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次的行動似乎把這個平衡給打破了。

不,平衡應該之前從進村的第一次就已經打破了,只是這次錯誤的行動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代號病鬼的鬼……徹底敗退了。

一隻更凶的未知鬼開始接管了整個黃崗村。

「必須回到了靈堂。」

楊間沒有再猶豫了,他一咬牙,身體冒出紅光,往外籠罩過去,覆蓋了周圍足足十米的範圍。

他的鬼域區域變大了…..這也說明著他距離厲鬼復甦也更近了一步。

可是楊間卻驀地發現。

就算是動用了鬼域也沒有抵消這個村子的鬼域,腳下還是那個樣子。

和之前的敲門鬼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這個村子或許根本就不是鬼域,而是一種特殊的存在。

楊間聯想到了之前檔案資料上顯示,黃崗村神秘消失了三天又再次出現的消息。

「可能這地方就算是用鬼域也沒有辦法走出去……」

他現在有兩個選擇,試圖用鬼域逃,雖然不一定能逃走,但還是有機會的。

第二個就是絕處求生,他有一個應急的方法,只是效果不能肯定。

兩個選擇擺在面前~!

一旦錯誤都是死亡。

一時間,他額頭上冒出了冷汗,有些急躁起來,這種情況可比商場時間嚴重多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逃出去也會死於厲鬼復甦,逃不出去也是死,看似逃是活路,其實那才是絕路,媽得,拼了。」

一咬牙。

他扛著這具屍體,進入鬼域的楊間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楊間他人呢?憑空消失了?」跟在後面跑著的張韓驚住了。

張一鳴急促道:「這應該是楊間的能力,不用驚訝,快,我們也趕去那靈堂,這個村子出現變化了,我也感覺很不對勁,彷彿有一件無比恐怖的事情真要發生,那個楊間先我們一步注意到了,所以他才急著離開,為此不惜動用厲鬼的力量。」

他心中焦急萬分,不光是楊間的這種行為,而是整個村子一下子由白天開始進入了夜晚。

這種突然的變化給人一種死亡的壓迫感。

「所有的村民消失不見了?」

楊間動用鬼域的情況之便,幾乎在兩秒之內就再次來到了村口。

之前村口可是有十幾位村子里的老人在這裡坐著,喝茶聊天,靈堂里也有四五個大媽,大爺在燒紙守靈,一切都十分的正常。

可就這麼一個來回。

天空變暗,村子迅速被黑暗籠罩。

之前的村民也消失不見了。

同時消失不見的還有那個擺設靈堂的房子。

是的。

不止是棺材消失了,靈堂不見了,而是整棟房子一起消失,取代那房子的是一片廢棄在那裡的荒地,上面還長著野草,彷彿村子里就不存在那棟房子。

扛著屍體出現在這裡的楊間愣住了。

隨後趕來的張韓和張一鳴也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驚疑神情。

「怎麼回事,村民不見了,這房子也不見了,靈堂呢?那個之前還在這裡的靈堂呢?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張韓道,他左右看了看。

其他的房子還在,唯獨這棟不見了。

「沒有走錯地方,就是這裡。」

楊間找到了地上幾滴散發著惡臭的屍水,似乎是剛滴落沒多久。

這是葉俊的能力。

之前葉俊到過這裡。

但是…….到達這裡之前或許就已經死了。

「楊間,你到底了解了一些什麼東西?說出來,大家想辦法啊。」張一鳴催促道。

「現在晚了,整棟房子都不見了,我們回不去靈堂了,之前我被那個錯誤的信息誤導了,以為那老婆婆就是鬼,就算不是,只要行動夠快也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只是我還是太天真了…..這個村子的某個平衡被我們打破了,真正的厲鬼要出現了,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

楊間一邊說著,一邊取出了一個黃金盒子放在地上。

然後拔出了手槍,對準了那個黃金盒子準備開槍。

「你在做什麼?那盒子是……」

張一鳴見到那個有些變形但卻被焊死了的黃金盒子時眼皮一跳。

「盒子裡面關押著一隻厲鬼現在我要將它放出來,這是我準備的應急手段。」楊間道。

「你瘋了,你還要將一隻鬼放出來?」

比較穩重張一鳴此刻也忍不住咆哮起來:「會死人的。」

「沒得選擇,那病鬼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打開這個盒子放出裡面的鬼,這隻鬼或許是平衡的關鍵。」楊間還未說完,便砰地一聲開了槍。

一槍打在了盒子上。

但是沒有打穿。

黃金和厚實。

「現在村子里的那隻鬼的行動規律已經不重要,在村子里保持平衡的時候它能單獨殺死一位馭鬼者,而且還輕鬆無比,一旦平衡失效,以我得到的信息來判斷的話,這就是一個死局,無解,純粹是恐怖級別上的碾壓,不存在任何的活路。」

