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萬煞生死輪這本聖階功法,被羅征修鍊到了第三層。

當初羅征修鍊到第一層的時候,就輕鬆擊敗卓不凡,而且那時候羅征還是先天生靈,現在羅征已踏入照神境三重,實力更是突飛猛進,他自升龍台中出現,至於與血木崖的姜雲飛動過手,憑藉自己對空間法則的理解,羅征只是一拳就將姜雲飛打成重傷。

若是眼前這白臉武者想要動手,他倒是可以抓住這個機會,檢閱一下自己的實力。

所以羅征面色平靜的盯著白臉武者,身體的各個部位卻已經悄然繃緊,蓄勢待發,只等眼前這傢伙動手。

可惜就在這白臉武者想要動手的瞬間,一位天下商盟的執事走出來,黑著臉警告道:「在這裡動手,立即取消外圍試的資格!逐出天啟城!」

聽到執事的警告,這白臉武者臉色頓時一變,都已經獲得外圍試的資格了,他自然不想就此被驅逐,只能先忍了!

他指著羅征的鼻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給我等著!在外圍試中,我會讓你凄慘無比。」

「希望如此,」羅征也是冷聲說道。

無論是外圍試,還是圍賽,羅征都要用最好的狀態去迎接,所以今天羅征沒有絲毫避讓,他要讓自己的戰意調節到一個最強的狀態!

看到羅征絲毫都不退縮,而且還信心十足的樣子,其他看熱鬧的武者都有些意外,莫非這照神三重的傢伙,真的有把握與神丹初期的武者一戰?還是他有什麼壓箱底的東西?

中域這麼大,其中的人口以百億計,武者便是以十億計,所謂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十億多武者出現幾個特殊體質,或者奇特天賦的武者也不足為奇。

不過這麼猜測的只有幾人而已,絕大多數武者對羅征還是不屑一顧,大部分武者都認為羅征不過是一個照神境的小傢伙,如此囂張只會死得更快,外圍試這傢伙根本沒可能通過,而且被淘汰之後還要面對那白臉武者找麻煩,這傢伙壓根就是自尋死路罷了。

就在這時候,宮殿的前排走進來一位身穿褐色大衣的中年武者,大家明白外圍試應該要開始了,大家的注意力也從羅征的身上轉移。

那位中年武者用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諸位不遠千里參加我天下商盟舉辦的武道大會,我代表天下商盟感到無上榮幸。」

這天下商盟不愧是做生意的,便是舉辦武道大會,話也是說的很好聽,也正因為如此,天下商盟籠絡了不少實力強悍的獨立武者,其中一些獨立武者的實力,甚至不比四品宗門的宗主差!

「恭喜大家成功報名,接下來就要進入外圍試的環節,在這個環節之中,我們最終會選出三個人進入圍賽,」中年武者宣佈道。

「才三個人進入圍賽?有點麻煩……」

「幾百人爭搶三個名額,這概率未免也太小了!」

「嘿嘿,其中一個名額註定是我的。」

大家聽到才三個名額,一時間議論紛紛,從這些議論之中就能看出這些武者的心態,他們的武道之心也能立即分出一個高下。

有人擔心名額太少,而自己很難從幾百位武者之中脫穎而出,但有人卻自信滿滿,認定了自己就是這三人之一,也有人心機深沉,可是算計自己獲得名額的概率!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也各自不同,有期待,有謹慎,有慎重,有焦慮。

如果這時候有人將目光放在羅征臉上,會發現羅征的雙目之中已被一種執著的信念所佔據,這就是必勝的信念。

外圍試在圍賽開幕之前,每天都會揭開,所以每天都有三人獲得闖入圍賽的資格。

如果羅征連外圍試的第一名都拿不到,那麼他根本就沒有參加圍賽的必要,畢竟,他要殺的是司妙玲!司妙玲是神丹境中期,而且擁有與羅嫣同樣的紫極陰體,又是崔邪培養出來的人,其棘手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眼前的這一步,僅僅只是第一步而已。

