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呵呵。

他們也配做父母嗎?

封炎對他們的恨意,簡直是想要將他們挫骨揚灰!

「好可憐啊,我也沒有父母。我從小就是孤兒,沒有見過我的父母,但是我相信,他們肯定不是故意弄丟我的,一定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我不恨他們。」

聽著沈傾的話,封炎突然轉身,然後坐了起來。

「為什麼不恨他們?」、

「為什麼要恨他們?「

「他們丟了你!」

「可是他們給了我生命,這就夠了。』

「我不會像你一樣這麼蠢,我恨他們,可惜我回不去,要不然,我必須報仇1」

「封炎,你到底來自於哪裡?「

「地府1」

「什麼!你在開玩笑吧!「

「為什麼開玩笑!「

「那你跟我說說,地府是什麼樣,是不是裡面都是鬼魂?還有閻王爺,牛頭馬面啊勾人魂魄啊這些,是不是閻王叫你三更死,你連五更都拖不到?」

封炎看著眼前這個胡言亂語的女子,就如同是看著一個神經病一樣。

「你在說什麼?地府只是一個地方而已,哪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啊,我說的不是嗎?電視里都是那麼演的啊!」

「電視是什麼東西?」

「反正我的家在地府,可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那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呵呵,被我父母丟過來的。/」

「找不到回去的路嗎?」

「入口被封印了。」

「你父母為什麼不喜歡你?」經過這麼多說的話,沈傾自然是聽出來了。

「他們覺得我的存在是恥辱!讓整個家族都而蒙羞!而我的存在也影響了弟弟的未來,所以我必須死!或許是因為看在我是他們血脈的份上吧,才留了我一條命。」

封炎在說這些的時候嗎,還是無法平靜,雖然已經過去了二十年。

可是這些,對於封炎來說,是一輩子都過不去的坎!

「或許,他們有什麼難言之隱呢?」

「呵呵,我也想這麼認為,可是我的家族在地府里是一個大家族,除了王之外,沒有人不巴結我的父母,這樣的家族有什麼難言之隱,讓他們想要殺掉我?只是因為我的天賦比弟弟差?」 「天賦?你們哪裡的人可以修行?」

封炎點了點頭。

「我們地府的孩子,自從出生,便肩負著修行的使命。」

「那你的修為怎麼樣?」

封炎聽到這話,臉微微紅,隨後恢復了冷意。

「我的修為很一般,在諾大的將軍府裡面,我的修為甚至不如那些下人,而我的弟弟從出生便是霞光萬道。」

「真沒想到啊,地府的人也修行,還存在這樣不公平的事情。」

「那你的日子是不是很慘?」

「還好吧,原本我即便是修行不行,也因為是將軍府的大少爺,過的還算不錯,我也以為這樣的日子可以繼續下去,卻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結局。」

「我怎麼會和你說這麼多?」

封炎轉過身又躺了下去,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封炎啊,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想出去玩,可以嗎?」

「封炎,你睡著了嗎?」

「封炎,你在幹什麼?」

「你知不知道,你好吵啊!」

「封炎,我們是朋友嘛,現在你的朋友很無聊,你有責任,幫她不無聊啊!」

「你到底想怎麼樣?』

封炎覺得自己好像是遇到了一個無賴啊!

「封炎,我想出去玩/「

」如果你不怕出去被野獸吃掉,那你就去吧。「

「所以我才找你嘛……」

「沈傾,我再重申一次,我們不是朋友,我么第一次間面!」

「可是我給你坐了好吃的啊!」

「我也讓你呆在了這裡!」

「可是,你晚上難道不吃飯了嗎?」

「你!『

「好吧,你說!」

「這裡不是地球上的原始森林嗎?為什麼這裡面動物居然會說話?」

「這裡是地球上的原始森林沒錯,但是這裡也是地球與地府的交界處,只是這交界處被封印了而已。但是地府的靈氣還是可以滲透一點點進來,所以久而久之,這些動物便生出了智慧。」

「原來如此,那我要是在這裡呆很久,是不是也可以成精了?」

沈傾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看著封炎。

「你想得倒是美。還想成精?難道你不想成仙?」

「這世上有仙人啊?」沈傾詫異道。

「或許有吧?但是絕不是在這裡,我在地府的時候,聽說過有人修鍊成仙飛升了,至於去了什麼地方,沒有人知道。所以啊,。這大千世界,真是很神秘。我們所了解的只不過是一丟丟罷了。」

