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江寂塵一劍削出,便將他斬滅。

布陣老頭的聲音嘎然而止。

「為何要殺他呢?」

「按他的說法,留下的用處,似乎確實很大。」

狐後有些疑惑地問道。

江寂塵搖搖頭道:「這樣的人不能留,他剛才可是想讓我與那魔仙之屍陪葬。」

「而且,他的話,難分真假,我也懶得分真假,殺了最省事。」

狐後點點頭,亦覺有理。

「咦,公子,你受傷了!」

狐后這時看著江寂塵,嬌然說道。

江寂塵確實受傷了,但只是輕傷,於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小傷而已,不打緊。」

江寂塵應道。

然而,狐后卻道:「怎麼不打緊?你現在可是征戰萬界的主力軍,絕不能小視了這點傷。」

「所以,立刻與我雙修,恢復傷勢。」

聽到狐后的話,江寂塵一陣目瞪口呆。

就這點傷,就要雙修來治,騙誰呢?

明明自己想那個,就直說嘛,非要拿雙修療傷來做借口!

江寂塵一陣無語,還有些發愣。

但是,下一刻,狐后已經拉著他,閃身傳送入了噬毒珠空間中。

於是,這一次,一切皆是在狐后的主動下完事。

當江寂塵再次從噬毒珠空間中出來時,還有些懵逼。

他剛才,讓狐后強上了。

不過,江寂塵倒是知道,狐后顯然最後處於突破邊緣,需要通過雙修,慢慢打破境界壁壘。

雙修之後,江寂塵發現,狐後果然有突破的趨勢。

離上一次,狐后渡狐仙雷劫還未有多久,現在,她竟然又到了突破的邊緣,如此進境,太過驚人了。

事實上,在如此一片天地環境下,只要擁有足夠的修鍊資源,修行天份無雙,血脈驚人,眾修的修為突破都很驚人。

江寂塵出了噬毒珠空間,此時,經過雙修,他已再回巔峰。

他回到佛界,召集眾修,開口宣佈道:「下一個,我們要征服的,將是異域!」

異域,說來,江寂塵還擁有一半的異域血脈。

畢竟,他的母親、小姨,都是異域精靈王國之人。

現在,江寂塵要將之徵服。

這一次,牧雪君跟在他的身邊。

「小塵,征服異域,小姨要當女王!」

小姨牧雪君興奮地開口道。

江寂塵道:「可以!」

牧雪君開心地笑道:「就知道,小塵對小姨好!」

於是,這一次,他們兵發異域。

異域,是比佛國還要強大、神秘之地。

江寂塵還是第一次來此,並不熟悉。

但有牧雪君帶頭,那就一切不用擔心了。

「不好,江寂塵來了。」

「啊,他已征服了佛界,我們根本無反抗之力。」

「投降吧,他說過,投降者不殺。」

……

異界修士紛紛驚呼,在外圍,幾乎沒有什麼反抗,直接臣服。

畢竟,這些都不是異域的統治者,他們都是被統治的對象。

所以,於他們而言,只要保命就行,至地被誰統治,也不是那麼重要。

「小塵,異域有三大勢力。分別是精靈王國、降臨之城、異源之海!」

「精靈王國,是異域明面上,一直以來,最強大的勢力;降臨之城,據說是仙之後裔,非常神秘;異源之海,傳說,異域的起源之地。」

牧雪君開口說道。

江寂塵點點頭道:「這麼看來,那唯有先征服精靈王國了!」

牧雪君笑嘻嘻地道:「那正好,那些老傢伙,讓他們看看本女王,王者歸來。」

「哼,以前,老欺負我們這一系,這一次,本女王要打他們的臉,將他們踩在塵土裡。」

牧雪君很囂張、得意,匪氣十足。

於是,在江寂塵帶領下,征戰軍出現在精靈王國。

九轉神帝 「出門,跪下,臣服,可從輕發落。」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聲傳整個精靈王國。

「小野種,你也有一半是我異域精靈血脈,現在竟然敢進攻自己的祖地?」

「你這個低賤的垃圾,也想征服我們,痴心妄想。」

然而,從精靈王國中,卻傳出這樣的回應。

「哈哈……一個小賤種而已,還以自己是誰,有多牛逼呢!」

精靈王國中,傳來一陣嘲諷之聲。

江寂塵這邊的修士,聽到這些精靈修士,竟然敢羞辱他們尊主,一個個怒到極點,皆忍不住要出手,沖入精靈國中,要殺個片甲不留。

然而,江寂塵罷罷手,揮停了他們。

「無需,你們守住精靈王國,不要讓一個人逃了。」

「我前去精靈王國散散步,摘些人頭。」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

說話之間,他拉著小姨牧雪君道:「一會,你告訴我,誰曾對過你不敬,我將之擒來,任你發落。」

隨後,江寂塵與牧雪君邁步踏入精靈王國中。

驀然,江寂塵凝出一隻大手,從天而降,抓向某一處。

噗!