「我跟大家詳細的講述一下外圍試的規則……」那中年武者隨後用洪亮的聲音,開始講述外圍試的規則,他聲音清晰,語速適中,這四百名武者也安靜下來仔細聆聽其中的規則。

外圍試中有一個「試」字,其實也是一場考核,並非單純的比斗,而且是天下商盟布置的一個超大型幻陣考核。

這個幻陣之大,遠遠超出羅征曾經所見到的幻陣,曾經在青雲宗所見到的幻陣與之相比,簡直就是小兒科。

中年武者花費了半柱香的時間,將規則詳述了一遍,隨後朝旁邊走出一步,一伸手就將這宮殿牆壁上掛著的幕布給揭了下來。

「規則都了解清楚了,諸位,可以進入幻陣之中了!」中年武者微微一笑,又補上一句:「祝你們好運!」

在那幕布之後,便是這座巨大的幻陣入口,入口黑乎乎的一片,沒有任何光亮。眾多參加外圍試的武者從入口處魚貫而入,身影一個接一個的消失在入口處。

羅征來的最晚,原本也排列在最後一位,進去之前,那中年武者才注意到羅征,注意到羅征的修為之後,中年武者臉上同樣也是滿臉詫異,但很快笑著對羅征說道:「祝你好運。」

「嗯,謝謝,」羅征神色恬靜的回了一句,隨後鑽入了這幻陣中。

中年武者這才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想真是見鬼了,外圍試舉行了這麼多天,即使是照神至極的武者都很少見,怎麼突然冒出一個照神三重的武者?而且這中年武者分明感受到了羅征的自信!難道他還打算晉級圍賽?

羅征進入這幻陣之後,發現自己處於一陣白茫茫的空間之中,周圍的景色輪廓還是一點點的顯露出來。

周圍是一片翠綠色的草原,與草原一同出現的是一座三人高的小塔,在這小塔之上寫著「羅征」兩個字,而在小塔之上站著一位手持長弓的弓手!

「這幻陣,設計的有意思,」羅征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https://tw.95zongcai.com/zc/55374/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蕭寒三人腳踏虛空,在三人腳下那炸裂的祭壇之下,一團幽藍色的火焰猶如火山一般噴薄而出,瞬息之間,那下方便是化作了一方幽藍色的火海。

那火焰詭異無比,隱隱約約,似有還無,彷彿真的就是一團來自地獄的鬼火,火焰之上散發出一股無比恐怖的熾熱高溫,整方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

從蕭寒三人的視角看去,下方就像是一方九幽煉獄,讓人不寒而慄,即便身處高溫之中,但是卻讓人冷汗直冒。

大千世界神火榜,榜上有著三十六種強大的神火,這一朵幽冥鬼火便是其中之一,排名三十六位,雖說是神火榜上排名最後的以為神火,但是要知道大千世界浩瀚無盡,無數歲月中孕育的火焰不知幾何,而你能夠排盡神火榜的火焰,可謂是萬中挑一,因此即便是排名最後一位的幽冥鬼火依舊是一種極為可怕的火焰。

幽冥鬼火,神火榜上三十六位,似有還無,隱隱約約,形似鬼火,在上古時代曾被一位名為幽冥天尊的強者掌控,此火在其手中被運用到極致,故而火焰被世人稱之為幽冥,也算是對於那位上古強者的紀念。

幽冥鬼火正如其名字一般令人不寒而慄,它不僅蘊藏著極為強大的火焰之力,它還有著一種極為詭異的能力,那便是能夠令人內心的恐懼無限放大,換句話說就是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人的心智,要知道,人一旦心生恐懼,那麼就容易出現幻象,而且還是極為恐怖的幻象,這一點若是在與人對戰時那麼就是最為致命的,試想一下,與人對戰之時,幽冥鬼火若是讓你滋生你內心最為的恐懼的幻象,那麼你還怎麼作戰?