「封炎,那你帶我出去走走吧?」

「去哪裡?」

「就在這原始森林裡可好?』

「這裡有什麼好玩的?不過是一些樹木,一些動物罷了!不去!」封炎斷然拒絕。

「可是我沒有來過這裡嘛,我想去看看,這裡到底有什麼不同,我還想看看這裡與地府的接壤之處。到底是什麼樣?」

封炎沉默了一番,隨後站了起來。

「諾,這個給你!」

沈傾伸出手,接住,

發現是一粒丹藥。

「這裡有些地方,存在著瘴氣,其實也是毒氣,所以為了防止你中毒之後,沒有人給我做飯,所以這個藥丸就賞給你了。」

沈傾拿著要藥丸,不停的在自己的鼻子前聞來聞去。

就是不吃。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你為什麼不吃?」焚炎皺了皺眉,「你怕有毒?」

「這麼好的藥丸,我當然不捨得吃,如果吃了殼就沒有了。我這一輩子,還沒見過這樣的東西呢?」

沈傾就像是拿到了寶貝一樣。

「如果你不吃,那我們就不用出去了。」封炎冷著臉。】

「不不不,要出去,我這就吃。」沈傾就在這會兒功夫,便已經把藥丸吞了下去。

還專門走到封炎的面前,張開嘴巴,啊啊啊。

「你看,我已經吃了,我們走吧。」

沈傾說著,便拉著封炎的胳膊,向外走去。

「封炎皺了皺眉,還是鬆開了。」

「沈傾,放開我,要不然我就不去了。」

封炎似乎覺得這一招很有效。

果不其然,沈傾立馬就鬆開了封炎的胳膊。

「這裡有沒有什麼野果之類的?」

「當然有,對你也算是有用。」

封炎難得的沒有懟沈傾了。

遠處的小老虎,似乎感覺道了什麼。

「阿豹,阿狼,你說那個小姑娘,能活下來嗎?」

「我也不清楚,那個怪人實在是厲害。/」

「對啊,有一次,我發現他的身體里有一條龍!幸好哥我跑得快啊,要不然你們可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真是奇怪啊,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都佔了咱們的好地盤。」

「小虎哥,你看!」阿豹頓時大喊,只是一處地方。

大家轉身,便看到了沈傾和那個怪人,一起走了出來。

「怎麼可能啊?」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對啊,她居然毫髮無傷!」

「不可能,我們肯定是看錯了?」

「難不成這個姑娘很厲害?降伏了怪人?」

「怎麼可能啊,她在我們面前,明明那麼弱!」

「那是什麼原因啊!」

「我覺得,應該是這樣/」小狼很是神秘的看著兩位同伴。

「是什麼你說啊!賣什麼關子!信不信我們揍你!」

「別別別,我這就說!肯定是那個怪人看上這個姑娘了!你看啊,他們性別不同,但是同為人類啊!這個怪人在這裡這麼多年,一個人都沒有堅見過,如今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小姑娘,還長的不錯,他肯定就喜歡上了!「

「你這麼一說,似乎也挺有道理!糟了!」小老虎突然間神色大變。

「虎哥,什麼事啊?」

「如果這個怪人喜歡上了這個姑娘,那這個姑娘,又恨我們,你說,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這個怪人會為了這個姑娘,對我們出手?」

「我的天啊!還不快跑!」

說罷,三位同夥便一起跑走了。

沈傾聽到動靜的時候,還看了一眼,「咦,這不是逮我來到這裡的小老虎、小豹子和小狼嗎?他們怎麼跑的那麼快?」

「不會是害怕我吧?」沈傾自顧自的說道。

「那你需要我幫你出手嗎?」

「出手做什麼?」

「殺了他們!」封炎很是利索的說。

原本在奔跑的小虎三兄弟,卻好像是感受到了什麼一般,齊齊打了個噴嚏! 「打打殺殺做什麼?這個世界多麼的美好啊!」沈傾感嘆道。

再見野鼬鼠 封炎頓時愕然。

「難道你不想報仇嗎?」

「為什麼要報仇?」

「你可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把你送來這裡?」

「大概可能是為了討好你吧。」

沈傾雖然沒有很確信,但是猜的是八九不離十。

「是的,按照我以往的秉性,我會直接殺了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