「如果不想被團滅,就別阻止我,因為這樣還有一線生機。」

「砰~!」

楊間再次開了一槍。

黃金盒子濺起了火星,已經撕開一道細小的口子。

透過那道口子,有鮮血不斷的往外滲出。

鮮血是嚴力的鬼血。

一旦鬼血流盡,裡面的無頭鬼影就要被他放出來了。

這是一隻不算可怕,但是成長速度卻讓人恐懼的鬼。

「在這隻鬼出來之後你們自求多福,想辦法自保,只要暫時不死的話,情況應該會有轉機。」楊間對著那道口子近距離又開了一槍。

黃金盒子被徹底打開。

鮮血被什麼東西強行從裡面擠了出來,流淌一地。

然後等鮮血流盡之後一個黑色的影子像是順著那口子鑽了出來。

「靠,你真放出來啊,我現在後悔跟你來這裡了。」張韓大驚。

雖然知道楊間抓了一隻鬼,但想來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才成功了的,現在說放就給放了?

這妥妥的就是瘋子才會做的事情。

「現在,我沒得選。」楊間看著他道。

但是身上的鬼眼卻死死的盯著那逐漸湧出來的黑影。

這本書我知道很多人有很多疑問。

但還希望慢慢看下去,有些東西後面才會解釋,一開始就解釋的話這小說就寫不下去了。

畢竟和玄幻仙俠的升級打怪流不一樣。

這是約定的三更。

(本章完) 蠻魔闞瘋不屑道:「切,牛皮什麼,老子一個興起宰了他們!」

楊渺笑道:「你小子可別衝動,上位魔頭可不是好對付的,三個打一個保准你吃消。

「滾!」

魔無影冷笑一聲,魔威大開,震懾當場。

冷眸一掃,上位魔頭竟然無一吭聲,魔無影閃身鑽入血洞。

楊渺驚訝道:「這魔無影竟然這麼強?上位魔頭,無一能敵?」

倘若如此,他融合四大遠古魔頭血脈的事,倒還真有些麻煩。

闞瘋變臉道:「這傢伙的攻擊變態的很,我也不是對手!」

上位魔頭開始有序進入其中,眨眼間已進入百人。

「我可不用排隊!」

楊渺打出一道隱晦的空間波動,二人閃身挪移道血旋,進入到魔陣之內。

一張慘不忍睹的臉皮在地上呻吟,枯骨爛肉鋪滿碩大的魔殿。

詭異的血日凝聚當空,巨大的血旋圍繞著血日旋轉。

眩暈之感襲來,眾人只覺得的體內的魔血在漸漸的減少,化血大殿毫不客氣將其吸走。

尋寶而來魔頭們不敢停留,瘋狂地奔向大殿之內。

楊渺微微一頓,皺眉道:「這是什麼古怪的血禁?我感應不到外界的存在了,似乎不能挪移了!」

闞瘋道:「快走罷,我的血力也在慢慢流逝,雖然很緩慢,但是太久了也耗不住,得殺幾個魔頭補充魔血啊!」

楊渺笑道:「哦,這樣子的哦?我可沒什麼魔血之力,絲毫不用擔心。」

闞瘋氣結道:「得得得,大哥最厲害了成不!老闞俺可比不了。」

「轟」

遠處一聲炸響傳來,楊渺狂奔而去。

血橋頭之上伸出千隻恐怖的魔爪,正中間更是懸浮著一個魔君戰甲,甲胄之上散發著狂躁的魔氣。

一赤眼狂魔安奈不住誘惑,氣勢連連攀升,跨越大乘進入大魔一段的修行境界。

「這魔甲是洒家的!」

狂暴的魔氣散發開來,赤眼狂魔抬手一抓,出現一把祭血魔刀,冷冷地掃過眾魔頭,大步奔向那血橋之上。

一膿血大魔忌憚道:「以血祭刀!這狂魔厲害!凡是被其斬殺的魔頭靈魂均會被其收入魔刀中,永遠淪為刀奴!」

一血影道:「廢物!你是怕了他的魔刀化了你的膿血罷!!」

膿血大魔陰笑道:「桀桀。。血影魔,你這麼厲害,何不去斬了他的魔心!也好讓老夫高看一眼!」

「激怒我?哼!你是想借我之力除去後患罷!」血影魔冷哼一聲,凝目觀看。

「嘶。」

血爪竟然凌厲異常,極其堅硬,將赤眼狂魔的魔體劃破。

「這血爪好難對付!」

赤眼狂魔連連揮舞刀,斬斷幾隻魔爪,飛速後撤,以保存實力。

「嗡!」

血橋上魔爪突兀地消失不見,出現在赤眼狂魔的襠下。

赤眼狂魔只覺得腳上一滑,立即絆倒在地。

身下的千隻血爪暴漲,直戳赤眼狂魔體。

「血煞衝天!」

赤眼狂魔刀法竟然厲害的很,祭血刀狠插地面,匹練長虹轟然將近身的血爪炸碎。

「趁現在!」

赤眼狂魔狠狠一跺腳,直奔魔君戰甲而去。

「哼,囂張,本尊最是看不慣。

一道無形的白光瞬間穿透赤眼狂魔的心臟,魔無影的身形顯現出來,抬手一揮將戰甲收入手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