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讓葉錦意外的是,在這個大門口,竟然又站了四個保安。

四個保安對著葉錦三人又是一番認真的檢查,才總算放他們進去了。 看守的人不出意外的非常多,就算盡量避免了高科技,如果不是伽藍有邀請函,真是完全無法不驚動任何人的走進來。

「你邀請函哪裡來的?」

怎麼看拍賣行的主人都不會將邀請函石樂志的發給阿瑞斯元帥。

葉錦在走出一段距離后,悄悄地問道。

「還記得在星聯拍賣行遇到的人嗎?」

星聯拍賣行?

她在星聯拍賣行遇到的人挺多的,他說的是誰?

葉錦腦子一轉,突然反應過來:「那個倒霉蛋!」

能被伽藍特意提出來的人,除了那個意外出現的倒霉蛋之外,也沒有別人了。

「不錯!」

三人漸漸地走到了一處空曠的通道處,人也開始慢慢多了起來。

伽藍裝作好奇的東張西望的樣子,嘴唇輕輕的闔動,

「他和這個地下拍賣行的幕後主使關係匪淺,至少,一張邀請函還是能弄到的。」

葉錦對那個倒霉蛋的身份沒有任何興趣,所以之後就沒有問過關於他的事情,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等著。

不過,她清楚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地下拍賣行幾乎是聯邦的一個大毒瘤,裡面涉及到的關係網龐大複雜無比。

不是她這個小蝦米能夠參與進去的。

在知道那個人居然牽扯到了地下拍賣行之後,葉錦更加不想知道他的身份了。

好奇心是會害死貓的!

她活的很快樂,暫時還不想為自己的不合時宜的好奇心買單。

隨著周圍走動的人漸漸多了起來,葉錦突然發現,幾乎所有人都有些古怪。

借著撩頭髮的姿勢,從大波浪假髮的縫隙里仔細看去……

「他們不會都是用的假臉吧!」

那一個個僵硬的面部表情,冒一看還以為自己誤入了什麼恐怖頻道。

〔咦~感覺自己毛毛的!〕

〔我的雞皮疙瘩都要出來了!〕

〔好像恐怖娃娃!〕

〔求別說!〕

不是葉錦一個人認為驚悚,直播間的觀眾明顯也有些承受不住,配合著地下有些昏暗的光線……

〔我先撤了,大家後會有期!〕

〔明明有辦法弄的亮一點,卻偏偏搞的這麼暗,想嚇死誰啊!〕

〔前方高能預警!膽小者莫入!〕

〔別忘了,主播要去的可是以血腥黑暗聞名的地下拍賣行,接下來肯定還有不少挑戰心臟的畫面,害怕的還是自動退出直播吧!〕

〔不!就算我害怕,我還是要看下去,誰都不能阻止我支持主播,蟹蟹!〕

葉錦的直播間tag不知道何時被久不露面的9527改成了「地下拍賣行見聞錄」!

相比起周圍的「假臉」,葉錦只覺得自己三人那真實毫不做作的臉完全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雖然他們的臉同樣是假的!

「這裡的人只認邀請函,不認人!」

所以你打扮的再獵奇,也沒人多管。

而且因為這裡的東西見不得光,所以所有進來的人都是默認的不會追究真實樣貌。

「他們就不怕官方的人混進來嗎?」

望族閑妻 完全不認臉,誰知道拿著邀請函的是人是鬼?

聽到葉錦的疑惑,伽藍狀似親熱的湊近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要是官方真有人有辦法能夠拿到邀請函,認臉的意義也不大了。」

畢竟,聯邦這麼多人呢!

找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完全不是事兒!

進入地下拍賣行最大的難題本來就是邀請函極難拿到,要求高到變態。

葉錦感覺到耳邊吹過的熱氣,只覺得整個耳朵都麻了,如果沒有假髮的遮擋,她的耳朵肯定已經完全變成了紅色。

本來他們三人就很亮,現在兩人的竊竊私語無疑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討厭~」

葉錦腰一扭,造作又扭捏的撲到了伽藍的懷裡,那跟個血盆大口一樣的烈焰紅唇辣眼無比。

雷的跟在後面的奧克托極其想去洗眼睛,心情無比複雜。

〔我是主播的死忠粉,但我現在有些承受不住,先走一步!〕

〔我的四十米大刀呢?〕

被辣到的不只是奧克托,狀似無意靠近的人腳步一拐,就默默的遠離了。

看到那個紈絝公子哥兒一副享受的表情,

「真是好可怕的品味。」

周圍的人不約而同的想到。

涼涼幾多愁 「我們這麼顯眼真的好嗎?」

強婚蜜愛:霸道總裁嬌寵妻 葉錦的方法雖然噁心人,但效果不錯,

眼看著糊弄過去了,擔心又一次引起注意,畢竟他們就跟個jpg里的gif一樣。

「越顯眼,別人越不會懷疑我們的身份!畢竟,我們的邀請函級別不一樣。」

伽藍手裡的邀請函等級很高,許可權也挺大,本來他手持這樣的邀請函進入,就已經註定了低調不了了。

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高調一點,反而不會讓人覺得有鬼!

