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藥宗的圖書館修建的也十分豪華,雖然裝潢並沒有很奢侈,但是卻十分大氣,最重要的是,裡面的書籍十分地多

此時圖書館里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在專心致志地看書,並沒有發出一點點的聲音。

於是,鳳千離也不由地放輕了自己的腳步。

她記得伶櫟說了,有關於轟天雷的書籍是放在第三層的,所以她輕手輕腳地去了第三層。

但是那裡卻有一個守門員,看到鳳千離走來,急忙將她阻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這第三層只有煉藥宗的宗長,長老和各位導師才可以進來,學生的活動區域一般在一二樓。」

「是導師讓我來這裡,借閱有關於轟天雷內容的書籍的。」鳳千離禮貌地笑了笑,隨後將伶櫟給的玉佩拿了出來,交給了守門人,輕聲說道:「不知道這個東西是否可以讓我進去?」

「原來是伶櫟導師的弟子啊!」那守門人笑了笑,側開身子,示意鳳千離可以進去,順帶著還把玉佩還給了她。

「有關於記錄轟天雷內容的書籍,全部都在第五排放著,你可以去那裡找找看。」那導師笑著說道。

「好。」鳳千離輕輕地點了點頭,腳步輕柔地朝著那裡走去。

鳳千離才剛剛走到書架旁,還沒有來得及找到書籍來看,就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鳳千離轉過身退,卻看到了琳達正站在那裡,並且雙手叉腰,洋洋自得地看著她。

「我說楚風,你怎麼回來這裡?」琳達的語氣滿是嘲諷。

但是鳳千離卻只是瞥了她一眼,就把視線收了起來,繼續在那些琳琅滿目的書里尋找著自己需要的東西。

見鳳千離並不理自己,琳達看著她又是一陣咬牙切齒:「楚風,你剛才和守門人的對對話我都聽到了,轟天雷,你找有關於轟天雷的內容做什麼?莫非你想經歷轟天雷?不要開玩笑了!那可是五品煉藥師才能做的事情,你?還是再過幾年吧!」

說完這句冷嘲熱諷的話,琳達冷笑了一聲,直接轉身離去。

豆豆卻一直盯著她離開的方向,疑惑地說道:「娘親,那個女人是不是腦子有病啊?她就過來找您說幾句有的沒的,然後就走了?她這是什麼意思?」

「也許她是真的腦子有病說不定,所以我們還是不要搭理她的好!」鳳千離淡淡地說道。

豆豆聞言,輕輕點了點頭,又很乖巧地在鳳千離的肩膀上爬了下來,耐心地等待著鳳千離選擇書籍。 有關於轟天雷記錄的書籍還是比較多的,但是內容都大同小異,所以鳳千離分別選擇了一本看上去很破舊的書,以及一本嶄新的,以此結合起來看。

好在這裡本身就有桌子,所以鳳千離直接拿著書去那邊坐著,認認真真地看了起來。

其實轟天雷理解起來並不困難,只是在強者之城,但凡五品以上的煉丹師,都會經歷一個雷劫,這個雷劫和煉藥師本身的實力息息相關,也和精神力有關係。

只有經歷了這個雷劫,才算是真的成為煉藥強者,但若是度不過,輕者無法繼續修鍊,重者,大概就和伶櫟之前的那個徒弟子瑜一樣,魂飛魄散吧。

不過書中有關於轟天雷的描述是十分可怕的,幾乎人人望而生畏。

而轟天雷的過程聽起來倒是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就是煉藥師當場煉製一枚五品初階的丹藥,之後會從天際閃現一道道威力巨大的雷,全部打在煉藥師的身上。

在這個過程中,煉藥師是無法去反抗的,充其量也只能用自身的實力和精神力去抵禦。

一般來說,精神力越強大的人,所能抵禦的力量也就會強大很多,這樣一來,危險係數就會大大降低。

正巧,鳳千離就是那個精神力十分強悍的人。

而煉藥師,當修鍊到五品初階的時候會經歷一次轟天雷,六品的時候也會有一次。

這便是煉藥師的劫。

但是轟天雷所帶來的好處還是數不勝數的,至少可以讓你的實力大幅度地增長,並且以後煉製丹藥的成功率也會高上很多。

看完之後,鳳千離將書和了起來,又放回了遠處。

只是她的表看上去有些凝重。

「娘親,那轟天雷究竟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我沒有看明白?」豆豆疑惑地問道

而鳳千離卻道:「想要知道是什麼,去經歷一下不就明白了?」

說著,鳳千離又帶著豆豆飛快地離開了圖書館。

她本來還打算,利用三天的時間,好好地為轟天雷做一下準備,但是自從她了解之後,才意識到即便準備再如何充分,也是沒有用的。

當鳳千離回到教室的時候,伶櫟還在那裡坐著。

她幾步跑到伶櫟跟前,氣喘吁吁得說道:「導師,我已經看完有關於轟天雷的描述了。我想,也許我不用等到三天之後,明天就可以開始了!」

「你確定?」伶櫟盯著鳳千離,有些不太確定地問道。

那轟天雷,即便是以他現在的實力,都是有些懼怕的,但是鳳千離的語氣聽起來,倒顯得有些習以為常。

鳳千離淡笑著點了點頭。

她沒有告訴過伶櫟,她以前修鍊的時候,比轟天雷更為恐怖的事情都經歷過,所以一個小小的轟天雷,並不能真的將她怎麼樣!

