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風鎮天則是淡淡的說道「開石吧,輸贏開完以後便是知道了。」

然後,便來了一個開石之人將拿著摺扇之人手中的毛料接了過去,便開始小心翼翼的削石,當這毛料削掉了一半后,陡然光芒四射。

那恐怖的玄氣也是於此同時出現,然而風鎮天此時也是驚愕的看著,因為他感覺到這玄氣極其濃厚,如果昨天風鎮天開出的晶石是普通的話,而這塊晶石則是極品,真正的極品,要比風鎮天昨日開出的晶石要強大的多。

然後那開石之人則是雙手用力,只見一塊猶如飯盆般大的晶石出現在那開石之人的手中,當這塊晶石出現以後,讓人陡然的感覺到這塊晶石大,非常的大。

不僅如此,這塊晶石還帶著水藍般的光芒,顯得格外美麗。

隨後,風鎮天便是將這塊晶石交還給那摺扇之人,只見那人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風鎮天。

「哈哈,是極品晶石,哈哈哈,這次贏定了。」

「是啊,那廢料如何能贏的過極品晶石。」

隨後風鎮天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將自己手中的毛料送到開石之人手中,當那開石之人接過風鎮天手中毛料的時候陡然的驚呼出「廢料。」

其實這開石之人剛拿到手中便是知道這塊是廢料,因為這塊毛料非常的輕,這才是老開石之人,只要接到手后便是知道這塊毛料的大概品質。

隨後那開石之人則是冷冷的說道「沒有開石的必要了,你這塊是廢料。」

而此時風鎮天則是搖了搖頭「雖然你們看它是廢料,但是我卻知道,這塊是寶料。開吧!」其實風鎮天心中也是有些不確定,因為這次他可是把命都賭上了,這是對小九堅信不疑,才會這麼做。但是當眾人皆是說這塊是廢料的時候,風鎮天的內心有一絲絲的動搖。

「哎!」那開石之人則是沒有多說話,只是嘆息一口便是心念一動,一股紅色的光芒陡然散發出來,隨即粗暴的開石削石。

很快這塊毛料便是被削的四分五裂,然而裡面卻是沒有絲毫的東西,就連光都沒有出現。

「哈哈哈,贏了,竟然贏了兩百塊的玄氣結晶。」

「嘿嘿,我也是。」

「如果他要是沒有錢的話,那就贏了他一條命了。桀桀。」

當風鎮天的毛料被開的四分五裂的時候,一道道興奮的聲音便是穿了出來,而風鎮天則是微微一笑說道「開石大哥,你能不能把這塊毛料削乾淨,不要為了盛一點力量,而不仔細檢查。」

其實現在風鎮天的這塊毛料雖然說是四分五裂,而且碎的還不算太大,最大的一塊也就只有小碗那麼大。

而那開石之人顯然臉上有些不悅「哼,就剩下那麼嗲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出現寶物。」