製造恐懼的幻象,這便是幽冥鬼火最為可怕的地方。

「幽冥鬼火,神火榜三十六位,蕭炎啊,這次你可算是賺大發了!」蕭寒目光從下方的幽冥鬼火身上收回目光,對著蕭炎說道,心頭也是有些羨慕,如今神火初現,那麼他的聖冰呢?

「抓緊時間將這神火收服吧,若是有人闖進來就麻煩了。」林動提醒道,這幽冥鬼火乃是大千世界神火榜上的火焰,珍貴無比,比聖物還要稀有。

「我儘快搞定,你們兩個在一旁助我一臂之力。」蕭炎說道,雖說他在鬥氣大陸以火焰證道炎帝,擁有著掌控天下萬火的能力,可是這裡畢竟是大千世界,而且面對的是更為恐怖的神火,所以他也是不敢掉以輕心。

「好!」蕭寒和林動點頭,二人身體之上靈力流轉,隨時做好著準備,自然也不敢馬虎大意。

蕭炎周身二十二種火焰光芒流轉,帝焱將他包裹著,恐怖的高溫瀰漫在其周身,帝焱氣勢絲毫不弱於幽冥鬼火,雖說大千世界的神火比鬥氣大陸的異火更為強大,但是蕭炎的帝焱乃是融合鬥氣大陸所有頂尖異火而成,可以說,蕭炎的帝焱也是有資格位列大千世界神火榜的,只不過由於帝焱被蕭炎掌控少了幾分火焰那種無主狀態的狂暴之感。

此刻,只見蕭炎腳步踏出,朝著下方的幽冥鬼火本源走出,下方的幽藍火海皆是幽冥鬼火所衍生,而要收服幽冥鬼火,最重要的自然是掌控幽冥鬼火本源。

蕭炎有著帝焱,他那一對絢麗的雙眸自然感到的也與蕭寒二人不同,他看向下方那幽藍火海,則是能夠一眼發現隱藏在火海之中的鬼火本源。

那是一團顏色更為濃郁的幽藍色火焰,俯瞰下去,猶如一團盛開在九幽煉獄中的幽藍蓮花,妖異無比。

蕭炎速度極快,下一刻,他的身形便出現在了那鬼火本源面前。

幽冥鬼火本源自然也是覺察到了蕭炎身體之上的帝焱,本能的有種排斥之感,幽冥鬼火警惕起來,與蕭炎保持著安全距離,使得這方空間的溫度不覺又升高了幾分。

帝焱和幽冥鬼火隔空對峙,火焰瀰漫,空間詭異地扭曲起來。

嘩!

蕭炎目光一凝,手掌抬起,帝焱化作火焰長龍纏繞在他手臂之上,隨即他一指猛然朝著不遠處的幽冥鬼火指去,一道絢麗的火焰光束暴射而出,頃刻之間便將幽冥鬼火籠罩在其中。

嗤嗤!

絢麗的火焰光束化作一條火焰長繩將鬼火本源緊緊纏繞著,鬼火本源瘋狂掙扎,詭異的幽藍華光暴漲,將整方空間渲染地更為詭異陰森,隱隱間,那絢麗的火焰繩索上竟然出現了一絲絲裂縫。

蕭炎面色一緊,心念一動,帝焱席捲天穹,順著其手指瘋狂地湧向那火焰繩索,那繩索上的裂縫也是得到了修補,只不過火焰繩索依舊無法捆住鬼火本源,鬼火本源瘋狂掙扎,恐怖的高溫瀰漫,整座遺迹也是震動起來,這幽冥鬼火本源似乎進入了狂暴狀態。

「動手!」

蕭炎對著蕭寒和林動沉聲說道。

嘩!

嘩!

蕭寒和林動早就蓄勢待發,二人手掌抬起,掌心靈光一現,浩瀚靈力當即猶如洪流一般奔向那幽冥鬼火本源。

嗤嗤!

有了蕭寒和林動兩股力量的注入,那掙扎的鬼火本源氣勢也是弱了幾分,尤其是蕭寒的神冰之力,對於這神火更是有著克製作用。

蕭寒、蕭炎、林動三人各自佔據一個方位,三道強大的靈力光束交織,化作一方靈力囚籠,將幽冥鬼火本源死死困在其中。

再掙扎了片刻后,鬼火本源的氣勢也是弱了下來。

見狀,三人也是鬆了一口氣。

轟!