「他們就不能換個正經點的面具嗎?」

葉錦還是有些不適應。

「我們還沒有進入核心區,等到了目的地,『正經人』會多起來的。」

伽藍安慰的一點都不走心。

…………

地下室的另一處倉庫區,一個樣貌普通,跟個流水線上下來的人一樣的男人站在倉庫門口:「你們怎麼回事?」

聲音中有著止不住的怒氣。

紅蠍子全身裹得嚴嚴實實,聲音嘶啞:「我們也不想這樣,在取貨物的時候出了意外,被人發現了,所以才不得不弄出大動靜轉移注意力!」

不然他們怎麼跑?

「意外?你們怎麼不說是你們太貪心呢!」

「阿瑞斯軍校的學生也敢覬覦,你們心也太大了一點吧!」

倉庫門口的人很不滿意這個回答。

被伽藍阿瑞斯的星艦追過來,這是能開玩笑的嗎?

他們一下子要增加多少工作量?

「您別生氣,雖然冒險了一點,但這個貨物,還是能夠大賺一筆的,您不會虧本!」

靦腆青年笑著說道。

想到倉庫里的「貨」,那個人的怒氣才消了一點:「下不為例!」

知道自己已經過關了,紅蠍子的人道了謝,立刻離開了。

「呸!一個小啰嘍,倒是高傲的很。」

有人憤憤的嘟囔著。

「閉嘴!」

茫,也就是靦腆青年冷喝到。

剛剛臉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不見了。 葉錦剛剛還吐槽伽藍的安慰一點都不走心,現在她覺得果然是自己見識太少。

隨著越來越深入,之前那些戴著僵硬面具的人逐漸減少,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個個「正常人」。

至少,臉看起來挺正常的!

「一會兒跟緊我。」

伽藍趁著離大部分人群還有段距離,悄悄叮囑道。

等到人多了起來,那些不該說的話就不能再說了。

事實上,現在說這些話都是冒著一定的風險的,畢竟,誰知道這裡有什麼特殊的異能。

非法的地方,出現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很正常。

最壞最好的你 隨意的逛了一圈之後,伽藍就隨手拉了一個看起來像是地頭蛇的人物,

這個人明顯對這裡很熟悉,神態有一種有別其他人的放鬆感。

「有『好貨』嗎?我沒時間在次品上浪費時間!」

說話的神態將扮演的紈絝公子哥模仿的惟妙惟肖。

一臉的不耐煩。

葉錦什麼都沒說,她不清楚裡面的具體流程,只要乖乖扮演一個花瓶就好。

「這個……」

那個人眼珠轉了轉,神態明顯有些猶豫。

「給你!」

伽藍從葉錦手中的包中拿出了一塊特殊的礦石,那是他之前就準備好的。

葉錦並不認識這個東西,不過,看那個人眼神熱切的接過礦石,神態間難掩貪婪的樣子,就知道,這是個好東西。

這裡不支持信用點,空間紐也是被特殊儀器禁止的,想在這裡交易,只能以物易物。

還得是提前準備好,拿在手中的東西。

「想要『好貨』,那你可找對人了!」

那個人明顯將葉錦他們當成了「肥羊」。

眼神不住的往葉錦手中的袋子上遛。

注意到他的眼神,伽藍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我只要『好貨』!價格不是問題!」

「貨」是什麼?

葉錦不懂裡面的彎彎道道,看看這裡空空如也的樣子,連像個貨物的東西都沒瞧見一件。

這裡不知道何時人多了起來,形形色色的夾雜著,顯得有些混亂。

那個人得到了滿意的回答后,又刻意的帶著他們繞了一圈,才緩步走到了一處小房間,走了進去。

房間里很乾凈,只有一張破舊的椅子,一個一身破爛的老頭正在那裡打盹。

這是葉錦來到星際之後第一次看見老人,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誰讓她接觸的年紀最大的,也就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樣子。

似乎是感覺到了有人出現一般,他眯著眼睛抬起頭看了一眼,才淡淡道:「有事嘛?」

聞言,那個人笑了笑,隨手取出了之前的礦石,在老頭面前晃了一圈,道:「這是買路錢。」

見到這一幕,這老人才緩緩的點了點頭,旋即動作緩慢的站了起來,示意葉錦他們隨著他走進去。

也不知道他搗鼓了哪裡,原本光滑的牆面上突然出現了一道門。

門內沒有亮光,走進去之後,葉錦才發現,這裡面的道路曲曲折折的,顯然極其複雜,這樣約莫走了十幾分鐘之後,一行人在停在了一扇造型古怪的大門門口。

葉錦方向感不行,也不知道自己被繞到了哪裡,不過,緊了緊挽著伽藍的手臂,心裡意外的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