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對方不直接將他殺了,而是將自己逼到此處?”

秦少羽急速後退,害怕的同時心中更是不解,他退到祭壇的一個角落,努力的使自己冷靜下來,角落的地方正好有一面古老的旗子。

“咯吱……”

正當秦少羽疑惑的時候,突然從青銅古棺中爬出一個鮮血淋淋的生靈,它全身枯骨,臉上卻沾滿腐肉,鮮血不時冒出,它每走一步,都會發出異響,虛空都會跟着轟鳴。

生靈在向秦少羽靠近。

秦少羽恐慌,難道真的要死在此地?

生靈向秦少羽走近,秦少羽感覺好像一座大山在向他壓來。

而就在生靈離秦少羽只有幾步之遙時,立於秦少羽頭頂的那面古旗竟然發出絢爛的神光。

生靈每靠近一步,古旗上的光芒就越發熾烈。

“桀桀……”

生靈嘶吼,它盯着那面古旗,不斷揮舞着手骨,尖利的獠牙流出,一些不明液體從中流出,極是恐怖。

“難道它害怕這面古旗?”

秦少羽猜道,生靈就在秦少羽兩步之外,是古旗發出的光芒阻擋了它。

“日你個仙人闆闆,原來你是怕它!”秦少羽這回終於明瞭,這個恐怖的傢伙竟然害怕自己上方的古旗。

秦少羽猛地站了起來,這具生靈將他嚇得不輕,此時知道對方的弱點,他哪裏肯放過。

古旗很大,共有八面,旗杆估計要兩個成年人才能合抱住。

秦少羽此時抱着半個旗杆,想要將古旗連根拔起。

“不對!”

秦少羽突然感覺到不對勁,紅毛怪明明在木船上就可以將自己殺死,爲什麼要引自己來此?

還有那隻骨手,分明可以將他洞穿而亡,最後卻將他送到此處?

“這裏面一定有詭!”秦少羽猜道。

“桀桀……”

在秦少羽猶豫的同時,那隻生靈竟然又向前跨了一步。

此時古旗散發出的神光更甚,那些神祕光芒在極力阻擋,它的手指在緩慢伸向秦少羽,由於神光的普照,那隻手竟然在慢慢腐蝕。

“啊!”

秦少羽一聲怒吼,如果再不拔旗對抗這怪靈,恐怕這傢伙要將將自己吞噬了。

旗杆搖晃,緊跟着整個祭壇都在震動。

秦少羽體內的靈力本來消耗殆盡,此時拼命,勉強能達到一級靈士的境界,一般突破到一級靈士級別,修者的力量一般保持在萬斤以內。

而秦少羽此時的上萬斤力道竟然一下子拔不出這杆古旗。

旗杆撼動的同時,那隻生靈竟然害怕的退了開去。

“不行,要補充一下體內的靈力!”

秦少羽見生靈退去,趁着這會的間隙,他快速的從空間袋中掏出幾株靈草,不斷的啃食起來。

幾株二階靈草吞入,秦少羽體內的靈力恢復了不少。

而那隻生靈在秦少羽吞食靈草的時候,也沒有再次攻擊。但當秦少羽吞食完後,它再次靠了過來。

“操,問候你個家族女性!”秦少羽在心中暗罵道,還來不及喘氣,生靈咧着大嘴又殺了上來。

秦少羽被逼無奈,只有再次用力撼動旗杆。

旗杆在秦少羽的萬斤力道下,根部開始鬆動,在緩慢上升。

一杆動,其餘七杆古旗跟隨着往上移動。八旗合一,不斷搖擺,整個祭壇都在震動,銘刻在祭壇牆面上的那些異獸圖案猶如活過來一般,它們化爲一陣黑煙,向着黑暗的虛空中逃散。

“住手,快住手!”虛空中突然傳來一聲爆喝,音波產生的巨浪竟然將正在拔旗的秦少羽震飛。 “這是哪裏?宗……宗主?”

秦少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他第一眼看到的正是玄天銘。

“現在都午時了,還不趕緊起牀去掃墓!”

玄天銘揹負着雙手,對秦少羽嚴肅道。

“掃墓?宗主,昨天晚上,是你救了我?”

秦少羽疑惑,昨晚明明被人擊飛,接着眩暈過去,直到現在醒來,還以爲是玄天救了他。

“什麼救了你,你昨天晚上不是一直睡在這裏嗎?好了,快點起牀,我玄天宗的弟子可沒像你這麼懶的,巫老在廚房準備冥食,你快去幫忙吧!”