而陡然的拿起一塊與煙盒相差無幾的石塊說道「這塊裡面一定有寶物。」

隨後風鎮天便將這塊毛料拿在手中一用力,這塊毛料便是變成粉末、

「嘡啷啷。」

一塊黑色的鐵塊掉落在地上,而此時風鎮天則是將地上的黑色鐵塊撿了起來。然後在眾人的眼前晃了晃。而且;臉上還帶著興奮的笑容。

此時,眾人便是大笑起來「哈哈哈,難道你想用這一個普普通通的鐵塊就要贏過極品玄晶嗎?」

「哈哈,真是太逗了。」

這時諷刺風鎮天的人便的越來越多,而風鎮天則是用食指放在自己的嘴上,做了一個閉嘴的動作。隨即便是上看下看仔細的觀察著這黑色鐵塊、

因為風鎮天看不出這鐵塊到底是什麼,那風鎮天是怎麼知道的那?這全都得多虧小九。

事實上,當風鎮天看到這已經四分五裂的毛料的時候,也是心中驚愕不小,因為小九根本不會騙他。但是而這塊毛料內則是空無一物,這讓風鎮天心中肯定會有些擔心。

但就在這時,小九的聲音響起在風鎮天的腦海當中「主人,在你右側的那一塊裡面就是寶物。並且要比他的結晶值錢的多。」

所以風鎮天才會知道那裡面有東西,而當風鎮天看到是一塊黑色的鐵塊心中也是一驚,因為他從這鐵塊當中沒有感受到玄氣,可以說與普通的鐵塊一樣。

然而小九則是告訴風鎮天「主人,這鐵塊裡面擁有神氣,你們是感覺不到的。」

隨即風鎮天便是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你們認識這鐵塊嗎?」

「不就是一塊普通的鐵塊嗎?還有什麼認識不認識的。」

「哈哈,你是不是怕輸準備編出個什麼寶物來啊。」

就在眾人對風鎮天嘲笑的時候,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無知,你們用自身最強的絕對打在這鐵塊上,如果要是有絲毫的裂痕就算我輸。」

因為風鎮天有著絕對的自信,因為他們都沒有感覺到這鐵塊內的神氣,所以風鎮天便可以確定這些人當中絕對沒有與這鐵塊相等的實力。

「好,既然你如此說,那老朽便是要獻醜了。」隨即從人群當中陡然的出現一位老者身上散發著濃濃的火紅色的光芒。

不僅如此,風鎮天陡然的感覺這老者只要一個念像自己就會成為灰燼。

隨即風鎮天把這黑色鐵塊交給這位老者,而於此同時這位老者則是雙目怒瞪,口中喊道「分屍斬。」頓時從這武者的手中出現一柄鋒利的長刀,瞬間砍在這鐵塊上。

「嗡」

就在這長刀剛接觸到鐵塊的時候,鐵塊陡然出現一股強大的光芒,抵擋著這火焰光芒。 當那塊破鐵與火焰相撞后,陡然的發出一股強大的光芒,將這古迹賭坊全都籠罩在內,不僅如此,當光滿滲透到眾人身體的時候,大家皆是感覺到一股君王般的威壓迫使自己朝拜。

而那塊破鐵也是暗暗的向半空中飛去,此時這塊破鐵猶如君王一般俯視著眾人,而這時在三樓的眾人皆是驚愕不已,因為他們從這塊跑鐵當中感受到的已經不是恐懼了,現在感覺到的,已經是心靈上的鎮壓,猶如這一道光芒便可將自己毀滅掉。

然而古迹賭坊內所有的人都是跪倒在地不敢抬頭,此時卻有一個身穿白色長衫的少年,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灰色光芒戰立在眾人中央。就像這君王般的鎮壓對這少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隨後這少年便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天空中的那塊散著光芒的破鐵,雖然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但是眼底深處卻是藏著深深的震撼之色。

而這名少年正是風鎮天,風鎮天雖然事先知道這裡面的東西,蘊含著神氣,但是卻不知道這小小的鐵塊卻蘊涵著這麼多的神氣已經震動了整個古迹,雖然只有古迹賭坊裡面可以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氣,但是卻使得古迹內的各處都感受到這裡所出現的氣。

然而在眾人皆是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同時,便有著不少的人出現在古迹賭坊的旁邊,因為,就算那些活了很長時間的老傢伙,修為很高之人,也感覺到這股強大的氣不是自己所能抵擋的。

他們都想看一眼這東西到底是什麼,然而過了大概半個時辰,這股強大的神氣漸漸的消失,隨即這塊黑色鐵塊再次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然後陡然從樓下上來不少年過百歲的老者,到了三樓要看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而此時在三樓的眾人也是漸漸的抬起了頭,看了看那已經變成普通黑色的鐵塊,然而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我想這句應該是我贏了吧。」

而那位拿著摺扇的男子則是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此時這男子已經沒有先前那麼鎮定了,滿臉帶著驚愕的神情,而且還有絲絲的驚慌神色。

風鎮天則是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等下應該會有知道的人來吧。」就在風鎮天的話剛落,陡然便聽見樓梯的響聲。