見她如此篤定,伶櫟不知為何,竟然鬆了口氣。

「那好,我這就安排下去,明日午時,廣場之上,你要準備度過轟天雷這一劫!」

「好。」

鳳千離輕輕點了點頭,見伶櫟沒有別的事情要吩咐,就帶著豆豆回到了宿舍,開始閉關修鍊。 而伶櫟,也開始著手去為鳳千離度轟天雷的劫做準備。

明明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傳到了宗長的耳中。

宗長親自跑了一趟,到了伶櫟的辦公室,看他忙碌的身影,不禁問道:「伶櫟,你真的準備好,要讓楚風那孩子接受轟天雷嗎?」

「宗長,我倒是想多給她一段時間準備,但是她昨天已經煉製出了五品初階的丹藥,比我預計的時間早了整整一個月,我才是真正的措手不及!」

「這孩子,實力也太強大了吧?」宗長不禁有些咋舌:「初次見到楚風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孩子肯定有他的過人之處,果然,這才多久,她的優點就完全顯露了出來。這一次你也不要太過擔心,我相信她肯定安然無恙地度過這一次的!」

「我明白。」伶櫟輕輕地點了點頭。

說是不擔心,但是那是不可能的,畢竟當初子瑜的事情,已然成為了他的心頭疤痕。

第二天清早,鳳千離早早地就起了床,因為一晚上打坐的緣故,她整個人都顯得神清氣爽的。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換上了一身純白色的衣服,鳳千離便帶著豆豆一起出門了。

當她趕到廣場的時候,意外地發現原本寬敞的廣場,此時被人堵得擁擠到水泄不通。

一看到鳳千離走來,那些圍觀的人早就已經開始沸騰了。

「她就是楚風吧?看上去也不怎麼樣嘛,怎麼就被人穿的那麼傳神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她剛剛進入學院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四品中階的煉藥師,這才短短几天的時間,就要經理轟天雷了,這要是你,你能辦到嗎?」

「這樣聽起來確實厲害!也不止能不拿安全度過轟天雷了。如果失敗的,豈不是很可惜?」

「我打賭,她一定不會度過轟天雷!」

忽然間,人群里傳來了一道尖銳的聲音,所有人都順著聲音看去,卻發現是琳達說的話。

而她的眼睛,一直都緊緊地盯著鳳千離。

「琳達,就算你和楚風公子有過節,你也不用這樣詛咒他吧?依我看,分明就是你在嫉妒他的才能!」

「嫉妒他?哈哈哈,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我為什麼要嫉妒他?」琳達嗤笑一聲說道:「反正再要不了多久,楚風就會魂飛魄散了!」

聽到琳達的話,周圍的人都十分不滿地瞪著她。

琳達和楚風的矛盾,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但是他們全部都站在了楚風那邊,因為琳達本身就是一個囂張跋扈的人,所以眾人都對她沒有絲毫的好感。

底下的波動,鳳千離是不知道的,她此時已經走到了伶櫟跟前。

伶櫟把今天鳳千離會需要用到的東西,都已經給她準備好了。

看到鳳千離前來,伶櫟沖她露出了一個淺淡的笑容,柔聲問道:「緊張嗎?」

和伶櫟相處這麼久以來,鳳千離還是第一次聽到伶櫟用這樣溫柔的語氣跟她說話。

鳳千離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急忙點頭說道:「導師,我都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可以開始了!」 「好,一定要萬事小心!」伶櫟輕輕地拍了拍鳳千離的肩膀,而後默默地退到了一邊。

在強者之城,一個五品煉藥師,比靈聖的修鍊要難上很多,並且更為稀缺,所以轟天雷這種盛況,要很久才能見到一次。

所以,現在場上的人都把眼睛放在了鳳千離的身上,一眨不眨的,生怕錯過任何一個小細節。

而鳳千離卻已經開始有條不紊的煉藥了。

她這一次要煉製的,是前天練過的丹藥,所以得心應手了很多。

每一個步驟下來,都沒有出現任何的偏差,一直到最後丹即將練成的時候,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忽然變得烏雲密閉,還伴隨著振聾發聵的雷鳴聲。