然而,那幽冥鬼火本源依舊沒有放棄掙扎,下一刻,幽冥鬼火本源愈發狂暴了,璀璨火焰光華釋放,一片詭異的幽藍光幕籠罩每一寸空間,也將蕭寒三人全都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刻,蕭寒三人的瞳孔皆是猛地一縮,腳步忍不住向後退了半步,各自爆發的靈力光束也是弱了幾分。

這一刻,蕭寒三人眼眸中,全都浮現了大恐怖的畫面,那種恐怖造成的恐懼感猶如風暴一半侵蝕著他們的心智。

面對大恐怖,誰人不懼怕?

然而蕭寒、蕭炎、林動皆是突破位面桎梏的存在,一路修鍊不知經歷多少生死存亡,這所謂的大恐怖畫面,並沒有令他們三人淪陷。

蕭寒率先回神,他眼眸中精芒閃動,帶著萬能系統在異界修鍊的他,何懼之有?何況進入大千世界后,系統還承諾為他保命一次,有如此依仗,他自然無所畏懼。

嘩!

鳳諭:傾城醫女 蕭寒腳步踏出,一股恐怖的寒冰氣息席捲而出,他掌心暴射而出的靈力光束也是愈發強大了。

此刻,蕭炎和林動也是回過神,強大的靈力光束再次加持著那困住鬼火本源的靈力囚籠。

婠居一品 三人眼眸中皆是透著一抹堅定之色,無懼幽冥鬼火製造的大恐怖。

這一刻幽冥鬼火也是有些黔驢技窮,片刻后,被困在靈力囚籠中的鬼火本源徹底沒了脾氣,這方空間中幽冥鬼火也是消散了,只剩下了鬼火本源。

「大功告成。」蕭炎一笑,眸子中透著興奮之色,隨即他走到鬼火本源面前,在鬼火本源中種下了自己的靈魂印記,隨後,那團鬼火本源安靜地落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抓緊時間煉化吧。」蕭寒和林動走了過來。

「好!」蕭炎點頭,隨即就地盤膝而坐,調整寒狀態后,他便開始煉化這幽冥鬼火。

蕭寒和林動則是一旁護法,為了安全起見,在那遺迹的入口,蕭寒特意布置了一座靈陣。

所幸,在蕭炎煉化期間沒出什麼事。

五日後,蕭炎成功煉化幽冥鬼火本源,一舉晉級地至尊! 先前那位中年武者已經充分說明過規則了,外圍試的考核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圍繞自己的小塔進行守護,獲得一定量的積分,這些積分就是外圍試最關鍵的東西,只有積分排名前三名的武者,才能獲得圍賽的資格。