「鐺。鐺。鐺。」

突然一位難過百歲的老者,當這位老者剛上來三樓后,便又聽見樓梯的響聲,而於此同時,陡然的出現不少人,這些人皆是一些修為頗高,但是卻隱士不出之人。

然而當三樓的眾人看見這些人後,臉上布滿了驚愕神色。

「竟然是聖地的太上長老,歐陽在天。聽說他已經年過兩百,應該是行舟之人了。」

「這~這位難道就是傳說中,清風山的掌門,清風道人?聽過他已經過了四百歲了吧。聽說他早就已經死了,怎麼又活了?」

這時不少人都在議論著,因為這些出現的人都是一些曾經風靡一時之人。

「剛才的東西是誰的?」這時那位聖地的太上長老,歐陽在天喊道。

「是晚輩的,前輩有何指教。」風鎮天則是抱拳帶著笑容說道,對於長輩風鎮天都是很尊重的。

歐陽在天看了看風鎮天然後問道「小友,不知道你的寶貝可賣否?」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前輩若想賣,當然可以,但是現在我與這位仁兄在賭輸贏。」

而歐陽在天微微皺了皺眉瞥了拿摺扇之人一眼問道「你小子用什麼賭?」

而當歐陽在天與那拿摺扇之人問話后,那拿摺扇之人則是猛然一驚,隨即便是抱拳鞠躬說道「歐陽長老,在下乃是夏侯家的,夏侯亭風,拜見老前輩。」

「夏侯亭風?」這時那歐陽在天皺眉想了想,隨即說道「哦原來是夏侯家的小鬼啊,現在都長這麼大了?」

「是的,歐陽前輩。」這時夏侯亭風早就沒有以前的那種傲氣了,有的只是一些謙卑之象,隨後夏侯亭風說道「歐陽前輩,這就是在下與那小友用來賭的物品。」

夏侯亭風隨手把那塊極品的玄氣晶石拿了出來,這歐陽在天看了看說道「嗯不錯,但是卻沒有這位小友東西價值高啊。」

這時歐陽在天看了一眼后便是說道,因為這歐陽在天什麼東西沒看過,身為聖地的太上長老,自然可以認出這東西不凡,但是卻與風鎮天的東西沒有比的價值。

風鎮天的東西可是蘊涵著神氣,可以說是武神用過的東西,然而就在這時,那清風道人則也點了點頭說道「這東西的確沒有那位小友東西價值高,那位小友的東西,可是蘊涵著神氣的東西。」

當清風道人的話剛落,使得眾人皆是睜大眼睛張開嘴吃驚的看著,此時眾人心中想的皆是「難道自己無法抗拒那恐怖的光芒。」

而夏侯亭風也是如此,隨後搖了搖頭帶著淡淡的笑容對風鎮天說道「小友好眼裡,在下輸的心服口服,這是一千塊玄氣結晶,拿去吧。」

隨手,夏侯亭風便是扔給風鎮天一個小乾坤,然而風鎮天結果小乾坤后,陡然的發現這夏侯亭風竟然將那塊黑暗的玄氣結晶也一同扔了過來。

這讓風鎮天心中早已經樂開花了。然而這時,那歐陽在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這位小友,不知道可否將這物品相讓。」

「小友,老道也看上這件物品了,不知道可否割愛?」清風道人也是說道。

此時在這裡只有他們兩人有爭奪之力,因為歐陽在天已經是武源巔峰境界的武者了,只差一步便是邁入武道境界了,然而那清風道人也是如此。但是從氣息上感覺這清風道人身上的氣息卻要比歐陽在天濃厚許多可見這清風道人要比歐陽在天厲害少許。

而此時風鎮天則是有些為難,因為他知道這歐陽在天是先來的,而這清風道人是隨後便到的,可以說是前後腳,隨後風鎮天便是抱拳說道「諸位,在下這東西,可以白送給兩位,但是這東西雖然好,卻只有一個,這讓晚輩有些為難。」

「兩位既然想要,那這東西就送給兩位老前輩,但是你們兩人得答應晚輩一個條件。」

「莫說一個,十個也可答應。」

「對」

歐陽在天與清風道人皆是說道,因為在他們心中已經沒有什麼金錢寶物的分別了,然而在這塊廢鐵當中他們卻感受到了神氣,如果參悟的好,很有可能突破到武道境界。

然後風鎮天便是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既然如此,那兩位老前輩,便一起去參悟這寶物,這就是晚輩的條件。」