玄天銘不耐煩道。

“宗主怎麼好像什麼都不知道?難道救我的另有其人?”秦少羽心裏納悶,昨天晚上經歷的一切不可能是夢境,因爲他渾身都感到一陣痠痛。

“還不快去!”

見秦少羽坐着不動,玄天銘露出嚴厲的目光道。

“哦,是,宗主!”

雖然心中不解,但是宗主的話秦少羽可不敢不聽,他馬上下了牀,飛快的跑向廚房。

“巫老,你在煮什麼?”

秦少羽剛進廚房,就聞到一股肉香,頓時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你總算起來了,昨天睡得不好吧?”

巫老並沒有看向秦少羽,而是不斷的往竈臺上添加柴火。

“巫老,昨晚是你救了我嗎?”

秦少羽試問道,如果不是宗主相救,那一定是巫老救了自己,秦少羽在心裏這樣揣測。

“什麼救了你,你昨晚肯定做噩夢了吧?”

巫老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問道。

“奇怪了,怎麼巫老和宗主都不知道昨晚的事?難道我昨晚真的中邪了?”

秦少羽疑惑不解,從玄天銘與巫老的表現看,對方好像真的不知道祭壇的事。

“對,我昨晚吞食了幾株靈藥,如果靈藥少了,那一定代表,昨晚之事一定是真的,而不是夢!”秦少羽打開空間袋一看,靈藥果然少了,這也證明,昨晚之事確實存在。

“救我不是宗主和巫老,另有其人?”秦少羽驚恐,這山谷的墓地一定藏有什麼祕密。

“還傻站着幹嘛,快點幫忙把那些靈獸肉端出來,午時都快過了,他們也該開飯了!”巫老看了眼秦少羽道。

“他們?他們是誰?”

秦少羽好奇的問道。

“玄天宗死去的歷代掌教!也就是你的祖師爺!”

巫老說着揭開鍋蓋,頓時肉香撲鼻,饞的秦少羽不斷吞口水。

“好香啊!巫老,我能吃點嗎?”

秦少羽看着鍋裏金燦燦的兇獸肉,口水都流出來了!

“祖師爺都沒吃,你就想先吃,成何體統,快點把肉撈出來。”

巫老訓斥道,接着扔給秦少羽一個巨大的圓盤。

秦少羽只好照做,當他去撈肉時,他驚訝的發現,這鍋中的肉足有數萬斤。

“這是什麼肉?竟然這麼重!”秦少羽驚道。

“五階兇獸的肉,能不重嗎?”巫老翻了秦少羽一個白眼道。

“日你個仙人 闆闆,這玄天宗的掌教死後都還有這麼好的待遇,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秦少羽在心中默唸道。

“快點,磨磨唧唧,前輩們開飯的時間快要到了!”

巫老催促,說着當先出了廚房。

“那個……巫老,等等我啊!”

數萬斤的五階兇獸肉被秦少羽舉在手上,顯得極爲吃力。

“你能不能快點!”

當秦少羽走出來時,巫老已經戰在一條小船上。

“巫老,你知道我的實力,你就不能幫幫我嗎?”秦少羽抱怨道。

“怎麼這麼麻煩,區區一點食物,你都提不動,真不知道宗主怎麼會叫你來這裏!”

巫老做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鄙夷的看着秦少羽。

秦少羽眉頭微皺,聽巫老的話,這種地方貌似很好一樣。

殊不知在秦少羽自己心裏,玄天宗宗內纔是他最佳的修煉場地,只是自己屬於廢體,不能通過考覈,要不然他纔不會來這種鬼地方。

雖然心裏有苦難言,不過秦少羽還是快速的向船上走去,他倒想看看,這玄天宗歷代掌教的葬地到底是怎樣的景象。

“這船能行嗎?巫老,您確定不會下沉?”正當秦少羽想要登船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這木船怎麼能承受住上萬斤的力道。

“哪有那麼多廢話,你儘管上來便是!”

巫老不知從哪裏拿來了一頂草帽,此時他兩手撐杆,頗有漁民的味道。

秦少羽也管不了那麼多,他嘗試着一腳踏上木船,果真如巫老說的一般,在秦少羽踩上去的時候,這船竟然沒有一點下沉的趨勢。

“坐好了!”巫老說完,只見他輕手一劃,木船猶如流星一般,快速的在湖中行進。

“那個……不等宗主了嗎?”

秦少羽突然想到了,宗主剛纔還在谷內,料想對方一定會與他們一同行去。

“宗主每年只去祭拜一次,其餘時間,只有我們去!”

巫老的動作看似緩慢,但是這木船在巫老的驅駛下,他每劃一次,速度竟然成倍加快。

“巫老,你到底是什麼級別?”

秦少羽好奇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