在小塔的側面,顯示羅征的積分,此刻正顯示著一個大大的「零」字,除了顯示積分之外,在上方還有一個弧形的水晶球,這水晶球上則記錄著小塔被攻擊的次數。

羅征正在觀察的時候,天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道劇烈的鐘聲。

「當!」

等到那鐘聲消失之後,從草原的盡頭出現了一排密密麻麻的黑點。

「來了!」

羅征目光一閃,遠眺那草原的盡頭,這些小黑點是一隻只密密麻麻的蜘蛛,頭部有三隻眼睛,散發著幽幽紅光,這種三瞳蜘蛛的攻擊性不強,可是數量很多。

以羅征對規則的理解,這些三瞳蜘蛛會攻擊羅征和他身邊的小塔,如果小塔被攻擊超過二十次,小塔就會被毀掉,那麼羅征就會出局。

所以羅征要做的,就是盡量屠殺這些三瞳蜘蛛,不讓它們靠近小塔。

「吱呀……嗡!」

當那些三瞳蜘蛛靠近一定範圍后,小塔上的那位弓手忽然拉動了弓弦,朝著遠方射出了一箭,那箭法精準至極,這一箭射出去遠處的一隻三瞳蜘蛛頓時就被射翻在地上。

這座小塔是可以輔助羅征攻擊的,不過小塔的箭法雖然犀利,每射出一箭就會有一隻三瞳蜘蛛翻倒在地。

這小塔上的弓手箭法雖然犀利,但是每一次只能射殺一隻,面對茫茫三瞳蜘蛛組成的海洋不過是杯水車薪,還是需要羅征出手。

「殺!」

羅征沒有猶豫,當那些三瞳蜘蛛靠近到一定的範圍內,他直接沖了上去。

這第一波三瞳蜘蛛海的難度並不大,只是數量極多,這一波從四面八方涌過來的三瞳蜘蛛怕是上千隻,必須要用極快的手段滅殺這些三瞳蜘蛛,只要放過去幾十隻三瞳蜘蛛,每一隻三瞳蜘蛛攻擊小塔一次就會被淘汰。

「噗噗噗噗噗……」

羅征一劍斬出,瞬間便是十幾隻三瞳蜘蛛被斬翻,化為一點點光芒消散。

他的身影在這草原之上橫衝直撞,所過之處,那些三瞳蜘蛛都翻倒在地,化為一點點五彩繽紛的光點消散,伴隨著小塔上那位弓手一下下的射擊,上千隻三瞳蜘蛛不一會兒就被覆滅了大半。

百變逆襲總裁 「第一波攻擊的難道並不大,我沒有動用大面積攻擊的手段,所以速度應該也不算快!」看著越來越少的三瞳蜘蛛,羅征的身影也化為一道細線衝上去,上去盡數斬殺,倘若不小心放過去一次三瞳蜘蛛,就得不償失了,畢竟小塔只能承受二十次傷害。

羅征推測的不錯,在這座巨型幻陣的武者之中,羅征的速度還是比較慢的。

例如那位叫做敖翔的武者,面對這上千隻三瞳蜘蛛形成的海洋,整個人站在小塔的頂部,掏出後背的彎刀后,一道道青色的罡風圍繞著他盤旋起來,隨後敖翔朝著那一群三瞳蜘蛛海輕輕一揮手。

「刀刃風暴!」

敖翔身邊無數青色的罡風爆射出來,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

那些罡風化為一點點半月形的刀刃,朝著那些三瞳蜘蛛碾壓過去,凡是被這些刀刃掠過的地方,所有的三瞳蜘蛛都被切成碎片!

又例如那位白臉武者,看上去病懨懨的樣子,可這時候的他如同一隻鬼魅一般,身影更是如同鬼魅一樣晃動,他一直等到這些三瞳蜘蛛距離小塔只有十丈的距離之後,臉上才露出一幅陰沉的笑容。

「無極鬼手!」

只見這白臉武者不斷地晃動之下,自他體內忽然出現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鬼手,這些鬼手數量驚人,每一隻鬼手都沖向一直三瞳蜘蛛,那些鬼手衝到三瞳蜘蛛的跟前輕輕一抓,就將一隻三瞳蜘蛛捏成了碎片,化作點點光芒消散在幻陣之中。

在幻陣外的宮殿之中,除了那位告知幻陣規則的中年武者之外,還多了三位長老!

其中一位赫然便是與羅征有過一面之緣的天下商盟分盟盟主墨樂章。

這一次武道大會,乃是天下商盟最大的一件事,所以墨樂章也被天下商盟從雲海城抽調回來。

「今天考核的四百名武者實力似乎比昨天略強,滅殺第一波最快的武者,僅僅只用了三息時間,就算是最慢的幾個也才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中年武者盯著眼前的一座信圭。

天下商盟使用的這信圭很大,幾乎佔據了宮殿的一堵牆壁。

在那信圭之中,不僅顯示著武者在幻陣在之中的畫面,同時還記錄了那四百名武者守護的小塔的狀態,第一波三瞳蜘蛛海的考核之後,還沒有一個武者的小塔被攻擊過,所以全部都顯示為二十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