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撇了撇嘴,「還是等你能把刀拿穩了再練刀法吧,太差了!」

隨後王修猛然出拳,凌厲的拳風停在陳宇面前三寸處。陳宇臉色一驚,卻發現王修停了下來。

但鼻子好像有什麼液體流出,陳宇抹了一把,發現竟然是血!

「你很強,我認輸。」

隨後陳宇走了下去,留下一個落寞的背影。

「王修勝,積分二十!」

隨著裁判宣布,王修的第二場戰鬥再次結束。

而在此時,主席台中間的吳剛已經注意到王修這裡的情況。

兩場戰鬥每一場僅僅花了不到兩分鐘,一個對手真武境三重,一個四重,在所有參與考核的人當中已經算是出類拔萃的存在,竟然連兩分鐘都沒有撐過。

「那小子是誰?竟然這麼強嗎?」

其他人順著吳剛的視線看去,王修正閉目養神。

「上校,那位便是來自雷霆武館的王修,年紀輕輕便有此等實力,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苗子,但是據說他的風評不怎麼樣,太過狂妄,加入軍方恐怕會是個刺頭。」

「聽說那小子殺了沐家的沐正源和沐天元,實力倒是挺強,但人品就不好說了。」

吳剛自然知道王修的一些事迹,他開口只是為了讓眾人把注意力集中到王修身上,因為他對王修很是看好。

兩場戰鬥已經證明王修的實力不僅僅是真武境一重這麼簡單,但是報名信息上卻是真武境一重,這種情況不是因為王修謊報,就是因為王修在考核之前又突破。

與前兩場的戰鬥相差無幾,第三場戰鬥王修依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取得了十分的積分。

吳剛一直觀察王修的表現,到了此時可以說對王修的興趣很大了。

與此同時,另外一處比賽場地的淳于意也是連勝三場,不過以他的實力連勝三場沒有什麼可炫耀的,畢竟這裡所有人的實力都在他之下。

隨著戰鬥的繼續進行,越來越多的人被淘汰。

幾輪過後還能保持全勝戰績的只有王修和淳于意兩位。

吳剛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根據得到的信息,淳于家族與沐家的關係不錯,似乎準備對王修動手,如果不是因為軍方招募考核,恐怕王修現在正被淳于家的人糾纏。

「有意思,一個半步尊者能保持全勝戰績絲毫沒有意外,但是一個真武境一重的小子也能保持全勝,這就很讓人驚奇了。你們知道這個王修到底什麼來路嗎?」

聽到吳剛的問題,主席台上其他人都感覺有些怪異。

「上校,這個王修一個多月以前只是武者四級的實力,連星辰高校的畢業考核都不能通過,但是後來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實力一路飆升,竟然成長到這個地步!」

「之前他便以武者六級的實力成功通過雷霆武館館主的考核,成為帶隊武師,很多人都覺得雷霆武館一定是瘋了。」

「拋開人品不談,這小子天賦確實不錯,覺醒期的實力便能硬接蘇天河幾招不倒,潛力很大。」

眾人已經明白吳剛的意思,聽他兩次提起王修,已經知道吳剛很看好王修,如果這個時候再與吳剛唱反調,那才真是沒腦子。

聽到幾人的附和吳剛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小子真讓人意外,雷霆武館報名的時候分明是真武境一重的實力,你們看看,這小子哪裡是一重,只怕有五六重的實力了吧?」

「可能是他故意隱瞞,當然,也可能是他這段時間內又有突破,如果是這種可能也確實匪夷所思了些。」

「我倒覺得沒什麼可奇怪地,從武者境突破到覺醒期他用了不到一個月,從覺醒期突破到真武境有這麼快的提升速度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

王修並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主席台各位大佬議論的焦點,這一切都是因為吳剛的看重。

實際上淳于意的表現也讓吳剛眼前一亮,但他能看出來淳于意的實力已經超過真武境九重,給吳剛的驚喜並不是很強。 幾輪自由賽下來,已經有近半的人被刷下去。有人歡喜有人憂,能晉級到淘汰賽的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實力,但是接下來將要面對更加激烈的爭奪。

此時僅剩一千人,剩下的人幾乎都是精英,當然,也有僥倖過關的。

淘汰賽的目的就是為了篩選掉那些僥倖晉級的人,到了淘汰賽每一場戰鬥都會有一個人離開,也就是說淘汰賽是一局定勝負。

除了王修和淳于意,其他人都是一臉緊張,沒人希望自己被淘汰下去。

但機會只有一次,只要輸掉便會告別考核,再想參加考核要等三年以後。

經過自由賽之後所有人都知道,有兩個人絕對不能碰上,一旦碰上絕對會被淘汰。

一個是淳于意,另外一個便是王修。

兩人的戰績都是全勝,如果不是因為中間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休息,可能這兩位早就解決戰鬥。

所以淘汰賽出現了極為尷尬的一個場面,淳于意和王修兩人竟然沒人願意去挑戰!