血光衝天,然後,江寂塵的手中,便多了一顆頭顱。

「剛才敢辱罵我者,都得死。」

直至此時,江寂塵才淡漠地開口道。

而手中這顆人頭,正是剛才罵江寂塵者。

現在,他已變成一具無頭屍體。

(本章完) 四方天地,一片靜寂。

原來,江寂塵並非是開玩笑,他要進精靈王國散步,摘些人頭。

太霸氣、太強勢了!

眾修士,皆是震撼當場,說不出話來。

精靈王國的修士,臉露驚容,心中慌亂,剛剛,被摘掉頭顱的精靈國修士,其修為可是大帝尊中期境的存在,竟然,隨手就被江寂塵,隔空摘走了腦袋。

江寂塵的強大,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江寂塵的追隨者們,則心中震奮,他們尊主的反擊,竟然如此的直接、霸道,這遠比說一千句、一萬句無用的空話有震懾力。

「尊主,又豈是他們能辱罵的存在,簡直不知死活!」

「精靈王國在異域,或許很強,但是在我們尊主面前,實是不堪一擊。」

江寂塵的追隨者們興奮地低語。

當然,剛剛辱罵江寂塵者,遠不止剛剛摘掉腦袋這一個精靈修士,還有很多精靈修士,且江寂塵早已鎖定了他們。

此時,江寂塵繼續悠然的深入精靈王國。

呼!

驀然,江寂塵凝出巨手,抓向一座山中。

「江寂塵,你敢爾!」

山中,傳來一道怒喝聲。

同時,一隻巨手也同時拍出,要擋住江寂塵的攻擊。

啪!

然而,那隻巨手,根本無法抵擋分毫,瞬息被擊潰,而江寂塵的巨手,依舊往前抓下。

噗!

下一刻,山上血光衝天,又一顆頭顱被摘起,又一名大帝尊殞落。

「我欲殺之人,誰能阻擋?」

江寂塵淡漠、冷酷地開口。

「江寂塵,你欺人太甚,真當我精靈王國無人?」

這時候,精靈王國深處,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江寂塵一臉平靜,帶著牧雪君,繼續悠然向前,並淡淡地回應道:「在我眼中,都是死人!」

此言之囂張、狂妄,只讓精靈王國的修士差點吐血。

「各老祖,握戰弓,射江賊!」

驀然,那一道蒼天的聲音,怒然下令。

咻,咻,咻!

隨之,天際邊,箭光衝天,剎那而至,直指江寂塵。

「小塵,小心,這是精靈戰弓射出的精靈箭,可破萬物,犀利無邊。」

牧雪君臉色微微一變,在一邊提醒江寂塵道。

江寂塵自然也能感應到,這些精靈箭確實不凡,對他隱隱有威脅之意,縱然如他這般強悍的肉身,被射中恐怕也要受傷。

不過,江寂塵自然不可能被它們射中了。

動用歲月長河,可以提前知悉這些精靈箭的軌跡,再踏出行字訣,便可以閃避開。

精靈箭,對於別的修士,或許是致命殺器,但於江寂塵而言,算不得什麼,可輕易避開。

他拉著牧雪君,依舊悠然向前,深入精靈王國。

噗!

很快,江寂塵又隨手摘了幾顆頭顱,這些都是之前放言辱罵他的人。

基本上,剛剛辱罵者,都已經被江寂塵清理乾淨了。

而精靈王國的修士,此時都處於驚恐、壓抑的狀態中,竟然,連精靈箭都對江寂塵無效。

江寂塵的可怕與強大,已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此時,江寂塵帶著牧雪君,出現在精靈皇宮中。

「小姨,告訴我,當初誰對你不敬,殺害我們這一系的人?」

江寂塵飄立在精靈皇宮大門前,淡淡地開口道。

咻咻咻!

這時候,一道道身影衝天而起,飄立在精靈皇宮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