在將他折來折去似的,每一下都發出咔嚓咔擦斷骨之聲,場面之詭異,令人寒毛直豎。

緊接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葉知秋身上的黑芒剎那倒卷,化為黑色火焰繚繞全身,他的額頭凸起一個鼓包,嗤的一聲鑽出了一隻黑漆漆的犄角,繼而破皮之聲不斷,他的背上、手臂上、肩膀上都冒出了黑色的骨刺,眼睛完全變成了黑色,口中伸出兩根獠牙,看起來森然可怖。

這是什麼變化?葉問天愣了愣,葉知秋明明使用的是第八靈技,怎麼突然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在他的記憶中,裂魂宗的第八靈技不是這個啊。

正疑惑呢,就有陣陣驚呼響起:「天哪,我知道這是什麼,這時裂魂宗少數人才能覺醒的血脈秘技,通過和靈技組合,能夠召喚黑日之力,化身鬼修羅!」

「鬼修羅?那不是傳說中的怪物嗎?裂魂宗竟然有這種秘技,還和血脈有關,難道他們的祖先和鬼修羅有關係?」

「神吶,你是說裂魂宗有鬼修羅血脈嗎?那他們還是人嗎?」

「傳說鬼修羅本來也是人,只不過因為修鍊而吞食厲鬼陰氣,最後身體變異形成了鬼修羅,雖然鬼修羅暴虐殘忍,幾乎喪失人性,但實力之強,簡直驚世駭俗,如果葉知秋真能變成鬼修羅,葉問天恐怕就完蛋了。」

「鬼修羅絕對是超級至尊,葉知秋僅僅是使用血脈秘技,不可能擁有鬼修羅的全部實力,不然裂魂宗早就十宗第一了。」

很顯然,知道裂魂宗傳說的人不在少數,這些傳說葉問天並不知道,但聽在耳中,也算是有所了解,不過他並不擔心,管他鬼修羅還是鬼無常,來一個殺一個,龍牙刀下絕無活口!

裂魂宗區域,葉天南長出口氣,道:「真沒想到,知秋這次閉關,竟然覺醒了血脈秘技,這是我都沒有想到的事情,實在是意外之喜,今後我宗又多了一個強者!」

「宗主說的是,知秋的天賦其實很好,今後我們三人化身鬼修羅,誰還是我們的對手?」葉知白立刻拍馬屁。

觀戰席,「葉兄,別逞強了,使用神武靈吧,鬼修羅傳說有改天換日之威,不可輕敵啊!」龍玉明急得直跺腳,恨不得大喊兩聲提醒葉問天。

「看來傳說是真的,裂魂宗真的有鬼修羅血脈,不然不可能化身鬼修羅,難怪裂魂刀攜帶萬鬼哭泣之聲,原來是這個原因。」龍玉嬌肅然道。

「死傢伙不會輕敵的,我相信他!」卡恰捏了捏粉拳,咬著下唇鄭重說道,但眼中的擔憂之色卻掩飾不住。

特蕾莎搖了搖頭,換了一下交疊的修長雙腿,道:「如果是完全的鬼修羅,我也只能避其鋒芒,但很可惜,葉知秋這老東西明顯剛剛覺醒,能有鬼修羅三成的實力就不錯了。」

聽特蕾莎這麼一說,幾人才總算是鬆了口氣,但緊接著又立刻緊張起來,葉問天會如何應對呢?

場中,葉知秋已經完全變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渾身衣衫被腐蝕的破破爛爛,鬼氣纏繞戾氣衝天,上身骨刺尖銳如刀,額頭獨角燃燒著黑色火焰,獠牙森森雙目漆黑,張開雙臂仰天大叫:「啊啊啊啊啊,這就是力量,這就是鬼修羅的力量,小孽種,我要活撕了你,你和你爹都該死,哈哈哈哈哈!」

黑火沖霄戾氣盈天,葉知秋化身鬼修羅,居高臨下俯視著葉問天,利爪虛抓火星四濺,獰笑連連懾人魂魄。

「老畜生,你真是不自量力,鬼修羅?就憑你這幅樣子也算是鬼修羅?」葉問天長刀向天一臉不屑,衣袍在黑氣中烈烈狂舞,如屠鬼的戰神。

裂魂刀中突然浮現出一個虛影,正是帶領裂魂宗進駐天空城的老祖宗葉無敵。

「垃圾一個,鬼修羅何其強大,是你能夠仰望的嗎?真是可憐,老夫逝去千年,宗門就剩下這幫東西了嗎?」葉無敵癟癟嘴,一臉惋惜。

被自己的祖宗親口罵垃圾,這是何其丟人的事情?全場登時傳出了不少嗤笑之聲。

葉知秋幾乎氣炸了肺,理智越來越混亂,漸漸全都被殺意狂意佔據,渾身戾氣陡然暴漲,雙爪舉過頭頂,一顆黑色的光點越來越大,整個天空都化為了一個黑色的漩渦,漫天黑芒急速朝黑點匯聚,剎那已經放大數百倍。