這種情況在以往的招募考核中還從未出現,但是今年的情況確實有些特殊。

不管是淳于意還是王修,兩人的對手均是在三招以內就會落敗,有人還專門打賭,就賭淳于意和王修誰的速度更快。

當然,沒人願意賭,因為速度快慢全憑兩人的心情。

因為沒有人願意與淳于意和王修對戰,裁判宣布用抽籤的方式決定對戰雙方。

所有人都很緊張,誰也不願意抽到與這兩人對戰的簽。

但總會有倒霉蛋碰上,等到所有人抽到的簽揭開以後,兩個倒霉的傢伙瞬間變了臉色,其他人紛紛鬆了一口氣,只要這次不碰到他們還有機會晉級到下一輪。

抽到與淳于意和王修對戰簽的兩位,與淳于意對戰的那位深知兩人實力差距,果斷選擇了認輸,而抽到與王修對戰簽的那位則是一臉苦笑。

「兄弟,要不咱們打個商量,等會你故意表現得比較吃力一點,我怎麼說也是真武境七重的實力,稍微給留點面子成不?」

王修嘴角抽了抽,「老兄,還沒開打你就認慫,這不太好吧?再說你怎麼知道打不過我?實話告訴你,我的實力也就是真武境五重。」

對手一愣,隨後苦笑道:「別開玩笑了兄弟,前面的戰鬥你都那麼快結束,其中也有六七重的高手,我自問與他們差距不大,結果也是一樣。」

王修攤了攤手,「既然這樣,那你還是小心點吧。」

於是兩人便開始了戰鬥,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雙方並沒有真正出力,磨磨蹭蹭,碰一招說兩句,如果不是裁判出面干涉,恐怕兩人能聊到天亮。

「你們兩個再不認真,我可以宣布你們同時出局!」

於是王修攤了攤手,「老兄,你看怎麼辦?」

對方苦笑著說道:「還是不用打了,我認輸。」

這場戰鬥戲劇性結束,吳剛也沒忍住,笑得合不攏嘴。

「這小子,還真有意思,明明是這麼重要的淘汰賽,還能跟對手聊起來。」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只有淳于家主陰沉著臉。

吳剛對於王修的過分關注讓他心生警惕,在他看來自己兒子淳于意才是頭名的不二人選,但是吳剛的表現好像是王修要拿第一的樣。

吳剛也注意到淳于家主表情的不自然,開口道:「淳于家主,你覺得呢?」

淳于家主尷尬地點了點頭,「上校所言極是,王修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苗子,但淳于意……」

吳剛揮手打斷了淳于家主的話,「淳于意的表現也不錯,實力能達到半步尊者也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不知道與王修對上會是什麼結果,真有些期待啊。」

淳于家主雖然有些惱火,但也不敢表現出來。只能在心底狠狠詛咒,等著吧,意兒一定會把那小子揍趴下!

王修以奇葩的方式獲勝以後,不少人又緊張起來。

「這小子運氣真好,真武境七重的高手都自動認輸!」

「能走到現在哪一個不是有真本事的?實力不如人就不要酸溜溜的的。」

「狗屁!那小子怎麼看都是真武境五重以上的實力,竟然謊報!」

「等考核結束了肯定會有人針對他的,這小子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

第一輪淘汰賽有一半的人被淘汰,只剩下五百人。

但是軍方招募的人數只有五十人,也就是說這五百人裡面將會有九成的人被淘汰出局。

而在此時王修居然在人群中看到西門雪風,也就是說西門雪風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被淘汰。