底下的人早就已經緊張的不知所措了:「雷來了,真的是雷來了!」

「天哪,這盛況,想必我們一輩子也見不到幾次吧?」

「楚風公子,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啊!」

「娘親,轟天雷馬上就要來了!」

「我知道,豆豆,你快點鑽到我的衣袖裡!」

「可是娘親,豆豆想一直陪著您啊!我不想讓您一個人在這裡冒險!」

「豆豆聽話,這轟天雷並非你可以抵抗的,如果你一直在外面,我還要分心照顧你!」

聽到鳳千離的話,儘管心中還是有些不太樂意,但是豆豆還是很乖巧地鑽進了鳳千離的衣袖了。

豆豆剛剛鑽進去,一道細長的雷就直接衝破天際,直接打在了鳳千離的身上。

那一瞬間,鳳千離真的感覺到了什麼叫做痛,她身體的每一根骨骼,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很痛很痛。

鳳千離的牙齒一直咬著自己的嘴唇,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但是那劇烈疼痛的感覺已經超出了她所能容忍的範疇,所以鳳千離還是沒忍住,終於叫了出來。

「是楚風的聲音!聽得出來,她現在一定很煎熬!」伶櫟的手緊緊地握成了一個拳頭,雙眼布滿了紅血絲,身體也在微微顫抖。

宗長一直站在伶櫟身邊,看到他現在這模樣,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柔聲安慰道:「不要緊張,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翻來覆去就只有這兩句話,此時,大家都已經緊張到了一個極點,所以連言語都變得匱乏了很多。

但是人群里,還有一個幸災樂禍的人,便是琳達無疑。

她的手也緊緊地握成了拳頭,身體在微微顫抖,不過並非是緊張鳳千離,而是在激動。

只要一想到鳳千離很快就回死去,琳達就感覺自己的心裡十分開心。畢竟鳳千離已經成為了她心裡的一個毒瘤。

而此時,鳳千離還在忍受著雷電襲擊全身的感覺。

然而,當雷電的力量聚集到她體內某一個點的時候,鳳千離竟然感覺不到疼痛了,她的身體像是被一層光給保護了起來似的,將疼痛的感覺完全摒除在了外面。

而她本身也感覺到,她的身體似乎充滿了力量。

鳳千離的額頭還冒著豆大的汗水,但是這異樣的感覺還是讓她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為什麼我現在會變成這樣?體內的靈力完全充沛了,並且,還隱約有突破的跡象?」

說道後面,鳳千離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里閃爍的,滿滿的都是震驚的神色。

不可思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她不是在度雷劫嗎?怎麼會變成了突破?

當體內的靈力完全達到飽和的時候,鳳千離的身體感覺脹痛的難受,她將自己的力量全部都凝聚到了丹田的位置,再一次地吼了一聲,那聲音大到讓比雷的聲音還要響亮很多。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鳳千離是沒有度過轟天雷的時候,卻發現她被包裹起來的位置,竟然散發出了一道巨大的亮光,那兩個明顯要比轟天雷還要亮上很多。

並且還是綠色的。

宗長不由說道:「難道是我老眼昏花了?為什麼我感覺那道綠色的光,看上去那麼像是突破的光芒?」

「那看來我也出現了幻覺,我和您的感覺一模一樣!」伶櫟也驚訝地說道。

那綠色的兩個已經遠遠超越了轟天雷的色彩,整整持續了有一刻鐘的時間,才逐漸散去。

而鳳千離也已經成功地突破了。

靈王三段!

她釋放出來自己的力量看了看,滿心歡喜地說道:「我非但沒有死在轟天雷之下,竟然還成功地突破了!」

說著,鳳千離感覺到那細長的雷竟然搖晃了好幾下。

豆豆這個時候將自己的腦袋鑽了出來,說道:「娘親,我感覺這雷像是有靈性的!」

「是嗎?」鳳千離挑眉,也許是剛剛突破成功,她的心情很好,於是也有了惡作劇的心裡,她不由看到拿道雷說道:「你是打算繼續留下來,還是要離開?如果留下來的話,我不介意跟你好好地玩一玩。」

鳳千離充滿威脅意味的話剛一說出來,那道雷就像是聽懂了似的,竟然一溜煙地跑開了。

連帶著那抹亮光也隨之而消散了。

轟天雷因為人的緣故而被逼的落荒而逃,這種情況簡直可以用萬年難遇來形容。

而轟天雷的心裡也憋著一口氣,本來它的任務是來嚇人的,卻沒有想到,反而被人給嚇了。

不過它也知道,鳳千離的話並非說說而已,如果它繼續留在這裡的話,很有可能會小命難保,所以很有先見之明地離開了。

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鳳千離竟然這樣輕而易舉地就度過了轟天雷,並且還在那樣強大的威壓之下,順利地突破了。

宗長看著鳳千離,目瞪口呆地說道:「這種情況,在我們強者之城,好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吧?」

「不錯!」伶櫟點了點頭,看著鳳千離的眼神有些隱晦:「這個楚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想!能夠在轟天雷之下還這樣安然無恙的,我想整個強者之城,只怕也只有她一個了1」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