「小天,今天我准許你使用無量九劫刀第六刀,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順便也替老夫清理門戶。」葉無敵說完嘆了口氣,似乎有些憂傷,鑽回龍牙刀之中。

葉問天大喜,由於葉無敵限制,以前一直沒有得到第六刀的使用許可權,沒想到今天終於能使用了。

這第六刀的威力會有多大呢?葉問天好期待。

眼看葉知秋雙爪中的黑日越來越大,恐怖氣息越來越強,葉問天不再耽擱,凝神閉目,將心神沉浸在帝具龍牙刀之中,仔細感受第六靈技,接受葉無敵的教導。

三秒,無比短暫的三秒,也是無比漫長的三秒,無論對於敵視葉問天的是,還是對於關心葉問天的人,都是一種煎熬。

終於,葉問天雙眼忽然睜開,兩道金光迸射而出,渾身突然散發出一股無比高貴的皇者之氣,如上古帝王降世,巡視八荒六-合,萬物臣服。

「好帥!」特蕾莎抿著嘴,吃吃笑了起來。

在全場的目光中,葉問天如帝王巡天,帝具龍牙刀的刀刃開始發出金色光芒,竟然從黑色變成了純金色,一把純金戰刀,攜無上天威!

舉刀向天,帝王之氣直衝九霄,一道金光從刀尖沖騰而出,葉問天緩緩吐出了第六刀的名字:「無量九劫刀第六刀:皇刀·君臨天下!」

(第十一更,無量九劫刀第六刀出現,還有三刀哦!)

… 帝具龍牙刀共有九個帝靈技,這在帝具之中堪稱得天獨厚,而這九個帝靈技,就是無量九劫刀。

無量九劫刀威力奇大無比,時至今日,葉問天緊緊使用過前五刀,一招比一招恐怖。

第一刀:煞刀·血誓,以自身血氣為引,令龍牙化為血刀,威力翻一倍。

第二刀:狂刀·喚魔,召喚域外天魔附身,進入狂暴狀態,威力翻兩倍。

第三道:怒刀·霸碎,激發自身憤怒,怒意可裂天,可碎地,威力翻三倍。

第四刀:怨刀·不共戴天,單體鎖定,凝聚怨恨之意化為無窮殺伐,恨意越強,威力越大,可通過前三刀增幅。

第五刀:屠刀·斬斷山河,取天地無情之意,一刀落下山河破碎,天下屠絕,乃眾生之剋星。

第六刀:皇刀·君臨天下,引天威降世,如帝王親臨,皇威所致,萬物臣服,威力翻五倍,以帝王之威為刀,克天下邪魔。

這六刀,前四刀葉問天使用過許多次,第五刀使用過一次,而今天,是他第一次施展第六刀!

皇刀·君臨天下!

葉問天凌空而立,長刀直指蒼穹,渾身金焰怒卷,衣袍烈烈翻卷,帝王之氣沖騰九霄,如上古帝王降世,巡視八荒六-合,萬物臣服。

這是上古帝王之氣,如上古軒轅黃帝,連龍嘯天都無法比擬。

龍牙刀黑色的刀刃變成了純金色,一道金色刀芒如大日金龍,破雲御日,瞬息之間就將遮天蔽日的黑火衝出一個大窟窿,但凡金芒照耀之處,黑氣黑火如照見陽光的污雪,似被潑了硫酸似的,嗤嗤冒著青煙敗退消散,根本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

「這不可能,我現在是鬼修羅,我有鬼修羅之力,鬼修羅之力邪煞凶戾,乃世間最恐怖的力量,啊我的臉!」葉知秋驚聲大叫,被金芒照耀在身上,渾身都開始嗤嗤冒煙,被燒灼出密密麻麻的小洞。

眨眼間,籠罩天空的邪煞之力被沖的破破爛爛,再也不復剛才之威,而金光則越來越盛,彷彿要照耀整個天地。

葉問天凌空傲立,面容威嚴莊重:「皇刀一出,如帝親臨,邪魔外道,統統退散,葉知秋,去地下給我娘賠罪吧!」

說完,葉問天雙眼陡然變得凌厲,重重吐出一個「斬」字,身軀不動,若帝王發出號令,手臂一揮,長刀從天斬落。

隨之而來的是一刀橫貫天地的金色刀芒,這道刀芒,赫然有鱗有爪,竟是神龍之形!