西門雪風也感受到王修的目光,扭頭便是看到王修。

「老大,你果然還在,我就知道那些人肯定不是你的對手!」

說著西門雪風跑了過來,不過有人卻是很不滿。

「小小的覺醒期也配到這裡來?從哪裡來就滾哪裡去吧!」

王修臉色一冷,「你又是什麼東西?真武境了不起?」

被王修一頓狂懟,說話的人雖然有些火氣,但也不敢發作。

王修的表現有目共睹,晉級基本沒有什麼意外,雖然只是真武境五重,但是戰鬥力要比一般的七八重高手還要強。

「哼,這小子不懂規矩,難道我還不能說他兩句?」

王修撇了撇嘴,「規矩不是讓人來打破的?你沒聽到他喊我老大?」

「你……」

「你什麼你?再嘰嘰歪歪我讓你連下一場比賽也參加不了!」

西門雪風一臉壞笑地看著王修替自己出頭,隨後一本正經地拍了拍王修的肩膀。

「老大,以後我可要靠你罩著了,你可不能丟下我不管。」

王修點了點頭,「等會小組賽的時候你就跟我一組好了。」

西門雪風臉色一喜,「嘿嘿,我就知道老大肯定不會丟下我,不過以我覺醒期的實力肯定會給老大拖後腿,這有些難辦啊。」

說著西門雪風還摸了摸下巴,王修抬手一個暴栗敲在他頭上。

「你還是先想想下一場比賽,不然就算我想帶你也沒機會。」

西門雪風自信一笑,「老大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半路被人給淘汰的,就算是為了跟老大一起並肩戰鬥我也得堅持到底!」 西門雪風的對手也是覺醒期的實力,不過因為西門雪風本身劍法精妙,再加上之前跟王修切磋也找出了很多問題,並且加以改進,所以此時的西門雪風覺醒期幾乎是無敵的。

毫無意外,西門雪風晉級到下一輪小組賽。

但王修就有些頭疼,因為到目前為止剩下了兩百五十人,幾乎所有人都找到了對手,只有自己和淳于意兩人仍然沒人願意挑戰。

裁判也很苦惱,不能每一次都要通過抽籤,但也不可能讓兩個頭名的苗子現在就碰到一起。

於是裁判便去請示吳剛,看看怎麼解決問題。

「上校,淳于意和王修兩人的戰鬥力太強,導致沒人願意跟他們做對手,這該怎麼辦?」

吳剛笑著擺了擺手,「既然沒人願意,那就讓他們兩個同時晉級好了,以他們兩個的實力晉級是沒有問題的。」

裁判於是跑了回去,直接宣布王修和淳于意同時晉級。

到了這會所有人才是真正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小組賽,再也不用單獨碰上這兩個怪物。

激烈的比賽持續了半天功夫才算結束,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因為王修和淳于意沒有對手,所以最終的結果是一百二十七人晉級。

不過如何分組就成了大問題,王修肯定會跟西門雪風一組,至於其他人,多一個少一個對於王修來說無關緊要。

隨後吳剛宣布今天的比賽到此結束,小組賽放在明天。

經過了一天緊張的比賽,所有人精疲力盡。但此時一些人開始動起了心思,選擇一個強大的隊友是晉級的保障。

一百二十七人裡面只能選出五十人,也就是說五人一組要淘汰十五組以上。

根據考核規定,參與考核的人可以自由組合,最高五人一組,最低可以是一人。

不過考核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沒有誰會嫌自己隊友多,能多一個就多一分晉級的希望。

……

這一夜大部分人都沒有休息,第二天的考核結果決定他們的命運,所以換成誰也會激動得睡不著覺。

但王修和西門雪風卻是兩個例外,可能要再加上淳于意。

王修很有信心,西門雪風比王修自己更有信心,至於淳于意,本身就是考核的人當中實力最強的,半步尊者的境界幾乎是無敵的存在,更不用擔心。

第二天一大早王修便是領著西門雪風來到萬人廣場,此時早已經是人滿為患。

考核的結果不僅僅關係到這些子弟的個人命運,還關係到周圍人的利益。

能加入軍方的以後必定會有一番成就,而且加入軍方以後所能得到的好處也很多,比如家屬會得到軍方庇佑。

這也導致很多勢力不大的家族擠破了頭也想從這些加入軍方的子弟中選擇合適的拉攏對象。

聯姻,雖然是很古老的一種組成利益共同體的方式,但是聯邦不會去過問。

於是這些小勢力家族翹首以待,靜靜等著結果出來,他們甚至比這些參與考核的子弟還要激動。

擁有一個在軍方效力的女婿走在路上都比別人更有面子,有軍方庇佑家族勢力更能穩定發展,不用擔心會被其他勢力覆滅或者吞併。

一百二十七人,整整齊齊站在萬人廣場正中間,等待吳剛發話。

「今天是個激動人心的日子,過了今天你們中的一部分人將會加入軍方,你們能得到的好處是難以想象的,但是前提是你們通過最後的考驗!」

「接下來你們可以自由分組,但是選定以後就不能再改變。你們是一個團隊,作為一個團隊要齊心協力,不能放棄任何一個隊友!如果有人覺得自己隊友拖後腿,放棄隊友,那我要告訴你,你是沒有資格晉級到下一輪的!」

……

吳剛的講話很短,但是落在這一百二十多人耳朵里又是另外一番意思。

隊友是自己選的,不管隊友多麼弱,你都得帶上他一起。

接下來就是自由分組的時候,王修第一個便是選擇了西門雪風,其他人一看到王修選了一個覺醒期的菜鳥,原本想和王修一組也忍不住望而卻步。

Leave A Comment