「什麼,就這麼簡單的條件?難道這少年不知道這兩位都是一些舉足輕重的人物嗎?不要寫金銀財報,也得要些武器保甲啊。」

這時便有人說道,然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事先晚輩就說過了,可以將這寶物送給兩位,但是卻無法決定送給兩位中的哪一位,然而這個辦法應該是最好的辦法吧。」

「小友仁義,在天慚愧。」歐陽在天則是抱拳說道。

然而清風道人則是淡淡的說道「多謝,只要小友以後有用的找清風的時候,便來清風山知會一聲,清風必當赴湯蹈火。」

這清風道人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風鎮天從此以後就是他清風罩著的人了,如果有人敢動風鎮天,那他就別想在這古迹裡面混了。 隨後歐陽在天也是淡淡一笑說道「這位小友貴姓?」

風鎮天則是抱拳說道「小子,風鎮天。」

「好,風鎮天小友以後有麻煩之處可以來聖地,聖地的所有人都會聽你拆遷,這是老夫的令牌,就算聖地之主都必須遵從老夫的意思。」隨後歐陽在天便是從懷中拿出一塊令牌,交給風鎮天。

當風鎮天把這塊令牌拿到手中后,陡然的發現這令牌與歐陽從善給自己的令牌有些相似,一面皆是寫著聖地,另一面則是寫著,制裁。

也就是說,這是聖地的制裁者。可以說在聖地內擁有生殺大權。

隨後風鎮天便是抱拳對兩位老者鞠躬說道「多謝兩位的厚愛,小子感激不盡。」

這兩人一個把聖地交給了風鎮天,一個卻把清風山交給了風鎮天,如果風鎮天願意的話,那現在風鎮天便是這古迹裡面的老大,沒有之一。

這讓眾人皆是驚愕不已,因為他們也是知道這兩個地方,這兩個地方皆是在古迹內數一數二的存在,聖地乃是傳承悠久,而清風山則是百年前崛起的門派,可以說在古迹裡面混,不知道這兩個地方的人,最後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然而這清風道人與歐陽在天則是淡淡一笑,點了點頭,他們隨後相視一眼,便拿過風鎮天手中的鐵塊,消失在眾人之中,然而留下一群目瞪口呆之人看著風鎮天,而風鎮天則是對眾人報了抱拳說道「運氣真好啊。」

隨後便是走下樓去,當到古迹外面已經發現天黑了,不僅如此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餓了,隨後便是走回客棧內,隨後便是讓店小二拿了點小菜便吃了些飯,就在這時便聽見有人喊「出大事了,今日有人開出神器碎片了。」

「什麼?神器碎片,是誰,是誰開出來的?」

「好像叫風什麼的,是一個外地人,不僅如此聖地,還有清風山都全力支持那位人,因為這人將那貴重無比的神器碎片送給了這兩地的主人,一個是太上長老歐陽在天,一個乃是清風山的上任門主,清風道人。」

「那那個人不是發財了,只要揮揮手就可以滅掉一個宗門了。」

而此時的風鎮天也是聽到了,然後便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繼續吃,吃完便是回房間去煉化結晶,現在風鎮天手中的玄氣結晶已經不少。

然而風鎮天便是盤坐開始煉化,然而這次風鎮天便先煉化那黑暗玄氣結晶,然而此時風鎮天已經做好了準備,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準備。

但是詭異的一幕發現了,風鎮天吸收這黑暗玄氣結晶的時候陡然的發現,竟然沒有絲毫的疼痛感,就連風鎮天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一天的時間很快的過去了,而風鎮天的黑暗玄氣結晶也是煉化完成,而風鎮天則是心念一動,想要去控制這黑暗玄氣結晶的氣,但是當風鎮天感覺的時候,陡然的發現,在自己的氣之漩渦當中竟然沒有黑暗屬性的感覺,然而風鎮天卻詭異的發現,自己體內漩渦當中暗黑之氣,竟然有一絲絲的增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