葉知秋雙眼中滿是驚恐,嗷嗷大叫著拚命凝聚邪氣轟擊,卻被神龍般的刀芒狠狠撕碎,視野之中,神龍龍頭越來越近,龍口張開當頭咬下。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還有……啊。」最後一聲慘叫傳來,葉知秋的聲音戛然而止。

神龍虛影重新恢復刀芒原型,沖入雲海之中消失不見,整個雲海都變成了淡金色,景象壯觀極了。

可全場千萬人卻沒有功夫去欣賞雲海的壯麗景象,所有人都沉浸在震驚之中。

葉知秋,堂堂靈帝巔峰強者,覺醒血脈秘技,化身鬼修羅,實力之強,絕對有奪取榜首的資格,可此時此刻,卻被一刀斬殺。

只有一刀,乾淨利落,這就是帝具帝靈技的威力嗎?這就是帝具龍牙刀的威力嗎?

十宗區域一片沉寂,別說普通弟子,就連十宗宗主對帝具龍牙刀都不了解,至於龍牙刀的帝靈技,更是一無所知,此時親眼見證其一刀斬殺巔峰靈帝的威力,登時驚得魂都在打顫。

公孫無忌幾人的臉色陰沉如冰,他們發現,還是低估了帝具龍牙刀,這柄帝具在葉問天手中,真的是一個山嶽般的障礙。

「如果沒有這柄刀,如果……」公孫無忌想著想著,不由暗恨裂魂宗無能,自家的嫡傳帝具都守不住,簡直該去****。

冠軍侯的手抖了抖,連忙用另一隻手按住,心中震驚難以復加,就在剛才,就在刀芒幻化神龍的那一刻,他竟然感覺體內的神龍龍珠在跳動,似乎想要衝出來!

空中,葉知秋的無頭殘軀徹底失去了生機,骨刺黑氣化為無數黑點漫天飄散,重新恢復成人身,軟噠噠掉落下來。

葉天南瞬間出現在場中,將葉知秋的殘軀接住,滿臉都是悲憤,仰頭望向葉問天,那眼神之兇狠,簡直要擇人而噬。

葉問天看都沒有看葉天南一眼,此刻他一手提著帝具龍牙刀,另一隻手則提著葉知秋的頭顱,斷頸依然在往下滴血,雙眼暴睜死不瞑目,眼中的驚恐絕望之色就此定格。

望著天空,一動不動,只有勁風吹過,捲起葉問天的衣角,這風,彷彿也帶了三分悲愴蒼涼,一如葉問天此刻的心情。

忽然,葉問天脖子上的血管鼓了起來,猛然將葉知秋的頭顱高高舉起,用最大的音量朝著天空吶喊:「爹、娘,你們看到了嗎?這是仇人的頭顱,是孩兒親手斬下!娘,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爹,我們父子一定會將仇人全都殺光,一個不留,啊啊啊!」

一聲聲怒吼震天裂地,葉問天盡情宣洩著心中的憤怒,這一刻他等得太久太久。今天,他斬下了一個頭顱,將來,他要讓仇人的頭顱堆成山!

全場沉寂,都被葉問天的殺意震懾,大多數人都對當年的慘案有所耳聞,在他們的印象中,是葉天子弒父篡位失敗而叛出宗門,裂魂宗是正義的一方。可現在看來,似乎其中還有很多隱情,不然葉問天又怎麼會和裂魂宗以血相見呢?

刷刷刷,武王、顏水心、李忘情幾人同時衝天飛起,擋在了葉問天和葉天南中間,這種關鍵時刻,千萬不能讓葉問天出事,如果葉天南突然暴起下殺手,葉問天不可能抵擋,畢竟葉天南是超級至尊,和葉知秋有天壤之別。

事實上,半步至尊依然還是靈帝,至尊是一次大飛躍,和靈帝有天壤之別,任何至尊都能輕鬆轟殺靈帝,就像是破繭成蝶,而超級至尊則是另一次飛躍,堪稱蛟化蒼龍,一個天上一個水裡,完全比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